散文:小窑
散文

散文:小窑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山佳
2020-11-04 11:00

一个深秋的下午,我和好友老王、老李骑自行车到郊外农村游玩。我们说笑着,好不高兴。突然老李高喊:“小窑——”老李喊着,用手一指不远的路边,我们三人立即停下自行车跑过去。我们异口同声地:“小窑!”

小窑的四周有没有烧尽的材禾,还有零星的地瓜皮……我们三人傻傻地看着小窑,都没有说话,也许都在想儿时自己与小窑的故事吧!

小窑是我们儿时在野外烧食物的一种灶具。它是在地上挖一个坑,在一旁挖一个灶洞。如果烧玉米时,把玉米放在坑上,在灶洞烧火,把玉米烧的金黄,少许有些黑点,就可以吃了。如果烧地瓜就比较繁琐。首先把地瓜放在土坑中,其次在土坑四周用土块垒砌起宝塔,再从灶洞烧火,直到把宝塔烧的很热时,把宝塔打翻至灶坑后,继续用土把灶坑与灶洞埋好。等三五个小时,就可以扒出地瓜来吃。

大约过了有两分钟,我深情地说:“好怀念儿时的时光啊!”

老王、老李也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可不,那时虽然贫穷些,但无忧无虑。”老王不无感慨地说。“一晃咱们都老了。再也回不到儿时的时光了,只有回忆的份了!”老李很伤感。

“算了,不要自卑自恋了。现在我们不是很好嘛!有吃有喝,重要的是我们有个好身体。”我打起精神说。

“是啊!人不能在回忆中度日,还是向前看吧!”老王来了劲头。

“可我有时还是愿意回忆原来旧时光里的一些事情。”老李幽幽地说。

“那好。咱们走着回忆一些儿时记忆深刻的事吧!”我很有兴趣地说。

我们三人骑上自行车,议论起儿时有关小窑的有趣故事。

老王抢先说:“记得是秋假的一天上午,我和小伙伴王三、付斌去割草。当割了半篮草时,付斌提出咱们烧‘棒子’吃好吗?我们二人同意。付斌挖灶坑,我拾材禾,王三拌‘棒子’。正当‘棒子’烧的半生不熟时,被看庄稼的大爷发现,我们捡起‘棒子’就跑啦。看到大爷没有追来,我们三人停下,吃着半生不熟的胜利果实,嘴上满是黑灰,但感到分外的香。”老王无意识地摸了一下嘴。

“我们倒是吃了熟的。可是挨了一顿打。”老李停顿了一下,继续他的故事:“和老王的情况差不多,我们也是三人。我和赵兵、魏虎三人一块烧了10块地瓜。看着烧好的地瓜,在分配时犯了愁。每人三块余一块。我主张三一三十一分开,赵兵说他下的力气大,他要四块。我两争论起来。“给你!”话音未落,突然一块热乎乎的地瓜砸在我的脸上。当时又烫又疼,我过去就给了赵兵一拳。赵兵也不示弱,我俩就打起来了。还是魏虎把我俩拉开。回家后,母亲看到我脸上有伤,问及怎么回事?开始我不敢说实话,禁不住母亲的追问,就如实说了实情。父亲听说后,我的屁股上挨了父亲几巴掌。让我记住不要毁坏集体的庄稼,不要和人打架。后来听说赵兵也挨了他父亲的打,只是魏虎挨了父亲一顿批评。”老李说完“嘿嘿”地笑了。

老王看了看我,“老崔你呢?”

“我吗!没你们幸运,劳动了半天,却为他人做了嫁衣。”

“别跩了,说正题吧。”老王有些急不可耐。

“那天,我和同学小四上午烧好了地瓜,计划下午去吃。不料下午去时发现地瓜已被别人吃啦。”我回味着,有些惋惜的样子。

我们三人对小窑都回味无穷,我提议有时间我们三人一起挖小窑烧地瓜,赵兵、魏虎纷纷赞成。

关于我们三人有关小窑的故事,若是让孙子知道了,不知他会说什么……

2020.11.0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