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洪中的兄弟情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抗洪中的兄弟情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于成云
2020-11-04 19:00

水能载舟,也能覆舟。

这句富有哲理的文字,只能是见到事实后,才能理解其含义。

在丰林(五营)林业局的北沟,有条美丽的河,叫丰林河,是由无数条小溪汇集而成,静静地流淌了上千年,滋润着土地、树木,哺育着林场、车站和工区的工友们去奋战,为祖国生产着优质木材。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那是1961年7月下旬到8月上旬,在七公里工区地界乃至全五营,雨呀,大雨、中雨、小雨,就是天天的下着。

土地、山岭,被雨水浸泡得饱合了,千山万壑的水,顺着沟沟岔岔尽情地流进小溪,小溪流进小河,小河流丰林河,丰林河再流进汤旺河……

美丽的、给沿岸人们带来福祉的丰林河,变脸了,大有吞并流域的山林、村庄之势。

七公里工区的房屋是靠浅山坡而建的,西边是很高的森铁线路,再西边,有300米左右距离才是丰林河的河床。

然而,河水出槽了,漫到线路跟下,白茫茫的一片,很吓人!

那些离河床近的线路,一段一段的被河水淹沒了,森铁路中断啦;电线杆被水泡倒了,电话不通了。

杨连和工长组织工友们巡逻、看河水,万一河水漫过线路,就往山上撤。

七公里工区的区址由于地势的因素,有惊无险。

杨工长看到本工区的房屋暂时无险情,就惦记着离3公里远的铁山工区的工友们。

一天早饭后,杨工长就领着管理员王青,骑着破自行车,多数是推着,冒雨赶往铁山工区。

快到地儿时,他俩一看:铁山工区离河床较近,森铁线路又很平,河水漫过了线路,浸泡着房屋。

在抗洪水中,杨工长见到了铁山工区邱工长。他俩寒喧几句后,杨工长问:“你想咋弄?”

邱工长说:“河水还在慢慢地涨,得用草袋子装土,垒在铁道上,就能挡住水,有300延长米吧。可我工区人力、物力都不够呀。”

杨工长又看了看水情,说:“你这办法行。人力、物力我们有。”

接着,杨工长对管理员王青说:“你回咱工区,让沙石组、养路组的工友都来,用平车子推来草袋子。后勤人员负责巡逻看水。你组织妇女作饭、送饭。要快呀。”

一个多小时后,七公里工区20多名工友用平车推着草袋子,扛着铁锹赶来了。

杨工长说:“老邱,作来指挥吧。”

邱工长指挥着两个工区的30多人,在高坡上挖土装草袋子,用平车子推到跟前,再一个个垒在铁路旁。

中午,王青和杨嫂领着几名妇女,送来了许多白面馒头和粉条子炖白菜。干活的工友和铁山工区的家属、小孩们可劲造。

王青将他背来的两背壶老酒分别递给了两位工长,说:“大家都喝几口,暖和暖和吧。"

“好,大家都喝几口。”杨工长说。

杨、邱两位工长边呷了小口酒,边合计着抗洪水的事儿。

杨工长瞅瞅天气和水情说:“老邱,我想这样:再有两个小时,咱就将草袋子垒一层了,暂时将洪水堵住了。明天,如水继续涨,我们再拉一些草袋子,再垒一层;如不涨,就排灌进居民区的水。同时,将家进水被泡的娘们、孩子们接到我工区住几天。”

邱工长听后说:“太谢谢老杨你们啦!”

杨工长用拳头轻轻地杵了邱工长一下,说:“咱们是兄弟工区呀。”

第二天,洪水沒上涨。两个工区的工友们在排水。

第三天,雨停啦,太阳终于又照耀着大地。

两个工区的工友们,用兄弟般的情谊,战胜了洪水。接着,又都投入到修复钢铁运输线的战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