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苦咖啡与花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苦咖啡与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缚鲸赶海
2020-11-04 09:00

我有点忍俊不禁的点头,一瞬间的情愫却也在此刻尘埃落定。 

他肯定特别喜欢花,我已经不止一次充满酸意的重述这个事实。

喜欢花的人可能会乐于建造自己的花园,但他是不太一样的,他的咖啡台永远只有那么一株花,饱满的,盈盈缀着透亮的水光,虽然看不出是什么名贵的花种,但空闲的时候他就喜欢沿着花瓣的纹路轻轻抚摸。

我问他这里地段不好,怎么想在这里营业。

“不冷清吗?”

他说喜欢安静,眼里含着笑,而且我还有我的茱莉。茱莉这个名字我听过很多次,是在很后来的日子里才知道这个美丽的名字属于那朵饱受他呵护的花。

连花在他眼里都是有名字的,我却还是他身边的一个不起眼的无名氏。

我只要来,就会点杯苦咖啡,品尝的间隙里,循着花香对上他的身影,瓷白色的肌肤,垂下的刘海挡住眼睛,白色的衬衫沾上水珠,有种不修边幅的艺术家模样。神情总有些缱绻,安抚自己娇贵的情人,我被自己的形容逗得哼笑了一声。那我毫无疑问是他们私会的插足者。

一连十数天,我会准时来到,心照不宣的,他就会从后厨房端来一杯加满冰的咖啡,他悠闲地靠着咖啡台,店里就像永远也不会有其他人到来一样,“也是一场特殊的独处时光。”我有些志得意满的想。

寒冬腊月里,我每天顶着论文压力,在雪里走上一个小时来喝一杯冰咖啡,我朋友每说起就要敬服我这为爱疯狂的坚持,我就玩笑的应下。

只不过,这样的日子我就是想坚持,身体也没给我这个机会。我在星期六那一天病倒了,高烧到39度,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他细细打量着我的脸色,却把刚上的冷咖啡收进雪白的盘子里离开。过不了一会儿,拿来了一件毛毯,换了一杯热茶。我裹着毛毯,难得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袅袅的雾气笼在杯口处,馥郁秀丽的花香渐渐融进暖热的茶香,掩在半开的窗帘里。
它是什么花呢?

一朵很普通的野花而已,我也不知道它的品种。

他轻描淡写的回答。我一时也有点局促,严格来讲,我们还属于陌生人的范围,当然也没什么值得聊的话题。

短暂的寂静以后,他突然开口说:“以后生病了,就不要喝冰咖啡了。身体是第一位。”

那是以前吧,现在,我可能觉得你是第一位。这句话也只能是心里暗想,到最后离开,我也没勇气张口。

天色晚了,我起身告别就匆匆离去,拐角处偶遇新出的花摊,缀着水珠的玫瑰迎着晚暮的霞光,一刹那间令我动容。细细的挑选了几枝,才欢喜的离去,大衣轻巧的附在风里。

最近实在是忙到天昏地暗,熬夜到凌晨,才会有点时间想一想久别的咖啡店。

闲聊间禁不住和自己的朋友讨论起这件事,“你不知道?那家店好像要转租了,在网站上要发布消息。”“转租?”我一下就愣住了,到回到寝室的时候还有点恍然。
花摊的玫瑰难得的长情,精心养在细颈长瓶里,每日充盈的浇灌虽然不能重回光华,但也未见干枯。

人就比花朵逊色多了。

我静静的埋在被窝里,冷雨还在窗边下着,窗台湿成一片。

还亮着的屏幕映着人伤心的面庞,我焦灼的发觉我等不到雨停,“去看看吧”就算是拒绝,也想听听他的话,见最后的一面。

我腾地就站起身匆匆的披上大衣,用毕生的美学天赋去包装玫瑰,然后夺门而出。

雨里只能听到自己在奔跑中的剧烈喘气。

立在玻璃店门前,手里的花已经变得和我的人一样湿漉漉,稍微垂下头就可以看到自己全是泥点的白裙,报纸被密集的雨珠击打成散状的破布,黏腻的攀附在枝叶里。但门内的他端正的穿着整齐的西服,背后木质椅背挂着干净的外套,屋内的气息柔软干燥。我几乎是难以克制自己的羞忏难堪,狼狈又可怜的立于心上人的面前。我很少有过莫名难过的时刻,而外面的雨声还是很嘈杂,嘈杂的让我心酸。

他依旧静默,眼神却没有错开,给予我些许的鼓励。

“我希望……希望……”我有些哽咽,手里的花束攥的愈紧,大颗的泪珠贴着我苍白的面颊跌落。寒风冷雨走了三个小时,不远万里的送来一束花了五分钟包扎的玫瑰,为了一句半吞半吐的话。

“希望什么?”他还是很耐心的立在原地。

我勉强的扯了一下嘴角,避开他的问题,只问道:“花好看吗?”

他却也没有回答我,有点无奈的叹口气,温和的斟酌语气:“这么大的雨呢,这个时候来送花吗?”

我的眼里聚着雾气,掩住内心的情愫,“它……很好看,我养了很久,一看到它就想到你。”

“好看。”他突然打断了我的话。

“那你……会收下的吗?”我马上又自顾自的补充起来,“不收下也没关系,看看,看看就好了……”

“我想,养着一朵花也挺辛苦的,我应该不太能再养着另一束了。”

我突然觉得有些讨厌,他怎么能连拒绝的话都说得这么含糊又明确。

但他顿了一下,很浅淡的笑起来,“但是,我会收下的。”

他的眉梢眼角都舒展开来,是明朗清爽的模样。

“你送的花,我这里永远都会收的,但是以后小心……不要再淋到雨了。”

他温柔的注视着我,然后绅士的把外套披在我的身上,微微的弯下身,亲吻沾湿的花瓣,认真的让人心动。

我稍稍低下头就能靠在他柔软的发旋里,浮在云里的一颗少女慕爱的心,有了点沉实的感觉 ,突然就觉得这段时间长的漫无边际。

“好看……是真心话吗?”我有点执拗又有些胆怯。

“非常的漂亮”,他牵着我走到玻璃橱窗前,“你也很漂亮。”他微微的偏过头整理我的碎发,然后轻柔的又问,“还要喝热咖啡吗?”

我有点忍俊不禁的点头,一瞬间的情愫却也在此刻尘埃落定。 
 
“爱一个人会需要多久?”

“我只需要一朵花从盛开到枯萎的时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