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人妻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人妻

作者:墨小墨
2020-11-05 09:00

齐致远跟哥们鲁邱抱怨,说自己叱咤情场30多年,如今在一个渣女沟里翻船。

鲁邱听他讲完始末,说了一句:你这什么渣女,最多算是风骚少妇好不好。

“开放的已婚妇女,质量好,段位高,无需调教,不粘人,这么好的事情,多少人想都想不来,你到底在苦恼个啥东西?”

齐致远不说话。

“怕被捉奸打残?”

“那不至于。”

鲁邱听出点苗头来了:“咋的,想跟人来真的啊?”

齐致远不想承认,只好说:“也不是,就是觉得怪别扭,而且她一开始还瞒着我,这也算是欺骗吧。“

”她跟你说她是单身?“

”……那倒没有。“

”那不就是了。“

齐致远本来想在哥们这里找点同仇敌忾的情绪,现在发现对方的每一句都如同喷枪小烈火,每一簇都正喷在他的情绪火山口上,避无可避,让他彻底崩溃。

你看,每一个试图跟男人倾诉点情绪化难题而期待得到共情的人都会失望乃至崩溃,连男人也不例外。

男人,是不允许自己有任何一段谈话空洞无物的,他们非要给你带来盛大的启示不可。

齐致远跟好友倾诉失败,还被点中一串痛处,当下借酒浇愁愁更愁,歪歪咧咧走出酒馆掏车钥匙的时候,鲁邱扶了他一把,说了句还像个人的话:”你都喝成这样了,还开个J8的车啊?找死呢?我给你叫了代驾了,人在你车头上等着呢。“

齐致远迷迷糊糊地抬头一看,乐了:他车边上站着个穿短裤提折叠车的小姑娘,22度的天儿,一阵晚风吹来,给这小姑娘冻得哆哆嗦嗦的直跺脚。

齐致远把车钥匙扔过去:”走吧!“

小姑娘屁屁颠屁颠地把车后备箱开了,电动折叠车放好,然后把前右门一开,跟齐致远大眼瞪小眼。

两秒之后,她才一拍脑袋:”哦哦哦!“

然后转到驾驶室去。

齐致远只觉得太阳穴两侧两根筋突突突猛跳,酒劲上行。

他没功夫去想这个一看就是新手的家伙驾驶技术不行怎么办,也说不清自己为啥一屁股就坐到了副驾而不是后边儿,他只想闭着眼睛压住胃里的那一股劲儿。

最好是一觉往生算了,免得明天一睁开眼,又得面对周媚的那点屁事儿。

周媚就是”那个渣女“的名字。俩人工作关系认识的,见面第三回就滚床单了,齐致远穿裤子的时候本来心里有点打鼓,怕人家对他有点什么要求或欺许,结果他刚战战兢兢地提了一句:晚上我还有个饭局……周媚一面把两边儿胸脯分别往胸罩里赶,一面瞅了他一眼:”那我先回去了,我老公还让我晚上陪他去接个人的。“

齐致远仿佛被一大坨舌头噎到了喉咙根儿,咳嗽一声也不是,噗哧一声也不是,更说不出来一个字。

要不怎么说人就是刀枪不耍非要耍剑呢?周媚的利落干爽人妻人设,从一开始还给她加分不少。最主要的是齐致远以前没接触过这类”明目张胆的渣“,他也喜新厌旧,也对玩弄小女生然后甩了对方没什么道德感,但他都得藏着掖着,假装捧着一颗真心才能把别人骗上床。

其次是齐致远那股常见的男性迷之自信,让他非常不明白:像我这种外形条件又好,经济实力又强的潜力股,怎么会有人不想长线发展?

我难道不应该是所有女性的梦中结婚对象?

这个疑问他埋藏了好久,等俩人第N次开房的时候,才假装平淡地问了一句:”一开始怎么没听你说过你结婚了啊?“

齐致远直到周媚回答这句话之前,内心深处依然相信——她是被我的人格魅力所吸引的,怕勾引不到我,故意隐藏了已婚身份。

结果周媚嘴里叼了根皮筋抓着把头发朝后梳着,含糊不清但真实意外地看着他说:”我以为你知道啊!谁不知道我老公是顾斌啊?“

齐致远刚套上的西裤差点掉到地上。

”你是顾总的老婆?“

”是啊!“

”顾总结婚了?“

”是啊!“

”什么时候?“

”去年。“

”那他知不知道你……“

”知道啥?在外面瞎搞?肯定不知道啊,不过他在外面瞎搞这么多年了,从我俩谈恋爱开始就没消停过,我偶尔找点野食吃他应该不会介意吧?“

周媚收拾停当了,嘻嘻笑地走过来,把胳膊围在齐致远的脖子后面,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吻,然后她坐在齐致远怀里,从口袋里摸出个唇膏给自己涂了,抿抿嘴,站起身来给他拜拜。

齐致远一个人被留在酒店房间里,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送别恩客的失落与苦涩

齐致远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周媚掏出她那根带着棉签似东西的唇膏往嘴巴上搽的样子,搽完之后再”嘣“地抿一声,嘴巴像一片泥巴拍在地上时被气流冲开一个洞那样朝他张开了,如同刚刚生成的,然后朝他一笑,一甩头发,潇潇洒洒地走远。

当下齐致远的酒醒了一小半,得感谢那个刚走上代驾路的短裤小姑娘冒着自己被冻死的风险把车窗给他摇下了一半。冷风一吹,心头万般画面上涌,齐致远又愁得睡不着了。

他发愁的点在于,自己最近萌生出一个挺炙热的念头,这念头愈演愈烈,那就是:有没有可能,说服周媚离婚?

这念头冒出来的时候没有吓他自己一跳,他这些天始终在紧锣密鼓地计划着说辞,旁敲侧击啦,循循善诱啦,威逼利诱啦,基本上就是按这么个节奏三步走。

他相信以他和周媚的感情发展状况来说,慢慢过度到那一步不是太大的问题。

他姓顾的不是富二代嘛?没关系,我是富一代,长得又不比他差,钱也不比他少太多,关键是我还年轻。

他姓顾的一心多用,我不是啊,我完全可以跟你许诺婚后一心一意。

一心一意诶!一个英俊的富一代向一个二手货承诺一心一意!换谁谁不感动啊,换谁谁不臣服啊?

齐致远相信他最终会把周媚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挽救一个渣女于水火。等婚后他会要求她:我不乱来,你也不准乱来,万一被我发现了,我和你同归于尽。

多么霸道感人的告白,周媚也会被这份惊人的占有欲惊呆。

代驾小妹把车子停到他车位上的时候,他把头朝前一扭,马上看见为了方便约会,在他斜前方租了个车位的周媚,正靠在她的718车头上冲他笑。

周媚笑嘻嘻地走过来:“新约了个妹子哦?护使花者?”

齐致远有点儿得意,酒意热心:“怎么,吃醋啦?”

“得了吧,你这点胆子,真勾搭个妹子过来,看到我还不吓得老鼠见了猫一样?是代驾吧?还穿着黄马甲呢!”

周媚把脑袋朝左一偏,冲小姑娘打个招呼,转回来对着他:”还挺可爱,现在怎么连小姑娘都出来干这行了,不容易啊。“

齐致远目睹她脸上渐渐绽开一个调皮的笑,突然之间情绪跟着酒意一道上涌,抓住她的手动情地问了一句:”你有没有想过和他离婚?“

周媚像听到什么难以理解的恶趣味似的,眉上挤起一排小川字,嘴巴也瘪起来,然后她说:”当然没想过啊,我上哪再去找一个这么好条件的男人,给我钱还给我自由?!“

她凝视他:”你该不会想和我结婚吧?你别吓我。“

齐致远的酒一下子醒到50%了,他摇摇头:”哈哈哈哈,那不会那不会。“

表态落地的挫败感让他有点恍惚,而酒意则变成一团湿棉花在他胃部发酵了。

他回过头,发现刚才那个傻里傻气的代驾小妹还站在他车边上,犹犹豫豫地笑着,仿佛想说什么。

这种神色他太熟悉了,大街上随处走一走,总能见着这种想搭讪而不敢行动的小姑娘,要是有个伴儿,她们准能你推我我推你的,俩人轮流朝他这边瞥。

齐致远亟需拾起他掉落一半的自尊心,于是他前所未有地正视了这个黄马甲的小姑娘,用友善的眼神鼓励她走上前来。

他的一只手已经在口袋里摸索了——无非是想让他给个微信什么的,这种套路他也都明白。

果然,小姑娘走到他面前站定了,一只小脸羞得红红的,指指自己的手机屏幕。

”那个……“

齐致远耐心地等她的话,同时还扬扬眉看了看身边的周媚。

周媚也抱着手臂,一幅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那个……你能不能,给我个好评啊?就是点开那个APP……“

周媚在背后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

男人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拥有宝贵的,但可能会剥夺掉他们一半快乐的,名为”自知之明“的东西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