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恶婆婆和小姑子大闹妇产科,说亲家买通医生换走她孙子
生活

生活:恶婆婆和小姑子大闹妇产科,说亲家买通医生换走她孙子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清如许
2020-11-06 09:00


海城市医院,妇产科手术室外。

椅子上坐满了焦急等待的产妇家属。

一样的坐立不安,一样的焦急等待,谁是公公婆婆,谁是爸爸妈妈,哪个是老公,哪个是弟弟,哪个是妹妹,哪个是小姑子,光看样子神情就是一目了然的,婆家人娘家人一眼见分晓。

“怎么还不出来?生个孩子要这么久吗?都等了两个多小时了!妈,你看,人家产妇一个一个都出来了,我数数,出来五个了,还都是生了儿子……”

高茜不停地看着手上的腕表,瞟了眼对面一声不吭的杨晓咪爸妈,又开始和自家妈马大秀抱怨。

从杨晓咪进手术室开始,这是高茜第三次抱怨了。

“就是啊?前后进去的几个产妇都出来了,怎么就她还没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家这媳妇也是,怀个孩子吧,这不吃那不吃,人瘦得像天上飘的风筝,可怜我大孙子了,娘肚子里就营养不良。我就说,她那小身板,能把我大孙子顺利生下来么?”

马大秀看看手术室门口斗大的“肃静”,喉头紧了紧,把大嗓门收了收,还是被晓咪妈听到了。

晓咪妈一个刀锋般尖锐的眼神对着马大秀、高茜和高茜旁边的高兴砍过去。

高兴讨好地讪讪冲岳父岳母笑了笑,扭头就沉了脸,“妈,茜茜,你们俩闭闭嘴,别说了行吗?不想等,你们就先回去!东一句西一句,嚼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

“你这孩子,你就会怪我,我说错了吗?我说的都是事实啊!”

“哥,你就会冲我和妈嚷嚷。就你急,我和妈不急吗?嫂子生的可是我们高家大孙子!”

“哎,你说媳妇平时也不多活动活动,医生都说顺产对我大孙子好,可她娇娇弱弱的,才疼了一会,就哭天抢地喊疼。哪个女人不生孩子?就她娇气,要剖腹产。哎呀,对了,该不是剖腹出什么意外了吧?”

马大秀一拍大腿,把高兴吓了一大跳。

“亲家母,你是想我女儿出什么事吧?你和你女儿叨叨叨叨到现在,我真是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了。哪有做婆婆这么说儿媳妇的?这节骨眼上,你就少说两句吧,我也不想计较了,我和晓咪爸,这心都吊着呢。”

晓咪妈礼貌地想拦住马大秀,不让她继续说。

“晓咪妈,你可冤枉我了,我没说什么呀,我哪里说了什么不得劲的话了呀?你意思是,我还不能开口了!我这不是担心吗,难不成,我担心也担心错了?就只能你们可以担心?

说句丑话,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你家晓咪,已经是我们高家的人了,以后你们就管不着了,该我来管。再说了,我们高家的媳妇生高家的孙子,和你们也没什么关系啊!”

晓咪妈算是看清楚了,马大秀的语气,由装委屈的软,到自以为是的硬,真是没得说的奇葩了。

“亲家母,你这话说的可不是人话,你算白活大半辈子了!你听好了,杨晓咪是我的女儿,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她生的孩子,是我的外孙,和我杨家关系大着呢!

我们杨家,三代以上都是海城市人,我们家也还称得上书香门第,我女儿才貌双全知书达礼,不是山野人家的粗野姑娘。我的女儿杨晓咪,就不劳烦你管了!”

晓咪妈面带微笑,笑里藏刀,字字句句把马大秀的脸打得“啪啪”响。

“你,你,你……”马大秀没占到便宜,气得大胖圆脸通红,额上青筋凸起。

“晓咪出来了,晓咪出来了!” 高兴最先冲过去,握住了杨晓咪的手,放在嘴边亲吻,“老婆,你辛苦了,谢谢你!”

杨晓咪是清醒的,她的眼微微半睁开,只是麻药还没醒,下半身不能动。她看到爸妈围拢过来。

她妈看着她惨白无血色的脸,早已泪眼婆娑,轻轻摸摸她的脸,撩起她散乱的长发,“晓咪,宝贝,你受苦了!”

另一边,高兴妈马大秀和高兴的妹妹高茜,兴冲冲地奔向抱着孩子的护士,“医生,是个小子吧?”

“不是小子,是个可爱的小公主,可漂亮了!”护士说着,羡慕地看了看前面的杨晓咪,“漂亮妈妈生漂亮宝宝,你们真有福气!”

“啥?小公主?我媳妇生了个小丫头片子?还福气,丧气吧。不对呀医生,一定是搞错了!我明明请人看过了的,还用仪器照了,都说是男娃,怎么变成丫头片子了?不可能的,你们还我大孙子!”

马大秀拉住护士,揭开婴儿的襁褓,看了一眼,真是个女娃!

“错了,一定是你们医生抱错了娃,我的大孙子怎么变成了丫头片子?这可怎么办啦?一个没带把的,我咋有脸回高家村啊!高茜,你去找主刀医生,咱不能走!”

高茜也愣住了,说好的小子呢?

自从嫂子杨晓咪怀孕,马大秀天天在她耳边念叨,“茜啊,你嫂子喜欢吃酸的,准是个小子!我天天做梦,她肚子里就是个小子!为保险起见,我请李婶看过了也算过了,是小子无疑,李婶看胎儿是男是女,可是方圆十里的神人!前天,我又把你嫂子骗到卫生站,我侄女用仪器检查了,我问是小子还是丫头,她笑笑,让我放心。这不是小子是什么?”

高茜的耳边,她妈马大秀的声音犹响个不停。这怎么就是个丫头了呢?不说她妈接受不了,她也是一万个接受不了。

“高茜,怎么傻了吧唧的站着不动?去啊,去找医生闹啊,我就不信了,医生抱错了还能有理?”

有其母必有其女,高茜真的去找医生了。

马大秀大嗓门里吐出来的话,严重地影响到了杨晓咪,她痛苦地皱皱眉,闭上了眼睛,扬扬手,“高兴,你快推我进病房,你妈吵得我的头快裂开了!”

“亲家母,你就不能安静会儿?这是妇产科,不要大声喧哗!你吵到晓咪了,她头疼,需要安静!”

一直未吭声的晓咪爸,走到马大秀面前,小声说。

“哟!头疼的应该是我吧?说是小子小子,骗得我天天喜滋滋的,浪费了我一腔心思啊!要早知道是个丫头片子,我理都懒得理。哎呀,我可怜的儿子啊,没个后,还不是遭人戳脊梁骨么?”

晓咪爸的话成了导火索,马大秀一蹦三尺高,大嗓门说得人人侧目。

杨晓咪躺在病床上,高兴忙不迭嘘寒问暖。晓咪爸妈看高兴不像他妈妈和妹妹,心里稍微舒服点。

“爸,妈,对不起!”杨晓咪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她的眼角流下一滴泪。

杨晓咪是替爸爸妈妈难过,自己不顾性命难产生下女儿,婆婆不仅不感恩,还嫌弃她生的不是儿子,当着爸妈说那么难听的话,话里话外和她妈对着干。

月子还没开始呢,矛盾已经初露端倪,往后,怕是不好过啊。

“傻孩子,说什么呢?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好好休息,你的身体还得好好休养。你这几天不能吃东西,过几天,妈专门做你爱吃的,包管你恢复得棒棒的。”

晓咪妈知道晓咪在想什么,这孩子,从小就懂事,一直是个乖宝宝,除了固执地要嫁给高兴,从来没有不顺从过他们。

是啊,后悔都晚了,高兴的家庭太复杂了,晓咪着了魔地要嫁,自己作为过来人,作为母亲,怎么就没有狠下心继续坚持不同意呢?

既然没坚持,婚都结了,孩子也生了,就顺其自然,走一步看一步吧。

杨晓咪躺在病床上,很难过。婆婆的话在耳边嗡嗡嗡地回放,她有点后悔曾经的任性。

她早就知道,高兴有一个完全和她不同的复杂家庭。

高兴两岁的时候,一棍子打不出个屁来的高兴爸,突然往死里打高兴妈,咒骂高兴妈偷汉子,给他带了绿帽子。

高兴妈跪在地上,哭成泪人,见人就说,“我没有偷汉子,我是冤枉的!”

一个外地嫁过来的媳妇,高兴妈老实巴交又口笨,加上势单力薄,没有人相信她。

因为高兴的大姑说得有鼻子有眼睛,几日几时,嫂子和一个男人钻了麦秸堆,麦秸堆摇摇欲坠;又几日几时,嫂子和一个男人去了高粱地,高粱地里高粱倒了一大片……

饶是假话,也经不起说一次,再说一次,一次又一次。何况已婚男女裤头这档子事,又不能验证,谁能说得清呢。于是,所有人不信也信了,说高兴妈不守妇道,该打!

高兴妈的厄运便开始了,高兴爸一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揍,直打得高兴妈哭爹喊娘,坚持不住离了婚,那时高兴还不到三岁。高兴是个儿子,当然不能被他妈带到别家,叫别的男人爸。所以,高兴留在了高家。

高兴妈被逼走不到一年,高兴有了一个年轻的新妈妈马大秀。她带了个比高兴小几天的女儿,进了高家门,马上改了名,叫“高云”。

村里人都说,马大秀年纪轻轻克死了老公,是被婆家赶出来的。走了几家,寻了几个男人,都被嫌弃不吉利。

马大秀漂泊无依,被媒人带到了高家。她没有看上高兴爸,却屈从了命运的安排。

凑合的柴米油盐夫妻,马大秀又带个拖油瓶,刚开始她只能弯下腰做人。几个月后,她肚子鼓了,人特别爱吃酸的,高兴爸喝了酒,抱着小他一截的后妻马大秀就亲,马大秀一下子扬眉吐气了。

马大秀眼里揉不得高兴这颗沙子,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三岁的高兴怎么都不明白,妈妈怎么老是骂他打他,还不给他吃饱饭?他的衣服总是旧的,脏的。

妹妹高云,却和他完全不一样,都是叫妈妈,妈妈对妹妹好,妹妹穿新衣服,吃肉,吃鸡蛋,长得白白胖胖的,比他还高。

好在,高兴的好日子马上就来了。

马大秀生孩子时难产,好不容易生下个丫头片子,大出血,为保命,切除了子宫。

一个女人,没了子宫,又没有生儿子,人生也就没了希望。马大秀是聪明人,她好强又怎么样,只能认命。

马大秀自从二婚嫁给高兴爸,带来一个拖油瓶女儿高云,又生下女儿高茜后,还没了子宫。几个生了儿子的妯娌本就看不惯她,这下就得瑟了,说话总是夹枪带棒。

“大嫂啊,你听说没有?隔壁村的一个媳妇,生了两个女儿,还凶得很,被老公打折了腿,叫我说呀,活该!”

“嘘,小点声,别让马大秀听见!”

“听见就听见呗,马大秀这女人心狠,你看她对高兴咋样?以后老了,两个女儿嫁了,还不是要靠高兴养老送终抱灵牌?女儿再是亲生的,不如一个假儿子。她呀,傻哩,还不把高兴哄好,以后有她哭的!”

马大秀憋着一股子气,不得不把唯一的带把儿的继子高兴,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养。养儿防老,有高兴,现在对他好,说不定以后还真能靠得住他。

谁叫自己肚子不争气呢。

就这样,高兴因祸得福,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不是马大秀的亲生儿子。有了妹妹高茜后,他突然觉得,妈妈对自己的好,比对两个妹妹好了不止一星半点。

高兴从小被重视,顺利地上小学,上初中,上高中,上大学。最后,他大学毕业后,彻底鲤鱼跳龙门,离开了乡村,成了海城人。

他妈马大秀逢人就吹嘘不已,也是,三岁的儿子,只是没在她肚里怀胎十月,那么小的时候,她一把屎一把尿地养,现在终于出息了,她的日子也有了盼头。

而且,高兴压根不知道马大秀不是自己的亲妈。马大秀这个狠女人在方圆几里放下话了,“如果谁告诉高兴,我不是他亲妈,我就不活了,我一定死在他家门口,谁不让我好活,我做鬼都不会放过谁!我马大秀,说到做到!”

马大秀的狠,人人皆知,哪个有胆说高兴的身世呢?

所以,高兴的人生一路绿灯。

他遇到了对她痴心一片的杨晓咪。俩人顶着晓咪爸妈不同意的压力,经过了三年的爱情长跑,还是有情饮水饱,终于走进了婚姻。

说实在的,杨晓咪眼里,高兴高大帅气,性格温和,工作努力,人也积极阳光。抛开他的家庭不说,杨晓咪很知足。

只是,这婚才结了一年多,卿卿我我幸福的二人世界,因为宝宝的到来,就要结束了吗。

杨晓咪假装睡着了,她不想醒来。醒来,就要面对婆婆小姑,好烦。现在,婆婆没有进病房,她在门口走来走去,应该是在等去找医生的小姑子高茜吧。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马上是高茜遗传她妈马大秀的大嗓门,“妈,我快被气死了!我听你的,去找医生闹,那个主刀的女医生对我不理不睬,我在医生办公室大闹,发脾气了,才有人叫来妇产科主任。谁知,这主任只听医生的,说要叫保安,我只好溜了。不过,妈,医生确定说,这丫头片子就是你媳妇生的!”

“哎哟,我怎么这么倒霉呀!一个丫头片子,我没脸见人了呀!”马大秀捶胸顿足,在门口大声假哭。

“妈,你和高茜先回去,别嚷嚷了!女儿好,我就喜欢女儿!走走走!”高兴走出去,杨晓咪听到他在赶婆婆和小姑子回去。

“这儿子,有了媳妇忘了娘,真是白养了你个白眼狼!”马大秀骂骂咧咧,气难平,“茜茜,有人不待见我们,走吧!咦,茜茜这丫头,哪去了?”

高茜看到有个男人从妇产科门口一晃而过,他好像牵着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是自己看花眼了吗?

是他,肯定是他!他来医院做什么?他牵着的那个女人是谁?

高茜急急忙忙跟过去……


未完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