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我的不齿身份曝光,准婆婆倒贴100万求退婚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婚姻生活:我的不齿身份曝光,准婆婆倒贴100万求退婚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兰叶V
2020-11-06 17:00

下集:我妈14岁生下我,亲生父亲身份遭到全市记者围观


我以为我的身世,是一个独立的事件,但实际上却不是。接下来我的人生,好像启动了邪恶的潘多拉魔盒。厄运一个接着一个。
 
那两天,我一直把自己关在家里,好像不去和外界接触,我就会忘记自己的真实身份一样。
 
但就在我闭门不出的第三天,那两个便衣又来了。
 
我听到我爸小声地和他们在楼下嘀咕,说这件事需要征询得到我的同意。希望再缓一缓。
 
他们走了之后,我在网上搜了刘海洋的信息。刘海洋,市局的一把手,年轻时曾在永福县呆过,这几年顺风顺水地走到了市局岗位,明年就要退休了。
 
而那个叫王桂珍的女人,他们说她是我的母亲,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今年22岁,王桂珍怀我的时候才14岁,还是个未成年少女,她当时,到底遭遇了什么?
 
虽然我为自己的身世感到难过,但很快,我就想到那个14岁的少女,蜷缩在房间的一角不断地打哆嗦的样子。
 
我读过那本《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少女被性虐待的那种悲哀痛苦,即便是隔着万水千山,也揪得我难受,更何况,我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之下种下的种子。
 
一股强烈的愤慨支撑着我,我嗖地站了起来,面容憔悴地冲下楼。那时,我爸爸正在客厅抽烟,妈妈也在无精打采地翻看报纸。听到楼梯的脚步声,两人俱是一惊。
 
“爸,我想好了,我同意抽血。”当时的我,脸上一定是大义凛然的慷慨。“我想还王桂珍一个公道,还那些受害的人一个公道。”
 
虽然我知道一切对她们来说都太迟了,但是,我能做的,就是让那些施害的人,受到法律的制裁。
 

虽然王桂珍是我的亲生母亲,但是,我不愿叫她做妈。
 
我在抗拒命运,抗拒那个悲剧。
 
好像我不那么叫她,一切就都还没有发生一样。

心里有了决定之后,其他的事似乎就没有那么难办了。
 
那天,贾俊逸虽然被我赶走了,但是他每天都给我发信息,嘘寒问暖的。我心里对他充满了感激,我把我同意抽血的想法告诉了他,并且希望贾俊逸支持我。
 
“星月,没想到你那么勇敢。”贾俊逸的这句话后面,是一个大大的赞。那个竖起来的拇指,非常的醒目。
 
我突然心里一暖,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人爱你疼你很重要,但是如果这个人还能理解你,那他就值得我嫁。
 
贾俊逸还在那边开玩笑说,“星月,等你把你的事情处理好了,我们就结婚。”
 
我心里很暖,有他的那句话,我觉得我的出生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是韩家的女儿,即便是养女,但是我也在韩家生活了22年,只要我是韩家的女儿,其他的一切都不会改变。
 
虽然心里很暖,但我嘴上却佯装嗔怪,“谁要跟你结婚啊,没拿百万礼金,你想都别想。”贾俊逸只是嘿嘿地笑,没有多说什么。
 
看到韩家和贾俊逸的态度都没有发生大改变,我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我和贾俊逸又闲扯了一些别的,就到了午饭的点。妈妈在我房门外敲门,“星月,你出来吃点东西吧,我已经烧好饭菜了。”
 
“妈,我来啦。”我故意大声叫她妈,意思很明确,我想告诉她,我除了身上流着别人的血之外,跟韩家还是最亲的。

桌上,几个热菜冒着袅袅热气。
 
我爸韩海峰看到我过来,把两个我平日爱吃的菜推到我的面前。“星月,妈妈给你做了几个你爱吃的菜。”爸爸脸上努力地挤着笑,似乎想把气氛搞得融洽一点。
 
“爸,明天我就去警局抽血。”我夹了一块锅包肉,低着头不敢看他们。“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养了我22年。”我的泪顺着脸颊滴到地板上。
 
“爸妈,我本应该为你们做一顿饭的,你看我……”我忽然哽咽住了,心里十分难过。他们养了我二十二年,像亲生女儿那样待我,让我在这二十二年之间,从未觉得自己跟其他的孩子有什么不同。
 
如果说,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会有什么变化,那就是我变得小心翼翼了,我不敢向爸妈撒娇,也不敢理所应当地享受韩家的一切,好像是一个借助在亲戚家的客人,我生怕自己惹爸妈不高兴。
 
“星月,你一定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我们家吧?”我爸率先开了口,他的脸上带着笑。
 
“如果没有这件事,我们打算一辈子都不要告诉你的。但是既然你知道了,我们告诉你也无妨。”
 
“我和你妈妈结婚的时候,一直怀不上孩子,我们到处寻医问药,但也没有什么效果。你别看我是个大学生,也做了老师,但是我骨子里还是非常传统的。那时,我们回家过年,你奶奶总是指桑骂槐地说一些难听的话,这让我心里非常的难受。其实我和你妈妈也想要孩子的,所以去了不少医院。”
 
“就在我们快要绝望的时候,听说乡下有一家医院,因为比较偏僻,会有些农村的妇女生了孩子,自己不愿要,直接送人的。我和你妈妈就想去那看一看。万一真的有人不要孩子,我们就抱一个回来。”
 
“所以你们就抱养了我?”我惊诧地看着爸爸。
 
“嗯,但你不是在医院抱养的,是在一个村子里抱养的。那天我们到那边的乡镇的医院,说是医院,其实是一间小破屋,非常简陋,里面支了两三张床,看起来脏兮兮的。我们转了一圈出来,毫无收获,就在我们想要离开的时候,有个妇人上下打量着我,看到我和你妈穿得比他们好,就拉住了我,问我是不是想要孩子,他们儿媳妇生了个女娃子,想送人。”
 
“我们本就抱着养个孩子的想法来的,索性就跟着她去了。后来,我们就抱养了你。”爸爸看着我,笑了笑说,“我的老家也是农村的,听说抱养个娃之后好生养,我和你妈妈实在没招了,才想到了这个办法。”
 
“没想到,你来了后,我们的日子变得越来越好了,我和你妈妈都晋升了,过了一年,就怀了你弟弟韩星辰。你奶奶对你也也很好,觉得是你带着你的小伙伴来找我们了,才让我们有了你弟弟。你知道不,我抱养你的时候,你奶奶还给你取名招娣来的,后来被我否决了。”说道这里,爸爸的脸上挂满了笑容,妈妈的脸上,也沉浸在回忆美好的网往事中。
 
看得出,他们是真心的喜欢我。
 
我也跟着他们笑,可是笑容里,有掩藏不住的难过。我竟然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来到了韩家。
 
“这么说,爸妈,你们并不知道我的身世?”我敛住笑容,认真地问爸爸。他摇摇头,说真的不知道。“要不是你二叔来,我们打算隐瞒你一辈子,不告诉你的。”
 
空气瞬间变得稀薄,冷嗖嗖的。
 
妈妈伸过手握着我的手,“不管你是谁生的,你都是我的女儿,是我们韩家的骄傲。除了你身上流着的不是韩家的血外,一切都不会变的。”妈妈的笑容,给了我很大的力量和温暖。
 
那时的我也以为,除了血液,一切都不会变的。
 
可是,我的身世,后来改变了我的一切,甚至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我爸就去了公安局,抽血,验DNA。
 
看着长长的针管扎进我的血管,当时我的心里有一种即将要让坏人绳之于法的壮烈。我犹豫过,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这么做,对王桂珍来说,是极大的伤害。
 
做完了这件事,我给贾俊逸发了条信息,告诉他我已经去市公安局抽血了。
 
我以为贾俊逸还会像两天之前那样给我竖个大拇指,但他却迟迟没有回复我的信息。
 
等到下午,我爸妈去学校之后,贾俊逸的妈妈打来了电话。“星月,你自己在家吗?”她的声音,没有了往日的热情,犹犹豫豫地,好像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嗯,是的阿姨。”我小心地应着,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
 
“星月,一会我去接你,我们到外边谈点事。”贾妈妈的声音带着一种难以抗拒的严肃,让我只能点头答应。
 
我们两家离得很近,只隔了两条街。
 
她的车子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我家楼下。门铃急促地响着,她的催促,显得今日她毫无耐心。
 
“来啦阿姨。”我向她打了个招呼。但是她看到我,并没有多余的寒暄,相反,脸上有一股我说不清的情绪,不是厌恶,不是同情,她不敢看我,脸一直看向别处。
 
“星月。阿姨找你有事。你不用开车,一会我让司机送你回来。”她坚持要带我出去。
 
车子在一家装修豪华的茶馆停了下来,她领着我进去了。我听茶馆的人叫她王总,想必,那家茶馆也是贾家投资的产业。
 
她一直引着我上了二楼,找了间偏僻的包间,叫服务员拿上最好的茶招待我们。
 
武夷岩茶在厚宏的茶杯里飘着花香,让我忍不住凑近闻了闻。
 
贾妈妈看到我的动作,脸上依旧是心事重重的的样子。她屏退了服务员,又叮嘱他们在外看着门。等所有的人都退了出去,她才看着我笑了笑。
 
“星月,看看,这些茶你喜欢吗?”
 
醉翁之意不在酒,她不是请我来喝茶的,必定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我也礼貌性地笑了笑,“阿姨,您有什么话就请说罢。”我作出倾听的姿态。
 
她静静地等了一会,这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她扫了我一眼,又低头看着桌上的茶。说,
“星月,阿姨知道你是个好姑娘,你和俊逸也好了几年了,阿姨本来也很喜欢你的,但是你知道,因为你……”她没有继续说下去,既是给了我尊严,也是显出她自己的修养。
 
“星月,你觉得这间茶馆怎么样,她不仅仅是一间茶馆,还汇集了美容服务,每年利润上百万。如果你答应离开俊逸,我就把这间茶馆送给你。你觉得怎么样?”
 
她始终没有看我,没有那种富豪的趾高气扬,而是小心翼翼地,就好像拿着利刃架在她的脖子上逼着她一样。
 
我没想到她会跟我说这些,两天前她还口口声声地说,我迟早都是她贾家的儿媳,才两天的功夫,我就如一团被她厌弃的垃圾一样,她看都不想正眼看我。
 
我的心忽然就凉了半截,声音也变得微弱,但是我必须把我最想问的那句话问出来。我说,“您今天来找我,俊逸他知道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