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喜欢养狗的大外甥
散文

散文:喜欢养狗的大外甥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何艳华
2020-11-06 15:00

大外甥名叫张兴伟,属羊的,今年已经五十一岁了。他的名字是我父亲给起的,因为他出生在文化大革命的年代。兴,是小兴安岭;伟,是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

由于姐姐、姐夫工作忙,所以大外甥从小就在我们家,由我奶奶看着他。我们全家人也都特别喜欢这个皮肤白皙、眉清目秀的小男孩——因为他就像个大玩具一样给我们带来许多快乐。

大外甥八岁上学那年,我父亲正好在丰林小学当书记,于是每天早晨上班便带着大外甥一起走,晚上放学大外甥就和同学一起走回家来,从来没让我们为他操过心。

只是大外甥有一嗜好:特别喜欢狗,而且特喜欢能长大个的狗。他总是缠着我父亲给他要只小狗来玩,父亲禁不住大外甥的软磨(也许这就是隔辈亲吧),只好给他要回来一只黄色的小狗崽,哄哄他。没想到他竟然认真的喂养起来。父亲每天喂猪时,大外甥就用猪食喂他的小黄狗。渐渐的小黄狗长大了:高高的个头,金黄色的茸毛、黑黑的大眼睛、两只尖尖的大耳朵时刻警惕的竖着,俨然看家护院的警卫。大外甥每天上学放学时都要搂着大黄狗玩一会儿。



不知不觉中,岁月之手将大外甥拉到人生转折的第一站:那年十七岁的大外甥初中毕业了,紧接着就被招聘去西林钢厂工作了。从此便和大黄狗分开了。


那些日子,我父亲、母亲一看到大黄狗就想我大外甥,有时念叨念叨竟掉下泪来。自从大外甥去钢厂工作后,大黄狗也一直发蔫,或许在想和它朝夕相处的小主人吧!我父亲看到大黄狗那可怜又带有期许的眼神,有时就把桌上的饭菜盛一些给它吃。渐渐地大黄狗老了,它是在我们家人的呵护下老去的……

大外甥成家后,又开始养狗了,还不只养一条呢!这回他养狗更精心了,而且个个都有名字,还去公安局上了户口。

每天早晨和傍晚,在西林区的沿河大堤上都能看到大外甥领着四条大狗溜弯的身影。大外甥训狗很有一套,他养的狗都能当警犬用,有时公安局的警犬不够用了,就来他家借用。

如今,已住楼房的大外甥依然在养着狗。这不,前几天又买了一条名品种的狗,还喜滋滋的拍个照片发给我们显摆呢——用他自己的话说,这辈子除工作、家庭、父母、孩子之外,最大的爱好就是养狗了。这,也许是前世结下的缘份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