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记我的第一次吵架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记我的第一次吵架

作者: 骆姐
2020-11-07 13:00
当然并不是真的第一次跟人吵架,也不是第一次跟另一半吵,是第一次跟我呆子吵架。

我和这个人在一起之后,曾经相互掰着指头数过到底喜欢对方什么地方,我告诉他我很喜欢他的古板和认真,也喜欢他很宽很直的肩膀,走在路上搂着我的时候让我格外有安全感。

然后轮到他说喜欢的什么,我以为他会说喜欢我的美貌我的才华我的明理我的自律之类的,哪个晓得他说喜欢我二百五。

我威胁他:你给我好好说!

他想了想,很认真的说:我喜欢你顾家。一开始你开口闭口“我们家小孩儿”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单亲妈妈,我还纳闷男主人怎么都不参与买车的事情?

我笑死了,我说那你后来知道我单身未婚的时候是不是高兴疯了?

他很诚实的说:倒也没有。

我:屁,你那天明明比平时高兴,说了前所未有的多的话。

他:你还真有被爱妄想症。

我气死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呆子在我关照糖糖方面的支持,也真使我对两人的关系越来越有信心。

他平时要上班,我晚上要工作,要监督孩子功课,偶尔还要陪孩子睡前聊聊天,所以我们工作日如果想约会就定在10点半之后。刚谈恋爱那会儿,有一回孩子10点半还没睡着,我就和孩子说:叔叔来找我了,我要和叔叔出去了。糖姐拽着我不让我走,我说:你仔细想想,叔叔是不是比你更惨,和我谈个恋爱像做贼似的,天天半夜才敢来接我。

后来我和他讲这个事情,本来是觉得好玩+对他有些抱歉,没想到他听完挺严肃地跟我说:你不要让她觉得自己在侵占你谈恋爱的时间,孩子会内疚,进而更没有安全感。

我的妈啊,我半天没说出来话,我觉得:可能就是这个人了吧。

他为什么很能够支持我对糖姐的关照及付出呢?

因为他自己,原生大家庭内就很团结——爸爸妈妈各有四个兄弟姐妹,两边都有大群,他跟他的分布于五湖四海的堂姐表弟们,每个月都要打一个长长的电话聊天,感情很好。他有一个感情特别深的小叔叔,比他大了13岁,现在也在武汉教书,对他影响至深。小叔叔的儿子比他小了20,和他这个大哥哥感情也很好,他周末经常会带孩子出去玩,去上课外班之类的。

和我一样,他带他弟出去的时候也经常被误认为是孩子的爹。(注:我不是被误认为孩子的爹)

因为有相似的经历,我们对对方的“为家庭付出”的系列行为,都是超级欣赏和支持的。

我也一直相信他相对于其它未婚男性来说,更懂孩子,也更懂年轻母亲在养育孩子方面的辛苦。

然而事实证明,这绝对是女性的十大幻想之一。

上周的一天夜里12点,他给我发消息,问我在干嘛,我说:陪孩子睡觉。

他震惊了:怎么到现在还没睡?

我跟他解释:平时一般10点左右都睡了,但是这个死孩子,数学老师明确布置要在家完成的一项作业她不想做,两个月来她一次没做过,结果现在老师突然说要上交,她慌了,狂补到12点也没补完,我让她先睡了。

我呆子说:她为什么不愿意写呢?

我此刻已经有点无语,但我还是耐心的跟他解释:就像你说你本来今天要写车评,但是你却选择了先看完电影,对吧,那你为什么不先写车评呢?

他说:因为我喜欢那个电影的演员啊,就想先看完。

我说:孩子因为更喜欢玩啊,所以她选择了不做作业,把时间省下来玩。

他又说:那你们平时没有人管她学习吗?应该有人每天检查她的学习情况吧?

我说有啊,那个人就是我,而且我还在自己搞不过来的时候请了家教帮忙,不然你觉得我每天是陪孩子瞎聊,家教来了是站在旁边观察的吗?

他接着还说:孩子正在长身体,应该每天10点前睡觉,我弟每天9点一定会上床,早上6点就得起来了。

他弟上的是一所素质教育私立小学,估计可能没什么作业,周末也只上个乐高班。

我突然间想起第一次和他提到糖姐每天下午都有30-60分钟的课外班,音乐、围棋、外教,周日一整天要上英语、阅读、模特课的时候,他说:为什么要把孩子逼得这么紧,你们太可怕了。

我的天啊,各位当妈的同学,你们看到这几句话的时候是不是已经自我代入然后被男人气死了!

我真的越想越生气,然后把他骂了一顿,我说你不要再教我怎么教孩子,也不要再质疑我怎么教孩子了,OK?你提的意见只有两种:一,我已经做了;二,我做不到或不愿意做,所以永远也不会那么做了。

我说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每天都在孩子身上付出了多少,我要对接多少个课外班和校内的信息,安排她的所有与学习与心智成长有关的东西,而且我还怕自己弄不过来我请了一个家教(其实就只是监督和陪玩,我让她尽量不要干预孩子的自主学习),你现在竟然问我为什么没有人管孩子的作业?

我炸了估计有一分钟,把他吓得半死,因为我妈刚刚在半小时前把我数落了一顿,责问我为什么孩子会出现补作业补到半夜的情况,我陪孩子睡着之后心情刚刚好了一点,这个人几句话又句句直戳我的命门,让我感觉呼吸困难!

我说你们为什么都要来指责我,他说不是啊,我只是想帮你找一找问题的症结在哪里,我是不是有可以帮忙的地方,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分担些什么。

我跟他说:指望你帮我分担糖姐的成长担子,既不现实对你也不公平,我从一开始也没有这个计划,我跟你说我12点刚陪孩子睡觉,你就说:啊宝贝你怎么会这么辛苦,没关系的,孩子偶尔这样很正常,给她长个记性,让她明天去跟老师认错,也是一种经历和锻炼,你不要想这么多啦,你已经做得很棒啦,我带你出去吃宵夜好不好?

他说:OK,我记下来了。

我还是气得直翻白眼,刚才被他气得难以呼吸的时候脸上挂着的两行泪还没干 ,接着又把他接着骂了一顿。

正好这时候我姐进来找我,目睹了我和他吵架的后半程(我是用语音识别发的微信),以及我气到和我助理疯狂吐槽的神经状态。

第二天晚上我呆子过来接我出去玩,我就跑他家去了没回来。

第三天我姐给我发了条微信:你俩这是床头打架床尾和了?

我当时正在吃我呆子给削好的苹果,一看就笑了,我给她回:就没打起来,吵完就好了。

他问我在笑什么,我把手机给他看。

这人一看大V问话,异常紧张,马上要求我辟谣。

我白他一眼:辟什么谣?咱俩吵架是假的?

他:不是吵架,是你吵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