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是一具冰冷残缺的尸体
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都说了,我一直都在......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
2020-11-07 17:00


天空灰蒙蒙的,远处是黑压压的乌云,感觉过不了多久就会下雨了。上山的路迷雾缭绕着,山里的风似有似无的拂过,落了一身凉意。

一群装束奇怪的人戴着各种各样的鬼怪面具,跳着诡异的舞蹈慢慢往前走着,他们行动缓慢、三步一顿。两个领头的人手里还摇着一个涂满油彩的铃铛,嘴里还不停得发出怪异的声音,念着人们听不懂的咒语。

送葬的人停在一座新坟前,一位老妇被人搀扶着站在送葬队伍前头,妇人那细细的哽咽声随着山风消散在山野里,甚是凄凉。

一个女孩站在老妇身边,时不时地抬手想要抹去老妇眼角的泪水,却又放下。

再看女孩的脸,竟与坟前墓碑上那张照片里的一模一样。

是的,女孩死了,而哭泣的老妇正是她的母亲。

女孩是横死的,按她老家这儿的规矩,横死之人必须要经过神婆做的一种神秘法事才可入土

所以,这才有了开头诡异的那幕。

女孩叫做戚悦,没人清楚她是为什么死的,只知道那是一个晚上,他的父母在停尸房里见到她的时候,已经是一具冰冷残缺的尸体。

后来才知道,这个年轻的生命是从学校教学楼的顶层陨落的,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在教学楼前的地面上绽放出一朵红白相交的花。

那天下了晚自习,顾孟平才刚走出教学楼,就听到身后“咚”的一声巨响,紧接着周围就响起了学生老师的尖叫声。

顾孟平转过头去看,只看到就在自己身后几步远的地方,一个学生已经摔的血肉模糊。

顾孟平愣了好一会儿,直到学校的保安都跑过来了,他才反应过来,转头就跑到了旁边的垃圾桶边一通吐。

过了一会儿,现场就被封锁了起来。等到警察找到顾孟平时,他才知道这跳楼的学生竟然是自己班上的戚悦。虽然当时离得近,可他看到那一地的血和那溅出的脑浆就吐了,哪里还顾得上看那跳下来的人是谁啊。

这位跳楼的学生是顾孟平班上的学习委员,成绩一直稳居第一不下,人也是貌美如花的,学校里暗恋的她的同学很多,但是她都不为所动就努力学习,为人也很是低调。老师们都很喜欢她,说她将来一定是考重点大学的好苗子。

可是时间久了,就有些莫名其妙的传言说,戚悦其实是被包养了。不过谁也没见过那个人,但是传言越传越凶,同一年段的老师更是有的没的就找戚悦谈话,明里暗里地暗示她,女孩子要自爱。

戚悦都只是否认了,这个传言也就慢慢的被人淡忘了。



可是,这都到高三的二轮复习,再没过几个月就要高考了。戚悦的成绩却以成倍的形势下降,顾孟平这个班主任也是来来回回地找她问了十几次话了,却也还是没有任何作用。

戚悦的死,因为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坠楼自杀,这件事情很快就结束了。这期间就不得不说学校的手段,很快就找好律师,通知家属之后,短短几日就跟家属协商好了 ,出于人道主义的赔偿之后,事情就彻底的结束了。

当然,这顾孟平是最倒霉的了。顾孟平已经连续几年被评为优秀教师了,今年上头儿正准备提携他成为系主任的。可是因为他是戚悦的班主任,学校领导经过一致决定把顾孟平降职为副班。

学校私下找了顾孟平,承诺道,再过上几年,事情就过去了,学校是不会忘了他的,顾老师再无奈也只好就这样了。

本以为事件结束了,可是谁知道,真正让顾孟平头疼的事情却才刚刚开始。

自从戚悦死后,顾孟平只要一回到家,家里那刚满月的儿子看到他就会开始哭,哭的那叫一个惨烈。

连着几天了,顾孟平回到家里,儿子明明是在睡觉的,竟然也会哭起来。弄得他媳妇儿是连连地抱怨着,不让他进卧室了。说来也是奇怪得很,只要他不靠近孩子,那孩子就很正常,该吃吃该睡睡。

顾孟平两口子也不是没想过这事情不对劲,但是这俩人都是无神论者,压根就没往那上边想。可事情还在继续着……

顾孟平却害怕得不行,别人不知道他自己却清楚得很。

戚悦死的那个晚上,他收到了两封短信。

一封是戚悦写的:“老师,我一直都在。”

另一封则是一个陌生号码的来信。

邮件里只有一句话“我知道一切。”

还附上了一份医院的孕检报告单和一张照片,那张照片赫然就是戚悦和一个男人在地下停车场抱在一起热吻的照片。

顾孟平心下慌张,这张热吻照片,只要是认识他的人都可以认出来的。

是的,戚悦那个传闻中神秘的对象就是他。

但顾孟平在他妻子临产时,就已经下定决心和戚悦分手了,戚悦纠缠了一段时间也就没了声音。

顾孟平很清楚自己可能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了,可是顾孟平是忠实的无神论者。但是孩子奇怪的表现和戚悦死后的那封奇怪的陌生来信,让顾孟平他坚定了三十多年的信念开始动摇。



这天,连着睡了一个星期沙发的顾孟平感觉脖子僵的很是厉害,头也昏昏沉沉的。

晚自习结束已经是十点钟,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回家,从学校开车出来的时候天上正下着雨。已经是五月份,由于下雨的原因,温度变得很低。

开着车,顾孟平总感觉后脖子后面凉飕飕的。到了地下车库停好车,他伸手揉了揉冰冷僵硬的脖子,抬眼就正好看到了后视镜里的那双眼睛。

本来应该空着的后座上,多了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生,黑乎乎的看不清长什么样子。

顾孟平吓了一跳,猛然就扭过头,后座上却是空荡荡的,他哆哆嗦嗦地又转过来看向了后视镜,那里也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了。顾孟平赶忙锁了车,就往电梯的位置跑。

夜深了,停车场里很安静,顾孟平仓促的脚步声被无限放大。这个时候顾孟平余光瞥见身旁有一个人跟着他,顾孟平想到了刚才在车里看到的那个女人,他害怕地不敢回头。

顾孟平只能加快速度疾走到电梯间里按下电梯,顾孟平有些害怕,好在电梯很快就下来了。顾孟平急忙走进电梯按下了20层,电梯门缓缓地关上。

就在电梯门快要闭合的时候,突然又缓缓地打开了,顾孟平紧紧地盯着电梯门,额头上的汗珠都流了下来。

门一点点地打开,门外的声控灯已经灭了,只有应急灯微弱的光还亮着,绿幽幽的。电梯门外却什么也没有,顾孟平又赶紧按下关门的按钮,电梯又缓缓地闭合,然后缓缓地上升,很快就到了20层。

电梯门一开,顾孟平就猛地冲出了电梯,走到自家门前打开门进去了,这个时候电梯的门才缓缓地关上……

顾孟平回到家里,看到客厅的灯还亮着,是媳妇儿给他留的灯,厨房里还用小火温了鸡汤。顾孟平走到厨房关上火,盛了汤喝了两口,身上都暖和了起来。

喝完了汤,顾孟平又悄悄地走到卧室门口,推门想进去看看,就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他只好回到客厅,关上灯,躺在沙发上,脑子里却全都是刚才在车里看到的那个女人。顾孟平急忙起身,开着灯坐在沙发上,叼了根烟,想点又担心小孩会闻到,就仅仅只是叼着。

顾孟平想着想着,不由地自嘲了一下,自己这个教师做的是真糟糕,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不知不觉,顾孟平睡得半梦半醒的时候,隐隐约约就听到了孩子的哭声,想着孩子应该是饿了,过一会儿就安静了。接着就听到媳妇走了出来,帮他掖了掖毯子,又从他的手里把手机拿起来放到了茶几上。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顾孟平实在是太困了,也就没在意,努力睁了睁眼,就看到媳妇打开了手机。过了好一会儿,顾孟平就感觉不对,他媳妇儿好像就一直坐在那个沙发上,似乎还在看手机。

顾孟平努力地睁开眼,就看到媳妇儿还在看着自己的手机,肩膀微微地抖动,似乎是在哭。顾孟平赶紧坐了起来.

问她媳妇儿:“媳妇儿,怎么了?”

顾孟平的媳妇儿没有说话,只是抬眼看向顾孟平,就把手机扔了过来。顾孟平捡起手机,就看到手机屏幕上是一条打开了的短息界面,来信的是一个熟悉的号码。

短信里只有短短一句“我一直都在。”和一张顾孟平和应该女孩赤裸着的亲密照片。
   
顾孟平一下子就怔住了,倒也不是因为这张照片,而是发来这照片的那条短信正是来自戚悦的手机号码。

这个时候,那张照片上戚悦的面容突然就变的狰狞了起来,紧接着整个屏幕就变成了血红一片,手机的屏幕凸出了一张人脸,戚悦仿佛是要从手机中出来一样。




顾孟平害怕地把手机给扔了出去。紧接着,屋子里的灯就开始剧烈的闪了起来。顾孟平在那一闪一闪的灯光下就看到他的媳妇儿,低垂着脑袋,两只眼睛使劲地向上翻着,整个眼睛就只剩下了眼白,双手以一种怪异的方式在不停地抖动着。

顾孟平想要站起身,就看到他媳妇儿停止了抖动,低声地笑了起来。此时的灯已经彻底地熄灭了,顾孟平看不到他媳妇儿的表情,而那怪异的笑声却越来越大,越来越阴冷、狰狞。

顾孟平死死地盯着他媳妇,突然他媳妇儿抬起头,这哪里还是他媳妇的脸,分明就是戚悦的脸。

泛着青光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儿的血色,眼睛里全都是眼白,只在中间有一个小小的黑点,死死地盯着顾孟平,对着顾孟平咧着嘴笑着,那嘴已经咧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顾孟平看到这里已经被吓得瘫软在地,这个时候戚悦张开了那大嘴怪叫着,以一种怪异的姿势走向顾孟平。如果顾孟平有怀着愧疚的心理去参加了戚悦的葬礼,他会发现这时戚悦怪异的走路方式,其实就是那个邪乎的法事里的动作。

戚悦死死地就掐住了顾孟平的脖子,顾孟平拼命的挣扎着却动弹不得,他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呼吸越来越困难。

这个时候突然一阵婴儿的哭声响了起来,顾孟平心里一惊,他猛地坐了起来。

这时的窗外已经大亮了,他环视四周,媳妇儿正在卧室里哄着孩子,手机也还在自己的枕头边放着。顾孟平急忙拿起手机查看短信,那里面什么也没有。厨房里媳妇还炖着粥……

顾孟平浑身无力地站了起来,洗了脸、刷了牙,正准备吃饭就接到了学校的电话。他急急忙忙地赶来学校,到了校长办公室里,校领导和戚悦的家属都在。

校长见他进来,拿了一个文件袋就是狠狠地摔到顾孟平脸上。

文件袋里的纸张洒落在地上,顾孟平低头就看见了一张张他和女孩赤裸在床的那张亲密照,和一个用过的验孕棒。

验孕棒上的两条红杠,刺痛着戚悦父母。紧接着,就是一片混乱。戚悦的母亲冲上来,伸手就要打顾孟平,那架势好像要活活生剥了他似的,而戚悦的父亲则赶紧拽住戚母,那些校领导更是乱做一团地上前安抚着戚悦父母。

顾孟平彻底地愣住。顾孟平认出了那些照片正是戚悦拿自己手机拍的。可是当时顾孟平提出分手的时候,就把两人之间的所有信息都删掉了,而且也确认了女孩没有备份。

那么,这些照片是哪来的……

顾孟平在妻子怀孕之前就和戚悦好上了,他们保密工作做的很好,谁也不知道他们的事情。本来顾孟平承诺说要和妻子离婚,等女孩大学毕业就娶她。

可是后来,妻子怀孕,孩子出生。看着那可人的孩子顾孟平突然清醒过来,他明白自己已经为人夫为人父。就在妻子生产完还没出院的时候,就约了戚悦,提了分手。

后来,戚悦的成绩开始一落千丈,他本着班主任的责任一次次找戚悦谈话,每一次戚悦都以复合为由,要他和妻子离婚。

那天上晚自习之前,戚悦找到了他,说他必须要和自己在一起,自己有他的把柄。顾孟平不肯,戚悦这次却什么反应也没有了,甚至连一滴眼泪都没落下。

为此顾孟平还心里暗道奇怪,可谁知道那天晚自习才放学,自己刚刚走出教学楼,戚悦就从楼上跳了下来,不过几秒的时间就死在自己面前……

“怎么样顾老师,那照片可还好看?”被戚父拉着站在了一边的戚母死死地盯着顾孟平。


戚母转头盯向了那些校领导:“校长啊,你说说他这干的是人事吗?可怜了我和他爹这一把老骨头了,竟然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欸——”

戚母这话里话外满是心酸,边说还边锤着自己的胸口,似有一腔怨气发不出去了。

校长拽着顾孟平站在戚悦父母身前,求戚悦父母私下调解,不要把事情闹大,不然这对谁都不好。

戚母挣开戚父的手,向顾孟平走去,摇摇晃晃的好像有风吹过就会把她吹倒一样。戚母在顾孟平面前站定,抬手就朝顾孟平的脸上扇了过去。

顾孟平就傻傻地站在那儿,像个木头人一样一动也不动的。戚母死死地盯着顾孟平,骂道:“你不得好死。”

戚父看着精神不稳定的妻子,想到那可怜的女儿,心如刀割般疼痛。校领导看着那对可怜的父母竟也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话了。顾孟平看着在场的所有人,心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当天,校领导就和戚悦的父母们私下商量妥当了。学校决定赔偿给戚悦父母一笔不菲的赔偿金,然后按照戚悦父母的意愿开除了顾孟平。当然,戚悦父母也与学校说好了不把此事闹大,不起诉学校的一系列约定。

等戚悦父母走后,校领导们坐在会议桌上释然地笑了,心想,果然这种人就是给钱就能解决的了。

顾孟平当天被开除,等回到家里,才发现媳妇和孩子都已经走了。原来,媳妇儿也收到了那份文件,早上趁着顾孟平去了学校,就带着孩子,整理东西就回娘家。

晚上,月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把屋外的喧嚣照进了屋内。顾孟平拿着啤酒坐在客厅的地上,电视机的声音充斥整间屋子,顾孟平却不知道电视机里在播着什么。

“咔嗒。”

门把手清脆的转动声,刺入顾孟平的耳朵里。

顾孟平转头朝门口看去,只是一片黑暗,连走道里的声控灯都没亮。

顾孟平想起什么,看向了墙上的电子钟.

“哦,原来今天是戚悦的头七啊。”

“啪嗒”

一声,电视机自动关上,整间屋子只剩下了从屋外照进来的淡淡月光。

过了一会儿,黑暗里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句。

“老师,我都说了,我一直都在。”

戚悦的父母离开学校后,连夜赶回了老家。第二天一早,戚悦父母就和神婆,带着一整套婚服和一些蜡烛、纸钱的,去了戚悦的坟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