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生活:前妻温柔的报复,让我欲罢不能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情感生活:前妻温柔的报复,让我欲罢不能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春胖胖
2020-11-08 20:00


陶香离婚了,而且她还要净身出户。

所有人都替她不值,明明出轨的是朱允南,到最后净身出户的却是她。

陶香也不在意,夫妻之间的事情,其他人怎么能懂呢,她爱朱允南,爱得发疯,这一点儿朱允南不是不知道,可是他却给她来这么一招。

陶香才不要跟他分财产呢,弄得两败俱伤,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朱允南是陶香的初恋,也是她落魄时唯一的依靠,俩人相识在她刚毕业那一年。

那天陶香在经历了几次面试失败之后,无精打采地在街上晃荡,不小心撞上了一个小伙子。

他穿着白色的衬衣,洗得发白的牛仔裤,正在给过往的路人发宣传单。

陶香忙不迭地给他道歉,一抬头正对上一双清澈的眸子,那眸子里闪烁着笑意和温暖,陶香心头一颤,愣愣地看了他好几秒。

他喊她:“姑娘,你没事吧!”

陶香这才缓过神来,脸一红,赶忙摆了摆手,说:“没事没事。”

接下来的几天,陶香都在那条街上看到他激情满满地发宣传单。

那天陶香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他,他剪着一头短发,脸上堆着笑,天气有些热,他的头发湿了贴在额前,衬衣也被汗水浸透。

可能感觉到有人在看他,他把头扭向陶香,她来不及闪躲的眼眸被他捕捉到,他对着她笑,她一抿嘴把头低下去也笑了笑。

那个夏日的午后,他像一束光一点点靠近她。

他说他叫朱允南,今年刚大学毕业,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先找个兼职养活自己。

陶香也跟他介绍了自己,抱怨说工作真难找,还说再找不到就打算放弃,然后回老家的县城随便找一个算了。

朱允南劝她,趁年轻还是应该多在外面闯荡,县城地方有些小,不一定装得下陶香的梦想。

说完他看向陶香,陶香歪着脑袋笑了笑说:“你怎么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

他说我不知道,但我想你的梦想应该很大,因为我的梦想也很大,我觉得你和我应该是一样的。

俩人认识后的两周,陶香如愿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工作,朱允南知道这个消息后好像比她还高兴,他用一天的兼职工资带陶香吃了一顿大餐。

没过多长时间,朱允南也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他领到工资那天向陶香表白,说希望在远离家乡的陌生城市里,能有陶香陪伴,他也会尽力他所能让陶香幸福快乐。

那天的月色很美,陶香抬头看天,眼睛潮湿,为她孤独的灵魂找到了伴侣,为她青春的年华遇见了爱情。

陶香点点头,朱允南伸手把她抱进怀里,她把头靠在他胸前,那种踏实感让她第一次觉得她不再想要逃离这座城市。

朱允南是个聪明人,工作又卖力,在原来的公司干了五年便辞职出来单干。

靠着带出来的客源和他较强的业务能力,很快就做出了成绩。

俩人当初是裸婚,那时候朱允南没有钱,办不了豪华的婚礼,更买不起房子车子。

陶香不在乎,跟他说俩人定个日子把证领了,然后请各自的同事吃顿饭就可以了。

朱允南心有惭愧,陶香安慰他说他以后一直对她好就够了,那些东西她都不在乎。

那是陶香第一次见朱允南落泪,七尺男儿抱着她哭得不能自已。

陶香抬手抚摸着他的头发,笑了,她的笑里没有遗憾,只有对这个男人的心疼,还有对这场裸婚的满足。

她爱他,他疼她,这就够了!

朱允南确实也如他当初给陶香承诺的一样,对她很好,尤其在陶香生下儿子后,他简直把陶香宠成了皇后。

下班回来的时候,总不忘给她捶捶肩,揉揉腿,平时更是对她疼爱有加。

朱允南出来单干的时候,陶香正怀着孕。

他让陶香辞了工作安心在家养胎,说养家是男人的事,以后他绝不让陶香吃苦受累。

他跟陶香说为了她和肚子里的孩子过上好生活,他必须逼自己一把,给别人打工,什么时候也没有出头之日。

在陶香的担心中,朱允南的业务一点点做起来了。

儿子上幼儿园那年,他们买了房子,车子早在几年前朱允南就贷款买过了,他正和陶香商量,想换一台好一些的新车,反正他们现在有钱了。

陶香一边给儿子读绘本,一边说想换你就换吧,只要不觉得吃力就好,家里都是你一个人挣钱,我不想你太辛苦。

朱允南摸了摸儿子的头,又轻轻拍了下陶香的肩膀,说为了你们,再辛苦我也是高兴的。

那几年朱允南的财运特别旺,陶香几乎觉得自己跟做梦一样。

眼看着那个曾经站在太阳下大汗淋漓发传单的男孩成长为一个公司的老总,开豪车住别墅,浑身上下都是名牌,出入都是高档场所,来往的都是高精尖人士。

而陶香这些年一直在家做全职主妇,除了带孩子就是收拾家务,朱允南公司的事她从不过问,也不知要问些什么。

他给了她一张卡,随她刷,可陶香不是个拜金的女人,除了日常家用,她甚至不知道钱应该怎么花。

跟别人说起这话时,大家都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

多少人为了挣生存的钱,起早摸黑辛苦劳作,而富太太陶香有钱却不会花,这真是让别人又嫉妒又不解。

陶香没有说谎,她从小家里条件一般,养成了简朴的习惯,这些年她也很少与外人接触,没有学会那些虚荣的东西。

况且她对名牌衣服、包包没有概念,奢侈品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她一直恪守着一个生活准则,衣为遮体,鞋为走路,至于包包就是装些实用的东西,与她来说,名牌与地摊货根本就是价格不同。

虽然朱允南给她足够的钱,可她知道这些钱也都是朱允南辛辛苦苦挣来的。

自己的男人自己心疼,她每花一分钱,就需要朱允南多流一滴汗,多看别人一次脸色,多一次伤身体的应酬。

陶香跟朱允南说过,房子车子都有了,儿子也上了不错的学校,家里的存款即使朱允南再不挣一分钱,俩人下半辈子的日子也不至于拮据。

如果可以,她希望朱允南不用那么拼,其实她想说的是如果可以,她希望朱允南能多些时间陪陪她。

结婚这些年,朱允南挣得钱越来越多,可在家的时间就越少越少,有时候半夜醒来,陶香发现床的另一半还是空的。

多少个夜晚她睁着眼睛到天亮,也没等到朱允南,她问他,他不是出差就是应酬太晚,干脆睡在了外面。

陶香不傻,她当然有过担心,可是朱允南在家时对她的笑还是那么温柔,眼神里仍然满是宠溺。

她不忍心,让自己的多疑去破坏这段由初恋演变来的婚姻。

陶香的感情世界里,除了朱允南再无他人,陶香的生活里,除了儿子,再没有比朱允南更重要,她也认为,朱允南和她有一样的想法。

曾经,朱允南说过这样的话给她听,陶香信,而且一直信。

朱允南说什么她都相信他,直到他跟她说:他喜欢上了别的女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