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婆婆亲自帮我治野花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婆婆亲自帮我治野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仙仙
2020-11-08 08:00


青青五岁时,亲娘因病过世,将她托付给了养父母。
 
养父母家有个儿子,已经十四五岁,再有个女孩也算锦上添花。
 
家里不富裕,两口子做点儿小生意,勉强养家糊口。
 
青青九岁那年,哥哥十八,到了该娶亲的年龄,但养父母日渐衰老,生意也愈发萧条,凑不齐女方要求的彩礼。
 
无奈之中,他们决定把青青卖了。
 
儿子是亲生的,传宗接代续香火全靠他了。
 
于是,青青便被人伢子领走,虽然年纪小,心思敏感的她也明白自己今后的命运如浮萍,注定一生飘零。
 
几天后,镇上的大户罗家来人伢子处选人,一眼相中了伶俐秀气的青青。
 
青青就这样进了罗家,瞠目结舌地望着几进几出气势恢宏的院子。
 
眼花缭乱中,被带到二姨娘的院子,二姨娘上下打量青青,笑道:“洗干净了,这张小脸还挺标致,让宋妈教教规矩,送到小姐房里去。” 

罗家的主人叫罗天清,今年三十八岁,有一妻一妾,妻子与他年纪相仿,生了一个儿子,叫罗子衿。
 
妾室就是二姨娘,刚纳进门来三年,生了个女儿,取名罗蕴欢。
 
罗老爷很宠爱二姨娘,母贵子荣,所以蕴欢虽然只是一个庶出的女儿,也得尽了罗老爷的喜爱。
 
一段时间后,青青学会了规矩,便去伺候蕴欢。她小心谨慎,无微不至,再加上年纪小,童心未泯,蕴欢很喜欢和她在一起。
 
渐渐地,青青在二姨娘那得了些脸面,也受了不少赏赐。
 
青青在蕴欢身边,一待就是七年。
 
十六岁的青青,长开了,身材窈窕,眉目精致,肤如凝脂,俊俏的小脸美得摄人心魄。
 
她的美貌让二姨娘生了防备之心,想要将她送走。
 
可蕴欢却喜欢极了青青,说啥都不答应,爱女心切,二姨娘只得妥协。
 
青青心思通透,明白自己若是被二姨太送走,便又是回人伢子那儿吃鞭子,饥寒交迫,前途未卜。
 
不如安安稳稳地留在罗府,有蕴欢小姐的庇佑,最起码衣食无忧,还能得些体面。
 
所以,只要罗老爷一进二姨娘的院子,青青便躲起来,从不露脸。
 
平日更是轻易不出二姨娘的院门,免得招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青青的举动,二姨娘看在眼里,这丫头聪明懂事有分寸,她就没再提过送走她。
 
青青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可是,随着蕴欢慢慢长大,院门却是关不住她了。
 
这天,青青一个不留神,九岁的蕴欢就跑了出去。
 
青青赶忙追上去,幸亏蕴欢跑得慢,没多远就被青青追了回来。
 
蕴欢嘟着嘴,满脸的不高兴:“哥哥回来了,我想去看看他有没有给我带礼物。”
 
青青一笑:“二姨娘说了,让你等着她,她带你一起去。”
 
蕴欢不依:“哥哥又不会吃人,为什么我不能自己去?”
 
青青苦笑不已,让她怎么解释?两女共侍一夫,罗夫人与二姨娘向来水火不容。罗夫人生的大少爷,二姨娘自然也要防备。
 
青青想了会儿,脑子一转:“大少爷这么久没回来,夫人肯定要把他叫过去,你要去吗?”
 
蕴欢向来最怕罗夫人,一听这话,便吐吐舌头,知难而退了。
 
成功把蕴欢劝回来,看她一脸不高兴,青青为了哄她,特意寻了风筝出来,与她一起放风筝。
 
蕴欢最爱放风筝,看着风筝高高飞起,兴奋地拍着手,咯咯笑着。

青青猜对了,罗子衿刚一进门,便被罗夫人叫过去训话。
 
罗子衿三年前成了亲,娶了门当户对的秦静姝。
 
并不是罗子衿中意的女子,所以两个人的感情始终不温不火,生意忙的时候,罗子衿一个月也不进一次秦静姝的院子。
 
罗夫人抱孙心切,免不了气恼地说儿子。
 
然而,还没说上几句,就被罗子衿顶了回去:“大丈夫志在四方,岂能日日沉迷于闺房之事,成家立业,我既已成家,理应以事业为重。”
 
说完,也觉得气闷,便径直出来。
 
想到天真活泼的妹妹蕴欢,罗子衿心生暖意,想去看看她。
 
还没进院门,就听到蕴欢铜铃般清脆的笑声,一个容貌俊秀的姑娘,陪在蕴欢身边,给她擦擦汗,又细心整理了了松散的发髻。
 
阳光隔着高大的槐树叶子斑斑驳驳地洒下来,光晕打在姑娘的脸上,仿佛像画中走出来的。 

“蕴欢,怎么这么高兴?老远便听见你的笑声!”
 
一个爽朗的男声响起,青青回眸,来人二十来岁的模样,面如冠玉,一身月牙白长衫,使整个人看起来身长玉立,清爽俊逸。
 
是他,罗子衿。
 
她还是小丫头时,不受限制,能自由出入。
 
二姨娘的院子与罗子衿的院子比邻而居,当时,她经常能看到一身浅色衣衫的他,在院子的长廊上读书。矜贵,从容,儒雅,英俊。
 
反倒是长大后,许久不曾见过他了。
 
青青垂眸,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低头退到一边。
 
罗子衿近距离打量青青,更是吃惊。
 
不曾想,偌大的罗府,居然藏着如此绝色容貌气质温婉的女子。
 
愣神间,蕴欢已经手舞足蹈地扑到罗子衿身前:“大哥哥,给我带礼物没?”
 
罗子衿恍然大悟般,将手上的紫檀盒子递给了蕴欢:“给,小丫头,少不了你的!”
 
说着,他装作不经意抬头,目光却牢牢锁住一边垂手而立的青青。
 
内院门口,这一幕被二姨太尽收眼底。

晚上,二姨娘唤了青青过去,指着桌子上的一盒茶叶,交代道:“少爷喜欢喝茶,你给送过去吧!”
 
青青一愣:“我?”
 
二姨娘挑眉:“怎么?这点儿事都办不了?”
 
青青诺诺地捧了茶叶盒出去,绕过门前的小桥,伴着潺潺流水声,踏进了罗子衿的院门。
 
这是罗子衿读书时的院子,纵然已经成亲,罗夫人也指了新的院子给他,可他还是更喜欢住在这。
 
门口的小厮阿全引着青青进了罗子衿的书房,烛光摇曳,罗子衿正埋头苦读。
 
不经意抬头,看见青青站在面前,禁不住眼前一亮。
 
“你……你叫什么名字?”他像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一般,笨拙地开口。
 
在烛火的映照下,青青面色潮红,柔和妩媚,她小声说:“青青。”
 
“青青?真好听……有首诗你知道吗?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点点头。师傅在教蕴欢读书时,她在一边旁听,牢牢记住了这首诗。
 
当时是惊异的,青青,子衿,居然有她与他的名字。
 
罗子衿又问:“你会写吗?”
 
青青摇摇头,从小寄人篱下,后来又做了丫头,哪里能够读书写字。
 
罗子衿带着温和的笑:“来,我教你!”
 
青青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接下来的日子,罗子衿经常以各种理由到二姨娘的院里,只为了看青青一眼。
 
除此之外,罗子衿每次从府外回来,都会给青青带回一些小玩意儿,虽然不值多少钱,但青青心中欢喜不已。
 
端午节这日,罗子衿求二姨娘偷偷带青青出府。
 
青青进罗家八年,还是第一次出府,她兴奋极了。
 
走在罗子衿身侧,青青心里甜甜的。
 
她知道自己配不上他,正因为如此,这片刻的温存才弥足珍贵。
 
这段时间,罗子衿待她的好,她不是不知道;罗子衿的心意,她也清楚。
 
只是她不敢挑破。
 
罗夫人早就说过,哪个丫鬟若存了攀高枝儿的念头,妄想勾引老爷或少爷,她定会要她半条命,然后逐出罗家。
 
罗子衿笑道:“我带你去吃回味斋最正宗糖醋鱼怎么样?”
 
青青回神:“这个时候了,咱们还能吃上吗?”
 
糖醋鱼是惠阳当地的名吃,而做的最正宗就是回味斋。
 
回味斋中日日人满为患,好多人为了吃上一口糖醋鱼,早早地就来排队。
 
罗子衿狡黠一笑:“别人自然吃不上,可我去了,就不一样了。”
 
看着罗子衿的洋洋得意,青青才回过神来,可不是,她都忘了,回味斋是罗家的产业。
 
罗子衿早已经让人留了回味斋最好的包间,坐在三楼靠窗的座位,正好俯瞰惠阳的夜景。
 
青青四处张望:“哇!少爷,你快看,太美了。”
 
一轮弯月,粼粼河水,点点灯火。
 
罗子衿站在她身后,俯在她耳边悄声说:“叫我子衿。”
 
青青猛然回神:“什么?”



罗子衿的唇落在青青的发间:“叫我子衿,青青,叫我子衿。”
 
青青摇头:“不行,夫人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罗子衿郑重地说:“放心,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青青,以后,我来照顾你,好吗?”
 
青青羞红了脸,幸福来得太突然,她幸福得快要眩晕,同时又有隐隐的担忧。
 
香味四溢的糖醋鱼端了上来,罗子衿仔细地将鱼刺一点一点挑干净,放在了青青的盘子中:“尝尝看!”
 
青青脸上的红晕还未消散,轻轻地点了点头。
 
糖醋鱼的滋味在口中蔓延着,同时融化的还有青青的一颗心。
 
吃完饭,他们又一起到热闹的夜市上转了一圈,直到玩得筋疲力尽,才恋恋不舍回到了罗家。
 
罗家的正门已经落了锁,罗子衿带着青青从罗家后面的角门进去。
 
罗子衿露出小小的得意:“亏我早早让阿全留了门, 不然,还真进不来了……小心,别摔了!” 

天太黑,青青脚下不稳,险些摔倒,幸亏罗子衿眼疾手快地扶住了青青。
 
青青惊魂未定,刚要说话,便看见罗子衿的身后,站着几个凶神恶煞的婆子。
 
看到青青定定站着,罗子衿诧异地回头,脸色突变:“陈妈!”
 
青青在罗家多年,当然认识领头的陈妈,她是罗夫人身边的婆子,是罗夫人从娘家带来的,地位极高。
 
此时此刻,陈妈出现在这里,明显是在等着他们。
 
这也说明,罗夫人已经知道了她与罗子衿出府了。
 
青青的脸,瞬间惨白。 

两个人被陈妈带到了罗夫人的牡丹苑。陈妈让青青在外面等着,她领着罗子衿进了内院。
 
罗夫人阴沉着脸,正襟危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这个狐媚子是二姨娘的人……定是受指使来勾引你,离间我们母子情意的!”
 
罗子衿摇头:“母亲,青青不是那样的人,我是真心喜欢她。”
 
罗夫人冷哼:“不是那样的?不是怎样?这就敢和你出去鬼混到半夜,接下来,岂不是要滚到床上去了。”
 
青青跪在门外,听着罗夫人地话,句句如剜心般疼痛。
 
她误会她了,她知道自己出身低微,配不上少爷,爱慕都是藏在心里,从不敢逾矩半分。
 
这次,要不是罗子衿求了二姨娘,她怎么可能出去?
 
罗子衿的声音铿锵有力地传出来:“母亲,既然您现在知道了,儿子也明说了,我就是喜欢青青,我要纳她做妾。”
 
罗夫人的嗓音陡地拔高:“纳妾?荒唐!罗子衿,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罗子衿斩钉截铁道:“母亲,我非常清醒!”
 
罗夫人气得连连点头:“好,真是我的好儿子,陈妈,把那个不要脸的狐媚子给我带进来,我要亲手撕了她的脸。”
 
陈妈应了一声,大步踏了出来,威严地命令:“进来!”
 
青青像踩在棉花上,觉得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
 
勾引少爷,这个罪名,足够将她卖进勾栏院(即青楼)了。


青青垂着头,惴惴不安地进了屋子。
 
还没走到大厅中央,罗夫人的一个杯盏砸过来,在青青的脚下成了无数碎片。
 
“跪下!”
 
罗夫人厉声怒喝。
 
地上满是碎瓷片,罗夫人这是有意为难。
 
“不要!”
 
罗子衿扑了过来,把青青拉到一边。
 
罗夫人气急,狠狠地拍着身侧的小几:“罗子衿!你疯了!”
 
罗子衿昂起头:“是我硬拉着青青出门的,母亲若是生气,要罚也该罚我!”
 
说着,他便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夏衣单薄,碎瓷一下子扎进膝盖,透出殷殷血迹。
 
罗子衿抬头,目光直视着罗夫人,没有丝毫畏惧:“母亲,是儿子喜欢上了青青,是儿子执意要和她在一起,与青青无关……一个男人,若是连自己心爱的姑娘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青青又害怕又心疼,拼命拉着罗子衿的衣袖:“少爷,你快起来啊!”
 
罗夫人脸色铁青,咬牙切齿:“好,好一对痴男怨女,好一个孝顺的儿子……陈妈,给我把这个狐媚子卖进勾栏院,免得继续祸害罗家。”
 
罗子衿一把扯住了青青的胳膊:“母亲,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将青青处置了,不怕落人口实,坏自己名声吗?” 



青青这时候也抬起头,惊慌失措地央求罗夫人:“夫人,求您饶了奴婢……”
 
罗夫人看着面前这张娇嫩水灵的小脸,脸色突然大变:“是你!”
 
愣了半晌,她拼命摇头,喃喃自语:“不对,不对,不是她,她不可能这么年轻。”
 
罗子衿和青青面面相觑,不知道母亲这是怎么了。
 
这时,陈妈进屋:“夫人,少夫人跪在院子里,说是求您同意少爷纳妾,她进门三年未有所出,不用顾及她。”
 
罗夫人咬牙:“她倒是个贤惠的,只是,用错了地方……喜欢跪让她去跪!”
 
罗子衿听到秦静姝跪在院子里求情,心中一阵感动,忍不住道:“母亲,既然静姝已经同意了,您就应了吧!我保证,这辈子有了青青就够了,我绝不另外纳妾。”
 
罗夫人冷笑出声:“为了这样一个狐媚子,个个都敢忤逆……你是吃准我会顾及名声不敢把她给卖了,陈妈,给我取家法来,我要狠狠地收拾她。”
 
陈妈应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往外走,二姨娘娇娇柔柔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姐姐好大的脾气,可千万要当心身体啊!”
 
罗夫人面上一僵,语气淡淡地说:“这深更半夜的,妹妹怎么来了?”
 
二姨娘进门,罗夫人一怔,罗老爷居然也来了,后面跟着低眉顺眼的秦静姝。
 
罗夫人急忙起身:“老爷也来了!”
 
罗老爷瞅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罗子衿,又看向罗夫人:“这大半夜的你不睡,闹腾什么呢?”
 
罗老爷的语气不温不火,听不出他的心情,罗夫人尴尬地笑:“二姨娘院子里的丫鬟不检点,勾引子衿,我这也是依着家法处置。”
 
二姨娘闻言,忍不住挑眉:“我院子里的?”



罗夫人冷哼,干脆撕破了脸:“装什么糊涂,这丫头不是你院里的?如果不是你指使的,她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勾引子衿?”
 
二姨娘娇滴滴地说:“姐姐,你这可就冤死我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青青这俏模样,大少爷相中也是人之常情……这种事若非你情我愿,旁人谁能指使得了!”
 
一番话让罗夫人哑口无言,也让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青青的脸上。
 
罗老爷看了一眼地上的女子,眼中满是震惊,他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句:“悠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