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外情故事:我和堂嫂的婚外情(下)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婚外情故事:我和堂嫂的婚外情(下)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韩霞
2020-11-09 11:00

前情提要请点这里↓↓↓


“你就是这样来预测我的人生?

难道,我对你的情意,你没有一点感觉吗?”

吉娜怔怔的看着我。

“我是很喜欢你,欣赏像你这样的女孩子,但不是你所希望的那种喜欢。对不起。”

避开了吉娜幽怨的目光。

“我们该回去了。”

说完,我转身出了房门。

来到了热闹的聚会大厅,一片欢声笑语,大家都在跳舞。

刚站在那里,艾加跑过来问:”先生,想和谁跳舞?”

我微微一笑,随口说道:你。

拥着艾加,在人群中翩翩起舞。

连基一直朝这里张望。

廊柱后面,是吉娜哀伤的睛神。

她静静的站着,目光追随着我的舞步。

一曲终了,连基走过来,他邀请艾加跳舞。

此时的艾加,已是他的未婚妻。

艾加拒绝了他,笑着说要和我跳下一场。

连基尴尬的站在那里发窘。

天真幼稚的家伙,艾加这种肤浅的女人,不值得他痴迷疯狂的爱恋。

和艾加又共舞了一曲。

连基的眼睛喷着怒火:“你在引诱我的女人。”

我奚落他:“你的女人,疯癫且愚蠢,举止轻浮。说实话,引诱她,并不是一件难事。”

他咆哮起来:“你竟然侮辱我的女人。”

曾是情场浪子的我,阅女无数,像艾加这种虚荣女人,社交场所多的是,连基却当成了宝贝。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第二天,我便收到了连基的挑战书,他要和我决斗。

如果我不答应,便会受到世人的嘲笑,丢掉贵族的荣誉。

犹豫再三,我同意了。

来到了湖边,天气阴沉,如同我的心情一般。

我和他休闲娱乐的地方,现在,却成了决斗的战场。

我求连基放弃决斗,我不是有意的。

他说艾加就是他的一切,要用生命来捍卫。

枪响了,他没有击中我。

我扣动了扳机。

他倒下了,鲜血从他的脑袋里汩汩冒出,一个鲜活的生命转瞬即逝。

那个爱写诗爱做梦的家伙,我唯一的朋友,被我杀死了。

愧疚,自责,悔恨,涌上心头,情绪瞬间崩溃,我在那里嚎叫。

看着连基的尸体被抬走。

远处,闪过了吉娜奔跑离去的身影。

她在信中曾说,相信我是一个正直,品格高尚的人。

事实上的我,却是如此的污浊,虚伪,为了面子,杀死了朋友。

她以后,再也不会见我了吧。

也没有脸再去见她,见这里所有的人。

我逃离了这里,放弃了自己心爱的一切。

去各个地方漂泊流浪。

6年后,我回到了曾经生活的城市,却在这里,和吉娜重逢。

那个纯朴的乡村女孩,已成了高贵的公爵夫人,我的堂嫂。

仆人告诉了我后来发生的事情。

艾加伤心了没多久,便开开心心的另嫁他人了。

吉娜还是沉默寡言,比以前更不爱说话了。

在我走后,她还是经常会借书。

在我的书桌前,一坐就是多半天。

看我曾读过的书,还有画过的画。

那张未完成的她的画像,一定也能看得到。

不知她是否了解了我的苦闷和抑郁。

她期盼着我的归来,而我,却没有给她留下一丝希望。

也许,这一生,我都不会再回到那个地方。

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终究要从自己幻想的爱情世界里走出来。

她的年岁渐长,再不嫁人,会成为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处女,或者沦为高等娼妓。

在无望的等待中,还有母亲的哀求声中,三年后,她遵从命运的安排,结婚嫁人,选择了一位军官,我的堂兄,成了公爵夫人。

和吉娜重逢后,我的心像被点燃了一般,以前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现在,满血复活了。

时时刻刻都想要再见到她。

原来对我热情如火的她,现在却对我如此的冷漠。

邀请她跳舞,她直接了当的拒绝,说对跳舞不感兴趣。

在欣赏演出的时候,我就坐在她的身后,呆呆的望着她。

白皙的脖颈,端庄的举止,一切都是那么的迷人。

她的身上充满了魔力,我的眼睛,一刻也不想离开。

看着她离座,披肩滑落。

我拿起,递给她,她却说谢谢,不用。

把披肩放在唇边,捕捉上面她残存的气息。

我所有想要表达的亲近,靠近,全都被她冷冰冰的拒绝,不留一丝情面。

想要献殷勤,找不到机会。

燃烧起来的火焰,在身体里一点点的冷却下来,如同坠入了冰窟。

我体验着冰火两重天。

找出了她曾写给我的信,一遍遍的读着,读着,寻求从前的温情。

时光轮转,角色置换,如今,我陷入了她当年的境地,却比她更痴狂,更无助。

我如同得了重病一般,每天混混沌沌的,满脑子都是在想她。

写信,就是最好的倾诉。

“我知道你一定会看不起我,从你那尊贵高傲的眼神里,我能感觉到。

当年,我没有勇气接受你的感情,是因为不愿意放弃那可恶的自由。

连基的惨死,是我心中的隐痛,也是我不辞而别的原因。

感觉自己再也没有资格拥有心爱的一切。

那时候只想要自由和安逸,放弃了快乐和幸福。

我知道错了。

现在,我只想时时刻刻能和你相见,跟在你的身后寸步不离,看到你的双眼,听到你的声音,捕捉你唇边的微笑,感受你的尽善尽美。

时光短暂,生命有限,我不应该在无聊寂寞中虚度光阴,现在,我只想要和你在一起。

理性再也无法压抑这熊熊燃烧的感情之火,它太折磨人。

我已无力抗拒

----”

信送了出去,却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杳无音讯。

我在焦灼中等待着吉娜的答复。

在溜冰场上,她像个蓝色蝴蝶一般,在人群中穿梭。

快速的滑翔,旋转。

仿佛走向了我,却在前方拐去了别处。

想上前与她说话,却看到了不远处的堂兄。

只能远远的看着她,似梦,似幻。

见不到她的日子里,我如行尸走肉般的活着。

思维停滞,身体僵硬。

深夜,半睡半醒中,她来到了我的房间,站在床前,轻抚我的脸颊。

我们在一起拥抱,亲吻,极尽缠绵。

我在她的温柔乡里沉醉。

后来,她在恋恋不舍中,走出我的房间,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夜中。

留下我,继续品尝孤独与寂寞。

黎明到来,望着镜中日亦憔悴苍老的自己,没有了灵魂,只剩下了躯壳。

一夜旖旎,只是南柯一梦。

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煎熬。

我要去找她。

推开堂兄家一扇扇厚重的大门,穿过重重廊檐,见到了端坐着的吉娜。

“你来这里做什么?请你离开。”

冷漠的语气,没有一丝温情。

凌厉的眼神,碾碎了我所有的自尊与自负。

“因为我爱你,我爱你。我掉进了痛苦的深渊里,现在,只有你才能解救我。”

“你不是说过,感情的伤口过段时间就会愈合?”吉娜站起身,冷冷的说着。

“那你愈合了吗?这些年来,你生活的幸福吗”我反问她。

“我,还是会心痛。我知道自己现在生活的空虚寂寞,我宁愿拿现在的一切,换回曾经的田园生活,可是我们,都回不去了。”

“吉娜,接受我!”

我跪在了吉娜面前。

“和我在一起。”

“说你爱我,就算是你骗我也好,说——你爱我。”

我跪在她身旁,抓着她的手,恳求着。

她捧着我的脸,泪流满面:

“我爱你,这些年来,从未停止过。

但是现在,太迟了。

我已嫁他人,曾对丈夫许下诺言,这一生会对他忠贞不渝。

以后,你不要再来见我了。”

吉娜站起身,流着泪走出了房间。

只剩下我,颓然的倒在地上。

她爱我,却不能属于我。
世上最悲伤的事,莫过于此。

我在凌冽的寒风中,离开了这座城市,这个国家。

在孤单痛苦中,了此残生。

我和吉娜那错位的爱情,还未开始,便已结束。

当它来临的时候,我没有珍惜,想要回头,却已是沧海桑田,再也找不回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