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室友
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木偶室友

作者:泊宇
2020-11-10 21:00



我,男生,今年大一。因为高三的时候沉迷小说,结果只考进了一所外省的三流大学。
  
我倒是觉得没什么,想着不过是换了个地方混文凭罢了。可我的父母却心疼的不行,出发去学校前还是千叮咛万嘱咐,生怕我照顾不好自己,还给了蛮高的生活费。
  
这个时候我还是嗤之以鼻,我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就不能照顾自己的。
  
呵,有点时候啊生活真的可以把你的脸打得啪啪响。
  
我的想法是在看到学校宿舍时改变的。看着这脏乱的宿舍楼和寝室,我开始怀疑这四年我能不能撑下去。
  
于是,为了精神和肉体不受到摧残,我决定了,去校外租房住。
  
因为这里的物价不高,我的生活费又不少,所以平时节约点还是可以租到不错的房子的。
  
不得不说,凡事只要为了自己,办事效率真的会很高,平时拖沓的我两天时间就找到了一间不错的房子。
  
通过房主留下的电话,我拨了过去。
  
嘟~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接通了。
  
“你好。”
  
对面是一个女孩子,声音还蛮好听的,这让我有点紧张。(要问为什么紧张,单身19年的都懂)
  
“你好,那个,我在中介哪里看到了你的房子在,请问还在租吗?”
  
“哦哦,在的,你是有意向吗?可以先来看看的。”
  
“嗯,我是旁边大学的学生,因为等会还有课,下午4点左右去可以吗?”
  
“啊,可以,没问题,那到时候直接来,我在家等你。”
  
感觉不错,女生蛮热情的,应该挺好讲话的吧。
  
下课后,我跟着导航找了蛮久才找到房子所在的居民楼,虽然看着才两公里多点,却走了我半个多小时。
  
到了房子门口已经将近5点了,我站在门口整了整着装,擦了下额头上的细汗,嘟嘟嘟的敲响了房门。
  
门里传来拖鞋踩地的声音,从远及近,然后房门被打开了一条缝,一只眼睛在里面打量着我。
  
呵,这女孩子还蛮警惕的嘛。

“你好,我上午约着看房的。”
  
“哦,是你啊。”房门终于打开了“进来吧,正等你呢。”
  
我看到了她的样子。
  
微胖,小圆脸,五官都蛮好看的,一米六左右的身高,扎着个马尾,看上去就是可爱型的。嘿嘿,我喜欢的类型。
  
跟着她走进房子,她也开始为我介绍起来。
  
“这里是客厅,那边是厕所,家里只有一个厕所,你要上厕所或者洗澡的话只能出来,那儿是你要租的房间,里面东西还蛮全的,我刚刚也打扫了一下,你要是租,马上就可以入住,然后对面是我的房间。”
  
很熟练,就好像这段话早就准备过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我要租的房间确实不错布局和装饰都是我蛮喜欢的,额,应该说,是男生喜欢的房间类型。
  
“你这房间以前租过吗?看着不像是女生住的样子啊。”
  
“嗯,上一个房客也是男生,这布置都是他重新做的,不过前段时间他离开这里了,房间也就空出来了。”女生说着好像想到了什么“不过你放心,床上用品我的换了新的,他的东西也都不在了,你可以放心住的”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个布置我很喜欢,这间房子我租了。”
  
“太好了,那我们签个合同,交下房租,我把钥匙给你,你随时都可以来住。”
  
七点多,我和女生走完流程,下楼一起去吃饭,聊了蛮多东西,我知道了她叫莺莺,大学刚毕业,现在自己在家里倒哧直播和自媒体。我也把我的情况告诉了她,还和她拍了张照片。
  
一直到九点多,忙活了一天我也累了,想着反正明天早上没课,就干脆在新租房里住下了。
  
房间里东西是蛮全,我行李还都在学校没搬来也不影响过这一夜,除了衣服没法换,床和被子的舒适也让我很早的睡着了。
  
这一晚睡的真的舒服,甚至还梦到了香气环绕的大别墅,以至于睡到快十点才起床。
  
出了房间门没有看到莺莺,也没听见她的房间传来动静,估计是昨天忙太晚了,现在还没起来吧。我也没管,洗漱完就去学校了。
  
下午下课后,我就收拾行李搬去租房,室友们还奇怪我怎么刚在宿舍住了一天第二天就不见人,第三天就收拾行李走人了。
  
接下去几天都过得差不多,学校、租房两点一线跑,值得一提的是明明就住对门我也没看到莺莺几次,就感觉她躲在房间里做什么大事。还有就是我几乎每天都会梦到大别墅和那股香味。
  
我开始觉得不对劲了,每天做一样的梦,醒来后记忆还很清晰。

我去查了资料,所谓名医说是压力太大导致的。想想看也的确有可能,毕竟自己一个人生活,什么事都要自己来,压力的确会很大。
  
接下去的一个星期也就这么平平常常的过去了,哪怕还是一直在做那个梦也没有在意。
  
直到这个星期六,因为睡觉前忘记关窗户,半夜被冻醒了。
  
没办法,下床关窗户呗。
  
可是等我回到床上重新躺下的时候,背上突然被硬物搁了一下,因为正好是脊椎压上去的,疼的我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回头一看居然是一个类似于乐高人偶的小木偶。
  
这个木偶做的很细致,明显是一个男人的样子,要不是动作僵硬都能当成手办了。
  
正当我感到奇怪,为什么这个木偶会在我床上的时候,一股香味钻进来我的鼻孔。
  
熟悉啊,太熟悉了!这就是我梦里梦到过的味道,这,这是,木偶散发的味道?!
  
木偶会有气味不奇怪,但为什么会穿进我的梦里,不对!更奇怪的是为什么它会在我的床上,在我的身下?!每天铺床、叠被子我都能肯定床上没有这个东西啊!
  
恐惧,并不是恐惧木偶,而是它出现的太过诡异。我甚至认为每天晚上他都会来到我的床上,散发着香味让我入睡。
  
恶心,毛骨悚然的恶心让我下定决心查明白。
  
前面就说过了凡事只要为了自己,办事效率真的会很高,星期天我就托导员借到了拍摄夜间的摄影机,把它安在床边,希望它能拍到木偶是这么出现的。
  
但是那天晚上我居然害怕到没睡着……一夜无事。
  
在害怕中通宵了一夜,又接着星期一上课,回到租房我就快撑不住了。重新打开摄像机,我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果然,香气、别墅又出现了。
  
星期二一大早,此时的我思路清晰,逻辑缜密。打开摄像机昨晚录下的视频,我开始看了起来。
  
前半夜一切正常,问题出在凌晨两点左右,床下有黑影在移动,顺着床脚爬上床,从我脖子和枕头接触的地方钻了进去。然后是四点左右,原路返回。
  
我愣住,拿着摄像机呆呆的看着床下。
  
木偶自己在动,他是活的!
  
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我确实每天都在和这个东西睡觉,它缠上我了!这个脏东西缠上我了!
  
我趴在地板上,目光望向床下,寻找着每天晚上两小时的“室友”。
  
我找到了。
  
一个铁盒子,被放在床板的隔层上。
  
打开铁盒的时候,木偶躺在里面,看着我,以僵硬的姿势。旁边还有一张照片,一个男生的照片,有这和木偶一模一样脸的男生的照片。
  
我见过他,在莺莺的手机上,他是前一任房客!
  
我懵了。这难道是前一任房客的东西?又或者,这就是前一任房客?

我敲响了莺莺的房门,这还是租房到现在我第一次主动去敲她的房门。
  
她把房门打开了一条缝,一只眼睛打量着我,如同租房那天一样。她看到我手里拿的铁盒,眼睛不由睁大,她打开房门。
  
“早了,不该这么早的,你的腿还没好呢。”
  
我一愣,这话啥意思,我只是想问问这东西和前任房客有什么关系。
  
“什么意……”
  
我还没说完,就感觉腹部一痛,低头一看,一把刻刀已经插进了我的肚子。
  
我晕过去了,醒来的时候看见面前是一栋大别墅,别墅门前站着一尊一比一大小的前房客木雕。
  
环顾四周,吓了我一跳,我的身后是一张巨大的脸。眼睛就有我半个人一样大。这张脸慢慢拉远,啊,是莺莺的脸,那张微胖的小圆脸。
  
这是巨人莺莺啊!
  
不对,我发现了问题,看向自己的手,是木头!再看身体,是木头!除了腿是两个木疙瘩外,我整个人都成了木雕。
  
不出意外的话,面前的前房客木雕也不是一比一的,而是我也成了那种木偶吧。
  
“看吧,让你心急,腿都还没给你雕好呢。”莺莺的声音,此时听来在好听中又多了洪亮。
  
“这位你们应该已经见过了,今天开始他是你的新室友,两个人住这么大一栋别墅,开不开心啊,而且不用你们付房租的哦,哦哦哦,当然啦,只是目前两个人……”
  
说完她打开门准备往外走,我往外看,熟悉的景象显现出来,那是我的租房的景象,也就是说,我此时在莺莺的房间里。
  
说实话我现在虽然有了点猜测,却依然很懵,难道我变成这样都是莺莺干的吗?她是这么做到的?
  
就在这时,被称为我室友的木人已经来到了我的身后,僵硬的扭头示意我跟他走,我想开口问他怎么回事,却因为已经没有发声器官无法开口,只好和他进了别墅。
  
终于,根据“室友”的笔画和别墅内的布置,我明白了真相。

原来,莺莺本名叫方莺,她的父亲是个木工,特长就是做木偶,两年前在取材的时候意外死亡。
  
继承了父亲衣钵的莺莺结识一个巫术师,正是在这个巫术师那里学会把灵魂锁在木偶里的方法。眼前的这个室友则是莺莺的男友,因为莺莺想要他的一直陪伴,就把他做成了木偶。
  
而这栋别墅则只是一个模型。
  
我问他有什么办法逃走吗?为什么会选择我?你又为什么会晚上来我的床上?
  
他无奈摇头,示意他只是想吓走我,至于为什么会选择我,他也不知道,而逃走的办法更是没有头绪。
  
我绝望了,面对这诡异的事情我毫无办法,只能被动接受。
  
认命吧,接受我的新室友,接受我的新身份,以木偶之身生活下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