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实录:58岁有钱的婆婆当了小三
生活 真实故事

生活实录:58岁有钱的婆婆当了小三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井田二
2020-11-10 19:00


婆婆李芳当了小三。

莫海超跟付思蕾说起这事,她只觉得晴天霹雳,世界都陷入魔幻。

她58岁的婆婆,莫海超守寡20多年的妈,一把年纪赶时髦给人当小三?

付思蕾觉得天旋地转,这下完了,一家子的脸全丢光了,走在路上脊梁骨都要被人戳烂。

莫海超发现这个事纯属意外,他在家具店当搬运工,上午一对老夫妻来闹事,拿着一个月前的家具发票说多收了他搬运费,非让退200块钱。

女的市井泼妇,嗓门之大舌战群雄,口水喷得满天飞,男的贼眉鼠眼,背了个大黑包,把家具店招待客人的花生橘子全扫荡进包里,连纸巾都没放过。

他们一群搬运工就站一旁看热闹,莫海超当时还说,谁家摊上这么对父母,多半家宅不宁。

没想到,当天傍晚,他就看到这老头揽着自家老妈的肩头散步,一副甜甜蜜蜜岁月静好的样子。

莫海超差点心脏病爆发。

他立马回家跟付思蕾汇报这件事,两个人一合计,这件事完全取决于婆婆知不知道她是小三,如果不知道,那就好办了,依婆婆的火爆脾气,用不着他们出手,婆婆自己就能把那个老渣男活剥了。

然而,两人找婆婆对峙,婆婆爽快承认那男人是她新男朋友,更知道他有家室。

“他们没感情,等选个合适日子就离婚,你们也收拾收拾搬出去,过段时间你张叔好搬进来。”

什么?离婚还要挑日子?还要撵他们出去?

莫海超当即跳脚,家里其他房子都租出去了,他们一家三口往哪儿搬啊,睡大街吗?
他万万想不到自家老妈谈个黄昏恋这么脑抽,有了男人,儿子孙子都可以不要,而且那老头没离婚的理由那么奇葩,他妈都信,什么时候老糊涂成这样了?

付思蕾也是一阵胆战心惊,老太太一向脾气比骨头硬,一句话不顺耳就能闹翻了天,现在摆明了,张老头排首位,谁说话都不好使。

两人气焰一下弱了,不敢正面跟老太太刚,生怕现在就被撵出门去。

晚上关起门来,小两口都愁眉不展,付思蕾埋怨婆婆半截身子都入黄土的人了,还不知检点,更怨莫海超没本事,挣不了钱,才处处看婆婆脸色,当初真是瞎了眼了,千挑万选选出这么个货色。

付思蕾当初和莫海超结婚是媒人撮合的,付思蕾家境一般,工作也一般,但胜在长得好看,肌肤赛雪,丹凤眼一笑,眼角眉梢藏不住的妩媚动人,嘴角一勾,诱人心神,追她的人能从街头排到巷尾。

她挑花了眼,也挑高了标准,家境不好的不要,矮个子的不要,长得不俊的不要。

莫海超虽然工作不体面,可他是拆二代,家里六套房加两个铺面,每个月光房租都能收几万,凭借优渥的家庭条件和还算过得去的长相,成功杀出重围,入了付思蕾的法眼。

可她万万没想到,莫家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进门开始就屁事不断。

结婚前,莫海超送付思蕾礼物,样样是名牌,逢年过节520、1314大红包也从不手软,进了门她才知道莫海超一个快30岁的男人,是个标准伸手党,要用钱她向莫海超要,莫海超再向婆婆要,重重关卡,还要受尽白眼。

而且,家中所有房子等登记在婆婆名下,莫海超半点实钱也无,可随意支配的,仅仅是每个月的搬运工资,3500元。

结婚后,付思蕾就辞了工作,本以为能安心当少奶奶,最后却沦为家庭保姆。付思蕾肠子都悔青了,当初六套房家两个铺面砸得她头晕眼花,实情没摸清,只想着先拴住莫海超,太过草率。

可贼船已上,她也不得不打碎牙齿和血吞,卯足了劲儿讨好婆婆,可回回热脸都贴了冷屁股。

婆婆李芳28岁丧偶,丈夫车祸没的,留下一双儿女和5万元赔偿金,独身妇女身揣巨款并非好事,处处都是虎视眈眈想要争夺哄骗的眼睛。

钱拿下来当天就有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上门借钱,看他们孤儿寡母好欺负,不借就直接动手抢。

李芳举着菜刀站在两个孩子面前抵挡一切攻击,又尖叫又胡乱挥舞,才吓退了他们。

可走了一波还有一波,钱放在身上终究不踏实,她干脆就买了房,这一买就没停下来,拆迁前夕,家里已经有了两房和两个铺面,拆迁赔偿一结束,彻底翻身农奴把歌唱。

说实话,付思蕾很佩服婆婆毒辣眼光,那个年代,有魄力拿出全部财产买房的女人,恐怕也没有几个。

可李芳真的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

许是常年和租客打交道,又许是年轻时一个人拉扯大两个孩子,吃尽苦头,李芳脾气格外火辣,家里不论大小事情都是她说一不二,连买盆花,种类、摆放位置都要经过她的同意。

偶尔的温情也只是春节时的一个大红包。

李芳似乎从没把付思蕾划分进自家人的范围,每回出门,她自己的房门总要落几重锁,付思蕾身边出现个异性,李芳比莫海超还紧张,防她比防贼还严实,但凡付思蕾有点小心思,李芳那双眼就好似探照灯般把一切阴谋诡计照耀得无处可藏。

直到付思蕾生下大儿子,甩不掉已孕妇女的胖膀子和水桶腰,李芳才真正放松下来。

她如此多疑,任谁都难想象,近60岁了,会在一个糟老头子身上栽个大跟头。

莫海超想起在家具店时,张老头和他老婆贪婪的样子,笃定他就是冲着他们家房子来的。

试问方圆几里,谁不知道他们家房子多,垂涎三尺的人海了去了,就是不知道这张老头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办法,迷惑住了他妈。

莫海超和付思蕾商量了一晚上,决定不能坐以待毙,不论张老头进不进门,他们俩都没好日子过,直接把两个人拆散。

莫海超隔天上店里拿到张老头的住址,偷摸上门查探情况。

这老头现在都还和他老婆住在同一屋檐下,莫海超想起两个人才买了新家具,哪里像是要离婚的样子,他啐了一口,死骗子。

张老头和他老婆生活作息挺规律,每天早上六点半出门溜半个小时弯,八点半送小孙子上学,午饭后打麻将,四点钟下桌子接孙子,晚饭后再带着小孙子在小区楼下和邻里街坊唠唠嗑。

进进出出两个人必然手拉着手,是那种发到网上绝对引发“这大概是爱情最好的模样”热烈感叹的密不可分。

莫海超跟了他们一天,拍了一百多张照片,回家立马摆到他妈面前,半责怪半邀功地说他妈眼光有问题,要不是有他在,说不准连棺材本都要被骗光了。

哪成想,李芳看了照片,依旧面色平静,反而让莫海超别多管闲事,催着他立马搬出去。

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莫海超又急又跳,就差把老糊涂三个字说出口了,可李芳像是心意已决,半点听不进莫海超说话。

付思蕾知道莫海超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后,也气得不行,抓着莫海超又掐又咬,真要搬出去,就凭莫海超那点工资,就算租得起房也吃不起饭。

“莫海超,你妈要是真让我和涛涛搬出去,我就直接回娘家,你自己睡大街去吧。”

老妈神志不清,媳妇步步紧逼,莫海超夹在中间头发都快急白了,他本来就不是什么脑子灵活的人,这下更是穷途末路了,头皮抓烂了都没想出个招。

没过两天,他妈居然还真下了死命令,让他们三天之内搬出去。

莫海超成了热锅上的蚂蚁,跟老妈吵完,回房媳妇又跟他吵,家里成了战场,工作竟成了他唯一放松的时刻。


同事听说他的事情后,嘲笑之余出了不少主意,什么找人打张老头一顿、撺掇张老头原配跟李芳闹,全是馊主意,只有一个他觉得可行,把事情发到网络上,利用舆论压力,让张老头自动消失。

莫海超不懂操作,花了一个月工资,让同事帮把手,自然是指名道姓说了张老头全名,连住址都曝光出来。

网友对出轨格外敏感,尤其是老年人这么禁忌的年龄段,不到半天话题就爆了,令莫海超没想到的是,网络的力量那么强大,强大到即便给他妈用了化名,个人信息依旧火速被扒了个干干净净。

这些人不仅在网络上骂,还直接找上门来,在家门口喷字,什么为老不尊、贱人,更有人直接在门口点香烧纸,周围邻居都吓得不敢出门。

事情朝着莫海超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他恐慌到了极点。

更令他措手不及的是,李芳还没来得及回家看到这一切,就已经在路上被人用一篮子鸡蛋打进了医院。

他和付思蕾到医院时,李芳刚被推出急诊室,脸色比床单更惨白,身上还残留一些蛋液,整个人都萦绕一股蛋腥味儿。

她被护士推进了ICU,莫海超拉着医生问情况。

“你母亲的恶性淋巴瘤已经开始全身转移,上次来检查就住院的话还能多活段时间,现在就只能看天意了,我们会尽力的,你们家属要做的就是多陪伴,让她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情。”

莫海超盯着大夫不停开合说话的嘴,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灵魂和肉体分开了,为什么每一个字他都知道,但组合起来完全不明白什么意思呢?

什么恶性淋巴瘤?他妈,李芳,这个世界上最坚强的女人,站在他面前抵挡一切伤害的超人,怎么可能会得癌症?

莫海超瘫软在地上,身体连同脑袋一起罢工。

晚上,李芳清醒了一会儿,把莫海超和付思蕾都叫进病房,事到如今她只能把所有事都告诉他们。

那张老头根本不是她的男朋友,而是200元一天租来的日租男友。

张老头是她在小区舞蹈团认识的舞友,张老头长得跟莫海超他老爸非常像,尤其是跳探戈时一扭一转间的侧脸,几乎让李芳疑心张老头就是莫海超老爸的转世。

前段时间,张老头儿子酒驾开车撞伤两人,医药费连带赔偿金还要赔80多万,老两口把棺材本都掏出来了,还欠了20多万。

李芳有心帮忙,便提出每天给张老头200元工资,陪她聊聊天。

人老了之后总爱回忆,她时常想起早死的老公,命运残忍,他们相爱至深却没有足够的时间相处,如果有机会,弥补从前错过的时光,哪怕是个替代品,李芳都甘之如饴。

两人之间由始至终都是雇佣关系,莫海超看到的那幕亲密场景,是李芳故意演给他看的。

李芳是在退休职工免费体检时知道自己患癌的,她接受得很快,这一生她穷过也富过,该享受的都享受了,女儿也嫁得好家庭,夫顺子孝,唯独只放不下莫海超这个儿子。

他的成长历程里缺少父亲的角色,本就丧失了部分野性,加上她长年累月,360度无死角的庇护,莫海超变成了一个唯唯诺诺的小男人,大事不敢拿主意,小事全听女人话,谁看了都上火。

她担心自己真去了,莫海超承担不起一个家庭的责任,虽然现在房多钱多,可天有不测风云,未来真有个什么事,就怕人散家也散了。

于是她想出这招,逼迫莫海超搬出去历练,去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哪想到,他闷声干大事,劲儿全没往对的地方使,还连累张老头一家受委屈。

知道真相,莫海超趴在病床边哭成了个泪人,喉咙里像塞了团棉花糖,一句话说不出来,一旁的付思蕾也红了眼眶。

可怜天下父母心,莫海超在这一刻忽然真正懂了这句话的含义,

当天下午,莫海超在网上发布道歉视频,向全世界说明了真相,又买了礼物,带了点钱上张老头家,求得了原谅,别人的事处理妥当,他再回到自己家,把门口的脏东西全清理干净,恭恭敬敬对着老爸的遗像上了柱香。

以前他只愿意做一个儿子,如今他的妈妈老去他才长大,他终于正视自己丈夫和爸爸的身份,他不会让妈妈失望,他会像个男人一样勇敢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