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少妇自述“美颜照发给网恋的男友,见面后我被狠狠羞辱了。”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已婚少妇自述“美颜照发给网恋的男友,见面后我被狠狠羞辱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雪儿达娃
2020-11-10 11:00


35岁这年,我突然不想跟林斌过了。

我们结婚七年,女儿六岁,有房无贷,他在一家事业单位做技术,我在一家私立公司做文职。
虽然我俩工资都不高,但因为双方老人的条件都还不错经常帮衬,生活上谈不上富足,也算安逸。

照理说,我们生活在一线城市,工作却清闲,不用顶着压力去拼命挣钱买房还贷,不用想着给父母养老给孩子攒学费。
这样的日子,安逸也无趣。
生活平淡如水,也就剩夫妻那点事儿还能挑起我的激情,让人有点奔头了吧。
然而,林斌却偏偏这方面十分不尽人意。不只是不尽人意,简直是糟糕透顶。

生女儿之前,至少每个月还能有那么一两次,生了女儿之后,夫妻房事就像放飞的氢气球,彻底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

女人30多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而林斌虽与我年纪相仿,在这方面却像一个年过古稀、无欲无求的老头。
每天一回家,他要么坐在电脑前看电影,要么窝在沙发里打游戏,对我的需求、我的想法视若无睹。

我以为他在外边有了新欢,查过手机,也观察过行踪,一点出轨的迹象都没有。
我想,或许是我的身材变了形,没有了吸引力?
于是我拼命减肥,也开始注意打扮。努力了几个月,身材大有改观,成功地跳出“大码”行列。

可我的努力改变丝毫没有打动林斌,即便我主动求欢,他也是一副柳下惠的模样,不是找借口推脱,就是假装睡着,甚至有一次还有点不耐烦,让我离他远点别去烦他。

林斌的表现彻底激怒了我。
本来之前的夫妻生活质量就不好,但考虑到他在其他方面对我还算体贴关心,以及他男人的尊严。即便自从有了孩子,我们的夫妻生活一直是数量少、质量低我也都是尽量忍耐,从未流露出不满。

可如今,他不仅不愿意尽做丈夫的义务,还在心理上对我实行打击和冷暴力,让我有种热脸贴冷屁股的屈辱。
于是,自从那次之后我再也没提过同房的事情。我们夫妻,成功开启了无性婚姻模式。

但我毕竟是个正常的女人,又是精力充沛的中年,源于本能的需求就像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一样。得不到满足,就会时不时地窜出来敲打我的意志。

白天有工作还好,一到夜深人静,身体里的那只“猛兽”就会嘶吼咆哮着,试图冲破那条道德枷锁,畅快淋漓地来一次肉与肉的“搏斗”。

终于有一天,在一个辗转无眠的夜里,我向欲望妥协了。利用交友软件,我认识了高翔。

一开始,我还没有做好身体出轨的准备,只想找个陌生人倾诉自己的苦闷,毕竟面对亲戚朋友谈夫妻之事还是难以启齿的。

高翔很善解人意,也特别能理解我的心情。
巧的是,他刚刚离婚不久,而离婚的原因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夫妻生活不和谐。

因为拥有同样的境遇和渴望,我们有了很多共同话题,很快便在网络上如胶似漆,一会儿不发信息就觉得难受,坐立不安。

每天早上刚一睁眼,就能收到高翔的问候信息,他的工作、行踪都会及时地向我“汇报”,还时不时地提醒我多喝热水、好好吃饭、照顾自己。
虽然只是用文字表达的关心,但却让我感觉到他时刻都在陪伴着我,关注着我。

到了晚上,高翔还会发一些敏感又暧昧的情话哄我入睡。对比旁边面无表情、只盯着手机的林斌,高翔的热情让我的情感天平不断倾斜,虽然还未见面,心里却像恋爱了一样充满甜蜜和期待。

当然,光看文字并不能满足对彼此的想象。
于是,我们很俗套的交换了照片。
让我惊喜的是,高翔的长相虽不似现代小鲜肉一样标致,但在普通人中绝对是上品,让我一见倾心。

而我虽然五官尚可,但因为孕期吃了太多营养素类的补药,导致那时长了满脸痘痘。
生完女儿后,虽然也做过一段时间的祛痘治疗,但依然毛孔粗大,留下了很多痘坑痘印。
所以,我发给高翔的照片,都经过精心PS,并添加了滤镜。

这种做法尽管有点自欺欺人,但听到高翔不断地赞美和不时表达的迷恋,我竟十分受用的照单全收。
尤其是听到他说:
“一看到你的照片,我就会很冲动,恨不得马上把你紧紧抱在怀里......”
这些话,深深的满足了我饥渴的心,我也对高翔更加依恋。

就这样网络相处了三个月,我的心里慢慢滋生了一个念头,鬼使神差地跟高翔提出了见面。
虽然深知这样下去犹如玩火,但欲望已经如上膛的枪,一触即发。
我已按耐不住。

我们的见面约在了一个工作日的中午。
看到高翔从那辆红色的野马车里走出来的时候,我的心马上小鹿乱撞,突突突地跳个不停。
他比照片上更帅更年轻,常年健身让身材保持得很好,穿着打扮也很潮。

高翔走近的时候,他的笑容很有礼貌,他替我开车门。
整个吃饭过程,高翔没有表现出半点对我感兴趣的感觉,我们更像是普通朋友或不太熟的同事。

没有确定关系,也没有约定下次是否见面;没有预期的热烈拥抱,甚至没有一个正式的握手问好。
他与每天在网络上的表现截然不同,想起我们在网上说那些甜蜜肉麻的情话,再看看面前高翔的客气疏离,让我难堪的几乎下不了台。

回去之后,坐在办公桌前,细细回想刚刚约会的细枝末节,仿如做了一场梦。
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视觉动物,我断定高翔的冷淡,一定是觉得我本人与照片之间差距太大,所以对我失去了兴趣。

这次被否定的“见光死”经历,简直如同经历一场炼狱,让我羞愤欲死,内心苦涩难当。
除了心痛和不舍,对我打击更大的是对自己深深的自卑。
这个看脸的时代,果然是残酷啊。

自此以后,我们再也没有给彼此发过信息。
没有了他的嘘寒问暖,我的生活突然变得黯然失色,人也无精打采的,对任何事都失去了兴趣,终日神思恍惚。

高翔没有删我的微信,本来这样的冷淡已经让我很难堪,很没面子了,我该删除他的微信,忘记一切。
可我舍不得,高翔,在那个时候,等同我整个灰暗生活里,唯一的光。
尽管,他对我不屑一顾,尽管,他让我可望不可及。

我每天看他的朋友圈。
一个月后,他发在朋友圈的一张情侣照把我从颓废中彻底激醒。
女孩长得一般,但很年轻,皮肤状态看起来很好。
不服输的性格让我越想越气,暗暗发誓一定要变美,把高翔的心挽回来。
于是,我开始遍寻良方。

我向闺蜜请教,她一直是美容达人。曾经一直苦口婆心劝我说,女人无论何时都不能放弃自己的外表。
可是我那几年只顾着怀孕生孩子坐月子,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会和林斌白头到老下去,一点危机感没有。

闺蜜的介绍下,去了一个美容院,做了好几个疗程的皮肤修复护理,效果好,但价格也不菲。
对于工薪阶层的我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狠狠心刷了卡。

从这一天开始,我决定好好投资自己,开始新生活。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脸上的痘坑痘印有了很大的好转,肤色也比原来透亮了很多,我的自信值逐渐回升,但信用卡上的还款数额却让我犯了难。

银行的还款提醒像一颗定时炸弹,时不时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因为之前生活的太轻松了吧,不必为房贷和赡养义务烦恼,我和林斌都没有存钱的习惯,人至中年,依然是没几个存款。

我东拆西挪,怎么也填不上这个大窟窿。可我又不想分期还款,白白给银行几千块的手续费。
最后,闺蜜借钱给我,才勉强先还上了信用卡。

第一次尝到借钱过日子的尴尬,也第一次知道了兜里没存款是什么滋味。
此时,高翔对我的伤害已经不再重要,尽快赚到钱还给闺蜜,成了我的首要任务。

可我每月工资不高,也没有什么额外收入,正在发愁的时候,看到某公众号文章里说兼职写故事可以赚钱,平时就喜欢写点小文字的我,突然兴奋起来。
尽管不是科班出身,但我对自己的文笔还是颇有几分自信的。

于是,每天下班回家后,我不再无所事事,而是开始写稿,投稿。
始料不及,最初的稿件全被退了回来。不得不说,这打击不亚于于高翔嫌弃我颜值的打击。
接连好几天,我内心几乎快崩溃了。

颜值,被男人抛弃;内在,连自己最自信的文字都被毙掉了。
难道,我就是如此失败的一个中年妇女?

花了好几天,我才让自己振作起来。
我不服,我才三十几岁啊,我还有那么多大好年华呢,我不服!

我开始使劲琢磨别人的稿子,别人怎么写,我为什么不行?我哪里不对?
在学习的同时,我开始拼命阅读,之前的碌碌无为让我觉得自己脑袋空空,我需要输入。

经过系统的学习后,我的文章很快能赚稿费了,虽然少,但这可是我在工作之外赚到的第一笔外快。
我高兴极了。
对文字的热爱和学习让我充实,尽管高翔给我的伤害曾经让我痛彻心扉,但我渐渐发觉,自己已经没那么恨他了。

他其实没做错什么,本来,我们就是为了生理上的欲望而彼此吸引,才走入现实。
当他发觉我不是他想要的,或者我达不到他要求的标准,转身走开的他,并没做错什么。
作为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我知道,男人对女人的好感,起码最初是源于生理欲望。

想通了这一点,我觉得自己对男女之间的情感,理解更成熟通透了。
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做个颜值内在都在线的女子。
我要努力,更努力。

我开了健身卡,风雨无阻坚持健身,不为其他,只为保持身材。
而以前糟糕的皮肤,在我的精心护理下也越来越好,好几个新同事都误以为我是九零后。

不得不说,内心充盈的人,做什么事都会干劲十足。
我对工作也越来越认真,在工作上不断得到领导肯定时的那种喜悦,发自肺腑。
皮囊好看固然重要,灵魂有才华才会让人找到真正的自信。

去年的一场疫情让很多人失去了工作,没有了收入来源,可我在家办公期间,还同时接了一个兼职文案的活儿,收入不但没受到影响,反而比以往更多了。

老公林斌的目光,越来越多的被我吸引。
有一次我健身回来,运动T外面套了个大衬衫,头发高高束起马尾。
从我一进门,直到我走进卧室换衣服,林斌竟然放下手里的手机,跟着我走进卧室,眼神古怪的看着我。

我奇怪的问他怎么了?

他愣了半天说了一句,真漂亮啊。

渐渐的,林斌开始隔三差五地向我示好,今天买个我最爱吃的榴莲,明天买副我多看了两眼的耳钉。
有几次晚上,他竟然主动过来抱着我入睡。
而我的心思全部放在自我成长和自我修炼上,根本没空去考虑他的暗示。

我其实一直在不停反问自己,我要不要和林斌继续下去?
虽然说因为没有夫妻生活而离婚,有点说不过去,但是,我觉得那是我应该得到的。
凭什么为了维持婚姻,就要剥夺我性爱的权力呢。

并且我了解林斌,他已经提前进入老年,起码他的生理机能这方面是。
对性,他几乎是无欲无求。就算勉强让他为了我尽夫妻义务,也是兴趣缺缺,草草了事。

我不满足,并且我有能力让自己活得更幸福,为什么不呢?
至于孩子,我从来都不认为,不幸福的双亲家庭会比健康的单亲家庭更能给孩子安全感和健康的心理。

对了,还有高翔,偶尔,我也回想起曾经有这么一个人,他曾狠狠羞辱了我的自尊,但我想,我应该谢谢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