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夫妻一场,我也送你一顶“大绿帽”(上)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婚姻生活:夫妻一场,我也送你一顶“大绿帽”(上)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乔可
2020-11-11 09:00


陈菲菲感觉这一天的日子过得太刺激,跟过山车似的,前脚她刚和丈夫许围离婚,后脚马上又和楚韩结了婚。

同一天时间经历离婚,再婚,震的周围人都懵了。

当许围看着陈菲菲挽着楚韩雄赳赳气昂昂的从他身旁目不斜视地走过时,他有一种被人背叛的感觉,却又不能发作。

因为婚内出轨的人明明是他许围自己,当初提出离婚的人也是他,为此陈菲菲曾一度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挽留他。

虽然心有愧疚,但许围架不住那颗被勾走的春心,毅然决然地誓死不回头。

只是谁曾想到,离婚当天,许围才发现,原来自己就是个傻子,为了离婚,答应净身出户,结果倒是成全了这对“狗男女”。

许围想不通,到底是他和庄小玉先好上的,还是陈菲菲先背着他勾搭上了庄小玉的丈夫楚韩。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许围感觉自己要疯了,这个世界也疯了。

他们好像只是在玩一场夫妻对换游戏,但现实没那么和蔼可亲。

许围啥都没捞到。就像现在,许围带着庄小玉来搬东西。

当他再次踏进他和陈菲菲住过的家,心里感慨颇多。

他的东西陈菲菲已经帮他整理好,放到了大门口。

许围拉着庄小玉刚想进门,就被陈菲菲堵住了大门说道:“东西都给你整理好了,这里现在不欢迎你。”

“你,我只是想看看有没有落下东西。”许围有些无奈地说道。

“那就在这边打开看吧,检查好赶紧带着你的三儿走。”陈菲菲两手抱胸,一脸鄙夷地瞧着他俩。

“你这也太过分了吧。”庄小玉嗲嗲的声音响起,幽怨的眼神看向那个正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前夫楚韩,希望那个男人能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帮她说句话。

但楚韩明显存心埋汰她,完全无视了那道秋波。换着以前,每回庄小玉装可怜,楚韩总是哄着她,只是如今形式早已不同。

许围没辙,最后只能拉着行李箱,一脸愤恨地带着庄小玉走了。

关上门,陈菲菲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但心里的痛依然隐隐作祟。

她和许围是通过相亲认识的,一开始陈菲菲对许围并没感觉,但架不住许围对她穷追猛打的攻势,最后在多方劝导下,她缴械投降了。

但没想到那个人人口中的好男人,在婚后一年就出轨了,偷偷搞起了办公室恋情。

庄小玉是许围部门新招进来的员工,说话声音嗲嗲的,很讨男人喜欢。

特别是许围这种强势大男子主义的男人,更是喜欢这种又嗲又作,看似柔弱的白莲花。

许围本是抱着玩玩的心态,但没想到很快就被细心的陈菲菲发现了蛛丝马迹,然后事情曝光了。

陈菲菲不是那种忍气吞声的性格,她爱憎分明,你对她好,她会加倍对你好,但如果你对不起她,她也绝不让你舒坦。

所以才有了这场离婚又再婚的戏码。

陈菲菲承认自己冲动了,为了报复,她竟想出这种馊主意,冷静过后,她有些后悔了,但现在骑虎难下,唯有走一步算一步。

正想着这些事,沙发上的男人突然开口道:“怎么样,气顺了吗?还没顺,我带你去再顺一顺。”

说完楚韩拿起车钥匙,拉着陈菲菲直奔楼下。

陈菲菲一脸茫然,“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楚韩露出一抹狡黠的笑,也不说破。

车子开进了一个高档小区,然后楚韩又打电话叫了搬家公司。

不一会,搬家公司来了两辆大车。

陈菲菲一脸茫然地看着楚韩。

“跟我去搬家。”

就这样,搬家公司开始着手干活,又搬又拆。楚韩在一旁指挥。

“这边,还有边,还有这墙上的墙纸,我当时花了不少钱装修的,都给我搬走。”

“楚韩,你太过分了,不是说好这套房子留给我吗?”庄小玉又急又气又心疼。

“我说给你,只答应把房子给你,这些装修家具我可没答应给你。”

庄小玉被气的差点喷血,而一旁的许围除了安慰她,什么也做不了,毕竟这个家不是他说了算。

“就是,我老公看在你伺候他多年的份上,白送你一套房子已经是仁至义尽,其他的你想要,我可不答应。”陈菲菲厚着脸皮,一口一个“老公”。

又很自觉地往楚韩身旁靠了靠,不得不承认,今天这口气太顺了,在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她偷偷向楚韩竖起了大拇指。

整了一下午,搬家公司终于把房子里的东西清理干净。

看着空空荡荡的房子,庄小玉气的差点把一口银牙咬碎。

陈菲菲全当没看见,笑容明媚的和楚韩卿卿我我地聊着天。

临走前,陈菲菲又恶补了一刀,满眼温柔地看着楚韩说道:“老公,这些东西我们要怎么处理啊。”

“随你高兴,要不扔了吧,反正留着也没啥用,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楚韩也很配合地附和道。

庄小玉再也受不了,眼泪啪啪地往下掉,又埋怨许围窝囊,什么也帮不了她。

许围也无奈,轻轻叹了叹气,看着陈菲菲挽着楚韩离去的背影,他竟有些后悔离婚了。

回到家,天已黑。

陈菲菲把自己扔在沙发上,累的两眼放空。今天这出戏,估计是她这辈子演得最跌宕起伏的。

一切已成定局。

看着和她同样累瘫在沙发上的楚韩,陈菲菲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在遭遇爱人背叛后,也努力挽回过,但是一切都是枉然。

所以为了报复,他们达成了共识,上演了一场再婚的戏码,然后狠狠地羞辱了那对“狗男女”。

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此刻,两人默默地给自己疗伤,互不打扰,竟是这般的默契。

经历了这场婚变后,陈菲菲把婚姻也看淡了,所以和楚韩的再婚,她更多抱着合租心态过日子。

这倒也让两人在之后的相处中,越来越融洽自在。

楚韩是个工作狂,时常加班,陈菲菲朝九晚五,生活很有规律。

两人互不干扰,又互相照应着。

周末有空,楚韩会主动打扫卫生,分担家务,还会进厨房,烧一锅好菜与陈菲菲分享。

尽管工作繁忙,但他自己的东西照样收拾得妥妥当当,从不给陈菲菲添乱。

这让陈菲菲想起和许围在一起的时候,许围是个大男人主义的男人,家里的活从来不做,东西总是随手乱丢,每次都是陈菲菲帮他整理归类。

相比较,和楚韩一起生活,陈菲菲轻松太多了。

而楚韩也得到了不少陈菲菲的回馈,每晚下班,都能吃到陈菲菲给他留的饭菜。

这在以前,是楚韩几乎享受不到的待遇,庄小玉十指不沾阳春水,所以煮饭成了楚韩的活,当时楚韩也乐意,因为爱她,所以愿意宠她。

只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不知足,楚韩突然觉得自己良心喂了狗,以前怎么没发现庄小玉太能作。

看着厨房里忙碌的陈菲菲,楚韩有一瞬间愣神,这样的生活,似乎是他一直所向往的。

在半年“相敬如宾”的共处中,彼此之间虽然话不多,但又十分了解对方的生活习惯,相处得和谐又融洽。

陈菲菲本打算以后就这样过日子也不错,不曾想过要更进一步,直到发生了一件事后,改变了她的想法。

那天晚上,照旧陈菲菲先下了班,吃过饭,刷了一会手机后,陈菲菲拿起睡衣去洗澡。

每天晚上,陈菲菲都是固定八点洗澡,她的生活很有规律。

洗完澡刚踏出淋浴房,突然脚底一滑,陈菲菲硬生生地后脑勺磕到洗手台的大理石上,而后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当楚韩到家看到安安静静的房子,有些莫名的不安。

他了解陈菲菲的生活规律,这会已经快九点,往常陈菲菲一定是洗完澡,窝在房间刷剧,还会时不时地爆出爽朗的笑声。

如果看他回来,她一定会出来跟他打招呼,然后给他热饭。

但今天出奇得安静,除了客厅里亮着灯,似乎感受不到一点人气。

楚韩每个房间找了遍,还是没有陈菲菲的踪影,只有卫生间的门锁着。

楚韩轻轻敲了敲卫生间的门,又喊了陈菲菲的名字,但里面一点声音也没有。

楚韩急了,用力撞开卫生间的门后,就看到晕倒在地上的陈菲菲。楚韩吓得一哆嗦,赶紧打了120,又给陈菲菲做了急救措施。

很快救护车也到了。

当陈菲菲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

窗外清脆的鸟鸣,伴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男人安静的睡颜上,楚韩握着她的手,趴在床边睡着了。

陈菲菲看着眼前这个即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心里莫名心安。

楚韩好像感受到了什么,睁开眼的一刻,对上了陈菲菲柔情似水的双眸。

陈菲菲像做错事的孩子般,脸颊瞬间红了。

楚韩淡淡地勾起一抹笑意,也不说破,只是关心地问道:“怎么样?头还痛吗?”

“不,不痛了,谢谢你。”陈菲菲有些窘迫。

“没事就好,昨晚真地吓到我了,以后等我回来再洗澡。”楚韩本是随意的一句话,却带着一丝暧昧的歧义,惹得刚淡定下来的陈菲菲又红了一脸。

楚韩却突然认真地握紧她的手,目光深情中又带着试探,“你想过离婚吗?”

“嗯?”陈菲菲不明所以。

“要不我们试试开始吧,你愿意吗?”

“好。”陈菲菲低下头,心跳快地要跳出嗓子眼,第一次,她感受到了心动的感觉,那是和许围没有过的感觉。

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说不动心是不可能的,楚韩和许围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

楚韩性格温和,话虽不多,但做事认真体贴又细心,对生活也讲究,没有任何不良嗜好。

而许围却是个巧言令色,光会嘴上下功夫的,否则庄小玉怎么放着楚韩这样的好男人不要,偏偏赖上许围那样的,不得不承认女人大多喜欢听甜言蜜语。

而此刻,觉醒后的陈菲菲深感庆幸,庆幸自己离开了那个只会甜言蜜语的男人,她似乎能想象到,庄小玉将来有一天一定会后悔,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待续未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