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老公因为我的假处女膜,喜极而泣。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老公因为我的假处女膜,喜极而泣。

作者:晓馨
2020-11-11 19:00

讲述人坐标:广西     录入:晓馨

大家好,我是广西人,今天说说遭遇的几个奇葩处女情节男。
我呢,谈了3次恋爱,这3次恋爱就遇到了3个有处女情结的男人,因为这些狗屁男,我痛苦地失恋了3次。

其实我并不放纵,我失去我的贞操的时候,已经是21岁了。
来自农村的我有着非常保守的思想。从小到大,父母就教育我要守妇道。
记得刚考上大学那年,临行前,母亲一再叮咛:什么都可以破,贞操不能破,那可是关系到一个女人终生幸福的大事。
那时,我还很傻,对贞操之事似懂非懂,通俗地理解为不能和男人睡觉。

读大学时,很多同学都在谈恋爱,有的女生甚至毫无顾忌,公开表明,自己的男朋友“那方面”很强。
而我却尽量和男生保持距离。直到大三那年,我被一个男生打动了。
同样来自农村的他保守内向,但人很聪明。
和所有的恋人一样,我们甜蜜地相爱,经常粘在一起不愿意分开。

从相恋起,我就期待着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他。可他不想伤害我,尽力克制自己。
在这个性开放的年代,像他这样的男人,恐怕也算是世间绝品了。

禁欲的滋味比身体的囚禁更为痛苦,可我们都挺过来了,直到毕业前夕。
那时,我们决定双双留在读大学的这座城市打拼,生死相依,永不分开。

同学们先后离开了校园,最后宿舍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那天晚上,我们终于抛开一切,两个年轻的身体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让那份炽热的爱熊熊燃烧起来……

事后,他打开灯,认真看了看床单,没有发现落红。
他蓦地变了脸色,目光像刀子一样剜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21岁的我完全懵了,那真真实实是我的第一次啊,可为什么不留痕迹?
我百思不解。
后来,我上网一查,得知跑步、打球等剧烈运动都可能导致处女膜破裂。

事后,初恋明确表示,因为他不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所以,不能和我继续走下去了。
不管我怎么解释,他都不相信我。

就这样,我倾情投入的纯真初恋,就那样被一层小小的薄膜击得粉碎。

因为那次遭受的打击,毕业后,我三年没谈过恋爱。
直到24岁那年,我所在的公司,总部派来了一位项目经理——刘辉。
刘辉比我大8岁,毕业于名校,家世良好,是个典型的钻石王老五。他的到来在公司众多美女中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唯独我是个例外。

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刘辉才完全适应新岗位。
当他缓过神时,我们已经相处了挺久。其间,我们合作愉快。
我虽然话不多,但聪明又能干,做事踏实,给刘辉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有次,部门同事聚餐、K歌。刘辉留意到,吃饭时,我一直为大家倒水,唱歌的时候,我总是顾及所有人,把小吃分好一一放到大家面前,让所有人都能品尝到。
吃着我分好的小吃,刘辉突然觉得格外美味。他说,他的心就是在那一刻完成被我俘获了。

刘辉开始对我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在刘辉体贴入微的关怀中,我心中的坚冰情不自禁地消融了,我强烈地渴望爱,那种美妙的感觉一直延续,我们相爱了。

男人总是渴望成为他所爱女人的第一个男人,而女人则希望能够成为男人的最后一个女人。
刘辉也一样,他说,自己年过30还未结婚,就是希望找个处女告别单身。他谈过几次恋爱,当发现对方不“纯洁”时,毅然分手。

 我觉得心寒,跟他理论:
“世上有多少处男,就有多少处女,非处还不都是男人造成的?”

刘辉强词夺理:
“关键是女人不够坚持,才让男人有机可乘。说到底,就是女人自己下贱。”

他有很多关于处女的理论,甚至还有“非处”造成不良影响的“科学依据”。
他认为女人的第一次非常宝贵,不仅仅是那层膜,而是女人和第一个男人发生关系后,体液激素成分会附着在子宫内壁,这样的激素成分将有几率影响下一代的性格、长相和爱好。

去他妈的激素!我坦白地告诉刘辉,我已经不是处女了。然后说,咱们分手吧。
他当时也没有挽留我们的感情,我们就这样分道扬镳了。

结束了五个月的短命爱情,我一点也不后悔,我觉得一个30多岁的男人还那样处女情绪,真是恶心。
最恶心的是他承认自己跟五六个女人谈过恋爱,上过床,但因为对方都是非处,他就毫不留情地抛弃了那些女子,而且没有半点内疚感,真是禽兽不如!

虽然遭到了两次打击,但我仍然相信爱情,相信世间有一种真爱,可以让人不顾一切。
26岁那年,我遇到了一个同样经历过感情创伤的男人。

那男的有过短暂婚史,他前妻是个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娇小姐,集美貌、骄傲于一身。
当初,他是颇费一翻心机才将前妻追到手。婚后,才发现,妻子水性杨花,喜欢周旋于各种男人之间,甚至于和男上司玩暧昧给他戴回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一气之下,他果断离婚。

和我确定恋爱关系时,他曾问过我是否恋爱过,是否失过身。
我没有明确回答。
他一厢情愿地认为,从农村出来的女人跟城里人肯定不一样,不会轻易把自己交给别人,他相信我还“纯洁”。

“我为什么要找处女结婚?因为有过感情经历的女人,不但身体不纯洁,心里也是不纯洁的。她不会只爱一个人,她的爱会泛滥成灾。”他说。

我心里直忐忑,很想离开这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男人,可他除了有处女情绪外,其他什么都好,这让我欲罢不能。

我们交往了一个多月后,他想要我,我拒绝了。因为我害怕一切真相大白,会失去他。

好友告诉我,让我把第一次房事定在经期后三四天,他一定会见到“落红”。

又过了一个月,一天晚上,他再次向我求欢:
“如果你爱我,那就给我,否则你的爱就是假的。”

那一天,刚好遇到我献身的“最佳时期”,我半推半就和他上了床。
我以为,看到那些“落红”,他会感动,结果实在出人意料,他凭经验感觉我是个伪处女。
那天晚上,他要了我几次,结果每次都见红。
我的谎言不攻自破。

男人一脸庆幸地说,对于26岁还装处女的我,他一直持怀疑态度,没想到,我们相识才两个多月,我就把自己交了出去,果真一试就试出了真假。

看着他那张可恶的脸,我狂晕,真想一枪崩了他。

而经历了这么多之后,28岁那年,为了能顺利地把自己嫁出去,我决定去做处女膜修补术。
我想,既然男人在意那一层膜,那就给他们再造一个吧。

半年后,我通过相亲认识了一位公务员。
爱到情浓时,公务员几次想要我,都我被拒绝了。
这一次,我坚持守身如玉,直到新婚之夜才和老公同房。当公务员看到床单上的落红时,竟激动得紧紧地抱住我,发誓一辈子都要好好珍惜我。

看着身边这个可怜的男人,因为一层假膜喜极而泣的样子,我心里五味俱全。

有时,伟大的爱情就败给女人那张小小的薄膜。
为保卫爱情,一些像我这样痴情的女子不得不采取下策,花钱去修复“处女膜”。

薄膜有假,真爱难求,关键是两颗相爱的心要保持贞洁,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