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28岁的她,偷情到一半的感慨“床上痛快,床下痛苦”
两性故事 故事

两性故事:28岁的她,偷情到一半的感慨“床上痛快,床下痛苦”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小懒
2020-11-12 17:00


要不是那天给老公洗衣服,从他口袋里摸出一个购物小票,夏小小怎么也不会怀疑钟南。

结婚这么多年,钟南一直对她言听计从,呵护有加。就连夏小小那个很挑剔的闺蜜也说,你嫁给钟南真是有福气,长得帅,能赚钱,那方面还挺强。外面有那么多女人,眼馋你家钟南,他还是目不斜视。

听到这里,夏小小红着脸问,那方面的事,你怎么知道的?

闺蜜诡异一笑,说,还不是你自己说的,你说只要钟南出差回来,你就会腿软。

这句话,确实是她说过的,那是几年前的事了。

那时候,两个人确实恩爱的如胶似漆,钟南做的是汽车改装,会经常出差去外面,有时候就算出差一两天,他也会电话不断,早请示,晚汇报。

每次出差回来,他总会给她带礼物。

可是,不知道啥时候这样的日子慢慢变成了回忆。

仔细一想,可能是从女儿出生开始吧。

女儿出生后,两个人的恩爱变成了一家人的鸡飞狗跳,女儿体质差,爱哭爱闹,隔三差五进医院,婆婆大老远跑来,美其名曰,是来帮她照顾孩子,实际上,她是来监督夏小小的。

婆婆有高血压,说带孩子太累,孩子一哭,她会血压高,小小说,那就帮忙买买菜得了。

刚开始,两个人处的还算和睦。

时间久了,两个女人难免有矛盾。

婆婆除了买菜,其他时间就和小区里的老太太们闲扯淡。

时间久了,她对小区里的各种八卦掌握了好多。

回来后,她有意无意叨叨,楼上王家的媳妇好有本事,一个人拉扯着两个孩子,对面的刘家媳妇很能赚钱,她家那辆大奔是媳妇赚钱买的。话里话外,嫌弃夏小小既不会赚钱,又不会带孩子,小小心里很不爽。有一次,小小洗完孩子的衣服刚晾上,婆婆跑来检查,还说没洗干净让重洗,小小生气了。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嚷嚷起来,婆婆看见小小嘴硬,心里气不过,大哭起来,还给钟南打电话,说你媳妇欺负人。

钟南接到电话跑回家,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骂小小。

小小觉得委屈,对骂起来。

那一次后,婆婆耍脾气回了老家,而钟南对小小有了意见,他嫌小小不识大体,不懂得孝顺。

一个人带孩子幸苦也就罢了,婆婆几乎每天给钟南打一个电话,而且,每次钟南接电话,不是压低声音,就是躲着小小,每次半个小时以上。小小凭直觉就知道,婆婆很多次在电话里提到她,而且,每次都不是好话,让小小很不爽。

她质问钟南,你妈又在说我什么?

钟南一听这话,脸色一紧,说道,你有神经病啊?一惊一乍的。

小小又问,那你干嘛接电话躲着我。

钟南阴阳怪气地说,我妈和我说点事,我非得向你汇报吗?

两个人话不过三句,吵起来,钟南觉得小小是神经病,无理取闹,小小觉得,钟南不分担家务,耳根子还软,光听婆婆挑拨离间的那些话。

两个人有了分歧。

小小带孩子幸苦,想让钟南分担一点家务,钟南却说,有了孩子,他要好好挣钱,挣奶粉钱。

他比以前更忙了,回来的更晚了,小小打电话,他那边人声鼎沸,是夜场里的声音。

小小歇斯底里,你再不回家,我们就离婚,他那边说,我也是迫不得已的,你以为我愿意陪人喝到吐血啊?我还不是为了赚钱吗?你大手大脚花钱有多爽,我就有多难。

这些话,似乎对小小有了触动,以前她也自己赚钱,可是,怀孕后,她就辞职了,她成了全职主妇,没有收入的她,没有了底气。

就算钟南回来的再晚,就算他领口的香水味再浓,他都会以维护客户,赚钱为理由,她无言以对。

直到那一次,小小在钟南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一个购物小票,是本地一家金店的购物票,小小一看,是一条项链。

再看时间,是一周前,最近小小也没有收到过任何礼物,难不成这是钟南送给别人的?

有了这个猜测,小小开始留意跟踪钟南。

有一次,钟南喝醉了,她解锁了他的手机,并在他的手机里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果然,他出.轨了,那条价值6000多的项链是送给这个昵称为小乖乖的女人的。

光听这个昵称,小小都觉得恶心,他天天忙着应酬,实际是忙着在外面勾搭女人,送礼物还这么大手笔。

小小气急败坏地质问他,他连撒谎都没有,还理直气壮地说,你看看你,整天邋里邋遢,不收拾不打扮。哪还像个女人?

小小听了气愤不已,难道这就是你在外面乱搞的理由啊?我要不是天天照顾孩子,整天尿布奶瓶臭袜子,我也一样可以做个精致的女人。

小小提出离婚。钟南却说,离婚可以啊,可你也不想想,以你现在的状态,离了婚,你还能养活女儿吗?你还能像现在这样衣食无忧吗?我不过是犯了个小小的错误,你至于离婚吗?

只要你不离婚,我立马和她断绝关系。

犹豫再三后,小小相信了钟南的话,没有再提离婚。

接下来的那段时间,钟南好像真的回心转意了,不工作的时候,就回家陪着小小和女儿。

小小的脸上也有了笑容。

女儿上了幼儿园,小小也终于有了自己的时间,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

老公赚钱养家,女儿乖巧懂事,这也算是人生一大幸事。

然而,这样豁然开心的日子没多久,小小发现了一件事。

他家钟南又勾搭上了一个女子,天天约着一起跑步,打球。

那女子居然还挑衅的发朋友圈:男票的球技很赞,带着我飞了。

小小看到这里,恨不得把这对狗男女撕碎,但这一次,她没有直接去质问钟南,她想了一个报复他的办法。

女儿上了幼儿园后,小小加入了幼儿园的家委会,有时候,幼儿园里搞活动,小小就去帮忙。

还有一个家委会成员,是另外一个小男孩的爸爸,男孩的妈妈在外地工作。

帮幼儿园老师布置活动场地后,两个人认识了,后来又加了微信,经常在微信上闲聊。

也许,两个人添加微信的最初,就看到了对方眼里的寂寞,聊了没多久,这对孤男寡女就聊到了一起。

那天,两个人特意早早去接孩子,离放学还有一个多小时,他们就在附近开了房。

有了第一次,自然而然就有第二次,和很多次,每一次,小小都感觉刺激且有成就感。

钟南不是嫌弃她这不行那不行吗,而这个男人,却把她捧在手心里,那些温存的时刻,像她平淡岁月里的一粒粒珍珠,晶莹剔透。

有了这个男人后,她感觉每天的日子,充满期待。她也不在乎钟南每天是不是按时回家,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年多,婚外寻情既刺激又兴奋。



有一天,小小感觉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她这是性病。

小小吓了一跳,她和钟南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这病很大可能是婚外情人传染给他的。

医生说,这个病可以控制,但无法根治。

她听了,很崩溃。

她跑去找那个他,并质问,除了我,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把这种脏病传染给我?

那个男人听了,倒打一耙,不可能,那绝对是你风流成性,别的男人传染给你的!

小小理论,我就只睡了你,别无其他。

那人冷笑,和我认识一周,你就暗示要开房,鬼才相信,你就只偷了我一个。

小小这才明白,这个男人,只不过把她当作一个随便、开放、寂寞的浪女人,玩玩而已。

现在,她有病了,他早已逃之夭夭。

小小看着医生给她开出的治疗计划,心里无比懊悔。

回想和这个男人的最初,她不过是想利用一番他,想和他做一场游戏,刺激一下钟南,想告诉他,自己也是有魅力的女人,你不喜欢,自然就有人会喜欢。

可是后来,她自己鬼使神差陷进去了,除了那个男人的侮辱,还染上一身脏病。

那一刻,她才明白,是男人先毁了婚姻,她本无错,糊涂如她,却用如此肮脏的手段,她以为的报复,只是用愚蠢给自己挖了陷阱,跳进去才知道,这是深渊,无尽的痛苦。

女主把自己的故事讲出来,是想告诉婚姻里、感情里,陷入迷茫的朋友,想用出轨来报复那个出轨的丈夫,是最愚蠢的方式,最不可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