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我父亲,隐忍了20年的凤凰男,终于暴露了...”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我父亲,隐忍了20年的凤凰男,终于暴露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 小楼
2020-11-13 09:00


距离上次见到父亲,已经过去了四年。虽然我写下了父亲这个词,那我是绝对不会开口喊他的。
正因为如此,再次看见他的时候,我想要领着母亲离开,却被她拽着去打招呼。

父亲一如既往地儒雅大气,身边站着他现在的妻子和儿子。那个女人穿着烟灰色的套装,头发打理得蓬松有型,方跟的鞋很时髦。
看上去,她就像是个大家闺秀。很可惜,只是看上去很像。

我母亲当年就是败在了她的手上,而当时,这个女人不过是一介村妇,大字都不认得几个。

他们看到我们,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变得有些微妙。
母亲大方地打招呼:
“难得碰上,有空一起吃个饭吧。”

父亲满脸尴尬,眼神中却带着一丝窃喜。
估计,他是觉得离婚后的母亲依旧对他旧情难忘,甚至还邀请他共进晚餐。

我用余光瞥见他握着那个女人的手松开了。
那个女人明显有些慌,但还强装镇定,争取不在我妈面前露出不安。

我忍不住冷笑,还以为他们会有多幸福,没想到也不过如此。
我看也没看父亲投向我的殷切的目光,反而看向了不远处匆匆而来的老陈。

老陈是母亲的男朋友,本就是不婚一族,两人的兴趣爱好很是契合,约定只恋爱不结婚。
母亲看见老陈,熟练地挽上他的胳膊,大方地介绍父亲:
“这是我的前夫。”
她说的坦然而淡定。

老陈点头向他问好,然后我们三人一起远去。

我回头看了一眼,父亲的脸色很难看,嘴唇哆嗦,眼里还有不可置信,仿佛这一切都不应该在他面前上演。
或许,他还在想着,有朝一日,母亲还得对向他摇尾乞怜,寻求复合。

毕竟,不管是母亲还是站在他身边的那个女人,一开始都是隐忍克制,甚至是忍辱负重。
只可惜,经历了涅槃重生的母亲,早就不是当初的她了。

在父亲一系列的丑事没有曝光之前,我一直以为,幸福的模范家庭,指得就是我们。
大学教授的父亲,温文尔雅;母亲事业有成,温婉贤淑;而我刚刚考上985,本硕连读。

只可惜,看上去很美的家庭,被那个女人打破了。事实上,我一直都认识她,甚至一直喊她大姑。
她是奶奶的养女。
只可惜,父亲高考落榜,家里那几年败落,没有多余的钱。

养女没有嫁妆,儿子没有彩礼,两个孩子都成不了家,思来想去,奶奶竟然提出父亲娶了她,然后一家人还是一家人。

父亲当时没有觉得不妥,在那时候的农村,这似乎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家里摆了几桌酒,都不需要改口,两人就结了婚。婚后,父亲准备复读,再拼一次,如果不行,就出门打工。

那一年,家里家外都由大姑操持着,他完全没有后顾之忧,只安心读书。

第二年的夏天,父亲收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一家人喜极而泣,大姑恋恋不舍收拾衣被,送父亲去了学校。
父亲临走前,答应等到学成归来,就带她去城里。
只可惜,她没有等到父亲带她去城里,却等到了我的母亲。

父亲毕业带母亲回家见家长,而当时她已经怀了身孕,就是我。
父亲到了学校,城市繁华,灯红酒绿,而母亲的芳心暗许让他宛如踩上云端,忘记了老家还有个辛苦操劳的妻子在苦苦等候。
他隐瞒了已婚事实,甚至还把母亲带回老家。

母亲的到来在家里炸开了锅,奶奶因为母亲的孕肚不敢怠慢,特别是听了父亲说母亲家里是当地有名的“万元户”就更加的殷勤。

面对母亲,大姑又被排除在外,只准说是家里的姐姐,不能透露结婚的半句话。当然,她也被灌了迷魂汤,说家里只认她一个儿媳妇。
大姑别无他法,只能默默承受。

她和父亲并没有领证,只是一家人做上几桌好菜,喝上一杯交杯酒,就算结婚了。
可他们已有一年多的夫妻之实。

父亲那年和母亲领了结婚证,在此之前,他的户口本是始终都是未婚。
母亲在老家呆的时间不长,对孤僻的大姑,她只当是性格不合,而没有往深处去想,其实当初如果留心,不难发现两人之间存在着猫腻。

婚后,母亲很少回老家,主要的原因,是爷爷奶奶嫌弃我是孙女,他们一直想让她再生一个孙子。
父亲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一方面,他忌惮父母之命,也觉得留下香火,才是农家的本分,另一方面,他已经靠着我大舅的关系,进入高校做助教,一旦和母亲不合,他的工作也保不了。
就这样,他和母亲说,由他去说服老家。

每半年,他就回老家一次,一呆就是大半个月。母亲似乎也习以为常,不再去理会老家的事情。

母亲娘家家底不薄,原本是不同意两人结婚,无奈母亲寻死觅活要嫁给他,才勉强同意。
外公给了母亲一笔嫁妆,吩咐她一定要拿捏在自己手里。

在我开始上幼儿园起,母亲开始创业,做起了新兴的外贸生意。从服装首饰做起,一步步扩大经营,我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好。

就是那时,大姑又跑进了我们的生活。
上小学的一天,我回到家,大姑正坐在沙发上,局促不安。
原本只有过年才见一次面,自然是亲近不了。

母亲和她寒暄。大姑说自己近来身体不好,乡下医院看不了,只能来城里。
父亲忙里忙外照顾她住院,一日三餐尽心尽力,连母亲都插不上手。虽说是姐弟俩,他表现得过于关心,甚至自己煲起了老汤去看她。

母亲多年来,对老家人都不甚关心,心里过意不去,下班后也买了水果去看她。
却在病房门口,看见父亲一勺一勺地喂大姑喝汤,亲热说笑。两人在病房里竟然大方地承认是夫妻,看着伉俪情深。

母亲没进去,扔下水果,气急败坏地回家。
她把父亲的衣服,物件全都扔在客厅,还有他们的结婚证和结婚照。
父亲回到家的时候,她原本想要质问,却只剩下嚎啕大哭。

“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母亲哭着问他。

父亲说当初年轻,答应了家里这场婚事,后来遇到母亲,才知道婚姻自由有多重要。
但大姑多年来,一直都不愿改嫁,称要替他在老家照顾父母。她是养女,幼时受家里照顾,现在要回报。

母亲不依不饶,说既然如此,就当是姐弟,刚在病房又何来夫妻一说?
父亲辩解,说大姑的身体查不出病因,怕是绝症,为了宽慰她,才假装还是夫妻。

母亲自然是不信,在家里大吵大闹,爷爷奶奶直接从老家赶来。
奶奶纵然不满她不愿再生孩子,心生间隙,可家里大部分经济来源都是母亲的生意,她自然是来劝和。

她甚至要给母亲下跪,说以后保证大姑就呆在老家,守着他们。最后,母亲可怜我,不想让我在父亲的缺席下成长,她妥协了。

但一次妥协,仅仅换来十年的安稳。
这十年里,父亲步步高升,学术上,他有所建树,学生们的成就也很不错,他一向擅于人脉,形成了庞大的关系网络。

他也早就在经济上脱离了母亲,过得越来越潇洒。
所以,当东窗事发的时候,我竟然一点都不奇怪。

大一那年寒假,算起来,我才20岁。
爷爷奶奶带着大姑来城里过年,一起过来的,还有一个半大小子,长得敦厚,偷偷瞥向我的眼神,满是恨意。

奶奶说,小辉都已经这么大了,也该到城里上学。小辉竟是大姑所生,父亲的亲生儿子。
母亲听到这个事实后,呆住了,脸色苍白半晌转回头看向父亲,问他:
“你就那么想要儿子?!”

父亲没有答话,奶奶又开了口。
“当年,说好了她就呆在老家不假。可家里总要有个传宗接代的儿子!你不肯生,还不准别人生了?
现在小辉也大了,大学教授的儿子能一直呆在农村吗?不像话!
今年就留他在城里了,往后,你们准备准备,给他买套房,以后要给他娶媳妇的!”

母亲失笑,笑到眼泪都掉下来了,吼道:
“这个孩子和我没有一丁点关系,我凭什么要给他买房存钱?“

“小辉是你老公的种,那也就是你的儿子,你为什么不负担?”
爷爷瞪着母亲,眼神似乎要吃人。

“那就让他自己养,和我没关系。”母亲说。

“你确定让我养?和你没关系?”
父亲撇了母亲一眼,冷冷的一句话堵住母亲的嘴。

小辉被他藏在老家十几年。
这十几年里,他总是借着出差的机会,绕道老家,去看他的宝贝儿子,逢年过节,我们一家回去的时候,他又把小辉藏在宾馆里。

这么多年的煞费苦心,怎么会让母亲搅黄了呢?
母亲气急败坏,却连狠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有眼泪汪汪。

父亲不再是那个从乡下来的穷小子,如今的他,是人人羡慕的教授,事业有成,桃李天下,名利双收。
他认定母亲会服软。

“让我养你们全家我认了,但是养你那个野儿子绝不可能!”
母亲摔下一句话,愤然离开。我紧随其后。

关上房门,我还听到爷爷说:
“好好跟她商量,还不愿意,不识抬举!真的提出离婚,到时候她哭着来求我们。”

父亲随即附和:“我知道,这件事我会让她同意的。”

撕破脸后,母亲搬出了家,住进了公司。可父亲却从来没有过问她,甚至一通电话也没有。
他深知母亲爱他,死心塌地。他想用冷暴力解决,以为母亲会妥协,如同当年知道大姑其实是父亲在老家的妻子一般,默认了。

他逼母亲允许他的儿子进入我们的家庭,成为我们的一员。
“我死都不会同意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母亲回家收拾衣服时,发现他们一家人竟然已经住下了。

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心灰意冷。外公一家得知事情的真相,暴怒,逼着她离婚。
“当初就叫你別嫁!”外公气得在家里掀桌。

所有人都劝她离婚,包括我,我和她说:
“离婚吧。我跟着你。”

父亲没有料到母亲竟然会主动提出离婚,他认定母亲深爱他,可以容忍一切。如同大姑深爱他,愿意为他妥协,无名无分侍奉父母,生下儿子。
他却错了一点,他忘了母爱的力量,他和他的家人这次动摇的是我的利益和将来,母亲为了我,可以不惜一切。

“你想好了?”父亲一脸愠怒的问。

“明天就去民政局办手续吧。”母亲点点头。

“想离婚可以,你带着女儿净身出户,什么都不许留,要不然这婚我们是不会离的。”
奶奶从厨房走出来,贪婪的嘴脸让我恶心。

“想的美。”母亲轻蔑一笑。

“别忘了我儿子现在是学术界闻名的教授,你一个老女人带个孩子,离开我儿子你还能找到比他强的?年纪不小了,还以为自己是千金小姐呢?还娇贵的你不行了?
最好你还是安安生生接受了小辉,要不然有的你后悔!”
爷爷的盛气凌人,说话一点不像乡下老头。

“我等着看谁会后悔。别忘了你们现在有的一切,都是我们家给你帮衬的,现在竟然想让我净身出户,你的胃口不小,不怕撑破了你的胃?”
母亲脸上表情轻蔑,把父亲看低到烂泥里。

“当初你已经结了婚却瞒着我,直到女儿上学我才发现。甚至你在我们的婚内还和别的女人生了孩子,这件事你已经可以告你重婚罪,你很清楚我说的这些意味着什么,是坐牢还是净身出户你自己选?”

“你真的要这么绝情?”父亲这下真的有点慌了。

“是你们逼我的。”

母亲终于明白,有些人的心是捂不热的,没有人逼父亲,逼着他娶大姑,逼着他生儿子,每一步,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父亲不愧是高材生,著名大学的教授,竟然找了个远方亲戚来作弊,一张夫妻债务五百万的借条,上面有父亲的亲笔签名,落款日期是在半个月前。
母亲临危不乱,直接找了律师。

试想,一个从未出过省城的乡里人,婚丧嫁娶还要找我家借钱的亲戚,怎么会有钱借给父亲,一借还是500万。
那这五百万都去哪里了?凭空蒸发了?

律师直接告知他们,借款人根本不具备五百万借款的证据,同时父亲借款时并没有通知到母亲,母亲处于未知状态,这种情况下借款只需要借款人还,配偶没有义务还。

父亲简直就是狗急跳墙,差点在律师事务所骂出脏话来。
如果父亲有心,他当然转移资产又不让任何人知道。
只可惜,他认定母亲爱死了自己,不可能离婚,压根就没想到要把钱挪走。
男人的自负差一点让他净身出户。

但母亲终究是不愿意爷爷奶奶四处泼闹,影响到我和以后的生活,把一直住的房子留给了他,还有一些钱。
她说好聚好散。

奶奶临走时还恶毒的诅咒我和我妈,不得好死。

我觉得父亲让我恶心。明明有家,他却见异思迁,明明有大好前途,骨子里却是个封建老思想。
他想做孝子,对父母言听计从,还想要自己的儿子,才可以传宗接代。
只可惜,最后他才是最惨的一个。归根到底,其他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而他却陷在了牢笼里。

大姑隐忍了一辈子,靠着儿子,最终得到了一纸结婚证,城里的房子和生活。
爷爷奶奶有了了不起的孙子,终于可以安心了。
而母亲,即便痛彻心扉,但伤好之后也有了自己的新生,遇见了老陈。
只有他,什么都没有。

母亲离婚后,当初帮过父亲的大舅暴怒,直接找到学校,举报父亲的作风问题。
父亲怕事情闹大不可收拾,只好离职,转而去了一所名不知名的学校。

上次见到母亲,他还以为母亲念旧,没想到只是在他面前炫耀新男友。
难怪他的脸色,那么难看。
这才是现世报,大快人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