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不是完美的彼岸,就不行吗?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不是完美的彼岸,就不行吗?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慧慧
2020-11-15 09:00


嗡~,半夜三更我的手机在床头柜上毫无预兆的跳起来,有点失眠的我并没有进入深睡眠,手机一响我就听到了,瞥了一眼屏幕,显示我妈来电,没有急于去接,知道她又是和我爸闹矛盾了而已。他俩年轻的时候很和睦,老了却三天两头吵得不可开交。我妈是心里一有不满意或者不开心的事,马上就要找人倾诉,让人安慰她,不管什么时辰,不管对方在干啥,任性的像一个孩子。

我妈和我爸今年七十多岁了,他俩结婚快五十年了。小时候听我妈无数次讲过她和爸的故事:他俩是同乡,我爸的家在镇上,我妈的家在离小镇大约半小时路程的小村里。

我外公是渔民,酷爱打鱼拉网,常年沿着汉江上、下游打渔,靠卖鱼为生。虽然不是很富裕,但是比起当时只能以物换物的农村来说,手里随时有钱的农家还是很少见的。外公也只生了我妈和小姨两个女儿,我妈是长女,而且比我小姨大了足有十五岁,相当于是独生女长大的了,所以我外公特别宝贝我妈。 

在那个年代里,农村的女孩基本是不上学的,因为我妈那个村子离汉江近,汛期来临时汉江都会涨水,村里村外都是一片泽国。有些地势低的房子甚至都有一半泡着水,家家户户出门都难,更不用说去几里外的学校上学了。可我妈不担心这些,因为外公有船呀,每天都划着船送她去学校,所以我妈能顺利的读完小学,然后在村里当了会计。

我妈有文化,人长得白净,五官精致,身材苗条,又喜欢打扮,追求她的人门槛都要踩平了。其中不乏有在县城工作吃商品粮的,还有在部队当军官的。可我妈高傲的一个都看不上,她喜欢读书人,文质彬彬的,有书卷气的。一直挑到她二十多了还没看得上的,这个年龄在农村已经是很大了,气得我外婆直骂她痴心妄想:“你难道还想要找个大学生不成?人家大学生都是国家的宝贵,什么姑娘找不到,怎么会找个农村的?”我妈听了不为所动。但是她想找个大学生的消息传出去了,十里八乡的人都当笑话看。没料到,真有人来给她提亲,而且是名牌大学的学生。我妈自己都有点不相信,以为要么是丑的没法看,要么是矮的出奇,总之肯定有什么缺陷。

媒人约了时间让放寒假回家来的我爸去我妈家相看。那天,我妈躲在厢房里偷偷看:一个身村匀称高大的小伙子走了进来,正在和我外公说话,剃着精神的短平头,脸形略清瘦,眼神炯炯,说话声轻柔和缓,外公因为激动和喜悦有点慌乱,而他始终谦逊平稳,我妈一眼就看上了。我爸看到我妈也被她的美貌吸引、折服,双方都很满意,很快就订了亲。后来才知道,我爸之所以在农村老家找媳妇,是因为他是独子,又很孝顺。考虑到在外读书几年不能照顾家里年迈的父母,所以在家乡找一个可以解决后顾之忧。

婚后,我爸继续去省城上学,我妈在家务农、照顾公婆。那几年对一般农村女孩子来说,可能都不叫苦,而是日常的生活,可对我妈来说,她真的吃了不少苦。我妈从小娇养根本没有做过农活,家里的田因为没有劳动力所以分给亲戚们去种,只需要每年给外公外婆分点口粮就行了;家务活外婆一个人就可以了,俩老也舍不得让我妈干活。

结婚没多久我妈就怀上了我姐,可是白天依然要和村里人一起去生产队干农活挣工分。我妈农活不熟,再加上怀孕体力又跟不上,经常因为扯后腿而被人嘲讽,气得直哭又无人帮扶,哭完了该干的还是要自己干;回到家里又是一堆家务活等着,冷锅冷灶连喝口水都要现烧,还有鸡和猪们饿得熬熬叫围着她,赶都赶不开。

老天像是要故意考验她,原本身体还算健康的爷爷奶奶,一个卧病在床,一个渐渐老年痴呆,不仅帮不上忙还经常帮倒忙,又气得她直哭。从小任性娇纵的她脾气就不好,家里家外一团乱麻更是让她漰溃,家里经常传出她发泄时的哭骂声,于是亲友和邻居们又对她意论纷纷。各种指责声也传到我外公外婆耳朵里,我外婆只好带着年幼的小姨不时来给我妈帮点忙,解一下燃眉之急。

到我爸大学毕业了,本来是分配到专业对口的大城市,为了照顾家他自己要求分配到县城的发电厂当技术员,离家是近了很多,但是那时候交通不便,也不能每天都回家,只能一、二个星期回一次。

我出生后十个月左右,外公实在看不下去我妈一个人这么辛苦,就主动提出把我留下给他和外婆照顾,让我妈带着四岁的姐姐和痴呆的奶奶去县城找我爸。

我妈和我爸在外公的劝说和帮扶下,结束了婚后几年的两地分居的日子,终于生活在一起了。一年后奶奶去世了,我姐也快上小学了,我妈在县城的制药厂工作当值。

外公去世后,我回到县城父母家,那年我六岁。 在我记忆里我妈好像总是在喊累、在生气,小时候的我很怕她,偶尔在路上碰到她,总是远远的躲进旁边巷子里,等她走过了才岀来。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她说工作太累,就办了病退在家歇息。

我爸是真的很心疼我妈,只要我爸在家他都会陪着我妈进进出出,早上一起去菜市场买菜,回来我妈休息,我爸做饭;晚上陪她去散步,一路上说说笑笑,见到的同事、邻居们无不羡慕,交口称赞。

我妈喜欢逛街,那时候没有成衣卖,都是扯布去裁逢店找师傅做。我妈最大的爱好就是:逛街买喜欢的布料、送去裁逢店选款式量尺寸、泡裁逢店等衣服完工。我爸从来不抱怨她花钱,无论我妈说看上什么布料,我爸总是说:“去买!我陪你去。”

她也不大管家务,家里也总是乱糟糟,到处是灰尘;更不关心我们的学习,走在路上碰到熟人问她我读几年级了,她都不知道;我生病她从来不知道,每次都是爸爸送我去医院;我们家从不敢邀请客人到家来做客,一是不好意思,二是怕我妈嫌麻烦。

几乎每年春节我们家都是一个套路:大年三十前我妈必然要找个理由把我们大骂一顿,这样她就“气”病了,躺在床上几天不起来。我爸带着我们准备年货、打扫卫生、三餐饭做好了先给我妈盛好送进房里,我们才吃。

到年三十那天,我爸带着我姐忙着卤鸡、卤鸭、炸肉丸子、炸鱼块,准备团年的菜式,我因为年纪小帮不上厨上的忙,就安排我蹲在阳台上洗一大盆团年晚宴要用的碗、碟、勺子、筷子、汤碗……我一边洗,外面的雪花一边飘进来,落在我的头发上,两手冻得通红,几乎失去知觉。直到一桌十碗八碟的团年饭菜摆上桌,我爸才笑着去房间里把在“生气”的妈哄出来,放鞭炮后一起开宴,在我没离开家去省城读大学之前,几乎年年如此。

我十几岁后渐渐开始懂事了,本来就敏感的我发现总是笑着说话的老爸温和、顺从的背后,也总是有沉默如水的时候。但是我们和他说话他马上笑脸相迎;或者老妈又在唠唠叨叨时他会马上去哄她。

青春期的我隐约知道了爱情是什么,甚至也憧憬过。所以我也曾数次不满的问老爸,当初为什么会选老妈?明明两人性格、学历、兴趣没一样匹配。最初老爸是哈哈一笑说:“你妈这么漂亮,当初我可是抢到手的呢!”后来又问时,他会沉默一会儿,然后说:“你妈年轻时吃不少苦,还要替我照顾生病的爷爷奶奶,很不容易的!”我觉的当时他说这话,与其是说给我听的,不如说是说给他自己听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因为生我妈的气而发泄的再问他时,他只是沉默不语了,也许老爸他也很累了吧?

虽然我外婆去世前一直说我爸是不是上辈子欠了我妈的;我结婚后有了孩子,有时也能体会到我妈当年漰溃时的感觉,所以也不能完全抹杀我妈年轻时的付出和辛苦。但是我爸名牌大学毕业,一身才华、学识却并没有得到合理的运用和施展;原本温和、开朗、乐观的性格也在漫长的蹉跎中变得郁郁寡欢,想起来也是很遗憾的。

我和老公结婚后,他还在省城读博士,我毅然辞了工作带着孩子去他的身边,重新在陌生的省城找了份工作。虽然孩子大多都还是只依赖我,我也依然在为工作起早摸黑的奔波,为家务牵绊,但是在我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只要说岀来就有人来帮我分担;我不开心的时候不用我说就有人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同时我也知道了老公有多少个日子在实验室忙得天昏地暗、心疼他写论文时的冥思苦想和研读堆成山的文献时的辛劳....

现在的我们能选择生活的方式确实比我们的父辈要多,社会也有更大的包容度,个人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可,婚姻真不是笔笔要算的明细账。 

也不是完美的彼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