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故事:干爹
惊悚故事 故事

诡故事:干爹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酒后真言
2020-11-16 20:00


刘阿泉这人为人处事实诚、忠厚、心善,是个公认的老好人。

刘阿泉常年捣鼓粮食。他驾驶一辆农用汽车,每天和妻子秋菊两口子做伴儿,跑到偏远山村籴玉米、高粱,然后拉到城里粜给城南饲料厂,从中赚取差价及运费。

节气已入冬,天有一点点冷了。阿泉估摸着秋粮已经晒干,老百姓到出售粮食的时候了。这天,他开着农用车,沿着公路七拐八拐拐上了通往小山村——陈庄的山间小路。

阿泉清楚地记得,三年前去陈庄籴粮食,就在这条小路上曾经救过一个老太太。当时老太太摔倒在路边,他和秋菊把老太太扶起来,秋菊轻轻用手试了一下老人的额头,滚烫滚烫!

阿泉估计老人保准是因为感冒发烧晕倒在路边的,他们也顾不得去籴粮食了,把老人弄上车,拉到附近的卫生院。等医生诊断老人确实是感冒发烧时,替老人交了200元医药费,看到医生给老人吊上药瓶后,便悄悄离开了。

这3年来阿泉一直在县城周边籴粮食,没有来过这里,那年救人他既没问老太太是不是陈庄人?也不知道老人现在咋样了?阿泉便开车便想着这些事,不大功夫陈庄到了。

阿泉把车停在村口,让秋菊在车上等候,自己拿着电喇叭,沿街漫步在村里转悠,亮开嗓门大声吆喝。

“高价籴玉米、籴高粱!”寻找粜粮食的农户。

阿泉喊叫了半天,找妥当了粜粮食户,先发了定金。中午两口子就着凉白开吃了口干粮,又开始忙活着装袋过称。他们好不容易籴了一车玉米,眼看着日落西山鸟儿归巢天块黑了,阿泉忙驾驶农用车往回返。

走到村东头一家门前时,阿泉看见一个头发凌乱,衣衫褴陋的老人,狙楼着身子蹲在墙根。阿泉父母早亡,每每看到上岁数的老人就会想到自己的父母,就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油然而生。

阿泉觉得老人有点不正常,天黑了这么冷还不回家吃饭,还蹲在墙根干什么?急忙停车上前查看。

阿泉走到老人跟前,他一眼看出老人泪眼婆娑,咳嗽起来消瘦的脸庞憋得通红;身子骨瘦弱脸色憔悴浑身瑟瑟发抖,明摆着是生病了。

阿泉情不自禁上前询问“大爷,你这是咋的啦?”

这个老头有点怪,他微睁泪眼,看到眼前的阿泉,吭都没吭一声又把眼闭上了。阿泉伸手摸一摸老人的额头,滚烫!急忙又问:“你肯定是病了,你的家人呢?我去把他们找过来!”

老人再一次用力睁大眼,嘴唇哆嗦着嗫嗫嚅嚅回道:“俺家里没有别人。” 

阿泉这才明白,知道老人肯定是独居,又说:“你病成这样,没人管咋行!”老人无力的摆摆手,似乎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老人病成这样太可怜了,不能见死不救啊!阿泉不由分说把老人扶起来,说:“我带你去看病!”

阿泉转身对秋菊喊:“老婆,这个老人病的不轻,他家没有别人,咱碰上了应该管管,把他带回城里送医院治治吧!”

老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秋菊和阿泉同样心地善良,她见老人怪可怜的,急忙跳下车帮阿泉把老人安置在驾驶室中间位置上,自己坐在旁边护卫。阿泉驾车一溜浪烟回了县城。

说来也奇怪,阿泉把老人送到医院,没有等医生诊断开药,老人滚烫的脑袋变成正常温度,病不治自愈了。

回到阿泉家已经到了掌灯时分,秋菊急忙生火做饭。老人感激的对阿泉说:“你们两口子都是好人,说千句万句感谢都不能报答救命之恩。你们告诉我,三年前你们是不是在去陈庄的路上救过一个生病发烧的老太太?” 

阿泉诚实的点点头问:“不知道那个大娘现在怎样了?”

老人哎的一声长叹:“那老太太就是我老伴,可惜他没有长寿的命,两年前就过世了。” 

阿泉秋菊听老人这样说,心里别提多难受了,急忙好话安慰老人:“大爷,人死不能复生,你千万不要再难过,要好好保重身体,自己健健康康多活几年啊!”

老人听了阿泉秋菊的话,明显高兴起来,接下来又说:“我看你俩天天去籴粮食也怪不容易,我有个能致富的活儿不知道你们愿意不愿意干?”

阿泉忙说:“大爷,俺们都是粗人不怕吃苦受累,你说说看俺能不能干。”

老人自我介绍说:“我姓陈名长增,有一套祖传的酿酒技术。酿酒是水里求财,投资小利润大,你们若能找个大院落,凑几万块钱置办酿酒工具,你们俩只要用心学,肯定能干好。我愿意把全套技术竹筒倒豆子一点不漏全部传授给你们。”

听老人这样说,阿泉激动地拉住老人的手说:“俺早就想致富过好日子,愁的是没有好项目,你说的这酿酒赚钱我看是个好路子。厂房、资金都不成问题,只要有了你老人家的技术,一切困难俺们设法解决。”

吃过晚饭陈长增老人和阿泉他们闲聊时,老人向阿泉两口子详细的讲述了自己不幸的身世。

俗话说30没儿半辈子绝,40得儿儿是爹。长增40岁那年才生下一个独苗儿子取名陈林。

自从生下陈林,长增老两口对这个宝贝儿子是千般呵护万般娇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晒着,要星星不给月亮。结果惯得他养成了好逸恶劳、吃喝好赌的恶习。

只要陈林手里缺了钱,就伸手给老爸老妈要。虽说自家开着烧锅(酒厂)不差钱,可有多少钱够他去赌去输啊!若不给钱,他竟胆大包天去明抢暗偷!那年陈林因为抢劫被判有期徒刑5年,他入狱服刑媳妇给他离了婚,带着孩子跑路了。


住了班房的陈林后悔极了,可他不思悔改,把自己落到这种下场的怨恨,强加在老爹老娘头上,把父母当仇人。长增和老伴也认识到儿子成这样自己确实有不能推卸的责任,老伴就是在过度悔恨中病死的!

陈林出狱后走投无路,只好向老爹讨教酿酒技术。长增心说儿子撞了南墙,看起来要改邪归正了,便丝毫不保留把酿酒技艺全盘传授与他。后来陈林在省城干酒厂赚了不少钱,买了房买了车,重新成家娶了老婆。可惜他有了钱老毛病又犯了,暗地里仍然吃喝嫖赌,后来还吸毒,最后竟把万贯家产糟蹋了个精光。

陈林不孝,有钱时他就一直把老爹独自一人扔在老家,正年也不回家看望一次。没了钱对老爹更是撒手不管不顾。73岁的刘长增独自在家孤苦无援全凭街坊邻里照顾。

陈长增说到这里早已是老泪纵横,说:“阿泉秋菊,咱们素未平生,你们却这样对我好。啥都不说了,在我帮助你们把酒厂办起来后,我还回老家生活,绝不能连累你们啊!”

听老人这样说,阿泉紧蹙双眉思忖再三,摇头说道:“这样不妥,你老人家病刚好,又要帮俺们干酒厂。日后不管酒厂赚不赚钱,我们是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回到大山里去的。如若再把你一个人扔在家里无人照料,我怎能放心!你总认为咱素未平生没有一点关系,俺这样待你你不落忍。这样吧,今儿个俺就忍你为干爹,咱这样不就成了一家人有关系了吗!”

阿泉说到这里,便要屈膝下跪。

老人忙扶住他颤声道:“使不得,使不得!”

“既然我做了这个决定,有句话说‘一言既出’下一句是啥来着,我记性差忘了!”阿泉用力拍打脑袋却说啥也想不起来下一句话。

站在一旁的秋菊呵呵笑着冲老人说:“臭阿泉记性差,下一句是‘驷马难追。’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了算定了干。大爷,不,阿泉认了你干爹我也得叫爹。爹,你就放心在这里住下吧,这里就是你的家,有俺俩一碗饭,就有你一碗饭!”秋菊说完用力拉了阿泉一把,俩人双双给老人跪下了。

老人双手扶起阿泉秋菊,满眼热泪动情地说:“既然这样,那咱就是一家人了。现在我就把酿酒技术及我年轻时怎样经营酒厂的经验全部传授与你们。”

就这样老人把酿酒的工艺流程,从选料到粉碎、发酵、蒸馏等不折不扣全部详细讲述,阿泉秋菊耐心地听,并做好了笔记。

最后老人说:“阿泉秋菊,天色已经不早,今儿个就到这里吧,你们都累了,早点休息。明天你们就开始设法弄钱、找场院,一切按照我说的办,酒厂保准能发财。”

听老人这样说,阿泉秋菊知道老人也累了,把老人安置到上房休息。

第二天早晨秋菊做好早饭,等了好大一会儿也不见干爹过来吃饭。秋菊到房门前轻轻敲了两下,喊了声:“爹,起床吃饭吧!”

屋里却没人应答。秋菊推一下屋门,屋门是虚掩的,一推就开了。

秋菊细看屋里根本就没有干爹的影子,她走到床前见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信纸,她拿起信纸,信纸上工工整整写着几行字:阿泉秋菊,请原谅干爹的不辞而别,干爹有一要事未了,我是起大早出远门办事去了。你们不要去找我,到家里找也找不到我。眼下你俩的主要工作是设法凑钱、找厂房干酒厂。务必照我说的去做,等你们酒厂赚了钱发家致了富,我办完了事咱们再见面!

秋菊喊来阿泉,阿泉看过信说:“既然干爹说不让咱到处找他,肯定有他的道理,那咱就按照干爹的嘱咐,一门心思干好酒厂吧!”

接下来阿泉秋菊开始按部就班有序忙活,他们先从银行申请了两份小额贷款,又从街坊邻里那里借来点钱,加上自己这些年的积蓄,在城西租了个大场院。万事俱备,阿泉酒厂择吉日隆重开张!

开张那天,邻居乡土书法家刘叔知道阿泉捡来个干爹,干爹给他出主意,并亲传酿酒技艺,帮助阿泉办酒厂发家致富这事。特意给酒厂写了一副对联,上联是:天下奇闻,阿泉认干爹认个酒师傅。下联是:好有好报,酒师傅造酒酿来全家福。

阿泉秋菊一丝不苟按照干爹的指示做,造出来的第一窖酒非常成功!他把沁人肺腑的清醇美酒免费给乡亲们品尝,深受大家喜欢。

阿泉救人认干爹,干爹帮他办酒厂这件事很快在城里、镇上、乡村传开。都说阿泉两口子好心救了个老人,把老人当亲爹孝顺,喝了他的孝爹老酒,不孝顺的人也会变的孝顺!

阿泉酒厂火了,天天门庭若市,他酿制得孝爹老酒各大超市纷纷订购,销售额直线上升,酒厂越干越大,销售量越来越高!

阿泉秋菊赚了钱,心里天天都在想,干爹呀,干爹,俺们赚钱了,发家致富了!你老人家那事难道还没有办好吗?俩人决定进山看望老人。

这天,阿泉要秋菊在家照看酒厂,自己驾车进了山。当他到了第一次看见老人的门前,心急忙慌下车找寻时,看到的却是铁将军把门。

阿泉无奈,只好敲开老人邻居家的门,开门出来的是个老太太。阿泉急忙上前询问。没料想老太太惊愕地睁大眼瞪着他,张开没了牙的嘴,哆哆嗦嗦颤声说:“我看你这人穿的干净长的精神,不像有病啊!你在这里找不到他,他被那不孝子丢在家里不管,一年前有一天我去给他送饭,见屋里没有一点动静,我看他时发现他死在炕上多时了!”

听到这话,阿泉惊诧的张大嘴半天合不拢!但他一点都没感到恐惧、害怕,他用力拍打脑袋,仿佛一切都明白了。

自那以后,阿泉每年春天到了清明,秋天到了农历十月一日,都会和秋菊带上丰厚的礼品到陈长增坟前烧纸钱,磕头祷告、希望干爹在另一个世界里生活的幸福,美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