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阑珊处总有人在默默爱你
杂感 生活

生活杂感:记得仰望星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琴山
2020-11-17 15:00


盛夏的写字楼里,桌子上的半杯茶水在阳光的漫反射下还看得到袅袅上升的白气,旁边的柳依依盯着屏幕不停地敲打着键盘。

柳依依毕业三年了,一直在一家室内设计公司上班。

几十平写字楼上的公司运营的并不顺利。

没有业务、员工离职、资金断裂,倒闭说来就来。

出了校门后柳依依在各大城市东奔西走地找工作

最后无奈经朋友引荐才得以入职公司。

突如其来的工作压力常常让这个小女孩深感疲惫,每天加班加点估计是对所有新手的考验。

下班回家,路上几个醉汉勾肩搭背大声地说着什么。

骑着共享单车的柳依依徐徐地仰视这座城市,霓虹交错、高楼耸立,天上星星的光亮就跟当初她儿时的梦想一般,眯着眼睛也未必能看得到。

太阳炙烤后的街道,仿佛把白天吸收的热气,在晚上又吐了出来,行人一个个拖着疲惫的双腿。

参加工作以后与其无关的琐事统统充耳不闻,时间久了就习惯了被人孤立,但好在获得了不少宝贵的工作经验。

归还了自行车,离住房还有一段距离,这是她最喜欢的一段路程,慢慢地走,不再碎碎念着今天的工作也不用担心明天会多久来临。

“延长白天最好的办法,是从夜里偷几点钟”想必诗人托马斯穆尔和她一样也是个资深的夜猫子。

淅沥沥的雨没打招呼就落了下来,它肯定是上帝派来的精灵,每次下雨,一切事物都如同被按了减速键,雨声盖过了所有声音,相比较平常的喧嚣这个城市沐浴时更加喜欢安静吧。

柳依依抬起头,一滴雨水落在她的眉心,还有一滴穿过了厚厚的头发直达感触神经,冰凉凉的。

租的房子很小,小到容不下第二个人。

推开窗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躺在床上柳依依关闭了手机网络,从晚安到入睡,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间隔时间。

她喜欢读书,一手拿起床头旁从图书馆借来的书,翻开折叠页,不知不觉读了大半。

书是张嘉佳写的,名字叫做《云边有个小卖部》。

书里的刘十三,柳依依觉得和自己经历有些相像,她特别羡慕刘十三有个会开拖拉机、会做各种美食的外婆,也很羡慕刘十三身边能有程霜那样敢爱敢恨的姑娘……

“山风微微,像月光下晃动的海浪,温和而柔软,停留在时光的背后,变成小时候听过的故事。在遥远的城市,陌生的地方,有他未曾见过的山和海。”

打在附近河面上的雨声成为绝佳的催眠曲,这一晚她梦到了书中的云边镇。

在那里,没有高楼也没有霓虹灯,只有田间小路和一家亮着灯的小卖部,头顶漫天的星辰看得如此清晰,仿佛触手可及。

雨似乎停了,偶尔有几声叮咚的水声,大概是岸边的柳树受了风吹,把积在叶子上的雨珠抖落到河里去了。



天微微亮,柳依依起床洗刷,楼下阿姨煎饼摊的香味四处流窜,叫醒了晚上忘记关窗户的人。

“刘姨,老样子。”

“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就等你来呢!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总是不好好吃早饭,着急忙慌的。”

柳依依呵呵傻笑,一手把叠好的四块钱递过去一手接过煎饼。

走在路上拿起来喀哧一咬,她鼻子一酸笑了,里面多了一个鸡蛋。

雨后的风吹起来很凉,可她心里很暖。

眼看就到春节了,公司同事陆陆续续买好了票回家过年。

柳依依的妈妈打了好几通电话,

“依依啊!你爸和我特意炖了一个大肘子,还包了你最爱吃的酸菜馅饺子,今年回来吗?闺女。”

今天的风里夹杂着些许沙子,柳依依不停地揉搓眼睛。

你知不知道思念的滋味,就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

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一颗一颗流成热泪。

珍珠滑过脸颊,留下一道一道烙印。

“过年工作太忙了,没有...没有时间,妈!你和老爸照顾好身体,等我不忙了就回去。”

……

这是柳依依离开家的第三个年头,她不敢回家更不敢串门走亲戚,最怕别人当面问:

“一个月多少钱啊?做什么工作啊?有男朋友没有啊?”,自己没面子爸妈脸上也不好看。

除夕,小雪充盈着整座城市,河面上的雪恰似昙花一现,转瞬即逝。



突然柳依依有了想出去踏雪的冲动,穿上鞋子说走就走。

在路灯的辉映下,稀疏的雪花纷纷而落,晶晶莹莹的闪着光。

一脚踩上去有种清晰悦耳的“咯吱咯吱”声,路上的车来来回回,不比平常少。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家面馆附近,放眼四周,只有这家灯火在亮。

出于好奇杨依依走了进去,店里老板是一位中年妇女,比柳依依大不了多少,红色围裙,绿色的小棉袄,把头发扎成了一个髻,面容算不上憔悴。

柳依依看了她一眼,“她差一点成了美人,但因差之毫厘,所以差强人意”,用来形容她再合适不过了。

“你好,想吃点什么?”略带口音的老板娘看着柳依依说。

“我...我要一碗面,普通的那种就行,谢谢!”柳依依神情有些不太自然地回复。

柳依依无聊的四处打量,这家店店面不大,但是干净整洁,加上橘黄色的灯光,很暖人。

没多大会儿,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端了过来。

清汤白面红油,一小撮香菜做点缀,这视觉上的冲击使柳依依的食欲大开。

也顾不上淑女形象,埋头就吃,拿起筷子一挑,面下边竟然蛰伏着几块牛肉。

还没等她开口,老板娘从柜台里探头说“免费的,过年了,别太委屈自己啊!”

柳依依傻傻地笑了,迟疑了一下,低头小声说了句谢谢。



离开了面馆,雪还没停。

柳依依抬起头看着被乌云遮盖的星空,“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柳依依,新年快乐啊!”

手机里蛋糕姐姐的歌就像是柳依依现实的写照,

我已离开家,三年啦
从不敢回去啊
我爸妈,问我啊
我说太忙了没空回家
不是我爱说谎话
是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空空的银行卡
还有我已逝的年华
不是我不想回家
是我还没有存款啊
不是我不想爸妈
是我不想让他们心疼啊
……

“今年又没回家吗?路上看到你了,这是年底加班费,回家看看吧,家里人应该很想你,现在出发赶得上吃早饭。”

老板突如其来的信息让柳依依的脑子懵懵的。

反反复复读了好几遍,柳依依没忍住,泪腺仿佛变成了磁铁,瞬间吸收了世界上所有的悲伤,一颗颗珍珠刷刷地打在屏幕上……

银翼穿云认旧京,遥看灯火动乡情。

多年后,柳依依每每回忆起那段时间,就会哽咽。

后来明白,生活会让性格变得冷漠,可是多数人则是在其打磨下愈加发光发热,就像公司的老板、面馆的老板娘、卖煎饼的刘姨等等。

仰望星空吧,回首时,灯火阑珊处总有人在默默爱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