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债我们一起还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情感生活:女友负债200万,还愿意娶她吗?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刘龙飞
2020-11-19 21:00


我记得刚考上大学时,爸爸妈妈就给我买了一套房子,说要作我的婚房。

当我刚大学毕业,它还没有装修,但我还是独自搬进来住了。

因为我离开了与女友同居的房子,本来我们计划工作后就结婚,住进婚房,但有一天她突然对我说:

“我爸爸赌博欠下了一大笔债,然后人也着急中风了。我作为家里的独生女必须替他还,照顾他,如果你觉得压力大,就请离开我。”

我试探着问她到底有多少?

她伸出了两个手指,我说:“二十万吗?”

女友摇摇头,说:“二百万。”

我的脑袋顿时嗡了一声,家里给我买的婚房,现在也就值七八十万。

如果我们结婚,这项巨额债务绝对会伴随我们终生,而且还有一个中风的老人需要照顾。

起初我选择女友,是因为她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又都是退休工人,也没有外债,没想到她家生出这一变故。

我一时不知如何处置,于是逃回了我未来的婚房。女友没有打电话给我,我也不想打给她。

婚房的房间墙壁和地面还是灰突突的水泥地,自来水管里也只有冷水。

唯有客厅有一张钢丝床,摆着被褥和简单的生活用品,这些是刚拿到房间钥匙时,爸爸放在这里应急的。

于是我就睡在那里,饿了点外卖,渴了喝矿泉水,想要方便才下楼。

整个楼层只有两个房间,本来都是一直锁着门的,但我回来没两天,对面的房间也有了人声,我偷偷观察过,是一对男女,都有三十多岁,女的还怀孕了。

房间里装修过,平时两人也做饭,也洗衣服,有着浓浓的烟火气。

大哥也注意到了我。有次我下楼方便时,与大哥在楼梯间碰到一起,他笑着对我说:“记得你家还没装修啊,怎么能住啊?”

我无所谓地摇摇头,回了句:“能住”,就下了楼。



再一次见到大哥,是过了两天,我刚从小区门口的公厕回楼里。

我远远看到他一个人在楼下的垃圾桶旁边拆快递,打开包装,里面是大大小小的药盒子,他熟练地一个个打开,把同类的药片、胶囊归类,然后倒进一个又一个的瓶子里,我从没有见过那么多的药,不禁看呆了。

他看到我,就苦笑着说:“我和老婆都有慢性病。”

我摇摇头表示不解,他解释道:“就是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子宫肌瘤……”

我还是摇摇头,然后转身,想进电梯。

我看得出他有很强的倾诉欲望,但见我的态度,还是硬生生地结束了与我的对话,我转身进了电梯,而他还在身后拆药盒子,仿佛永远都拆不完似的。

第三次见过大哥,是在深夜。我一直不敢开手机,不知道女友的现状,但我还是梦到了她,以至于被惊醒来,才发觉眼角流着眼泪。

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被惊醒的我不明就里地爬起来,打开了房门,是对面的大哥,他气喘吁吁地对我说:

“兄弟,我老婆宫缩了,恐怕要流产。我叫了救护车,你帮我抬她下去吧。谢谢了。”

我赶紧点头,于是他带着我进了他家房间,用一床被褥裹着呻吟的老婆,抬进了电梯,向小区门口走去,那里已经有一辆救护车在等了。

大哥随他老婆上了车,我看到大哥抽空,从兜里取出一个分药器,倒出一把药片塞进嘴里,生吞了下去。

救护车开动了,我被隔在车外,大哥从窗口扔下把钥匙给我,还对我喊了句:“兄弟,去我家住吧!”

救护车闪着灯光走远了,我进了电梯回到自己的楼层,我家房门开着,他家房门也开着。一边寒酸冷清,一边温暖光亮。

我去自己的房间拿了毛巾,去对面的房间洗了澡,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睡。



一周后,我在自己房间里睡觉,外面有了动静。

我起身打开了门,只见大哥和他老婆回来了,他老婆气色不好,大哥也很憔悴。

大哥见我苦笑,先送他老婆回了房间,我又回到钢丝床上躺着。

不一会儿又来敲我的门,而我的门并没有锁,大哥自己进来了,说刚从楼下市场回来。

手里拎着酒肉和两瓶啤酒,都放在钢丝床上,他也盘腿坐了上来,我们就这样吃喝起来。

大哥心情不好,喃喃地说着,大概的意思是说,两人结婚十年了,一直在别的城市打工,这时老婆怀孕了,他辞了工作陪老婆回家静养,但依然没保住。

算上这次,他老婆流产三次了,原因说不清,但不外乎大哥和他老婆在外面奔波多年,导致身上生出的各种慢性病。

不过他已经下定决心,再也不要孩子,因为再要恐怕会危及他老婆的生命……

我终于问了一个我一直特别想问的问题:“大哥,你不要孩子,老了怎么办?”

大哥笑了,说:

“即使我老婆能幸运地生下健康的孩子,可等孩子长大后,却要照顾两个病殃殃的老人,实在是对孩子太残忍了,于是我跟她说,我们做丁克,自己扛吧,慢性病,不容易死人的。”

他顿了顿,自嘲道:“当然,先死的那个人就算得了便宜啊。”

大哥喝了很少的酒,就回去照顾他老婆了。

我这才看到,他去楼下还买了别的东西,那是一株无花果,刚才放在门口,如今被他抱进了房子里。

他家房门也没关,我远远地看到,他在孱弱的老婆面前比比划划,他老婆写满忧愁的脸上渐渐出现了一些笑容。

我惊呆了,我这才意识到,他们夫妻经历了太多磨难。

但是他们依然微笑面对,而我这点经历又算得了什么,我怎么可以因为外来的压力,而怀疑我们的爱情?

第二天,我回到了女友的身边,我告诉她,她的债我们一起还,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就没有过不去的苦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