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抓的时候连裤子都没来得及提上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被抓的时候连裤子都没来得及提上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谢朵
2020-11-20 15:00


你生命中肯定也遇到过这样的人。

初见的时候眉慈目善,热情积极。

但不知何时开始就在你的身边使坏,没有恩怨,没有冲突,只有最为纯粹的恶意。

嘉琪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与别的恶人不一样,他的恶从小就有。

我听奶奶说,前年他进去了。

因为在出租房里欺负女孩子,裤子还没完全提上,就被人逮进了局子。

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居然觉得一点都不震惊。

也许潜意识里我就认定了,他这样的人,出事只是迟早。

认识嘉琪的那年我9岁,他是房东家的儿子,与我同岁,巴掌有些鼓鼓的肥,有着一种招大人喜欢的可爱。

我和祖父母一起住,住的屋子就是他家的。

那时家里穷买不起彩电,全家只有一台10寸的黑白电视,还只有三个频道。

而嘉琪不一样,他是地主家,家庭条件优渥。

于是,我和很多周边的小孩子经常去他家看大彩电看有线电视。

起初,大家相处的十分融洽。

后来,去他家的人变得越来越少。

我很好奇,就问其他的小伙伴,为什么大家都不来了?

他们悄悄地告诉我说,因为嘉琪不让。

我长大了才明白,这其实叫做“排挤”。

嘉琪是孩子们的王,他允许你交朋友你们才可以交朋友,否则,他就让所有人抛弃你。

“你以后别在我面前出现,我看着恶心,当心我让你全家都滚!”

这是他当着我们很多人的面,对一个6岁的小孩说的话。

那孩子当场被吓得面色铁青,他甚至可能无法完全理解恶心的意思。

但我却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深入骨髓的恐惧。

一直从小学到高中,我都住在那里。

那个嘉琪父亲拥有的院子,十来户住户。

长大了些许后的嘉琪在“坏事”的造诣上变本加厉。

而这些行为的起因,往往都只是他的一时兴起,并不夹带太多明确的目的。

他向父母撒谎,骗补习班的钱去游戏机房赌博。

偷邻居家的铁器卖钱,找别的人帮忙买成人杂志和碟片。

他继续在圈子里拉帮结派,让“手下的”孩子写作业,给其他孩子铜板让他们坐公交车。

喊外地来的孩子叫外地狗,还让所有人一起骂。

甚至,连他自己的表姐都不放过。

那天,我和几个小伙伴在嘉琪家里玩,嘉琪的表姐拎着内衣裤冲进房间质问他:

“这是什么东西?我问你这上面是什么东西?”

嘉琪头都没有回,“你都知道了还问什么。”

“你怎么这么恶心!”

“这里是我家,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喜欢你可以走的啊。”

嘉琪的表姐刚刚成年,大我们好几岁。

她的父亲患了肠癌,母亲带着她投奔到这里。

她是寄人篱下的人,她没有权利选择离开。

她只能把牙齿咬碎狠狠地看着她的表弟,任由泪珠从脸颊落下来。

而那时的嘉琪,才只有14岁。

他后来被送到少管所的事情我是知道的。

因为那些日子他总显得异常的兴奋和紧张,好像在酝酿着什么大事,又很害怕的样子。

他像一只焦虑的公鸡总是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

有一天,他突然跑来向我们炫耀。说他碰过女生了。

“真的,不骗你们,哪里都碰了!”他神色得意地把他的巴掌撑出两个肉球。

有人问他咋弄的?

他回答说:“找了几个人,按住就行了。”仿佛踩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

那一刻,我才恍然回神,这个人不再是我们的朋友了。

他,已经长成了一个恶魔。

我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嘉琪,是我大学刚毕业的那年。

我已经搬走很久,也不再租房子住。

我回到那里,看到了嘉琪。

他穿着一件厚厚的大衣,满脸的胡子须根盘绕。

他看到我过去,一下叫出了我的名字。

但头没有回过来,把一张南风打到麻将台上,手指夹着的香烟掉下一节烟灰。

他没有工作,祖上给他留下了地和房,他只靠收租就可以比我们很多人过得都好。

据说,他没读完高中,父母托关系给他找了份公交司机的工作。

但没做多久就不干了,原因谁都没有讲。

他后来结了婚,又离了婚。那女人走的时候,脸上的淤青都还没褪。

“坐下来打两圈?”他说,这是他最后对我说的话。

我摇了摇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