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运河堤岸守望者
散文

散文:运河堤岸守望者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黄兴洲
2020-11-21 13:08

那年我在邳县县医院陪老婆看病,闲暇时,我到大运河的堤岸上转转,看运河里来往不断的货船川流不息,听运河里传来咿咿呀呀的桨声,体味中运河水面上散发出来阵阵气息,回想着大运河古老的传闻,不觉信步来到堤上一座小屋前。
     
我点上一根烟,站在小屋旁,屋门大厰,不足十平方的屋内,中央放一张小桌,桌上的纱罩下盖着几盘小菜,桌角一瓶带铁盖的运河佳酿,酒瓶旁翻开一本小说《林海雪原》,靠南墙边,离地面有一米多高铺一张木床,床头有一扇小窗。
    
我看屋里没人,就靠着小屋墙向运河里望去,看见一老人正在堤下的一片芦苇边转悠。芦苇丛里有一片鱼塘,老人转了一会,从堤边扯一把青草撒进鱼塘,上堤看见了我。
    
他让我进屋后,热情地搬过一条小板凳,又忙着去倒水。我俩天南海北拉上了。
    
我问他:“你这桌上又是酒又是菜又是书,怎么回事?”他笑了笑说:“我今年六十岁,镇里安排我上堤做守堤员,我很高兴。平时好这口(用手指了指桌上的酒),我喜欢看小说,我看一段书、喝一气酒,不要菜,小说就是酒肴。”
    
我指指纱罩下面的菜问:“这个留谁吃的?”他说:“咳,你看东头小屋有个老张头,西头小屋有个老尹头,他俩每晚六点准时到我这来,我儿子送来的这四个小菜,是俺老弟兄仨的酒肴。”
       
他从床头摸出一盒香烟,抽出两支,双手递给我。两支烟并排一上一下送到我面前,我急忙双手接过下面的那一支,他又划了一根火根要给我点火,我推让了一下,怕火燃尽,急忙歪头去对火,他也自己点上火,把火柴杆晃了一下,灭了,丢在墙角下。
    
我问他:“你的床腿为何垫得这么高,你睡觉不怕掉下来?”他抽了两口烟,拉我到床前一指小窗说:“我的床头与窗口一平,我睡在床上透过窗口可看到鱼塘,有来偷鱼的,我一声吆喝,他们就跑了,省着我下去追,这鱼塘里的鱼可不少呢,镇政府放养的。”
     
我心里豁然开朗,这李老头真有责任心,他喝酒把读书当菜肴,省菜留三个老伙计共同吃,他把看护好大运河当成自家事,不让中运河这段水域受一点玷污,真是名副其实邳州好人。
     
这小屋离张楼王杰牺牲的地方不足八里地,是英雄的形象在形影着邳州的每个人,愿滔滔奔流的大运河水带去我们邳州人的心愿:“我们将用全力守卫着这条古老的生命之河!”
      
我恋恋不舍离开了老李的‘堤防小屋’,心里念叨着:“看小说,喝小酒,看大堤,运河情……”

2020.11.19于传奇书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