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不配拥有一切” “我呸!我配。我绝配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女孩子不配拥有一切” “我呸!我配。我绝配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灵感leh
2020-11-21 15:00


风很大,我站在我家门口,仿佛立着了,一动不动。

风吹得我直发抖,我却没有想要进屋里暖和的冲动。

这是我十年没回来过的家。

这家有的都是我不想回忆的过去、不想揭露的伤疤。

我的自卑,我觉得自己低人一等的心理全都来自这里。

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我此生最恨的人。

我恨她,恨她的偏执、恨她的偏袒。

多年不见,她好像老了许多。

她的脸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仿佛在她脸上,找不到没有褶子的地方。

她就朝我缓缓走来,那么弱小、那么无助。

她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凌厉、那种霸道、那种让人生畏的气场。

现在的她,好像和一般的老人没什么两样。

在来之前,我度过了无眠的一晚。

辗转反侧,脑海里浮现的是上百个我与她见面的场景以及上百种报复她的方式。

却没想到,我要报复的这个人已经被岁月折磨得如此不堪。

我竟有些同情她,竟对她产生了怜悯之心。

我用尽一整夜,想了一千句甚至一万句伤害她的话。

在我见到她这副憔悴的模样后,一句也没说出来。

她痛哭流涕,眼泪顺着脸上的褶子流下来。

她举起颤抖的手,想摸摸我的脸颊。

她应该以为这是一场梦。
                       
我下意识地躲开。

人的本能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最真实的。

我还是没能忘记我心里头的那根刺。

我随她走进屋里,里面的摆设和十年前仿佛没有变化。

许是太久没有回来了,我觉得所有的家具仿佛都矮了一截,连她也是。

从她嘴里一下子蹦出了好多句话,句句都离不开对我的关心、问候。

她好像把她缺席了十年的话全说出来了。

看她滔滔不绝地说着,我觉得眼睛肿胀得辛苦。

我一句话也没撂下,起身就走。

“对不起。”

这一句话似有魔力般让我突然泣不成声,眼泪一滴一滴不争气地往下流。

我没敢回头,走了。

我大概还是不能原谅她。

无法原谅她带给我骨子里的自卑,让我觉得我卑微到尘埃里。

从来不敢多说一句,哪怕本该属于我的,我也不敢争。

因为脑海里闪过的是她说的一句:我不配。

从小我和弟弟就是跟着爷爷奶奶在乡村生活的留守儿童。

乡村人一般都有执着的偏见,重男轻女。

我们家也秉持着重男轻女的观念。

我曾不止一次地深切感受到我奶奶重男轻女的观念已经根深蒂固。

那时还小,小孩子一般都喜欢吃鸡腿,仿佛啃着鸡腿就是最快乐的事儿。

可那时的我,只能在一旁看弟弟啃着鸡腿,奶奶在一旁慈祥地笑。

这会是最美丽的风景线,如果没有我。

我当时没忍住,上去一把抢过弟弟的鸡腿,狠狠地扔在地上。

弟弟嚎啕大哭,奶奶见状也立马出来护犊子。

我什么也来不及说,迎接我的就是一个响响的巴掌。

那巴掌打在我脸上,记在了我心上。

还没等我缓过来,奶奶恶狠狠地指着我说:

“一个女孩子跟一个男孩子争什么,再说他还是你弟弟,真不害臊。”

依她的话,就是一个女孩子不配跟男孩子争。

在那以后,我不争不抢。

不给我的,我没要。

给我的,我也不敢要。

她说的话仿佛是一个魔咒,烙印在我心里。

即使我不认同她的话,但我必须承认这句话深深影响了我的生活。

从那以后,别人要是给我什么。

我都会拒绝,可能刻在脑海里的观点就是我不配拥有任何东西。

我放学后就去打工,存点钱,供以后念书。

因为我知道,我不可能从这个家拿走一分钱。

不管什么事,我只能靠自己。

只有好好念书,争取考到外面的大学,离开这个地狱。

我努力念书,得了个三好学生。

我手里握着奖状,一蹦一跳地回家,脸上洋溢着喜悦。

和其他孩子一样,我心里也盼望着可以得到家长的认可、褒奖。

当我拿出奖状,期望着可以得到奶奶的赞许时,她瞟了一眼奖状,带着不屑的语气说:

“不就是一个三好学生,有什么好神气的!屁股都翘到天上去了!”

我当时不满地反击了一句:

“那弟弟呢?他除了会在外面打架,在外面惹事,他还会做什么!他就是这家最没用的人!”

奶奶直接给了我一个大嘴巴子,骂道:

“你配跟你弟弟比?他是男的,你是吗?”

这句话毫无道理,但却让我无法反驳。

想来也是可笑,我竟然对这样的奶奶抱有过期望。

我心里有无数委屈,但我知道一旦说出来,得到的只会是更伤人的话。

我只能把所有委屈跟眼泪咽下肚。

直到这些事儿积累成一根刺,狠狠地戳在我内心深处最脆弱地方。

从那以后,我跟奶奶之间可以说是零交集。

我不再希望从她那里得到我想要的爱。

因为我知道这些希望都是奢望。

她的爱与关怀全给了弟弟,根本不够分给我。

打破这个零交集的是我要离开家的前一晚。

行李收拾好后,我去通知她。

她当时错愕的表情,我至今还记得。

可能是因为她认为一直被她拿捏得死死的我竟造反了。

我当时说完,就转身回房。

没有给她机会说出伤害我的话。

我选择提早出发,早点离开。

曾经看过一段话,说的是人会对他生活了很久的地方产生依恋。

但我真的没有,没有一丝依恋。

走了半里路,我回头看看这个我曾经生活的地方。

多看几眼,我想我不会再回来了。

天空下起沥沥小雨,视线越来越模糊。

我仿佛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在门口立着。

我想是我看错了。
        
离开后,我就再也没有和家里人联系。

除了偶尔会以打电话的方式来跟爸妈维系一下感情。

其实在我心里还是有点抵触爸爸妈妈。

我一直认为是他们把我遗弃了,让我变成留守儿童。

让我的童年没有一丝温暖,让我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在爸妈的关怀、疼爱下成长。

不知从何开始,我竟也变得像奶奶一样偏执。

一个人在大城市打拼,身兼多职。

我记得那时很累,但至少有人权。

自从那次回家,自从那一句对不起,我和奶奶的关系不知怎么的好像也没有那么僵了。

她偶尔会打电话问候我,但都会被我用冷暴力对待。

但她好像孜孜不倦。

我也会偶尔寄一些补品回去。

在我心中,这一个让我恨得牙痒痒的女人必须长命百岁。

她必须看着我活得多么好,必须让她知道女子并非不如男。

我想这是对她最好的报复。

或许是血浓于水,这样一来一去。

我跟奶奶之前的横沟好像也不是不能被跨越的。

不管怎样,我至少愿意跟奶奶多沟通几句。

至少对她不再是她问一句,我答一句。

至少我跟她的对话不再是她单方面的主动,而是相互的了。

埋在我心里的那根刺好像被拔出来了。

好像我的心真的可以被感化。

原来女孩子的心真的可以被捂热。

到我怀孕了,奶奶也会经常打电话来问候我的近况。

每次在电话里都叨叨着让我好好照顾自己、别熬夜、照顾饮食。

这是第一次我觉得奶奶像是我的亲人。

奶奶和我的对话中像是亲人之间才会有的那种关怀。

奶奶好像真的成了我的奶奶。

直到我顺利生产,奶奶也主动提出要来到我的城市,帮我照顾孩子。

她每次提出,我都会直接拒绝。

直到有一次她又提出要帮我照顾孩子。

我就再也忍不住地说:

“你说你要帮我照顾孩子,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生的是女儿!是女儿,不是儿子!”

原来我和奶奶之间还是没有亲人的那种信任。

我还是没有勇气拿我女儿的人生去赌。

我不想我的孩子会拥有和我一样不完美的人生。

自那次起,我跟奶奶就很少通话了。

也许是我主动打破了我跟奶奶之间也可以像亲人一样、也可以重修旧好的假象。

原来我心里的那根刺,根本就没有被拔出来。

只是在我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被埋得更深了。

童年的创伤是会跟着我一辈子的,永远无法磨灭。

永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