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给了,她已经怀孕四个月了
生活

生活:不用给了,她已经怀孕四个月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焦小糖
2020-11-21 17:00


清明回老家时,带了许多不穿的衣服给小杰,她是我五姨的养女,今年16岁,如今在一家美容院打工。

我妈看了一眼,有些无奈地说,不用给了,她已经怀孕四个月了。

我大惊,虽然不喜八卦,却还是从我妈口中听到了小杰的近况。

那是我们小县城的乡村里,普遍女孩子的生存现状。

我是在十岁左右遇到小杰的,那时外婆还健在,五姨的婆婆带着小杰去串门,说这是她为五姨“要来”的养女。

农村常有这些事,女孩子多的家庭一心要男孩,于是把“多余”的那几个送人,甚至,还可能会收一些钱。

我们都生活在县城里,五姨家只有一个儿子,计划生育很严的时候,公职人员的她没办法要二胎,所以才有了农村婆婆的自作主张。

那时我也记不清太多事,只知道一岁多的小杰一双大眼睛亮亮闪闪的,红扑扑的腮帮子一笑就像年画娃娃一般可爱。

她穿的有些破,却被老太太收拾的干干净净,很是招人喜欢。

就这样,她成为了我们大家庭的一员。

小时的记忆总是会有许多模糊,我又不经常和外婆家的亲戚走动,所以也没和小杰有过私下的联系。

偶尔听到她的消息,无非是我妈和别的阿姨聊天时,提到五姨对小杰要求甚严,已经超出了正常母亲的范围。

那时刚步入青春期的我,还会笑我妈,能多严?总严不过你对我吧?

直到有个暑假和五姨一起吃饭时,我才发现,原来真的,和正常母亲不大一样。

那时小杰刚读小学,我则刚考上大学,漫长的假期给了我足够的时间去放纵,几乎和所有的亲戚朋友都玩了个遍。

五姨为了恭喜我,特地在某个晚上带着她的一双儿女,以及我外婆家的一个表姐和我出去吃火锅。

那是我对小杰第二次产生记忆。

小杰变了,原本圆嘟嘟的脸颊变得削平,个子不高,身上很瘦,印象最深的,是那一双灵动的眼睛没有了光芒。

她怯怯地看着我,用蚊子般的声音嘟哝着叫了声姐姐。

吃饭的时候,她坐的笔直,席间,五姨把肉一块块夹给我们,小杰的盘子里,只有零星的蔬菜。

我们看不过去,又不好直接说,便也给她多夹一些好吃的。

她始终不敢自己动筷。

吃饭吃到后半部分,我们都已经饱了,开始开心地聊天,小杰或许感觉到了一些轻松,终于拿起筷子,小心翼翼地夹了一块肉。

五姨忽然夹了很多肉到她盘子里,一边夹还一边说:你吃,吃不完不许走!

大概,我对五姨的意见就是从那时真正产生的。

但彼时还年轻的我,并不敢过分顶撞长辈,只是和表姐一起打打圆场,和她聊些别的,转移餐桌上的气氛。

但我心里,隐约已经看到了小杰有些坎坷的未来。

果然,大学时的某一天,小杰出了状况。

她被五姨打到轻微脑震荡,当我放假回家和妈妈去医院看她时,简直不敢相信那个满脸淤青的女孩是清秀的小杰。

这次引起了众怒,外婆家的几个阿姨和我妈终于忍不住了,她们一边轮流照顾小杰,一边去骂五姨。

没多久,五姨的婆婆来到了县城,她哭着抱住小杰,随后带着这个可怜的孩子回了农村。

她说,就当没有五姨这个儿媳妇,从此以后,小杰归她照顾。

小杰在农村的日子究竟过得怎么样,我并没有考察过,但应该会比在五姨身边开心许多许多吧。

但因为缺乏管教,年仅11岁时,小杰就不想读书了。

她开始频繁逃课,她奶奶没辙,想起我妈一直对小杰还算关心,于是联系了她,让她帮忙劝一劝。

那时我刚从国外读了一年研究生毕业回国,但毕业证要隔上半年才发。

于是我天天在家闲着,我妈见状,干脆把小杰接到了我家,让我照顾她几天。

当然还有别的意思,她想我作为一个姐姐的角度,和小杰谈谈心。

那是第三次我记得小杰的样子。

即将步入青春期的她,已经完全没有了从前的灵气,她的眼睛被蒙尘,虽然看上去健健康康,但却木讷呆板。

我简直无法和她沟通,因为无论怎么和她说话,她永远都是小声地回答我一两个字。

没办法,我叫上表姐带她去电动游乐场玩,我鼓励小杰投篮,她起初不敢,最后在我的示范下终于玩了起来。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孩子气的一面。

终于她放松了一些,我趁机和她聊起来,在听到我劝她继续读书时,她放下了篮球,又回到了没有神采的一面。

“我不想学习了姐姐。”

她犹豫了很久,以致于眼里都晕上了一层泪花。

那时我不懂,如今想来,她怕说不,她怕表达自己的想法,但或许是我们对她的包容和亲切,让她终于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我最终还是没有办法说服她。

我妈最终给她找了一家美容院做学徒。

我去看过她,发现她身边的小同事们,大多和她一样的年纪,也是早早的不想上学,转而开始学门手艺谋生。

我妈便经常表达遗憾,说她但凡上个职业学校,也比这样强。

但我不好评判这件事,因为我发现从去了美容院,小杰爱笑了许多,也吃胖了一点,和别的姑娘学会了打扮,整个人竟多了一些漂亮。

美容院离我家近,有时我放假回家,我妈会把小杰接来一起吃饭。

她状态的确好了很多。

我本想着,她会一步步走出曾经的伤痛,或许她会在美容院学习得很好,以后我们可以帮助她开一家自己的店,我妈朋友多,都可以拉去给她做客户。

然而,她却在这时怀孕了。

我妈说,对方是她农村读书的同学,现在在县城一家工地干活。

我想了一会儿,问我妈那小杰的意思呢?

“能什么意思?她不愿意把孩子打掉,男孩的家里说同意他们直接结婚,小杰奶奶也说有孩子是好事,她帮忙带。”

我如鲠在喉,却什么也说不出了。

我再也没有见过小杰了。

也鲜少和我妈聊起她。

后来想想,也许这对她来说也是个幸福的归宿,如果那个年轻的男孩可以照顾她呵护她,那么让她回到记忆里最温暖的奶奶的身边,未尝不是件坏事。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标准去衡量每一件事的。

也许在小杰不愿透露的内心里,同样是丰富而且有主见的。

她的命运从来也没由过她自己。

这一次,她选择了做自己想做的决定。

我依然会回想起那个曾经眼睛像星星的女孩。

我也希望,这个世界的孩子都被善待,都被父母珍视,都可以从小得到无条件的宠爱和包容,以及用心的教育和保护。

因为,每个孩子,都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礼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