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心
生活

生活:那个叫做“二胎”的小家伙

作者:晴有风
2020-11-22 08:00


我经历过一个二胎家庭的所有苦难,那些因为不被理解、不被关注和不被接受所带来的成长的疼,折磨着我的整个青春期,那是让我生病,让我失去自我的根源。
 
我本应该不满的。
 
我确实也有这么一段时间埋怨自己的父母没有做好准备就迎接了这么一个新的小生命,我觉得他们不仅对我不够负责,也对那个新的小生命不够负责。

自从家里有了“二胎”之后,家里的争吵多了,很多忙得焦头烂额和争吵得不可开交的事情似乎占据了父母所有的心力,他们无暇顾及13岁的我是否能够承受这日复一日的争吵,更多的时候,我是被漠视的。
 
然后,还没来得及接受,我就被迫承受了那段极没有安全感的岁月。
 
我是应该埋怨那个小生命的。
 
因为她的到来,打乱了我本来的生活节奏,让我没有归属感,没有安全感,甚至,没有存在感,但是很奇怪,我对她没有一丝的恨意,相反,我对她有着极度的包容。
 
那个比我小了13岁的妹妹,从看见她的第一刻,我就开始爱她了。
 
尽管那时她的小脸一点也不水灵,皱巴巴、红彤彤的,但是我这个颜控却依然体会到了那种血脉相连的、不可割舍的缘分,我的心都在震颤,像是经历了一场巨大的感动,整个人就要热泪盈眶,喜极而泣。

我比妹妹大了整整13岁。
 
我从来没有想象过,那时候活泼好动的自己,会抱着怀中的胖乎乎的小婴儿,安静地唱着一首又一首的摇篮曲,胳膊酸极了也未放下,就那样哄着她睡熟。
 
眼里全是她在家门口张望着等着我放学的稚气小脸。
 
这时候的她已经变得很好看了,是个自带眼线的睫毛怪,而且眼睛真的像动漫里的人物一样又大又圆,又像是珍珠那样明亮清澈,嘴巴小小的,总是嘟着,鼻梁没我高,但是鼻子小巧可爱,皮肤比我白,小手小脚明明那么胖,但却那么玲珑精致。
 
那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婴儿。
 
绸缎一样的皮肤,散发着奶香,灵动的大眼睛和咿咿呀呀的小嘴,每时每刻都让我移不开眼睛。
 
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好看的小孩子。
 
那时的我觉得自己很有眼光,因为我从她不好看的时候就开始爱她,没想到她长开了可以那么惊艳。

我也并非一直是一个温柔可亲的姐姐。
 
随着我们的成长,我打过她,骂过她,嫌弃过她,因为她老是粘着我,让我不能学习,不能长时间出门玩耍,不能不理她,似乎她那小小的牵挂有千钧重,我一想起她张望着我回家的小脸,就不敢多在外面停留。
 
尽管成长中有诸多不可避免的摩擦,但是好奇怪呀,我从来没有选择过不爱她。
 
我从未想象过自恃在外面知书达理的自己有一天会为了维护她而歇斯底里,像是一个随时要爆炸的气球一样,愤怒满级,又像是一把不断输出的机关枪,和对面的人,据理力争,眉眼狠绝,言语犀利。
 
我是一个在外面很少愤怒的人,习惯与人为善,也不愿和别人争抢,一直过着自己的佛系人生。
 
但是在为了她而与别人据理力争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更立体也更强大了,我有了可以维护的人,心底也多了一份坚固的爱。

我相信,她对我的爱也并不比我对她的少。
 
她对我绝对信任,无限崇拜,是我的小跟班,对于她来说,我的话就像金玉良言,很多时候比爸妈的话要管用得多。
 
有时候我会觉得,她爱我胜过爱爸妈,尽管不是我每时每刻都陪着她,尽管我有时候心情不好也会言辞激烈,尽管有时候忙起来也会嫌她烦,但是她依然爱我,就像我依然爱她。
 
那是一种动用了我所有的感官,都无法表达的一种爱。

在看北大双胞胎苑子文苑子豪的书时,我特别羡慕他们能够一起长大,一起求学,一起在一个城市打拼,一起住在同一所房子里,相互依靠又相互理解,相互信任又相互鼓励,但是转而想到我的妹妹,我就突然间不羡慕他们了,而是开始畅想我和妹妹将来的生活。
 
我会和她在同一个城市,住在同一所房子里,我会给她我全部可以给的东西,而她会给我无限的信任,我们相互爱着彼此,我们可以共枕而眠说着心事,也可以牵着手去逛书店,去逛街,去吃遍世界上所有的美食,去看遍世界上所有的风景。
 
我突然就觉得我不孤单了。
 
那些伴随着成长慢慢学会的失意、挫败、不甘、失望都可以与人分享,都可以被一人无限包容和接纳,然后尽管经历过失意、挫败、不甘、失望,那个人还依然爱着你,只因为是你而已,这是一件想想就幸福的事情。
 
我也相信这份信任、陪伴、包容和爱会随着时间和经历的增长,历久弥深,变得强大而真挚,甜蜜而温馨。
 
那个叫做“二胎”的小家伙,是我二十多年的人生中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相信对于那个小家伙来说,这个叫做“姐姐”的人,也是如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