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30的年纪,心态就入土了?
生活

生活:还没30的年纪,心态就入土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康文
2020-11-22 07:00


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热播时风头无两,让我想起了曾经追星的日子。18年《镇魂》大火,很少看网剧的我被深深圈粉。
 
我的睡前时光被置顶搜索“朱一龙”的微博、B站、知乎等软件占满。但毕竟我也是奔三的人,已经从漫无边际的幻想天堂跌落,贴近凹凸不平的地面低空滑行已久,我太明白再怎么喜欢朱一龙,也不可能当他老婆,我的“云追星”也仅仅是做一个“点赞之粉”。尽管如此,我依然为自己重燃起少年时的爱慕之情而激动不已。

碰巧当时我在工作中看到一篇学生投稿,是《幻乐之城》的观后感,表演者正是朱一龙。一个初中学生有条不紊地叙述整个故事,剖析他每一个微表情,细腻解读角色挣扎的内心世界,无论是忽明忽暗的光影配合还是表演者手指轻颤的幅度,她翻来覆去地琢磨,没有放过任何细节。

看了她的文章, 我才知道我的“年少情深”早已蒙尘。

我不会反复揣摩一个表演片段,只为看到他嘴角笑起的弧度;我不会买很多他代言的产品,寄希望于这一点购买力能让他提升商业价值;我甚至没有看过他演的其他影视作品,一些片段剪辑已经能使我满足。这一场自以为耗尽全部精力的追星路,实际上不及现在少年人十分之一的热忱。我承认,我是一个不合格的“追星族”。

少年时情感简单纯粹,喜欢就轰轰烈烈地宣告世界,不喜欢就一刀两断的决绝离开,青春里的纵情肆意到现在的权衡利弊,时间的马蹄快不过我的成长。

面对着一道道成年世界的种种难题,我渐渐学会在世俗目标前贴上重要性的标签:红色的是紧急,橙色的是重要,黄色的是可以放一放,而追星则排在遥远的绿色。大脑给我下达着“为了红色标签放弃一切”的指令,我执行得无比认真。

“我要备战考试,假期不回家了。”但家人肯定知道我爱他们!

“工作太累,周末想睡懒觉,不跟你出去玩了。”但她肯定知道我俩是好闺蜜!

“我还要加班赶工,不去给你过生日了。”但他肯定知道我俩要过一辈子!

我用一个无比正义、让人无法反驳的大前提不停地消耗着别人的爱心和耐心。毫无行动力的爱,正一步步成为磨损亲情、友情、爱情的“小马达”。我以为情感裂缝会在目标实现后被加倍弥补,但家人在我孤独奔跑时去了另一个世界,朋友们渐行渐远,恋人也分道扬镳,我对他们的爱只能如秋日的落叶掩埋于厚土下。

尽管如此,“红色标签”不减反增,成功遥遥无期,失败的代价越来越大。

如何排解这双重失望?焦虑的尽头是自暴自弃的封闭自我。我逃避真实生活的土壤,陷入一切虚无的幻境,将喜怒哀乐揉碎,嵌进不动声色的面具下,拒绝过分澎湃的情绪,拒绝突如其来的刺激,拒绝可能失控的心理,默默接受所有结局,或许佛系才是所有问题的解答,少年时的旺盛精力和对世界的满腔热情慢慢消散,不到三十岁的我正在飞速衰老。

我观察着同龄人,发现大家都很“丧”。男孩不追姑娘,女孩不愿恋爱,说着“一切随缘,强求不得。”“死宅”越来越多,被窝以外都是远方,家以外的都是战场,每天重复生活,漫无目的,“都行”“可以”“没关系”成了口头禅。我们敷衍着过活,也一并忘却了该如何认真生活。


怎样的生活状态才能让自己满意?我淌过起起落落的时间长河还是无法解答这道命运考题。

偶然翻起路遥的《人生》,一句话扎进心里:“生活总是这样,不能叫人处处都满意。 但我们还要热情地活下去。人活一生,值得爱的东西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就灰心。”

我突然明白生活本来就是百味的。

给人生排序、贴标签是因为我急功近利,害怕失败,因为我只想要甜。但生活不会一路绿灯,磕磕绊绊在所难免,而且没有人会留在原地等我成功后的回头,那不如,放下功利目的,放下佛系心态,热爱生活,一起成长。

回一趟家,在氤氲的饭香中,和家人聊一聊生活琐事;

买上闺蜜喜欢的花,赴一场秋日暖阳下的约会;

去听一场演唱会,抓住青春的尾巴尖,在人群中尽情高歌;

做一些户外运动,在挥洒汗水中保持积极自律的心态;

……

摘掉标签,随心而动。

人生没有一定要完成的KPI,如果有,那一定是不辜负所有爱你的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