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了灰的星星也能变亮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沾了灰的星星也能变亮

作者:苏轻岸
2020-11-23 15:00


“嗯?”沈珩听着电话那边若有若无的哼哼声,皱了皱眉,“我吵醒你了吗?”

余里依然是躺在床上,揉了揉眼,“还行,你在打游戏吗?”

“退了,还想睡吗?”沈珩边说边把游戏关了。
“几点了……”余里迷迷糊糊地问着。

“六点了,”沈珩笑的有些无奈,“晚饭我给你点了外卖,大概一会就会到,等会你穿多一点下去拿,我这边下雨了你那边我看着也降温了,晚上睡觉注意盖好被子别着凉,水果我已经洗好了在客厅,冰箱里有酸奶和牛奶,失眠的话就晚上热一热喝一瓶……”

余里打断他,“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整天啰啰嗦嗦的比我妈都烦……”
语气里却全是幸福,像掺了蜂蜜的牛奶。

沈珩还是不放心,“乖,过两天我就回去了……”
“好啦好啦,你呢就安安心心工作就好啦,出差就得有出差的样子……我去拿外卖了……”

余里听话地披上了风衣下楼拿外卖。

他跟沈珩谈恋爱三年了,沈珩工作比较忙,总是出差,不过每次都会跟他通电话嘱咐他这嘱咐他那……跟个老妈子似的。
想到这,余里脸上又浮现出了甜蜜的笑容。

他跟沈珩是一对同性恋。
两人安安稳稳的过了这三年,一切都很好。

余里拿完外卖回家发现沈珩还没有挂电话。于是他就一边吃饭一边跟沈珩聊天。

一切都是很好的样子。

可是两人心里都明白,余里只是一个替身,沈珩前任的一个替身。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余里爱沈珩,反正沈珩跟他的白月光许清已经不可能了,反正……

余里有点底气不足。
他不能保证沈珩跟许清就完全没有可能了。

余里曾经有幸见过许清一次。
那是在他刚是个小实习生的时候了。

那天余里下班后刚好看见许清牵着沈珩的手,有说有笑的很开心。
两人十指相扣,彼时刚好日落,橘红色余晖洒在两人的身上,好像连背影都被涂上了一层幸福的色彩。
一幅岁月静好的样子。很幸福很美好。

余里突然感觉自己的出现好像打扰了这对情侣,于是赶紧跑进一旁的小巷子里。
巷子里很黑,偶尔会有一两只野猫爬墙过来。

余里当然不知道自己待了多久,只记得他出去的时候,夜色温柔。

“宝宝?”
沈珩的语气有些着急,这人怎么回事?怎么半天没个动静?沈珩越想越急,别是出了什么事……

余里被他吓到,下意识地回了一声,“啊……啊!”
余里这下彻底清醒了。
餐盒被他扫到地上,汤洒了一地。

沈珩心里一惊,“怎么了宝宝?”
“没事没事,汤不小心洒了……”余里有些抱歉地开口,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地板瓷砖。
他怎么觉得这么一对比自己好像还有点幸运呢?

余里呲着牙,“我先去换个衣服……”
说完就把手机抛弃在沙发上自己回房间换衣服了。

换好衣服之后,余里听见沈珩还在絮絮叨叨:“没烫着吧?你说说你怎么笨成这样,你没有我可怎么办啊,我再给你点一份你别急,衣服你先放在浴室的洗衣筐里面,等我回来再说……”
“……”

余里没说话。
是啊沈珩,我这么笨,没有你我可怎么办啊。
所以啊,你不要离开我,不然我会受不了的……

有的时候余里觉得自己也是贱,之前暗恋那么多年就想着有一天沈珩也能像对许清那样温柔地对他,现在在一起了,反而沈珩对他越温柔越体贴,余里越害怕。
怕什么?怕他有一天突然离开了。

安全感这个东西三年了余里还是没有拥有。

晚上的时候,睡前余里热了杯牛奶。
一边喝牛奶一边和沈珩通电话一边刷微博。

你说巧不巧。
余里刚打开微博热搜,一眼就看见了当红演员许清回国的新闻。

其实当年沈珩跟许清的恋爱消息没多少人知道,因为那个时候许清还没有接触演艺圈,许清跟沈珩就甜甜蜜蜜地谈着两个人的恋爱。

直到后来,许清被星探发现。
许清长得是不错,许清有一双潋滟的桃花眼,配上那颗小巧的泪痣,风情万种。
余里有的时候甚至想过,许清要是放在古代,这得祸害多少君王。

许清跟沈珩是怎么分手的,余里不知道。反正两人分手后不久许清就出国了。
余里能猜测当初他俩也是迫不得已分手……应该是工作原因吧,所以暂时分开。

许清走的两年后,一次大学聚会,喝醉后的沈珩双眼迷蒙看着角落里的余里,然后阔步走过去拉着他的手。

“清清……你怎么不来找我……”
本来还有点受宠若惊心脏暖洋洋的余里听见这句话后如同坠入冰窖一样。

沈珩认错人了。
余里自虐似的没开口,听着沈珩抱着他一遍一遍叫他清清。
哈出的酒气喷洒在他的后颈上,酥酥麻麻的。

当晚两人有了No.1。
别问,问就是醉酒的沈珩特别难伺候,非得拉着“清清”的手,不然就不走。
余里无可奈何地把手给他牵。

余里明显的感受到沈珩的眼睛突然燃起了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还有点憨。跟个痴汉一样。
余里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清清……”
那晚沈珩搂着他叫了一晚上清清。
余里想装没听见,可是眼角却闪着晶莹的水光。
只是生理性泪水,没什么的……余里这样安慰自己。
可是左胸为什么有种闷闷的感觉。

五年了,许清终于回来了。

余里走到窗前。
听说神把黑暗中跳动的心脏叫做月亮。
那么月亮,你知道我有多爱沈珩吗。

余里嗤笑一声。
多爱都没有用,替身总归是替身,正主回来了,他也该把位子还回去了。

两人道了晚安。
月色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可惜啊,他这颗星星已经要陨落了。
因为更亮的星星要回来了,他只配乖乖离开。

陨落的星星摔在地上,沾满灰尘,没有人会喜欢的。
余里想。

余里不出意料地失眠了。
第二天沈珩急匆匆从外地赶回来看见余里的黑眼圈吓了一跳。

余里也被吓了一跳。
这人怎么突然回来了?

沈珩心疼地看着余里眼里泛出的红血丝,抱了抱他,这人怎么这么不让他省心。

“?”
所以沈珩这是还不知道许清回来了?

余里心底暗戳戳地兴奋,连眼睛都一闪一闪的,像是昨夜最亮的星辰。
不知道那就最好了。

反正,能过一天是一天吧,余里承认,他不想让沈珩跟许清复合。他不想让沈珩走。
这个念头一出,余里就在心里唾弃自己。

他这是算什么?拆散人家感情?
他已经跟沈珩在一起三年了,他也该知足了。

余里压下心中苦涩,问身旁的人,“吃饭了吗?你先去洗澡,我去做饭。”
沈珩,你可得珍惜我给你做饭的机会了。

说着就要起身。
沈珩却像个大型犬一样依赖的窝在他肩头,把余里缠住。

余里:……
行,不珍惜是吧。

余里顺势重新倒在床上。
沈珩欺身压上,拉着他缠绵了好一会才放开,一个人进了浴室。
小朋友没休息好,又没吃饭,不折腾他了。

床上的余里睁着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天花板。
怎么办,他越来越舍不得沈珩了。
如果沈珩今天不回来,他可能狠狠心就离开了,可是沈珩这么一回来,刚刚的温存让他……

“叮咚。”
手机提示音将余里拉回现实。

余里慢慢吞吞地挪到床边,习惯性地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解锁后才发现这不是自己的手机。

余里并不想窥探对方隐私,可是……
余里看到微信新提示消息。
[许清:沈哥,我回来了。]

余里在心里骂了句操,焦头烂额地拿着手机不知所措。
潜意识告诉他不能让沈珩看到。
不然……

反正沈珩也没看见,许清也不知道现在是他拿着手机……
余里鬼使神差地删除了许清的聊天框。

删完之后余里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余里目光呆滞地把手机放回原处。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
沈珩裹着浴袍从浴室中出来,头发还在滴着水,水顺着他线条完美的背流到小腿。

余里被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沈珩吓了一跳。沈珩有些好笑的揉了揉他的头发,“想什么呢那么入迷?”
余里躲躲闪闪地移开目光,“没事……我去给你做饭。”

余里只想逃。
余里知道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但是他只是想冷静一下,他还没想好怎么面对沈珩。

“余里。”
沈珩叫住了刚要迈出房门的余里。
声音凉凉的,听不出喜怒。

余里却心下一惊,自从两人在一起后,沈珩就鲜少叫他全名了。
余里尽力扯出一个微笑,转过身来,“怎么了吗?”

余里害怕,害怕沈珩已经知道许清回来了,害怕沈珩打算跟许清复合,害怕沈珩知道自己刚刚做的不道德的行为了,害怕下一秒沈珩就说出让自己心碎的话。

沈珩有些复杂的看着他,沉默了好久才开口,“你是不是那什么透支了?”
“……”
我透你大爷。
他只是担心许清回来才恹恹的好吗!

最终余里还是坦白了。
他觉得,与其等许清跟沈珩告状,还不如自己坦白。起码在沈珩心里的形象会好一点。

出乎意料的,沈珩只是笑着看着他,然后点点头“然后呢?”
“????”余里有些惊讶,“不是,我删了你白月光给你发的回国消息……”

沈珩还是笑着,“嗯我知道,然后呢?”
“????你不怪我吗?”

沈珩的笑意更深了,伸手把靠在旁边的吃醋鬼拉进自己怀里,“我生什么气,某个小鬼吃醋我开心还来不及。”

余里感觉这个剧情好像有点不太对。

沈珩最近越来越忙了。
好像是公司出了一点麻烦,让沈珩焦头烂额。

余里心里难受但是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干着急。

余里想让沈珩开心一点。
可是怎样才能让他开心呢?

余里拎着一盒点心来到了沈珩公司门口。
沈珩嗜甜,喜欢甜点蛋糕类的东西,余里就悄悄报了烹饪班,换着花样地给沈珩做甜品。

余里希望甜食能让沈珩心情好一点。毕竟胃离心脏很近,用甜点把胃填的满满的,甜味可能就会顺着胃蔓延到心脏,让整颗心都暖洋洋的。

秋风有些凉了。
余里静静地看着那两个从公司大门中走出来的人影。

他几乎是落荒而逃。
就像五年前一样。
手里的甜点盒也被他攥得不成样子。

他刚刚看见了许清跟沈珩。

你看吧,又自作多情了。
还以为他会因为公司的事而不高兴,结果……温香软玉在怀,傻子才不高兴。
还以为那天沈珩没有怪他是因为早就放弃了许清……

余里勾起一个嘲讽的笑。

第二天余里依旧做了甜点。
他趁时间还早赶到公司,把甜点递给前台小姐。

“拜托拜托帮我给沈珩……如果问起来是谁送的,麻烦您说是许清送的……”
如果是许清的话,沈珩应该会开心一点吧。
余里强忍心中酸涩为他们俩牵线。

他也觉得这么卑微的爱太心酸了。

前台小姐当然认识总裁夫人余里,但是……
让她说是许清送的?这难道是夫夫俩之间的什么新情趣?

前台小姐兢兢业业地把点心盒递给沈珩秘书。
“总裁夫人说了,问起来就说是许清送的。”

“?”秘书小姐同样一脸懵,“许清?说他干嘛?昨天他来找总裁,总裁都气成那样,今天再提他……”
“诶呦你别管了,反正是总裁夫人这么说的,我哪知道这夫夫俩搞什么……”

秘书推了推眼镜,同样战战兢兢地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进。”

秘书提着点心盒,踏入办公室的时候她还差点扭到脚。
“总裁您吃点东西……”

秘书把点心放好。
反正夫人只说问起来才说许清,那总裁不问她就不说。

“哪买的?”沈珩尝了一口之后不咸不淡地开口,眼里却是浓浓的甜蜜。
“是许清先生送的……”

“哦?”沈珩捏着一块点心,疑惑地挑了挑眉,“许清?”
“是的是的,特意吩咐了的……”秘书小姐被他这么阴阳怪气的语气吓得心头一跳。
确实是夫人特意吩咐要说是许清送的。

沈珩没再开口,却也没再吃手边的甜点。
秘书识相地离开了。

沈珩像是在纠结着什么,过了良久才叹了口气,又拿起一块点心。
余里这个傻东西,自己天天吃他做的东西,哪能尝不出来这是他做的。

还说是许清……
那个傻东西不会还以为自己对许清难舍旧情吧。

“啧……”沈珩烦躁地捏了捏眉心,真是个令人心疼的傻东西。
该怎么罚他呢?下次让他主动好了。沈珩抿了抿唇,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笑着咂舌。
遭不住啊。


沈珩特意吩咐了秘书,要她告诉“许清”,甜点他很喜欢,就像喜欢做甜点的那个人一样。
他就不信这样余里还若无其事地继续给他准备许清做的甜点。

果不其然,那晚回到家就看见余里眼睛红通通的坐在沙发上。
给沈珩心疼坏了,赶忙去冰箱拿了冰块给他敷着。

明明喜欢得要死,还不肯说,还给他和许清搭桥。
这小家伙还能再傻一点吗。

沈珩耐着脾气,一边安抚地拍着他的背一边温声开口问,“怎么哭了?嗯?”

余里哭的泣不成声,窝在他怀里不说话。
连嘴唇也泛着水光。
沈珩眯了眯眼。

“好啦好啦,我早就不喜欢他了,我现在喜欢谁你还看不出来吗?”沈珩耐着性子哄他。
没想到上一秒还抽抽噎噎委屈到一个字也不想说的人此刻却一下子从他的怀里起来,眼尾还带着红,“你骗人,明明昨天……”

余里越想越委屈,干脆停住不开口了。

沈珩把人重新摁回自己怀里,“那是他来找我想跟我复合,我跟他说我已经有老婆了。”

沈珩有一搭没一搭地揉着他的头发,看见怀里的人扁了扁嘴,什么也没说。
沈珩自以为把人哄好了,于是倾身在他额头上轻吻了一下。

什么有老婆……有老婆还一起出门?
余里心里还是卡着刺,但是没有发作。他害怕他这么一闹,沈珩就会觉得他烦了。

余里主动抬起头跟沈珩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吻。

沈珩手开始不安分地探到了余里的后腰。
余里睁大湿漉漉的眼睛瞪他一眼。
余里本来眼睛就大,此刻睁大眼睛,眼底还蒙着一层水雾,像极了刚出生懵懵懂懂的小鹿。

那天两人还是没有做成。
原因就是余里后期哭的实在是太惨,沈珩舍不得把人折腾成这样,也不管身下多难受,赶紧凑过去把身下的人安抚好了,然后自己无可奈何地进了浴室。

沈珩解决完后愤愤地在余里唇上亲了一口。这个小东西撩完就不管了……

沈珩满足地搂着他躺下睡觉。
余里却在黑夜中悄悄地睁开了眼。

余里有些睡不着。周围都是心心念念的人的气息……
草,一种植物。
明明已经睡过那么多次了,他怎么还是……

余里看着身旁的人的精致的侧脸,不禁想起了他们刚遇见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还在上大学。
学校为新大一准备了入学典礼。

彩排时由于椅子不够,主任让余里去拿几张椅子。
余里本来就是个小路痴,兜兜转转地走了半天误打误撞来到了钢琴室。

那天沈珩正在弹钢琴,他最喜欢的曲子。

余里怔愣地站在门口盯着沈珩,这个男孩像是会发光一样,即使在寂寥的深山也无处可藏。
余里都忘记了要拿椅子。

沈珩弹琴时好像很专注,弹完才发现门口有人,然后转过头来对着门口的人温和一笑。

他一个未达眼底的礼貌的微笑,余里记了一辈子。

又是一个秋冬之交。
余里的生日到了。

沈珩特地起了个大早去买了一束玫瑰,玫瑰上还带着露珠。
然后驱车去了城北那家余里最喜欢的蛋糕店买了蛋糕。

余里跟他一样嗜甜。
沈珩还特意去一家巧克力DIY的店给余里精心准备了巧克力。
把巧克力用精致的包装盒包起来后,沈珩心里莫名有种很强烈的成就感。

安置好一切惊喜之后他去了余里最喜欢的那家早餐店。
排队的人很多,沈珩却笑的幸福。

他想起来他们刚刚在一起的时候,余里曾经随口提过这家店的早餐好吃,然后第二天他就去这家店排队给他买早餐。
他承认,当时他是有一些不情愿的。
毕竟起得很早也要排很长的队。

但是回到家之后看见余里感动地眼圈都发红的模样,他又觉得,值得了。
他那个时候也觉得,余里也是真的傻,就买个早餐,感动成这样。

他当时财大气粗地想着要把早餐店买下来,被余里拒绝了。
他当时还觉得余里不识好歹。

现在想想,其实余里只是想让他用心为他准备一件东西吧。
即使是很普通的早餐。余里那个傻东西都会感动得不行。

沈珩自嘲的笑了笑,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怎么之前的他就不明白呢。
也不怪余里总是患得患失,是他的问题。
他没有给足余里安全感。
他没有让余里觉得,他在珍惜着他。

回到家之后,余里还没有醒。
沈珩揉了揉熟睡的人的头发。

害,总归是他对不起这小祖宗。
还能怎么办呢,宠着呗。

怪就怪余里太爱沈珩,而沈珩又醒悟得太晚。

余里醒之后看见早餐还是一如既往地感动。
没什么别的理由,就是有一个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是喜欢也好是愧疚也罢,他肯为了你去排长队买早餐,余里就想把整颗心都给他。

他总是这样。
别人一对他稍微好一点,他就幸福得不得了。
恨不得把命都给他。

吃过早餐之后,余里就窝在沈珩怀里,以沈珩拿着手机的手为支架,满足的追起了剧。

“叮咚。”
又是一条微信。

沈珩没说话。
但是他们都看见了的,那个发信息的人是许清。
余里浅笑着从沈珩怀里钻出来,“你看吧。”

沈珩有些力不从心,但是这都是他自己作的结果。
沈珩咬着牙点开微信。

[许清:沈哥,我生病了。]
[许清:你今天能过来陪陪我吗?]
[许清:沈哥,我好难受……]

沈珩:我陪你妈。

余里状似不在意地随口问,“怎么了吗?”
沈珩实话实说。

“哦,”余里了然,垂下头敛去眸子中的笑意,“那你去陪他吧,我没关系的。”

沈珩没动。

余里推了推他,“你快去吧,他生病了你去看看……”
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把自己深爱的男人推出去。
可能这就是深爱。

沈珩反而把他拥在怀里,“我不去。我陪我自己老婆,他又不是我老婆。”
沈珩的力道很大。
霸道地宣示着他的主权。

沈珩没等余里开口就直接吻了上去。
小朋友竟然把他往外推。
该罚。

这个吻一点都不缠绵。
毫无章法的,像是急切想证明什么一样,霸道地侵犯着他的所有物。

良久后沈珩才松开他,用指腹轻柔地抹去余里脸上的泪珠。
“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不爱他了啊……”沈珩的语气也有些无奈。

沈珩拿出准备好的一对耳钉。
然后温柔地亲吻心上人的眉眼,为他戴上耳钉。
动作也轻柔地不像话。

“宝宝……”
带着情欲的呢喃落入耳中。
“嗯……”余里小心翼翼地伸手环住眼前的人,“我在的。”
我在的,我一直都在的。

很幸运。
余里一眼就爱上了沈珩。
很幸运。
沈珩回头的时候,余里还在。

就像余里对他的爱意,至死不渝。
余里融化了沈珩的暴戾,沈珩用行动安抚了余里的不安。
他们都给了彼此极致的爱意。

两人很甜蜜地吃了蛋糕,沈珩还特意拍了照发朋友圈和微博。
“今天都别找我,陪老婆过生日,老婆最重要,最爱老婆了。”
然后还@了余里。

许清骂骂咧咧地看完朋友圈之后愤愤地关上了手机。
气的他连装出来的病都好了。

与此同时,许清也明白,现在的沈珩已经不是他的沈哥了。
沈珩已经有了余里。
自己对于沈珩来说已经,无足轻重了。

余里也同样看到了这条朋友圈。
余里没说话,眼眶却泛了红。

他本来没那么爱哭的。
都是沈珩。
都是沈珩的错,偏偏惹他哭。

余里缓缓地打下了一行字评论沈珩的这条朋友圈。
他说。

我这颗陨落的星星沾了灰尘,我觉得没有人会喜欢沾满灰尘的星星了。
可是你捡起了我,把我小心的擦干净。
原来布满灰尘的星星,擦一擦还是会变亮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