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创业失败那年,爷爷被车祸撞死,分文未赔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他创业失败那年,爷爷被车祸撞死,分文未赔

作者:若妤灬
2020-11-23 17:00


听见王淼的话,刘晓云愣在原地,一股寒意瞬间从发丝渗透到脚底。
愣了几秒,刘晓云回过神,猛地冲了过去,一把夺过了王淼手里的电话。
王淼猛地转过身来,看见刘晓云后瞬间怔住,唇角的冷笑也一点一点地消散。
刘晓云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赫然备注着三个字:柳菲儿。
她的身子止不住地颤抖了起来,刘晓云挂断了电话,握着手机抬头去看王淼。
深吸一口气,质问的话终于颤抖着说出口,“所以,柳菲儿是你故意安排到彭鹏身边的?”
王淼沉默了一下,实话实说,“不算,他们三年前就在一起了,我是在知道这个消息后,故意去拿钱收买了柳菲儿,让她替我做事。”
刘晓云深吸一口气,闭上眼,“那你刚刚电话里告诉她,让她勾引彭鹏吸毒,是怎么回事?”
王淼看了一眼周围来往的路上,沉默了一下,“这里人太多,去我家里说吧。”
刘晓云沉默了一下,摇头道,“你家里太远了,找一家宾馆说吧。”
王淼怔了一下,瞬间反应过来,刘晓云这是防着她呢。
实际上正是如此,刘晓云心里也有顾忌,自己刚刚撞破了王淼的秘密,如果跟着他回家了,他一时起杀心,害了自己怎么办?
而这话确实不方便在人多的地方说,去宾馆应该是最好的方法了,毕竟宾馆人来人往的,王淼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某快捷酒店内。
王淼开了一间房,两人开门进去。
刘晓云警惕地站在门边,转头看他,指了指床的方向,“你去,坐在床上。”
王淼看她一眼,无奈地笑了笑,听话的走了过去。
王淼在床边坐下,从衣服里掏出一盒烟来,抽出一根点燃。
吸了一口烟,王淼抬头看她,“想听我的故事么?”
刘晓云站在门口,缓缓点了点头。
王淼轻笑一声,抬头看她,“你还记得,当年彭鹏在乡下撞死过一个老人么?”
刘晓云愣了一下,然后脸色难看的点点头。
她记得,她当然记得,她不只记得,还每年都去路口给老人烧一些纸,以求心安。
王淼连着吸了几口烟,烟雾缭绕中低低开口道,“被撞死的,是我爷爷。”
刘晓云身子瞬间僵住。
王淼轻笑一声,用指尖按灭了烟头,“你知道么,那年我创业失败,本就是最穷的一年,我爷爷被彭鹏撞死,那狗日的花了大价钱把自己保释出来,却不肯给一分我爷爷的赔偿费,我爷爷最后下葬的钱都是我去村里一户一户磕头求来的!”

刘晓云沉默了。
这件事,她也知道,那年她二十出头,和彭鹏还没结婚,两人正在谈恋爱。
一次,彭鹏听说附近乡下有一家农家乐不错,便开车带着她去吃。
路上,彭鹏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老人,老人送医后不治身亡。
老人正常行驶,是彭鹏犯困打个盹,他的全责。
可那时彭鹏家里颇为富裕,在那个法律并不算很严格的时代,再加上是小地方乡下,彭鹏家里直接砸钱将他保释了出来。
可是,彭鹏出来后,却一分钱都不肯赔给老人家属,一口咬死了不是自己的责任,一分赔偿款都不肯给。
因为这件事,刘晓云当初和彭鹏冷战了好久,却也没能改变他的主意。
刘晓云当初的确因为这事心里有过芥蒂,可那时毕竟年轻,感情至上,后来情到浓时就和彭鹏结了婚,早就顾不得这件事了。
只不过,后来她总会想起这件事来,内心难安,便每年都在十字路口给老人烧些纸,以求心安。
也不知道是不是报应,从那年起,彭鹏家里的生意一年不如一年,后来,彭鹏他爸的公司破了产,彭鹏也从当年那个富二代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

刘晓云沉默片刻,低声问他,“可是,你现在有钱有势,可以以法律途径告他,何必要这样?”
“何必?”
王淼冷笑一声,“让他潇洒了这么多年,老婆孩子热炕头,更何况当初他花钱翻了案,现在起诉他,你觉着能给他判什么刑?”
“更何况”,王淼说着,忽然顿了顿,“我从小没爹没妈,是我爷爷独自把我养大,还没等他享福就走了。”
王淼猛地抬头看她,眼底恨意凛冽,“这笔账,我总要一点一点的和他还回来!”
房间内一片寂静,刘晓云心里当真是复杂难言,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远远超乎了她的想象。
说真的,其实她心里,也是有些难过的。
王淼这段日子的做法的的确确的打动了她,想要打开一个中年离异的女人的心扉,很难。
因为当初和彭鹏离婚的那一刻,她就打定了主意,这一生要么再也不嫁,要嫁,也一定要认认真真的审视后再嫁。
可是,当她终于下定决心想要接受王淼时,却意外得知了这些藏在他温情之后的秘密。

在刘晓云沉默的片刻里,王淼忽然起身,快步地走了过来。
刘晓云后退了一步,后背抵在房门上。
她警惕地看着他,可是,下一刻,王淼却忽然伸手抱住了她。
他将脸埋在她肩上,身子微微颤抖着,“可是,我对你是真心的。”
“我知道,你每年都会去街口给我爷爷烧纸,我也知道当年的事和你没什么关系,这些日子以来,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也是真的想要和你过一辈子的。”
刘晓云身子颤了一下,还是轻轻地推开了他,“王淼,你让我冷静一下,忽然知道了这么多事,我一时间有些没办法面对……”
王淼被她推开,低着头看她,双眼通红。
刘晓云想开口劝他,然而刚一张嘴,王淼便扑了过来——
“晓云,我们在一起吧,我会好好疼爱你的……”
他不由分说地抱住她,疯了般的亲她,一双手掌迫不及待地探入她衣服里,带来一阵凉意。
刘晓云打了个冷颤,挣扎着想要推开他,却被他紧紧按住。
王淼此刻情绪格外地激动,他疯狂地亲着她,手掌在她身上摩挲,“晓云,我是爱你的,我和彭鹏的事和你没有关系,他背叛了你,你不是也恨他么?你就安静地看着我报复他,然后我们在一起,好么?”
说着,王淼伸手去解她的衣扣,“我们结婚吧……”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陡然打破了王淼的迷乱。
巴掌,自然是刘晓云打的。
她衣衫凌乱,颤抖着双手,不敢置信地看着王淼。
“王淼,你疯了!”


被打了一巴掌,王淼低着头不动,脸上有着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刘晓云深吸一口气,眼眶也一点一点地红了起来,“王淼,如果没有今天这些事,或者说,如果没有你刚刚的行为,我是真的想过要和你在一起的。”
“可是……”
刘晓云说了个可是,却再也说不下去了。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只是觉着,她忽然有些看不透面前的王淼。
她能够理解他的做法,只是不太认可。
王淼被仇恨遮住了双眼,已经有些疯魔了。
刘晓云摇摇头,“王淼,报警把,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把一切都交给法律来处理吧,法律会查明当年的真相,还你一个公道,彭鹏该坐牢坐牢,该赔钱赔钱,这是他当年欠下的债。”
说着,刘晓云低声道,“我不知道,我当年算不算知情不报,如果算,法律怎么判决我都认了,这也是我欠你们的,如果当初我狠下心来出庭作证,你爷爷也就不会冤死。”
王淼缓缓抬头看她,双眼通红,刘晓云摇摇头,低声道——
“收手吧,如果彭鹏真的染上了毒瘾,所有人都不会好过,你是教唆他人吸毒,后半辈子也毁了,而我的一对儿女,她们已经有一个杀人犯爸爸了,我不希望,爸爸留给他们最后的印象,再加上一个瘾君子的标签。”
说完,刘晓云对着王淼深深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
身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王淼似乎想追上来,跑了两步,却又忽然顿住。
然后,身后再没有动静。



(尾声)

2018年秋,法院判决出来了。
彭鹏当年交通肇事致人死亡,且肇事逃逸,外加其他恶劣情节,最后被判处七年有期徒刑。
法院判决当天,刘晓云和王淼都去了,法庭上,两人遥遥对视着,目光里仿佛隔了千山万水。
退庭后,两人并肩向外走去。
外面阳光温热,万里无云,刘晓云抬头看了看天,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身旁,王淼转头看她,声音很轻,“晓云,我们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刘晓云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轻笑道,“也许吧。”
说着,她转头看他,“起码现在,我只想照顾好孩子,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王淼沉默了片刻,最终缓缓点头。
他张开双手,轻轻抱了她一下,“我会一直等你的,保重。”
刘晓云笑了笑,“保重。”

以后的事谁又能说的准呢。
山高水远,也许兜兜转转还会回到一起,可是,现在而言,还是彼此保重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