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录取985的朋友确诊了癌症
生活

生活:那位录取985的朋友确诊了癌症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燕生
2020-11-25 09:00


走出弥漫着浓重消毒水味的医院,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排出了长久以来的郁结。

在繁华的城市中走着,我看到那些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挤着人潮涌动的地铁,不顾汗水所打湿的衬衣只一心想着如何在工作上尽善尽美。在灰尘密布的街道上走着,我看到烈日灼灼之下,工地上的工人们依然冒着高温,却为城市也为自己的生活搭砖结瓦。在人声喧嚣的火车站中等待着,我看到拥挤的人流之下,满脸汗水的小贩扯着洪亮的嗓子嚷着推销自己的产品,利润虽少的可怜却也是一分收益。
 
列夫·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有相同的情形,不幸的家庭各自拥有不幸之情形。
 
众生百态,百态众生,每个人似乎都可以在其中找到不一样的辛酸,却是相似的不幸。 


每次想起朋友,我的心情便忍不住变得沉重起来。高考失利的他,因为家庭条件而没有选择复读,去了一个二本师范院校念免费师范生,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山区教书。在那些渺无人烟的山区之中,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没有丰富的娱乐方式,但最为煎熬的还是没有向上攀升的希望。
 
朋友一直都很好强,当初的高考击败了他的努力,但那年的研究生考试他说他不会再放弃了。我忽然明白,也许在这世间之中,总有些人能够在苦难横生的环境之中站立起来,他们不屈服、不沉沦,就像宫刑之后的司马迁,乌台诗案的苏东坡,龙场悟道的王阳明。
 
在那些枯燥的日子里,朋友挑灯夜战,备战中部某985大学硕士研究生的考试,常常在凌晨三点才入睡,而顽强的自制力让他的大学本科期间薄弱的知识储备快速增长。
 
上苍看到了他的努力,在次年的全国研究生统考之中,他脱颖而出,在初试和复试的过关斩将后,考上了梦想之中的大学。在硕士阶段,他依然拼命苦读,在导师的欣赏下,攻读了同辈人艳羡的博士学位。
 
说到这里,我们脑中忽然会闪现那些翻来覆去炒旧道理的心灵鸡汤文,猜到最后结果也许无非就是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实际的生活从来都不会是心灵鸡汤那样的描述。

考上博士生的一年之后,朋友被确诊为了癌症。

我听到消息之后,脑袋突然地有些空白。我和朋友认识了二十多年,我看到过无数个夜晚中的孤独折磨着他,但他依然忍了下来;我看到过那些在求学道路上阻挡着他进步的人,嘲讽、蔑视、鄙夷着他,但他依然坚定地前进;我看到过他囊中羞涩,一个星期靠着馒头和白水度日,眼中却依然散发着明亮的知识光芒。
 
他尝过人世间无数苦痛事物的滋味,忍受过常人难以体会的极端孤寂,如今却没有机会遇见一个明媚的清晨。
 
一切宛如梦幻泡影般破碎,平庸的人依然过得洒脱自然,而努力的人却已逝去不复返。

这公平吗?
 
这是一个无比残酷的问题。我不想再回忆朋友过往的苦难生活,但是我明白,那些无数次夜晚的奋笔疾书虽然带给了他宝贵的知识,但也在摧毁着他的生命;那些无数次高压力的科研工作虽然带给了他不菲的薪酬,却也榨干了他的健康。
 
他年近30,头发便已变得稀疏,身体也不像青年时期般的硬朗,每多走几步路便有些气喘。
 
朋友太拼了,但他忘了死亡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
 
活着本来就是一件致癌的事情,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命,本就脆弱。

保罗·卡拉尼什在《当呼吸化为空气》一书中曾写道,我们身处对死亡避而不谈的文化,而你我却开始毫不避讳地面对死亡。
 
在死亡面前,一切的一切,终将归于终点,而我们所追逐的富裕,所艳羡的奢侈,所渴望的权力,在死亡面前都无关紧要。
 
我们所苦苦追逐的梦想,也时时处在死亡的监视下,我们不懂得唯有节制的奋斗、有规律的拼搏才能让生命长远存续,才能更多地触碰到属于自己的希望。
 
人生总是苦短,往往等不及来日方长。
所谓的及时行乐也不过是年轻人的自我麻痹。
 
死亡面前从来没有狂欢的盛宴,只有平淡的岁月。


那天去医院探望朋友,看到朋友因为化疗而苍白的脸色,我不禁有些心酸,朋友还是以往那样的坚强。拥挤的病房中,弥漫着浓重的消毒液气味,他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很认真地给我说:“一定要尊重自己的生命!”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我会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