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村的怪事儿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我们村的怪事儿

作者:老末
2020-11-25 17:00

我小时候我们那个村子虽然不及今天漂亮,但是朴素的街道里却是幸福的生活。2008年我们镇的新农村建设在我们村搞试点,好像从那一年之后,我们那个原本平静的村子就再也没有消停过。

2008年,我的曾祖母去世。她在的时候,尽管家里人也不是太和气,但是碍于她的威严,所以也没有谁敢掀什么风浪。但是曾祖母刚去世,我们家便和三爷爷家吵的不可开交。其实也没什么大仇恨,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血脉亲情,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当时就闹得跟仇人似的。

事情的起因其实也并不复杂,就是因为几句话的事儿。三爷的儿媳妇平素里喜欢说三道四,但是人不坏。这个人跟她说点什么,隔天就传给了另一个人,另一个人跟她说点什么,隔天就传给了这个人。就这样传来传去的,后来就闹出了大矛盾。

当时的事情是这样的,我三婶儿在三爷儿媳跟前说了伯母一些坏话,隔天三爷的儿媳便传给了伯母。三婶儿的话说的有点狠,伯母气不过于是就找三婶儿去理论。两人各执一词,最后三叔想了个办法,就是去三爷家找他儿媳对质。

三爷的儿媳是比较爱说道,但是从来不说假话。结果一对质三婶儿输了理,三叔气急败坏的当场把三婶儿打了一顿。但是事情并没有就这么完,三婶儿挨了一顿打,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先前三爷的儿媳曾在三婶儿跟前说过李工母亲的坏话,为了报复三爷的儿媳,于是三婶儿便将那坏话传给了李工的母亲。

李工的母亲向来泼辣,于是纠集儿女去三爷家门前叫骂。三爷的儿媳妇觉得理亏,所以就没敢出门。李工的母亲在三爷门前连骂三天,真是丢尽了祖宗的脸面。没多久三爷就气病了,一病就再也没有起来,仅仅两个月功夫三爷便过世了。听我父亲说,三爷得的应该是食道癌。

三爷去世后,我们家和三爷家的亲情就这么断了。好像就是从三爷去世的那年开始,我们村几乎每年都会有好几个人得怪病而死,几乎年龄都不满五十。

三爷去世后的第二年,李工的母亲也得食道癌去世了。2013年的时候,我们村东头的两户人家都死绝了,都是突然脑溢血而死。于是这个时候村里人就开始议论了,说是我们村的风水出了问题。当时全村集资,请来了一位风水先生,风水先生说因为我们村西头那条水泥路的缘故。

原先我们村西头是一条护村沟,是民国时期挖的,2008年搞新农村试点的时候填上修成了路。而我们村的家庙在村西头,风水先生说正是那条水泥路破坏了家庙的风水连累了村里人。村里大多数人都相信风水先生的话,后来在他的指点下在村东头又修了一处新的家庙。但是根据后几年的情况看,并没有什么效果。

我是个无神论者,对于风水这种无稽之谈向来是嗤之以鼻的。我们村自2008年后到今天这十二年间,因病而死的人数大约有三十来个。我觉得这应该跟我三叔有关,2001年的时候三叔在村东约2里的田地里建过一个厂子。

其实那个厂子就是个黑作坊,主要是从牛骨头里提取什么油脂。听我爷爷讲,只要那个厂子一开工,村子里家家户户就得门窗紧锁,因为厂子生产时释放的废气特别刺鼻。近十多年村里因病而死的人,大多分布在村庄的东半部分。
那个厂子到了2005年才被省里派来的人强制关闭,四年多的污染对人的健康的影响可想而知。不仅仅是空气污染,还有对土地的污染。那几年我们那里的村民大部分都是自给自足的。近十多年间,村里因病而死的人,他们的耕地大多也都集中在那个厂子周围。

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见解。我没敢跟家里人讲,更没敢跟村里人讲。毕竟都过去那么久了,况且近两年村里人大多搬去了城里,今天的村庄有一半是空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