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蒙恩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蒙恩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流言
2020-11-29 13:00


蒙恩最后一次看向眼前的尸体,尸体尚未腐烂,创口还在向外溢出黑红的死血,蒙恩嘴角微微扬起,像是笑出了声,又像是低声念叨着什么。

噗嗤。

狼的天性是杀死羊,羊的天性是对抗狼。

狼王满意的看着眼前这匹小狼,眼神里有三分希望,三分欣喜,三分激动,甚至还有一分连狼王自己都没有感受到的淡淡恨意。

只是没有宠溺。

那眼神不是看着部落里新生的狼崽,也并非望向第一次捕获猎物的雏狼,而更像是在盯着,盯着一件兵器,一件能让自己稳操胜券的绝世神兵。

它们叫它狼蒙恩。

狼蒙恩是一只小狼,也不是一只小狼。

从小就长不大的身躯让它在狼群中注定成为失败者,在决斗中屡屡落败的它从来争夺不到配偶的青睐,只能形单影只的落在狼群之后,捡拾群狼挑选过后的食物,甚至啮食苦涩的草茎。

没有哪匹狼愿意多看它一眼,终日干瘪的皮毛也丝毫引不起猎手的兴趣。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那是一块完整到近乎完美的羊皮,浑身上下散发着充满魅力的油光,即便是最强壮的羊族勇士也不敌这副皮囊一半雄壮,最俊美的羊族帅哥也比不上这幅皮囊一半秀气。这是天神的造物,也像是撒旦的恩赐。

有狼提议烧掉,有狼提议裁下。

老狼王顿了一顿,突然望向了角落,那里有一匹毛发凌乱,满是伤疤,瘦弱不堪的废物狼,正低头哈着热气,想暖和暖和冻僵的前足。废物狼抬了抬眼,正对上老狼王那双激动得简直要冒出火来的眼睛。只有最不像狼的狼,才能披上这副最不像羊的羊的皮囊。

狼生第一次,他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

蒙受上天的恩赐,它现在只能是一只羊,一只进入羊群,融入羊群,最终必须带领羊群走向毁灭的羊。

羊群很自然的接纳了它,正如接纳草原上众多无家可归的羊一样。母羊倾慕于他健美的身躯,俊郎的外表;公羊嫉妒于它无暇的躯壳,却也佩服它壮健的体魄。在羊群中它只用一个抬眼,便有无数主动的母羊投怀送抱,微微颔首便有几多公羊听他号召。忌惮它名声的头羊第一天发出挑衅,第二天便被发现死于狼群的围攻之中,尸骨无存。羊族很快选出了新的头羊,新头羊对它格外友善,吃同食睡同寝饮同槽,因为它就是它。新的头羊羊蒙恩。

秋末,风起。

即将到来的冬天是完美的食物储藏柜,狼王早已不再满足于往年的饥寒交迫,它要的是整个羊群,要的是整个冬日的饱餐,要的是将羊群圈养,让每一只狼崽都能沐浴着温暖的羊血冲出母亲的子宫,感受世界带来的第一次温暖。
羊蒙恩只是愣了一下,便很快答应下来。

羊群安睡之侧,数十个黑影攒动。

值夜的公羊连求救声也发不出,喉管被干净利落的一爪割裂,只能在血泊中发出无力的干嚎,狼群似海浪般涌出,值夜公羊的尸体之后,便是白花花的羊身,狼王磨利双爪,口中发出低沉的粗吼,向前方冲去。它甚至能听见自己心脏的跳动,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单薄的稻草瞬间下陷,原本正在酣睡的羊群突然躁动,转身冲向了狼狈不堪的狼群!
狼王的眼里,一个身影在极速放大,它发出最后的嘶吼,冲上前去。

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如何能与一匹真正的野狼角力?

五脏六腑都被摔得颠倒的狼王只一击便撕开了羊蒙恩的羊皮,露出了其中的干瘪狼毛:那狼毛由于过久未接触阳光早已灰暗阴沉,只是软趴趴的贴在狼身之上,像甩不脱的鱼鳞。狼王还未再度发起攻击,便被羊角击倒,创口向外流出黑红的血。

有眼尖的羊看出了蒙恩羊皮下丑陋的狼身,顾不得与狼相抗,便漏出低低的惊叹。狼群作鸟兽散没有羊愿意追击,所有羊只看着蒙恩,空气死一般的寂静。暧昧的母羊像是看见了百兽之王一般,瑟缩进其他公羊的怀抱,敬佩的公羊的眼中只剩下了无限恨意,双眼冒着熟悉的火光,死死的瞪着这位一夜前还是头羊的狼。

蒙恩最后一次看向眼前的尸体,尸体尚未腐烂,创口还在向外溢出黑红的死血,蒙恩嘴角微微扬起,像是笑出了声,又像是低声念叨着什么。

噗嗤。
是一声冷冷的低笑。
它突然抬起头,望向月光。
很久很久以前,自己出生的那个夜晚,好像也是有着,这样残缺又这样美妙的月光。
荒野上传来低低的呜咽,像是狼的嘶鸣,也像是羊的低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