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彷徨消磁之海 波塞冬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彷徨消磁之海 波塞冬

作者: GENGBI
2020-11-30 13:00



耳边回绕的电子噪声让恐惧的情绪未能真实地发酵,迫近漩涡的巨浪将船帆拍击得四分五裂,可冲击的声音却像是金属交互的摩擦,让雷文直起鸡皮疙瘩。

雷鸣突兀地炸响在半空,伴随着视野的颠簸将五官都炸得杂糅翻滚。瘆人的白光将四周照得宛如残昼,四周螺旋的海浪无不反射着诡诞的金属光泽,湍急旋转让一股灼热而刺鼻的蒸汽扑面而来,让雷文一度怀疑自己将溺死在一片沸腾的水银当中。

脚下的船已经支离崩溃,雷文死死地抓住身边的桅杆,木质的桅杆如金属般被他拧得变形。随着一块金属碎屑飞掠而过撕扯走他的一只耳朵,在脑袋里嗡嗡旋绕的噪声更大了,疼痛没有更加剧烈反而更加模糊……

他已经难以顾及自己的安危了,只是任由漩涡将自己拉扯向那巨大触须的主体,那祸乱根源的涡瞳。在四周一切都反射着强光污染的境地里,他的视线像是消磁的波,漫无目的,循规注定式地凝注向那漩涡中心的深渊,那浑浊而痴愚的黑暗——

有三只眼睛。

咔滋——

滋滋——

视野突然失去了色彩,雷文所瞩目的一切都还原成了初始的黑白。像是报废毁坏到阈值的机器。

有三只眼睛,眼白长着大小不一、密密麻麻的小眼睛,像尖锐的黏瘤和湿疣。

眼珠转动,眼珠中的眼珠也在转动。

滋滋——

哦,TA在注视我。

突然,沉重的闷响自迫近深渊的漩涡中炸开,一些破碎的金属片段和自然的海水交浑,雷文的视野在灼目的空白下挤出了眼泪,这几滴眼泪的挤出让他的双眼像是被撕裂般疼痛。

“你还在发什么疯?不要看TA!”由间断的破音组成的嘶喊总算将恐惧与痛楚传递而来,雷文捂住双眼撕心裂肺地痛嚎着。随着噗嗤一声,自己被诅咒的右臂已经被钉枪击中,带着特化过的疼痛,不断鬼哭狼嚎的雷文总算被当空拉扯回了船舰。


嘶……一股剧烈的疼痛感传来,仿佛全身已经被拆卸了一般。雷文睁开眼,看着熟悉的天花板,不免松口气。呼……幸好得救了。“雷文!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同事凯琳走到床边问道。“我没事了”“那你好好休息,我给你拿点东西吃”凯琳出去后,雷文闭上眼睛,开始回想那天发生的事……

雷文是对特异事象特攻的异闻小组的一员。一个星期前,他们收到了一封求救信件。信中写道,亚特兰蒂斯海湾最近出现了某种可怕的生物,只要一靠近,所有事物都会金属化,包括生命体!当地的人给这未知名的生物取了个名字叫波塞冬。因此异闻小组就来到了这里,准备探查一番,谁知刚靠近那片海域,就狂风四起,海浪拍打在船身上如同钢板之间的撞击……这件事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糟糕,还要恐怖啊。雷文又想到了那庞大又诡异的生物,那三只眼睛与雷文对视,仿佛无底的漩涡,黑暗诡秘又等着人去探索。等等,那眼睛里好像有……“啊!”,雷文突然捂住双眼,突如其来的针扎般的疼痛让他来不及细想。过了一会儿,疼痛感减轻了不少,雷文的后背已经湿透了。他缓过来之后,又尝试着回想那三只眼睛,熟悉的疼痛感再次传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仿佛有一股力量阻止他回想那三只眼睛!不,是不想让他知道眼睛里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一阵轰隆声从甲板上传来,打断了雷文的思考。
异闻大组长加隆回来了。他躬着腰靠着桅杆,左手臂骨秃露出来,伤口切面整齐,白花花的骨头和血肉各自分明,略微闪着金属光泽。“组长去波塞冬有发现?”雷文看见加隆右手握着一个鱼叉。加隆只说是海上捡的,便轰然倒下。

小组立马对这个物件展开讨论,雷文飞速敲击键盘,代码一行行扫过,所有人都紧紧盯着屏幕,“叮咚”,出来了。三叉戟,上古时期,神女施咒,用叉戟封印了犯错的海皇于亚特兰蒂斯海域,具体位置不详。不用多想,海皇封印动了,自然出来活跃了。

小组休整过后,全员奔赴亚特兰蒂斯海域。海域依旧雷鸣炸惊,大浪翻腾,拍着船身砰砰作响,许是带着叉戟,船只虽是一路摇摆,却也总是不在海域外围游荡了。船愈来愈靠近中心海域,乌云密布直压海面,海风卷着一团黑云直冲航船,黑水裹挟着金属屑刮擦着船板,“刺啦”一声,黑影利落划烂帆布,那股熟悉蒸汽味涌入鼻腔,一股热流直冲颅内,热流慢慢逼近气管,雷文捂住鼻子,大口喘息。他像是溺入一片深海,海面仅有几束漾漾微光,海底盘着幽暗湍急的漩涡,强大的吸力把他扯向黑洞。

脑子里咔擦咔擦声又想起来了,那个三眼怪物出现了,身上散发着汽油的恶臭味,恶狠狠盯着海上那艘航船,突然浪涛大起,伴随着一道强光划破海面,怪物一个触角拍碎了桅杆,桅杆下水手身体炸裂,金属屑散落在甲板上,又一个触须打向船头,残骸四处迸溅。异闻组员合力将三叉戟刺入怪物后背,怪物四周海水迸升,它一个翻身又是溅起百米高浪,它“呜啊”大叫,几根巨大触须猛地砸向航船,船瞬间崩塌,异闻组员被横扫入海,变成碎屑随浪飘零。部分落海队员急忙爬着救生艇,逃了回去。

雷文脑袋越来越沉重,逝去队员在他脑海里嘶叫,他的心脏像是被三叉戟刺穿撕烂了一样,他把他队员害死了,三叉戟对怪物没用,一大堆血字塞入他脑袋,啊啊啊,谁!为什么!为什么引我们来!砰!热流冲破防线,雷文在满嘴血腥中失去了意识。


过了许久。

 雷文眉头紧皱,像是遇见什么恐怖的东西。下一秒他惊恐的坐了起来,揉了揉眉心,缓缓睁眼,入目是一望无际的黑暗。他爬起来,左手往右兜里掏了掏,掏出兜里的夜视镜,慢慢地戴上。雷文向四周看了看,四百米处有一个热源体正在靠近。此时,他不知道是否应该逃离。他不想再承受那样的痛苦与煎熬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热源体正在慢慢地靠近他。他的脚步定住了,他想走,但是巨大的恐惧压到了他。慢慢地热源体离他只有五十米了,此时的他脸上却露出淡淡的微笑。这个热源体正是加隆和同事凯琳,哦!不,是正在金属化的凯琳。他倒下了,手里的三叉戟还屹立着。雷文简单地给他包扎了伤口。虽然有点丑,毕竟他不是一个左撇子嘛。随后雷文研究了一下三叉戟,没有任何收获,于是看了看正在金属化的凯琳。她暴露在空气中的伤口里面不是血肉和骨头,是闪着光泽的金属,但不知为何她的金属化进程十分缓慢。雷文的眼皮开始打架时,加隆才幽幽转醒。他眼神锐利地朝四周扫了一遍,确认三叉戟还在才松了口气。他刚准备开口,凯琳也睁开了眼。她冷漠地看了他们两一眼,就径直向雷文走去,身体一转,就把他身边的三叉戟拿起。转身准备走人,这时雷文抓住了她的手腕。三人一语不发,四周静悄悄的,突然凯琳脸色大变,痛苦地嚎叫起来。三叉戟从她手中掉落,她终于清醒了。呜啊!呜啊!远处传来一阵一阵金属碰撞地低吼。凯琳空洞的眼神注视着前方,迈着缓慢的步伐,向声源处走去。三叉戟也开始躁动不安。空气中弥漫着灼热刺鼻的蒸汽味,耳边是金属片飞过的声音,眼前呈现出丑陋的三眼怪。雷文被折磨的几乎快散失意识,加隆已经晕倒了。过了许久,声音消失了,蒸汽味也消散了,耳边也不再嘈杂。雷文开始转醒,躁动的三叉戟也安分下来了,而凯琳却不知所踪。


雷文知道事情已经逐渐失去控制,加隆也开始向总部汇报进度“这里是异闻小组c-1203,名为波赛东的未知个体收容失效,初步判断该个体的项目等级为keter级,确认该个体为三眼碳基生物,攻击方式除开物理接触,能使周遭物体金属化外还能对意识产生极大影响,完毕。”加隆没有请求撤离,应对异常事物,总部没有下达撤退指令,异闻小组就一步也不能退。然而总部双子星指挥官的声音迟迟没有响起,加隆面色微沉,毕竟进到这片海域一些设备就像见鬼了一样停止工作,如果卫星电话也出问题了的话,这只小队将孤立无援。这时凯琳的声音在卫星电话里响起“你们想要对付TA就陪我玩一个游戏吧,你们若是蠃上一局,我就杀死TA,若是两局都输了,你们就永远陪我玩游戏。” “我们拒绝!”与未知生物合作并不是有趣的事“咯咯咯,捉迷藏开始咯,时限一小时,我来找你们了。”话音刚落,一个人型生物扑了过来一股巨力将加隆摁在墙上“抓到一个啦”加隆和雷文同时拔枪射击,子弹击打在那怪物身上发出的声音竟如击打在铁块上一般,甚至于迸溅出火花,加隆脸色大变,一边开枪一边嘶吼“走!找地方躲起来。”雷文明白这不是重感情的时候,至少得有一个人将这变故通知给双子星,他不敢回头,迅速逃向暗处。匆忙中雷文猫身躲进了通风管道,约莫十分钟后,随着低沉的咚咚声,他在管道中借着警示灯微弱的光亮看清了那类人型生物,身长约两米长,瘦巴巴的像一个被剥掉了皮的猴子,在地上爬行,没有五官,而双手竟是两个球状物体,刚才的咚咚声便是这球状物碰地的声音。雷文心中疑惑“这东西不靠眼睛要怎样进行捉迷藏?没鼻子也不能嗅到我的气息,还有,TA用什么说话的?”那怪物能说话,想必是也猛然那怪物将一球状手猛地伸进管道口。纵是异闻队见过无数奇诡之事的雷文也不禁魂飞魄散。那手不是什么球状物,是脑袋,凯琳的脑袋!凯琳的脑袋“看”到了他随后“凯琳”笑了“又抓到一个。”这声音却像由加隆和凯琳开口说出的。“凯琳”的口裂几乎将她的头扯成两段,张口咬向雷文。当雷文恢复意识时,他发觉自己身处一破败木屋当中,队长加隆和凯琳无奈地看着他。雷文惊得迅速起身与他们拉开距离,这时“你们输掉了第一局,现在换你们来找我了。”一个小孩子声音响起“当年那怪物将我们一个个找到,杀死。用我们的魂和怨气炼成这三叉戟,却未曾想到神女利用三叉戟把他封印。现在,人们早已不再信仰女神,封印松动,TA的躯体已经现世,而他的灵魂却还在这城中,你们找到我,他死,被他找到,真实的噩梦将重回人间,你们也就一辈子困在这里,可以永远和我玩耍了,是不是很开心?咯咯咯。”此时三人面色微变,看来,被卷入了一场不能输的游戏。


像是进入了一场注定醒不来的大梦,又像是从一场宿醉的梦里醒来。雷文望向加隆和凯琳,后两者也正望向他,眼神里有迷惘也有轻松,亦或还有几分怀疑?雷文甩出多余的思绪,重叠复杂的回忆让他难以从中脱出。加隆率先走出,推开了门。

光线强的有些刺眼。

雨,满天的雨。炫目的耀光只是一闪,便被黑暗与沉默取而代之。雨滴落地,听不见泥土与水珠相遇的“啪嗒”声,只有沉默,城市像是被按下了停止符,冷静又冷漠。

勉强适应了光暗交错的变换之后,雷文稳了稳手中的手枪,跟在加隆身后,异闻小组经历过无数诡谲的危险境地,打破面前壁垒的,不会是多余的话语,只能是手中的沙鹰。

小小的木屋之外,是钢铁围成的坚壁。铁色的雨滴拍打在锈迹斑斑的地表,无数条夹杂着钢铁白银甚至黄金的道路以雷文脚边为原点四下铺开,沉默着的建筑巨大而又普通:普通得像是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民宅,巨大得不像是人类的居所。

也许本就不是人类的居所。

还未来得及接受视觉上的强烈冲击,听觉便已恢复。暴雨击打地面的声音仿佛金铁的交错,耳畔似有千军万马厮杀在冷兵器的战场,却又毫无一丝哀嚎或是怒吼,远处似乎传来阵阵诡声,像是一万匹马的嘶鸣,也像是无数婴儿的哭泣。

“来抓我呀。”

枪响了,是加隆手里的那把柯尔特。

撞针推动弹壳入膛,火红的子弹飞出枪体,在漆黑的雨夜撞击出炽热的微光。

没有惨叫,没有呻吟,甚至连子弹入肉的轻微响动也没有发出。

它好像在笑,三只眼睛弯起戏谑的弧度。

好像每个人都看见它在眼前,又好像模模糊糊只是一个幻影。

它会在哪呢

别往后看

血肉化的世界,原来是这样可悲又脆弱。

不过是上帝的诅咒,让人类成为血肉的奴隶,让诸神都化作吮吸骨血的寄生虫。而已。

紧紧盯住。

有三只眼睛。

沙漠之鹰转起优美的弧度,两段式扳机发出轻微的两声“咔哒”,.44的大口径子弹喷吐出罪恶的死亡之花,加隆与凯琳根本来不及反应,子弹便击穿了他们的下颚骨,恐怖的撞击力让脆弱的人类骸骨瞬间化为齑粉,子弹继续深入,径直穿过柔软的口腔,像一柄小小的手术刀,精准地插入他们的大脑。

旋转,爆裂,迸溅。

他们早就不再是自己的队友,刚刚杀死的,只有干瘪的躯壳和怪物的两只眼睛而已。如果是一场噩梦的话,那就让这场梦快些醒来吧。

第三只眼睛,会在哪里呢?

它在凝视我吧

凝视一个凡人,那就让它付出,被凡人杀死的代价。

雷文压了压手指。

没有骨节压缩空气的爆鸣声。

而是金属碰撞金属的

咔哒,咔哒,

咔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