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夜里的鬼话
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夜里的鬼话

作者:乌云飞
2020-11-30 19:00


夜静悄悄的,秋风从房间的窗户外一阵阵刮来,猛的,我从睡梦中恢复了意识,看了看床头的闹铃,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半,想着明天还有四节烦人的数学课,我慌忙把被子捂得更加严实,好让我更容易的再次进入梦乡。

不知怎么回事,此刻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总睡不着,半梦半醒见,耳旁除了烦人的蚊子嗡鸣声外,好像还一直夹杂的细细碎碎连绵不断的杂音,那感觉好像你在睡觉时,总有人在你耳边唠唠叨叨个不停。

我下定决心起来上个厕所,在心里计算了好几下卧室到厕所的距离,才极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刚睁开惺忪无力的睡眼,余光就从卧室的大镜子里扫到一张苍白的脸,吓的我一个激灵,马上回头看去,原来那是我挂在床头的棒球帽。

“妈的,差点没给我的尿吓出来,看来卧室里还真不能装镜子,自己吓自己一个大激灵。”

我悻悻的想着,一个人再次钻回了被窝。

月光再次笼罩着我的卧室,夜静悄悄。

“嗦……嗦。”一阵阵细碎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仿佛是在向我倾诉着什么。

“难道我的房间里还有别人不成?”起毛的心不禁自我发问。

接着又是一阵絮絮叨叨的说话声,仿佛就在我的床前,就在我的耳边。

我想起刚才镜子里的那张苍白的脸,呼吸声便更加的小了。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我努力的想忘记,可越是想忘记,那张脸在我的脑海里却浮现的更加深刻,最后,我完全的看到了他的样子。

很长的头发和眉毛,但全是白色的,最要命的是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睛,无论我躲在哪里,好像它都在直勾勾的盯着我,冷汗一层层渗出我的皮肤,钻出我的后背。

“天应该快亮了吧?”

我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太阳公公早早的升起来。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又睡,睡了又醒,可月光依旧像昨天晚上一样的铺在我的卧室里,隐隐约约还是能听见那一阵阵的说话声,夜,更长了。

我再也受不了了,那说话的声音好像一直在和我倾诉着什么,但我既听不清楚,也想不明白。

“难道真是鬼话?”

想到这里我的后背冒起一阵的白毛汗,因为我想起了住我隔壁刚刚去世的王奶奶。这时我把刚才记忆里的那张脸和王奶奶一对比,果然是同一张脸。

我的心跳的更快了,仿佛要从嗓子眼里飞出来一样。

絮絮叨叨的声音又开始在我耳边响起,我听不清她在向我倾诉着什么。

“难道她讲的是鬼话,所以我才听不懂?”着急的我开始回想王奶奶生前的画面。

王奶奶生前一个人住在我们隔壁,从她家门口经过的时候,你永远能听见被开的老大声的电视,她没有喜欢的节目。

只是喜欢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听着电视的声响,然后一个人自言自语着一些永远令人听不清楚的话,就像我此刻耳边的话语一样。

王奶奶去世前曾自杀过一次,幸好被巡查楼层的保安及时发现并且救下,当她做生意的儿子得到消息后,便慌慌张张的从外地赶了回来,可没过几天,这里又不见了她儿子的踪影,只是王奶奶家多了一个做保洁的阿姨。

王奶奶不喜欢和老太太们玩,但老太太们在一起时却总喜欢谈论她,老太太们喜欢谈论王奶奶儿子开的豪车,在哪里又买了什么豪宅,每个月又给王奶奶寄了多少生活费。

老太太们茶余饭后的谈资里,永远也少不了这些话题,而这些足以令老太太们自豪的事情,王奶奶却从未在人前提过,她反而更喜欢一个人坐在电视机起自言自语。

几天前,王奶奶去世了,走的不声不响,好像根本没有这一号人一样。

耳边再次响起这些细细碎碎的“鬼话”,我竟也不再像刚才那样害怕,月色这么好,王奶奶可能也只是想找个人倾诉一下吧,她的儿子远在千里之外,想起她生前给我送过不少好吃的食物,或许她也只能找我倾诉吧。

天渐渐的亮了,耳边细细碎碎的声音也越来越轻,伴着一阵喧闹的闹铃声,我才意识到自己竟不知何时睡着了。

看着初升的太阳,昨夜的恐惧竟然也变的烟消云散。

“欣欣,昨晚睡的好吗?”做早饭的妈妈殷切关怀的问道。

听到这句问话,坐在一旁看报的爸爸远远的撇了一眼妈妈。

“好,好,好的很。”我抓起饼打着哈欠回答道。

“怎么可能会好呢?昨天你妈说了一夜的梦话。”爸爸扶了一下眼睛目不转睛的回答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