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变了质
生活

推荐阅读:姑娘,你可以不坚强,但不要让过分的女权害了自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芷兰苑
2020-11-30 09:00

波伏娃说:“女人不是生下来就是女人的,而是被后天塑造成的”。

这句话,我同意一半。
 
波伏娃之后进一步解释了她的观点:女人作为妻子和母亲的命运,是男性用来限制她们的自由,硬安在她们头上的。
 
但我觉得,女人,生下来就是女人。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美国科学家约翰·曼尼做了一个非人道的科学实验“John and Joan”。
 
他的一个核心理论是:

儿童在出生时是无性别差异的,对性别的认知都来自后天的环境和教育,如果从小对儿童进行“性别的再分配”,并加以正确的培养,他们都能摆脱原来的性别。
 
也就是说:“他相信性别是后天产生的”。
 
实验内容是找到一对双胞胎兄弟,在征得父母同意后,他把一个男孩强行改造成了女孩。割掉了他的阴茎,睾丸,并给他安装人工阴道,打入雌激素,并在改造身体之后,在后天环境里特意引导她相信自己是一个女孩子。



实验在童年时期出具效果,“Joan”的确更耐心,讨厌脏乱,会喜欢布娃娃,出现一些女性特质。但是随着小孩越来越大,问题也变得更加突出,直到成年后,当被改造的“Joan”知道真相后,选择了自杀。
 
所以当我们出生带有子宫和卵巢,女性特质里的繁衍和生育变成了我们的本能。
 
我们有拒绝成为母亲或妻子的权利,可不该认为这是一项错误。


女性不是后天能轻易改造的。

19世纪一开始,女权主义的出生是为了追求妇女的投票权,反对贵族特权,强调男女在智力上和能力上是没有区别的。
 
可是近年来,随着女性意识的增强,“女权”逐渐出现贬义倾向,不仅出现攻击男性,并且同样出现贬低女性价值倾向。就像前几天papi酱在网上晒子,而子随父姓却被质疑独立女性的身份造假,又或者是“直男可以癌化”“绿茶不能婊化”,所有一切都让人觉得与女权本来追求的东西本末倒置,草木皆兵。
 
现代女权仿佛把女人放到了男人的对面。两者不共戴天。同时又逐渐成为新时代上层女性获得权力的手段和标语。痛斥着安于家庭,不愿工作的女性。
 
“女权”要挟着女性,鼓励女性撞一撞男权社会的石头。
 
可最终我们注定会头破血流。
 
所以当我反对女权的时候,我在反对什么?
 
在我心中,女性就是弱者,当男权社会无法改变的环境下,我在反对女性对自己强大的盲目崇拜。并不是说在我心里女性地位较男性低,而恰恰相反,我认为女性的能量远远大于男性。
 
有能量大的弱者么?这不矛盾么?



我想不是。
 
我所谓的弱者并非智力或工作能力上的区别,而是生理上的区别。
 
就如我之前所说,性别是天生的,当女性出生带着特有的子宫和卵巢,就注定会受到生理上的限制。
 
每个月的月经会造成女性生理不适,同样雌激素和孕激素也会造成女性偏情绪化,敏感化。尤其是生育,十月怀胎以及之后的分娩,身体巨大的撕裂不仅仅是阻碍,更是精神上的一种创伤。
 
这些生理因素都无时无刻给女性的自身发展带来巨大困扰。
 
且都是不可抗力。
 
当一个女人成为母亲,她所承担的责任慢慢偏移到家庭,虽然孩子并不是一个人的,男性也同样在家庭中承担父亲的角色。可是长久的孕育会催生出母性,母子连心不是说说,这是一种本能。
 
成立家庭后女性很难做自己。一味追求“女权”所谓的独立,反倒会把“非独身女性”困在原地。
 
而对于雇佣者来说,所谓的平等,就是带来同样的效率,于是很多职位会偏向男性。由于生理限制会导致女性的经济收入很难与男性相匹配。这就造成许多低收入女人愿意依靠男人来补偿这一块不平等。
 
女性择偶观里的向上兼容或慕强心理可以算是“男权社会”下的一种无奈。
 
如果真的如女权所说,当我们追求男女平等的时候,女性过分相信自己的强大反而忽略了自身的生理劣势,女性反倒把自己放到不利的位置。
 
我反对女权,恰恰是希望社会给弱势女性更多的包容。比如“家庭妇女”“丧偶女性”“单亲妈妈”,我们要允许这样的不平等存在,女性可以依靠男人,女人也可以软弱。
 
而不是一味的质问“你为什么不靠自己?在这个社会做到独立而美丽?”



所以在我看来,作为“天生的弱者”,社会应该把利益的天平稍微向女性倾斜。
 
利益倾斜不是偏袒,恰恰是对女性价值的肯定。

如果真的说要求男女平等,你就无法接受泰坦尼克号在船沉没时,呼吁的“妇女老人儿童先走,男人最后”。在生死边缘,把生的机会留给女人,这是不是一种“非女权”?
 
因为是男人就该死,这对于男人挺不公平。
 
在呼吁男女平等上也站不住脚。
 
而在我理解这种“生”的权力,更像是男性社会对于女性“在繁殖付出”上的尊重。或者是“男女社会资源分配不均”后的男性对于女性的权力补偿。
 
就像是之前河南有“女司机”停车位,会比正常停车位稍宽一些,方便女性倒车。我更愿意把它解释成一种帮助,而不是对女性驾驶能力的歧视。
 
而现代女权变得如此偏激和尖锐,本质上是对“父权的反抗”。
 
不久前的“PUA”“N号房事件”“继父性侵事件”都让我们不寒而栗,女性的觉醒变得更加重要。但说到底,我们反抗的是“物化女性”,“来自父系社会权力的压迫”,“女性附属于男性”的不公现象,而不是男性本身。
 
只是恰好在暴力犯罪中,80%的施暴者都是男性。所以女性自然开始“仇视”男性,并报复式的开始了自己的反击,想把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痛苦加倍奉还。
 
于是“女权”变了质,潜意识成了“歧视男士”的尖锐代名词。



在我心中,女性除了在生理上的弱势以外,其他方面都强于男性。她们更加坚韧柔软,寿命更长,更因为神圣的母亲角色,母性的光辉让我更加相信女性的强大。
 
包括在进化的角度,女性的生殖器官是存在体内,相较于男性更加安全。就身体构造而言,女人是高级动物的典型。
 
但是作为女性的所承担的苦痛并不能因此被忽视。
 
因为在脱离单纯繁衍的社会后,现代文明对女性要求的更加高。独立坚强,苗条漂亮,勤俭持家等等,都是在“男权社会”生成的“女权”形象。
 
绝对的男女平等,是忽略女性必须承担“生来的苦痛”的不公。
 
当然,女性永远可以做自己,在个人意志和主观选择上,我永远同意男女本质的相同。作为女生你有权利追求自己的生活,喜爱你爱的事情。丁克或者不婚,养猫还是养狗,都在你自己。
 
但是在现实里,我还是希望女性能接受自己的局限,并更好的在当代谋取自己的利益。
 
女性适当示弱,承认自己的局限并不可怕。
 
姑娘,你可以不坚强,别让过分女权害了自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