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大叔用两百块就把那个女孩骗到了
真实故事

真实故事:大叔用两百块就把那个女孩骗到了

作者:刘小楼
2020-12-01 11:00

疫情那段时间,整天们在家不得出门,经常和远方的闺蜜煲电话粥。
闺蜜给我讲了这么一件事,听的小楼叹息不止。

她给我讲的那位小影姑娘,可真是个好姑娘。就是好的有点......傻了。
还是给宝宝们自己判断吧。宝宝们多给点建议,也让我朋友给小影姑娘看看。
以下为记录方便,我以那位朋友的口吻,用第一人称讲述。


我和前夫离婚,没啥原则问题,就是感情不和。
当初我俩本就是晚婚,因为家人催的急,觉得各方条件还合适也就结婚了。

婚前了解不多,婚后磨合,才发觉彼此很难合拍。
都是二十八九岁的人了,性格习惯都有了自己固定的模式,很难更改。
话说回来,可能也是彼此间本就没有多少爱吧,谁也不想为谁改变,自然无法和谐。
俩人冷战一年多,反正没孩子,也没啥共同财产,一拍两散倒落的安生。

中国女人大多如此,你不结婚,家人会一直逼你嫁人。可一旦你结了婚又离了,反倒彻底成了自由人。
娘家肯定回不去,你爱去哪里去哪里。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娘家只管逼你泼出去,至于是蒸发还是风干,那就全凭你自己了。
反正身为女人的你,不结一次婚,就永远无法做主自己的生活。

离婚之后,我转了行。几经辗转,前些年和一家公司签订合作分销。
反正我孤身一人,去哪都没问题,合同一签定,我就拖着两只大皮箱移民到了当地定居。

来到当地第二个月,认识的一位总监就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给我,叫程立邱。
他36,大我3岁,离异有个女儿12岁,当时在隔壁一小读书。

程立邱那人挺会说,外表倒是不差,身材修长,白净儒雅一派风流。
南方人,老家离上海不远,据说是甲方董事长的远房亲戚,在这边工程上做监理。

那段时间我刚到这边没多久,租了套公寓,一切都还在安顿。自打总监介绍我和程立邱认识,他电话就一直打的很勤,嘘寒问暖的颇有礼貌。

我去超市采购,他要开车来接我,实在推却不过,他便开着一辆工地上满是灰尘的皮卡来了。
他在结款台前等着我,我刚一算完出来,他先拿出手机扫了码,弄的我特别不好意思。

虽说只有百十块,但咱这人打小不喜欢平白占人便宜。几番推让,最后分手各自回家之后,我给他发了个红包。
我觉得这没啥不妥,毕竟我刚认识他,又没说要和他谈朋友处对象。

往后又一起吃了两顿饭,他能言善道,虽说我们算是隔行,但他也能侃侃而谈。
似乎他就是商海浮沉很多年的老大哥,经验满的直往外溢,帮扶我这点小生意还不是手到擒来。

很多平日里油腻平庸的中年男人都这样,饭桌上二两酒一下肚,就成了天花乱坠能侃能吹的大能人。
见多了,我自然也就是笑笑,只听不语。

只不过每次吃饭,我都挺注意,他请我一次,下次我必定抢着买单回请。反正我不占你便宜,这是我的习惯。
大概第三次见面吧,他俨然已经把自己当成我的那一位了。
话里话外,和我谈起结婚。

说真话,我是有点接受不了,只是一起吃了两顿饭,他从超市送我回了次家,我们压根没谈过彼此的情况。
每次见面都是他云山雾罩一顿侃,话说,我除了知道他离婚有娃,其他一概不知啊。

我赶忙打断他的话头,问起他目前的情况。你住哪啊?
忙啊,平时住工地上的宿舍。
孩子呢?
孩子和她奶奶在学校旁边租了间房住着。
我这才知道,他母亲也在当地。

我问起他在老家的情况,他说离婚时,除了要孩子啥都没要,房子和家里一套门面全给了前妻。
他手一挥,豪气的说,一个女人不容易,给就给她了。不过孩子,我说啥也不能留给她,那是我们老程家的后。

问他是否打算在本地常住,还是工程结束准备回老家呢?
他反问我怎么打算。
我说,我这边合作项目结束恐怕还要两三年,而且我挺喜欢这个地方,是打算买房定居的。
他一拍桌子,颇有气势的说,那就买房定居。

其实在一年前,计划在这边合作时,我就已经在项目上按揭了一套住房,只不过还没交房。
估计介绍人和他说过吧,不等我问他想在哪买房,他就先问起我买的房子什么时候交房。

我说怎么也还得个十来个月,到能入住也得一年了。我这边租的房也是交了一年房租。

程立邱立刻说:
“那么我们结婚后可以先住你租的房。等你房子下来,装修你就别管了,我认识搞装修的太多了。
你买的110平的吧,三室两厅?够住够住!我女儿早就和我说了,以后给她装修的房间,地板要铺海洋图案的瓷砖,你说现在这小孩,多聪明?!”

我一脸懵逼,谁说要和你结婚来着?我凭什么就得给你女儿装修一间房啊?还有,我就不信,他做工程的,不知道当地所有商品房出售都带装修?

我赶紧让他打住,明确的说,我还没想过那么远,而且我也没觉得我和你有那么一见钟情,更没打算和你结婚。

那以后,我就不怎么和他见面了。
看的出,程立邱是个小聪明十足,能吹会算却不踏实的人,我这个人懒,不爱说话也不喜欢算计,实在不喜欢和这种“能人”打交道。

我都不打算和他见面了,他还好几次给我打电话,非要我去接她女儿放学,顺便帮她女儿做饭辅导作业。
他一边帮我安排,一边喋喋不休和我说,他女儿有多可爱,我只要一见面肯定喜欢。
被我不留面子的断然拒绝。

事后,他对介绍人总监说,我这个人性格不好,没爱心……

我真的不明白,他哪来的自信,觉得我就会一见钟情爱上他,愿意为他孩子当后妈?
可能他觉得自己气质风度颜值在线吧,只可惜,我从来就不是颜控。

或许天底下做父母的,心情大抵相同,都觉得自己孩子可爱到无敌吧。
可对我来说,非亲非故一个小女孩,我和她父母又没啥交情,路上碰见,我给她买个冰激凌没问题,照顾陌生儿童帮她找妈妈也没问题。
可让我放下自己的事不做,跑去做饭辅导功课,我有病?!

不来往大约半年后,有一次突兀的接到他的电话,开口就问我借五千块钱,说是有点急事,下月一发工资就还。
我干脆的说,不方便,没借给他。
那以后,便再无联系。说实话,我也真不想联系,五千块钱都要找人借,可见这男人混的有多惨。

后来一次饭局上,我无意中认识了他一个老乡,和他一个单位。他那位老乡是个大姐,快人快语,说了不少关于他的事。

说他每个月工资9千多,5千多给女儿交高价学费(因为户口不在当地,属于借读)和房租,程立邱自己平时吃在单位食堂,住在工地宿舍。

大姐满脸鄙夷,说程立邱这家伙,表面看着人模狗样还不错,其实特别好打牌好赌博,单位里很多人都是他的债主。
以前在老家,就是因为他赌博债台高筑,他前妻才和他离的。

他离婚时是给了前妻一套房,因为房子是人娘家出大头买的。哪来的什么门面房,他家里穷的,一辆二手电瓶车都拿去抵了债。
就这,他母亲还嫌他离婚时房给了前妻,闹着要回老家,不肯留下给他带孩子。

程立邱舍不得叫女儿和母亲回老家,又不愿意自己照顾女儿生活。想雇个保姆陪女儿住照顾女儿,可又没钱,便整天到处去说,要别人给他介绍对象结婚。

事后,我暗自腹诽好久,对那位介绍人总监十分不满,拜托你们这些热心肠,能有点责任心么?

程立邱可能是个好父亲,可绝不是个好男人,这种人,绕着走都唯恐避之不及吧。
谁瞎了眼敢和他谈婚论嫁,这是欠做保姆,还是有多想给人当妈啊。

去年,搬家之后,我认识了装修部的小影,24岁的东北姑娘。
老乡,又都是工作在异乡,我大她十岁离婚单身,她毕业没几年还没有男朋友。
那段时间我俩在一起的时候挺多,经常下班一起去吃饭散步,洗澡美容。

我很喜欢小影这个姑娘,长相不错,工作认真,爱说爱笑人很单纯。
虽然她是独生女,家里条件也不错,但是特别能干,自己住的房子里收拾的干净利索,做饭也好吃。

去年下半年,我谈了个男朋友,回了趟东北老家。待了五个月,半个多月前刚回来。
前几天,我在家隔离刚结束,小影第一时间就冲到我家,她兴奋的跟什么似的,从一进门,就叽叽呱呱的和我说她谈恋爱了。

起初我还打趣取笑她,可听了几句,我就傻了。也不知哪个缺德不长眼的,给她介绍认识了程立邱。

我问她是不是傻了,两人年纪相差十多岁,对方还离婚带个孩子,这是怎么想的啊?
她神秘兮兮对我说,这就是缘分呐!

原来别人给她介绍的不是程立邱,是和程一起工作的一个刚毕业的研究生。一起吃了顿饭,结果不知怎么的,她没相中那个小伙子,竟被程立邱给追到手了。

我傻眼了,不知道说啥好,也不知道咋回答小影的问题。她说听程立邱说,认识我,便使劲和我打听程立邱的事。还问我觉得怎么样!?

我实在不知道咋和她说,便问她看上程立邱啥?
她说,程立邱有风度有气质,笑得时候好暖,特别像花千骨里的师傅。

还有呢?
她说每次出去吃饭,程立邱都点她爱吃的菜,对她特细心特体贴特照顾。边说边拉开小包,给我看里面的几小袋红糖姜茶,说是程立邱今早特意给她放包里的,说是怕她这几天要来亲戚,给她准备好了。

我头晕,问她俩发展到哪一步了。
结果是俩人已经谈了快4个月了,赶上今年疫情,小影和程立邱父女春节都没回老家,现在基本上已经在小影的房子里同居了。

我问她父母同意么?
小影一脸郁闷:
他们不同意,我只说程立邱比我大离过婚,还没说他带着女儿呢,他们就不同意,不是今年疫情,早飞过来抓我了。
她还告诉我说,想先斩后奏,过段时间也许就和他先回他们老家领证。

我看的出,这傻姑娘是真心爱上程立邱了。
不等我说话,她就拉着我的手,满脸虔诚的和我说,她想要嫁的人,不在乎对方有多少财产、多大年纪、是什么地位、但一定要是她爱的人。她爱老程,千真万确,所以非他不嫁!

一番话说的我没感动,她先把自己感动了,眼泪汪汪看着我。让我这一肚子棒打鸳鸯的话啊,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想了一晚上,又和我现在的男朋友商量之后,我决定还是得和小影好好谈谈。
就算得罪人也没关系,毕竟我是真不忍心看着这姑娘将来后悔。
男朋友对我说,你不能直接劝人俩分手,只能把你看到的利害关系和小影讲清楚。


昨天我找小影一起吃饭,我对她说,不论你们将来怎么样,我只提几个旁观者的问题,你自己想想,到底怎么发展还得你自己决定。

“首先,你说你爱他,你到底爱他啥?就因为他给你感觉像花千骨里的师傅?
可你不是小骨,你俩也不是神仙拍电影,以后是要锅碗瓢勺过日子啊。
他爱赌博还欠钱,这你知道不?”

小影说:
“知道,可是他说钱都已经还清了,认识了我,他以后永远不打牌了。”

“好吧,就算他离婚也戒不了的赌,能因为你戒了。以后你们在哪生活啊?他和你说过买房的事么?”

“他是真不打牌了,过年到现在都没打。”

“废话,今年到处宣传不让出门,他就是想打也得有人敢和他一起打呢。”

小影又说:“房子,他也说了要买。”

“他说了他有钱买房么?”

“我俩都能按揭啊,首付才要多少钱啊,怎么还凑不出来。”

我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又问:
“那现在你们住一起谁管钱?房租谁交?”

“钱各管各的,我房租是按年交的,我早交过了,而且今年疫情这样,他们工地现在还没开工,他还要养女儿呢...”

“那平时,家里你们谁做饭谁干活?”

“我做家务,他特别爱吃我做东北口味的饭。他老对我说,这都是女人,怎么我和他前妻就差那么多呢,他前妻可懒了,连一碗粥都没给他女儿煮过。”

我实在忍不住,讽刺道:
“对对对,那他女儿这么多年没饿死,能长大还真是不容易。他妈呢?不是以前都是他妈帮他看女儿么?”

“早回去了,我们在一起没几天,他妈就回去了。他妈走的时候,还拉着我的手说,他们老程家是祖上积了德,程立邱才能找到我。”
小影的脸上红扑扑的,笑的别提多甜蜜。

我气的头都晕了,泼冷水说:
“明白了,房租你交,家务你干,钱你赚,那你说他对你好,除了记得你爱吃的菜,给你准备红糖姜茶,还有啥?认识这么久,他给你花过多少钱?”

可能我赤裸裸提到钱,让小影觉得很难堪,她满是埋怨的白我一眼,眼神中带点鄙视。
我便解释说,我不是势利贪财,我就是想知道你俩现在相处,到底是怎么样的状态。
而且谈恋爱时,提钱不丢人,再深的感情也要物质来表现吧。不都说男人爱上一个女人,就愿意给她花钱,他给你花过钱么?

小影想半天,说老程帮她交过200电话费,平时出门吃饭也都是老程买单。还给她买过一个特别好看的手机壳,边说边献宝一样拿给我看。

见我冷笑一下,不为所动,她吭哧了半天,最后索性打断我说:
“哎呀,那都不重要,他是真的对我很好。他不是在乎钱的人,只要他有,他会给我的,这不今年特殊情况嘛。”

我觉得自己无话可说了,那感觉就像无论你怎么拍桌子,也叫不醒一个自我催眠的人。

分手时,小影对我说,可能她和我的婚姻观不同,她是那种一定要嫁给爱情的女人。

我……满口苦涩啊,不知怎么说才好。
这姑娘怕是以后都不会理我了,可能我在她心里,就是个势利刻薄不懂爱情的老女人吧。

唉,怎么办,我是真的不想,眼睁睁看她跳进程立邱那个坑。
可是,我能怎么做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