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九九消寒图
故事 生活故事

短篇故事:九九消寒图

作者:华文
2020-12-05 09:00
细雨闭上眼睛,等待着刺入眉间的那一抹冰凉。


已经是春天了,门外的屋檐还挂着冰棱,屋子里面到处都渗透着严寒,水杯、铜镜、砚台上都结着一层薄薄的冰。
这些寒冷的气息都来源于墙壁上挂的一幅幅肖像,画像上的男子背着一个画轴,面若寒霜,眼角眉梢都仿佛结着一层冰。
画这些肖像的墨,混合着人血。
传说中,有一个画师能够画下万事万物的温度,温暖的如春,严寒的似冬。细雨坐在窗前,看着外面软玉绿丝的春天,正画着一幅九九消寒图。
九朵梅花,八十一瓣花瓣。
长冬漫漫,民间画这九九消寒图消磨冬日的时光,便是从立冬之日开始,每日画上一瓣梅花,等到八十一日之后,九九尽,春日到,是谓九九消寒图。
冬天一直在努力地向春天靠近,可是春天的温暖却杀死了冬天。
细雨笔下的九九消寒图是世人千金难求的宝物,不管是什么季节,只要将这幅画挂在家中,便温暖如春,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春天阳光的气息。
细雨手中是一支杨柳枝制成的笔,她从不轻易做画,她只为出生在冬至的人画画,代价是他们的鲜血。细雨的书架上放着很多精致的小玉瓶,里面透出细微的红色。
很多男子为了求画不惜自己的鲜血,一是为了着室内生温的奇画,二是为了细雨。
看她一眼便如同置身在春天的千里芳菲中,有人曾经触碰过细雨软腻的肌肤,温暖的气息便立即从指尖弥漫到全身,全身缠绕着一种微醉的暖流。
“冬至出生的人,寒气最重,用他们的血来给你做画,最适合不过。”
“你总是说冬天和春天永远不可能并存,就像我和你一样。但是,你看这个屋子,虽然挂满了冰棱,但是依然有春天的细草嫩柳生发。”
“今年就是第九年了,你会回来吗?”
细雨望着画像上面的男子,喃喃道。
一阵风来,吹起细雨轻薄的衣衫,两朵鲜红的梅花从细雨的肩上露出来,其中有一朵梅花,最后一笔尚未画完。

很多年前,细雨笔下的那个男人还在。
细雨第一次见到寒山的时候,寒山背后就背着一幅画,手中拿着一支笔,是一支杨柳枝制成的笔。
那么多孩子围着他转,寒山一眼便看中了细雨。细雨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唯有一双眼睛,只看一眼就仿若置身在春日那令人微醺的暖阳下,在漫天芳菲中心神激荡。
寒山看着那样一双眼睛,出神了很久。
寒山为细雨画了一幅肖像,细雨将这幅画握在手中,十分温暖。细雨出生在一个严寒的边境村落,周围全部是白雪皑皑的山脉,一到冬天苦不堪言。因为家中挂着这幅画,细雨家才得以温暖如春。
寒山说,他的这支笔可以画下世间万物的温度。
细雨出生在春分,春分这天是一年当中春意最盛的一天。细雨身上的气息如同春意蓬勃而出,可以融化冰雪。这么多年来,细雨是他见过身上气息最温暖的人。
作为代价,寒山用一根细如针的冰棱刺破了细雨的额头,取了几滴眉间血。
细雨只感觉到一丝丝的冰凉。看着眼前的寒山,她感觉心中有一座雪山在消融,暖洋洋,又冰冰凉的。
“你为什么要我的血?”细雨看着寒山,不解地问。
“为了画画,画我背后的这幅九九消寒图。九朵梅花,八十一瓣花瓣,等到我把所有花瓣全部画完,春天就来了。”寒山微微笑了笑,但是眉眼之间还是透着寒意。
“如果提前画完,一天画两朵,画三朵呢?”
“那春天就会提前到来,冰雪一日间消融,花朵一日间盛开。”寒山道。
“我才不信,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画。”细雨眼中闪着灵动的神气。
寒山什么也没有说,他解开了背在背后的画,慢慢将画展开。
这幅画不同于寻常的九九消寒图,一种喷薄的生命之力扑面而来,隔着纸面细雨也感受到一阵清幽的梅花香还有一股沁透的寒意。每一朵梅花上都覆盖着晶莹的雪花,图上只有三朵梅花,而今天正是四九的第一天。
“你看好了!”寒山将画卷展开,一边研磨,一边将细雨的血滴入墨中。他拿着一支杨柳枝做成的毛笔,在画卷上画了一瓣梅花瓣。
只这一笔,细雨看见画中的梅花簌簌而动,雪花从梅花枝上振下些许,画卷中的雪在融化。再看向地上,地面上的雪也在慢慢消融。
细雨看着周围神奇的变化,眼中闪着光亮,她低头捧起一捧雪,感受着冰雪消融的温度。
“这下你相信了吧!”寒山将画卷起来,收好。
原来,这幅画真的能够控制时令,让春天早日到来!
“这个秘密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很多人都想得到它,希望能够改变节气,可是四季的运行怎么能够容忍凡人随意控制呢?”寒山俯下身子,在细雨耳边说。
一股寒意从细雨温软的耳垂上拂过。
“我们以后还能再见吗?”细雨点点头,心中十分不舍。
“九是轮回之数,有缘我们九年之后还能够相见的。”
临走之前,寒山意味深长地捏了捏细雨冻得通红的小脸。
寒山回头看着为了冰雪融化而兴奋不已的细雨,心中暗暗感叹道:“冬天其实一直在努力地向春天靠近,可是春天的温暖却杀死了冬天。”
从那以后,细雨常常望着寒山给自己画的那幅肖像发呆,想着什么时候能够再见他一次。

九年后,细雨果然再次遇到了寒山。
那年也是一个冬天,敌军扬言要在这个冬天破了边境,连孩童们唱的数九歌也不如往年热闹。
寒山走在一片落满雪花的树林里面,细雨躲在一棵青松树下远远地偷看。
“谁?”寒山警惕地大喊一声。
受到震动,青松上面的雪花簌簌落下,雪块砸在细雨头上。
“是我!你还记得吗?”细雨不自然地站出来,有些尴尬。
“又见面了,小姑娘。”寒山一眼就认出了细雨,寒山笑眼盈盈地看着细雨,明明是春风拂面的微笑,在别人看来却总是渗透着寒意。
“你长大了!但是一点没有变!”寒山这时候眼中有了一丝丝暖意。
九年过去了,寒山的相貌却没有变,双眼深邃得像谷底的寒流,脸上的轮廓如同雪山的侧棱。
九年里,细雨如同春天里刺穿地面的小芽,迅速地抽条生长,已经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姑娘了,周身散发着春天的气息。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出来找你的,没想到真的能遇见你。今年的冬天特别冷,我想找你再给我画几幅画,每家每户都挂上一幅,就不会有人冻死了。”细雨露出担忧的神色。
“如果你嫌要画太多的话,你教我画也可以。”细雨小心翼翼地问。
见寒山迟迟没有作答,细雨有些着急,睫毛簌簌地抖动,上面的雪珠落到了眼睛里。
“可以,我教你画。但是,我要收学费的。”
“我明白。”
细雨闭上眼睛,等待着刺入眉间的那一抹冰凉。

寒山虽然多年来一直云游在外,但却在洛阳有一间临湖的小屋子。
“先学画什么呢?”细雨问。
“画冬天吧!冬天最难画,也最难熬!”
“我想画春天,因为春天是温暖的。”细雨说。
寒山握着细雨的手在画纸上留下春天的痕迹,细雨的身子很暖,就像春天的草场一样,散发着自然清新的味道,这是寒山很久都没有感受过的生命之气。
“为什么你的屋子里面画满了牡丹花?”
“因为牡丹是洛阳的花。我梅花画得最好,因为梅花属于冬天。可是,我却画不好牡丹,我始终没有办法画出牡丹全部盛开的样子。”
“我也喜欢牡丹,牡丹不仅倾国倾城,而且很有气节,不到时节不肯开放。传说有一天武则天在隆冬大雪的日子里面命令百花齐放,只有牡丹抗旨不开,因此被贬到洛阳。”细雨看着画上的牡丹说。
“这个传说是真的吗?”细雨接着问。
寒山点点头。
“那时候我是宫廷画师,武皇的属下找到了我,让我把九九消寒图上的所有梅花都画全,让春天提前到来。我迫于无奈只好照做,涂满八十一朵花瓣,春风如约而至,冰雪消融,催得花开。”
“那张画当真如此神奇吗?”
“我以为这改变节气的惩罚会报应到我的身上,没想到却报应到天下百姓的身上。从那以后,四季不调,有的地方终年大旱,有的地方八月飞雪,冬季严寒又漫长。”
说完之后,寒山抱歉地看了一眼细雨。
“我爹说过,我们那里从前也是四季如春的,并不是这样寒冷。”细雨默默地说道。
“想来也是我亏欠你,教你画画算是补偿了。”
“其实都是这幅画的缘故。人间有宝,天下竞夺之。”细雨盯着寒山的那幅九九消寒图,感慨万千地说。
当天晚上,细雨趁着寒山熟睡盗走了那幅九九消寒图。

第二天,寒山醒来的时候发现九九消寒图被盗,桌子上留下一幅细雨画的画。
一朵盛开的牡丹,是用寒山的笔画的。
这幅画散发出来的温暖气息,使寒山从前画的牡丹全部绽放了。一瞬间,藏在春天里面的点点气息一股脑儿地涌到这个屋子里面来。
寒山欣喜异常:“果然只有春天气息最蓬勃的人才能够画出最完美的牡丹。”
寒山一路寻找着细雨的踪迹,一直找到细雨家附近茫茫的雪山。
细雨带着寒梅图一头扎进白雪皑皑的山脉中。
寒山很快就找到了细雨,细雨躲在一棵青松后面,怀里面紧紧抱着那幅九九消寒图。
原来,从一开始,细雨就是有目的地接近寒山的。
细雨家乡是边境的一个小村庄,周围便是这茫茫的雪山。今年的冬天格外严寒且漫长,不少人已经冻死。而边境的一条长河已经结成坚冰,斧凿不破,如果冬天再不结束,敌人就会从冰面上攻过来。村庄的人每晚都能听到对岸的刀剑声。
“如果春天能早点到来,让冰雪消融就好了!”细雨想起来小时候遇到寒山的事情,想起了那幅九九消寒图。
可惜敌军的细作探听到了这个消息,一直悄悄跟着细雨,他们想毁了这幅九九消寒图,让春天无法到来。
那天,细雨穿着一件红色的衣服,站在雪中就像一朵红梅,十分显眼。
寒山影影约约地看见周围的雪窝里面藏着人,不少于十个人,每一个都带着兵刃。
“细雨,你把画还给我吧!这只是一幅普通的画,没有任何作用的。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你。”寒山故意说道,一边一步步地接近躲在树后的细雨。
细雨想着寒山的话,抱着画的手渐渐松开,就在寒山即将走到细雨身边的时候,几个黑影从周围冲过来,一刀当前,寒山迅速挡在了细雨面前,随即画便被抢走。
长刀砍进寒山的胸膛,寒山的鲜血像一小瓣一小瓣的红梅落在洁白的雪上。
他们将受伤的寒山和毫无反击力的细雨扔到一个深深的雪坑里面。
“是我对不起你,我连累你了!”细雨压抑着心中的痛苦,紧紧地咬着下嘴唇,用手按着寒山的伤口。
“是我太弱了,活了这么久,却只会画画。”
寒山脸色苍白,细雨紧紧地将他抱在怀里面,想给他一点温暖。
一夜的彻骨寒风呼啸着山林,最亮的星星注视着最寒冷的雪坑。

寒山和细雨相互依偎着取暖,寒山的血快要流尽了,但对于他来说细雨的怀抱已经是毕身不可得的温暖。
“你知道吗?我见到小时候的你的时候,就觉得我以后会喜欢上你。我生性严寒,身边从来感受不到温暖,直到见到你,我才感受到春天的气息。你以为是你先遇到我的,其实我一直守在你身边。”寒山咧开苍白的嘴,有气无力地笑着。
“我一直想着能够再见你,没想到你一直在我身边。”细雨留下了眼泪,紧紧地抱着冰冷的寒山。
刺骨的寒风吹了一个晚上,外面突然传来了兵刃划过冰面的声音,还有呐喊声和马的嘶鸣声。
“敌人正在从冰面上攻过来,我的父母亲人,还有我的家乡……”细雨双眼无神地看着天空,瘫软地靠着,绝望的眼睛里面满是血丝,“我们也快冻死在这里了,都是我不好,把你卷进来。”
“有我在,你不会冻死的,你的亲人也不会有事的。”
寒山将那支杨柳笔从衣服里面拿出来,“休息了一个晚上,应该可以再作画了!”
“可是画已经被抢走了。”
“其实那幅画只是一个幌子,真正起作用的是我和这支笔,还有春分出生人的血而已。我原本是冬神玄冥的后人,是冬天的化身,因为我的存在冬天会格外寒冷,所以我要用有春天气息的血压制我自身的严寒。每画一瓣梅花,寒冷便会消逝一分。可是每天只能画一瓣,才不会乱了世界的时令。”
细雨捡了一块冰棱割破了手腕,细雨用手盛着鲜血,“这里没有纸,你在我身上画吧!”
细雨脱下衣服,露出洁白的背脊,一寸一寸的肌肤在雪光的映衬下闪着耀眼的白。
寒山提起笔,画了第一朵梅花,接着是第二朵,第三朵……
不知道是从第几朵开始,细雨开始听见冰雪融化,树枝震动的声音。接着是冰面裂开,千军万马沉没的声音。
融化的雪水淋入坑中,整个山林都是嘀嘀嗒嗒的声音。
寒山还在画,细细的笔尖掠过细雨软腻的肌肤。
“春天到了!”细雨看着雪山变成了青山。
“是啊!其实冬天一直在努力地向春天靠近,可是春天的温暖却杀死了冬天。我擅自改变节令,如果有什么惩罚就让我承担吧!不要降祸人间。”寒山虚弱地说。
最后一瓣梅花尚未画完,细雨惊讶地回头,寒山已经消失不见,只有无数雪花纷纷而落,阳光下,如同落英缤纷。
细雨的肩头还剩下一朵没有画完的梅花。


回想起往事,细雨心中一时暖暖的,一时冷冷的。
寒山走后,细雨带着那只杨柳枝的笔,回到那间小屋子。她每天都给寒山画一幅肖像,希望能够等到他回来。
就像人们在冬天里等到春天到来一样,世界上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等待。
待春回,待人归。
终于,第九年的立冬,一个很久没有回来的人从门外走来,带着一身的寒气。他的手十分寒冷,在触摸到细雨肩头的肌肤时,冬天与春天交融在了一起。他缓缓的拿起那只杨柳笔,在细雨的肩上画完了最后一朵梅花。
日冬至,画素梅一枝,为瓣八十有一,日染一瓣,瓣尽而九九出,则春深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