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车开在黑漆漆的路上,公公从车上跳了下去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车开在黑漆漆的路上,公公从车上跳了下去

作者:一叶
2020-12-05 07:00


第一次上门,我就被公婆打了。对,你没看错,不是赶走不是骂,是打!

我和老公是二婚。
我们决定结婚时,公婆死活不同意,认为我只是图他家的钱,不可能善待老公和前妻所生的两个儿子。

但我那时自有我的想法,压根不打算知难而退。

一是老公对我很好,认识一年,他的体贴逐日治愈着我在上一段婚姻里受的伤;二来我觉得我们都已年近四十,婚姻难道还不能自己做主,还要再被父母牵着鼻子走吗?

我不想再重蹈第一次婚姻的覆辙。

初婚时年龄小,对婚姻没概念,因为介绍人是亲戚,公婆和我爸妈也早就认识,觉得公婆为人都极好,教育出的孩子也不会差,我就听话地稀里糊涂嫁了。

婚后,公婆的确很好,对我无可挑剔,然而我与前夫性格截然不同,三天小吵五天大闹,吵闹到第八年,终于劳燕分飞。

虽然都说中国的婚姻是两个家庭而非两个人的事,但说到底,还是得两口子能过到一起去呀,公婆如何哪有老公本人如何更重要?

所以,第二次婚姻,我要抓重点,看老公。

公婆阻婚,让我心里很不爽,也激起了我“不信邪”的劲头,我和老公索性先领了证,生米煮成熟饭,他们又能怎样呢。

可我终究天真了。

上门那天,我提着精心准备的礼品,满面堆笑恭恭敬敬地喊“爸”“妈”时,老两口异口同声怒吼:
“滚出去!”

唾沫星子喷了我一脸。

老公忙打圆场,我也尽量控制着自己道:
“爸、妈,我一定会对孩子好的,我们也是真心要好好过日子的......”

公公冷笑一声:
“谁是你爸妈!少在这乱叫!还真心,真心你就能变成我孙子的亲娘吗?”

老公把我往后拉了拉,耐住性子向公公说:
“爸!你担心的我都明白。但我不可能再和你孙子的亲娘在一起。我们都不是小孩了,能把问题处理好。你就别再操心了行吗?”

“你个没良心的兔崽子!我看你是被这个狐狸精迷丢了魂儿!竟敢教训起你老子啦!就这么个二手货就弄得你五迷三道的,我再不管你都能被人骗死!迟早叫这个贱人骗光家产,那可都是我孙子的!”

之前老公和我提过他爹脾气爆,我也明白要进这个家不会顺利,但公公的辱骂如此不堪入耳,还是超出我的想象。我全身的血液都往脑门涌,不管不顾的和他吵了起来。

被冒犯的公公火气更大,他像头发怒的狮子吼了声:
“反天了你”,就去抄立在院墙边的一把铁锹。
我大惊,想要躲闪,却被扑上来的婆婆死死揪扯住头发。
婆婆的巴掌不管不顾的往我脸上招呼,我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又急又疼,我使劲掰婆婆的手;正要去拦公公的老公见状又立即折回来,拉过我夺门而逃。

初次登门竟闹到如此不可开交的地步,也是绝了!我发誓再不回那个家,老公自然极力安慰。
他说:“对!再不回去!咱过咱的小日子,最后还得让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老两口来求我们!”

我被老公故意讨好的样子逗得几乎失笑,气虽未尽消,但也觉得他的话不无道理。
惹不起我躲得起,只要我和老公两人一条心,不愁日子过不好。

但事实是,被公婆诅咒的二手婚姻,并没那么容易风平浪静。

转眼婚后两年多。
老公和前妻的两个儿子,已经一个十九一个十七了,都是自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
老大性子温吞,对我倒没什么敌意,老二却简直是他爷爷的缩小翻版,看我的眼神里都像藏着刀。

而且,老二高中没读完就因屡次逃课上网被学校劝退。他的安置问题让老公伤透了脑筋。
托关系找门路,好不容易给他弄了个当兵的名额。也真的是想把他送去部队好好教育一番。

其中折腾难以赘述,但想想这愁人的孩子终于能有一个去处,我们也能稍稍清净,我真心觉得安慰。

然而,眼瞅着事近圆满,情势却突然急转直下,因为公公又来作妖了。

这天是中秋节,也是女儿一周岁的生日,晚上我订好了蛋糕和餐厅,嘱老公下班早点回家,好好过节和为女儿庆生。

其实我对过节无感,女儿一岁的小人儿也用不着张罗生日,我就是想张扬给公婆看,出出胸中浊气。
虽然初次见面对我大打出手,孙女出生后也从不过问,但我知道,他们时刻窥探着我们的生活呢。

可是,我在餐厅左等右等,直到将近八点老公才出现,身后竟还跟着公公!

我一见那眼睛长在头顶上的老头就来气,抱着女儿“霍”地站起身要走。
老公把我拉进隔壁空着的包间,各种哄劝。

公公跟来,是为老二当兵的问题。
本来这事流程都走得差不多了,帮忙的人突然打来电话说“还有最后一点问题得处理。”
好巧不巧,那边电话刚挂,公公的电话就进来了,问事情进展,老公为免他生事端,谎称都已办妥。

公公一听办妥了就立刻要把老二送来县城的家,说怕从老家走不方便。
老公一着急说漏了嘴:“离走还早呢!”

公公直接炸毛,认为老公对老二的事不上心,一定要跟来亲自操办。

我知道老公没说谎。
以老头的个性,他不亲眼看着孙子的事办好,是不会消停的。

担着后娘的恶名劳心费力,其实我又何尝不盼着老二尽快走掉?
这样想来,我只得暂时放下情绪,饭也来不及吃,载他们去办事,因为老公不喜欢开车,一直没有驾照。

约定的见面地点在城郊某酒店。
当车子驶出县城,拐向一条黑漆漆的路时,女儿哭起来,我极力压着肚子里的火,不让情绪影响开车,老公则急忙哄她。

好在女儿很快睡着了。我舒一口气,老公也装出没事人的样子,找出轻松的话题调节气氛。
可公公像中了邪,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说老二本来学习好又听话,沉迷于逃学上网都是爹娘离婚害的,没有亲娘在身边管教的孩子怎么能一样呢?

老公想劝解几句,可公公火气更大,直接对着老公就是一通的责骂:
你可倒好,被个狐狸精迷的连自己亲儿子都不管不顾,那可是你亲亲的儿子啊!还不知从哪整出个丫头片子,屁大个人,过狗屁的生日啊!也不怕福大折了她的寿!
真是有了后妈就有后爸,我可怜的孙子,我要不看着点,还不得给你们祸害死了!

公公的话实在太难听,女儿可也是他亲孙女啊!
本来我们能其乐融融过节和为女儿庆生呢,现在却撂下一切为老二的事奔波,还不计前嫌拉着他,他还想怎样!

心中恼怒,我说话也难听起来,张口就怼过去:
既然是你孙子你有本事自己操心,干啥没日没夜给我们找事,我生的女儿名正言顺是我老公的亲闺女,你一把年纪说话那么恶毒,就不怕报应!
此话一出,公公彻底怒了,几乎要扑上来揍我。
被老公死死按住,老公一个劲说,别生气爸,开车呢,不敢不敢胡来。

见我们夫妻一心,公公彻底暴走,大吼着:
反了你们了,敢骂我遭报应,还有没有老少?我,我,我养儿不孝啊!我还活个啥啊,躺路上让车碾死去!

我气得几乎发狂,又不禁在心底冷笑:吓唬谁呢!敢情我不是四十而是四岁的小孩?

可我还没来得及出口接着怼,老头儿竟真的一把拉开车门,一头就冲了下去!

我脑袋“嗡”地一片空白,下意识地狂踩刹车。
车未停稳,后座上的老公就一把扔开熟睡的女儿,跳下车去。

我和老公一路向回找去,可是,黑漆漆的公路上,除了呼啸而过的车辆,哪里有公公的影子?

“爸——”老公颤抖的声音在暗夜里极为瘆人,我直觉不好,但还是浑身啰嗦着尽量往好处想,肯定是藏路边的庄稼地里了,装神弄鬼唬人的事,老头可真能做出来。

然而,前前后后找了一遍又一遍,就是不见人!

夜风阵阵,不时刺破黑暗的车灯让人目炫而心惊。就这么毫无遮挡,直通通一条公路,想到的地方都找了,我和老公渐渐精疲力竭,心也一点点下沉。

“报警吧,爹应该......出事儿了。”老公终于颓然说。

我呆立着,仿佛七魂六魄都出了窍。
脑海里翻来覆去就一个念头:我为什么要跟一个存心生事的老头吵架?为什么?为什么......

天快亮时,警察那边传来消息,公公出车祸了。

人是在十五公里外的一处废弃垃圾站找到的,应该是出了车祸后又被拖行到那里,死状极惨:身上多处血肉模糊,半条肩膀几乎磨没了。

我的五脏六腑都揪在了一起,眼前一阵一阵发黑。被带去做笔录时,几乎无法坐在椅子上。

警察问了很多问题,因为情况实在蹊跷:伤情勘察表明人极可能是被车辆底盘钩住腰带长距离拖行致死,但这又不太符合常理。
“除非......人在遭遇事故前就是躺着的状态......但老人怎会无故躺到路上去呢?”

“你父亲下车前情绪如何?他是否患有可能致其突然晕倒的病症?”一名上了点年纪的警察问。

“情绪......正常的。病......他有高血压。”
恍惚间我听到老公回答。
其实我们心里都雪亮,公公应该是愤怒中一头冲下车,可能还没站稳,就被呼啸而来的大车卷入了车底,拖行。
路上那么黑,公公又是从正在行驶的车上忽然冲下去的……

做完笔录,警察让我们回去等进一步的消息。

昏昏沉沉回到老家,我恍如隔世。第一次登门时落荒而逃的情景浮现出来,胸口好像压了千斤巨石。

婆婆哭着,发疯般揪住老公捶打:
“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你爹好好的人去找你,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那撕心裂肺的嚎哭滚过我的心尖,不啻一声声闷雷。
婆婆习惯了亦步亦趋跟在公公身后,一时怎么能承受这巨大的变故!

老二则把拳头攥得“咯嘣咯嘣”直响,冲着老公嘶吼:
“还我爷爷!还我爷爷!”

院子里很快涌进黑压压的人群,劝慰声、嘀咕声,嘤嘤嗡嗡,和哭声混成一片,一下一下剌过我的耳膜,在我心底炸开。

锁定肇事车辆已是半个多月后,因为出事地点偏僻,监控设备并不完善。

是一辆货车,当时车上三人包括司机都喝了不少酒,对事情的来龙去脉也说不清楚,只知道车开着开着突然不对劲,下去查看发现底下竟挂了个人!
三人惊惧不已,一阵商议之后趁黑抛了尸。

司机醉酒驾驶本就非常恶劣,又造成严重后果,并且抛尸逃逸,数罪叠加,很快被判了刑,同时判赔偿金三十万。

责任认定没有争议,赔偿也顺利,公公终于下葬,但他的死,引发的剧烈震荡却远未结束。

婆婆日夜垂泪,老二入伍也只能搁浅。

我更是被噩梦缠绕,只要合上眼睛,就看见公公的惨相。
极度的睡眠障碍让我终日浑浑噩噩、萎靡不振,简直成了空壳人。

那天晚上的情形成了一个魔咒,每天都在我心底上演无数遍,每一遍都更深地把我推向自责懊悔的深渊,让我喘不过气来。

老公不得不在两个家之间来回辗转。婆婆和继子需要他照顾安抚,我和女儿也处处得他操心。

看着他日渐枯槁的形容,我的心在滴血,我暗暗告诉自己要振作,帮帮他,至少自己能让他省点心。

但事情比我想象中更复杂。

大约半年后,我稍有复原,就跟老公商量,想把女儿送去早托班,自己出去做事。
我想在忙碌的工作中多接触外面的人和事,尽快走出阴影。

老公却不同意,说女儿太小,会受罪。
我试图说服他,那也是自公公去世后我第一次说起心底的苦楚。

老公静静听着,空洞的眼睛茫然地望着前方。突然,他扯着嗓子就嚎了一声:
“爹呀,爹呀,儿对不起你!让你走得那么惨!”

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我吓得一个激灵,立即闭了嘴。像有冷水兜头浇下,遍身凉透,不能动弹。

在公公的事情上,我始终心底有愧。
虽然老公这突然的爆发说不出的怪异,但我也能理解。作为亲生儿子,比起我的恐惧和愧悔,他承受的伤痛又岂是我能体会?

见我不再吭声,老公像刚从一场噩梦中醒转,他一把拉过我,定定地瞅了半天,终于把头埋在我的臂弯里无声啜泣起来。

而我,只能石化了一般僵立着,做不出任何反应。

好久好久,老公停止哭泣,但还是紧紧地抱着我。他说:“老婆,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让你难受。”

我没有说话,冰凉的手指机械地一遍遍摩挲他的头发。我欠这个男人的债,但我不知如何偿还。

女儿上托班的事不了了之,我还是一个人带她。每天老公上班走后,我都尽量带孩子往小区的人堆里扎,喧哗人声能让我踏实一些。

然而,即使我妥协,形势还是如一架失控的过山车,栽向深不可测的黑洞。

我发现我不能再和老公有任何争执,他成了一只火药桶。哪怕一句关于菜炒得咸淡的无心之语,都能引燃他的情绪,带来可怕的爆炸。

无论起于何事的分歧,他总会猝然间哭喊死去的公公。
而只要发作起来,他就完全像变了个人,面孔紫涨,五官扭曲,声音凄厉,叫人毛骨悚然,

更让我肝胆俱裂的是,每次歇斯底里地发泄完毕,他都会再哭求我的原谅。

一次又一次,我变得战战兢兢,家早已不再是家,而是一个雷区,我不知道自己哪次抬脚会踩到地雷......

女儿更是受尽了惊吓。
她还不到两岁,每次看到爸爸面目狰狞的样子都吓得哇哇大哭,慢慢地,即使带她去最热闹的地方,她也只一个人躲在角落,不愿和小朋友玩。

看到女儿如一只小小的受伤的刺猬蜷缩,我心痛到无法呼吸。
如果说公公的死我的确难辞其咎,那女儿呢?她是无辜的,可现在,她却快要被毁掉了!

我想,对于这段婚姻,我必须得有一个决断了。

那晚,我借口临时有点急事,把女儿送给弟媳代为照看,我要和老公推心置腹谈谈。

可他却先于我开口:“我们分开吧。”

我一怔,说不出话,只有泪水肆虐。

“我每天都试图说服自己,爹的死,不能怨你。那晚我也在场,知道他的确做得过分,平心而论,你和他吵两句也是人之常情。谁能料到他真就......而事情偏也诡异,不过眨眼间......”

那是一场意外!意外!我不断地在心底呐喊。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发不出声音。

“你带着女儿离开吧。房子我准备好了。我们都需要时间......平复。爹已不能复生,妈也几乎半疯,老二简直把我当仇人。再让你娘俩日夜受惊,我真活不下去了。”

“你别再自责,振作起来带好闺女。”

我用力强睁被泪水模糊的双眼,呆呆地看着身边的男人,他亦泪流满面,身子抽搐得如狂风中翻飞的枯叶。

我记不起我们怎么结束了那晚的谈话。我又是怎样带着闺女搬离了苦心经营将近三年的家。
一切都像在梦里,但疼痛却又如此真切,像有千万只恶虫不断地啃噬我的每一寸身心。

究竟是一场争吵引发的意外,还是结果在开始就早已注定?我无法回答自己,但有一点似乎无疑,当初我就不该嫁过来!

痛定思痛我终于明白,婚姻真的没那么简单。
特别是中年二婚,牵涉到的因素更多更复杂,根本不是夫妻感情好就能兜底的。

如果当初公婆反对我们结婚时,我能多一些冷静理性,少几许自以为是的傲慢,又何至于酿成这场悲剧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