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北方兴起义和团运动
故事 短篇故事

历史故事:兰妃传

作者: GENGBI
2020-12-07 09:00

1900年的动乱结束之后,宫廷回到北京,太后的态度发生了很大转变,她主动发起了很多次会见的邀请,大家自然都接受共进午餐。在私人会见时,这位伟大的女性才会表现出她的机智和女性魅力,以身为女主人的光彩和吸引力。她会拉着客人的手,以最关切的语气询问我们进宫的旅途是否疲倦;她会在夏天抱怨天气的寒冷;只要食物不合我们的口味,她就很着急;她会以最亲切的口气告诉我们能够见到我们是她的福气。她能够让所有客人着迷,即便之前她们存在偏见,她对每一个客人都能关照到,这也展现出了她身为女主人老练的能力。

————康格夫人(美国驻华大使康格的夫人)《中国来信》


我是兰妃。
咸丰二年二月十一日,我十七岁,被选秀入宫,赐号兰贵人。我其实是不喜欢兰花的,兰花不够坚强,但因为和夫君相见那日,兰花出奇地香,所以,我爱这个称号。

咸丰六年三月,桃花开得灼灼,我生下夫君唯一的皇子载淳,晋封懿妃。

七年正月初,晋封懿贵妃。
夫君体弱多病,兼之当时的大清北有英法联军入侵北京、南有太平天国反清农民运动,正值内忧外患之际,让他心力憔悴。而我工于书法,于是夫君时常口授并让我代笔批阅奏章,并且允许我发表自己的意见,因而大臣们多对我不满。我感激夫君对我的信任,我发誓,不论他人如何言说,我必定为夫君守住这大好河山!



1860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前,我随夫君逃往热河。次年八月夫君在热河去世,临终前将怡亲王等八人任命为赞襄政务王大臣,辅佐同治帝载淳处理朝政;又给皇后和皇太子(由我代管)两枚代表皇权的印章,希望他们相互牵制。

夫君死后,皇子载淳即位,定年号“祺祥”。我与皇后钮祜禄氏并尊为皇太后。我唤她姐姐。顾命八大臣企图专权,我非常不满,夫君留下的河山,怎能容许他人作乱?于是我联合夫君的弟弟恭亲王奕訢发动了辛酉政变,设计逮捕了八大臣,判处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自裁、肃顺斩立决,其他人革职。

1861年12月2日,改年号“同治”,我与姐姐御养心殿,垂帘听政。执政初期,我在议政王奕訢的辅佐下,整饬吏治,重用汉臣,依靠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汉族地主武装;又在列强支持下,先后镇压了太平天国、捻军、苗民,缓解了清王朝的统治危机,使清王朝得到暂时稳定。出于维护封建专制统治,我重用洋务派,以“自强”和“求富”的方针,发展一些军用,民用工业,训练海军和陆军以加强政权实力。客观上对中国的近代化起到了一定积极作用。

这一时期,国内起义被平定,两次鸦片战争暂时满足了列强的贪欲,外交上没有吃大亏,洋务运动后清王朝的军事实力有所提高,工商业有了初步发展,被称为“同治中兴”。我想,我对得起夫君了吧?

同治十一年(1872年),载淳已17岁,我要为他选后了,儿子仪表堂堂,我表面不露声色,但心底是非常欢喜的。虎毒不食子,怎么可能有不喜欢自己孩子的母亲呢?次年,我与姐姐卷帘归政。我不愿再打扰儿子一家,于是同意儿子修缮圆明园让我居住。然而我不知当时财政紧缺,圆明园又残毁严重,修复耗资甚巨。我儿坚持开工,引起奕訢等王公大臣多人反对,他竟将他们全部革职。我出面制止了他这一决定,怎可为我一人如此劳民伤财呢?


1875年1月,我儿病逝。我痛心疾首却又有谁可知?国不可一日无君。我立夫君的侄子,4岁的爱新觉罗·载湉为帝,改年号为“光绪”,我与姐姐再次垂帘听政。

1865年—1870年,中亚浩罕汗国侵略者侵入并且窃据了新疆大部分地区;1871年,沙俄出兵占领伊犁地区。得知此事,我知道黑暗又已再一次降临,我必须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否则,夫君的河山将岌岌可危。1875年,我采纳陕甘总督左宗棠的建议,出兵新疆,清军于1878年1月收复新疆;1881年,中俄通过谈判,中国收回伊犁大部分地区,但我知道,这仅仅是开始,更大的阴谋还在后面,我需要做出改变。

1881年4月8日慈安太后暴崩,卒年45岁,姐姐实则是脑溢血,民间却认为是我所害。姐姐和我同是服侍夫君的人,况且她一向贤明也不热心于政事,我害她作何?若我有此心,早将姐姐谋害了,何必等到此时?罢了,民间由他去传说吧,只要夫君河山安在就好。


1883年—1885年,中法战争爆发,双方在军事上互有胜负,我担心长年累月的战争会拖垮国家,主张“乘胜即收”,与法国签定了《中法新约》,却不料这是法国的全套,法国获得了不少侵略利益。

1889年2月,光绪大婚,名义上由光绪帝亲政,但我担心他重蹈我儿的覆辙,又训政了数年。我想,民间传闻的我定是贪图政权的吧?

1894年,醇亲王借我六十寿辰挪海军经费,缮修颐和园,布置点景,广收贡献。这些都是我不知道的。

是年,适逢日本发动中日甲午战争。光绪主战,我亦主战,说:“不准有示弱语”。但是,当有人提出停止颐和园工程,停办景点,移作军费的时候,我怒了,“今日令吾不欢者,吾亦将令彼终生不欢”之语。我儿做出的决策,这些人怎可当作戏言?

由于形势日益紧张,面对朝野上下的重重压力,我无法再一意孤行,不得不改变原来的计划,缩减了生日庆典的规模。可能会有人批判在金州、大连相继陷落,旅顺万分危急的情况下我仍在紫禁城内的宁寿宫度过了我的60岁生日,但试问,我身边的人怎会告知我这些消息?他们只不过想哄骗我,为自己图利罢了,安知我是真心为国?

次年2月7日,威海卫日舰及炮台夹攻刘公岛,北洋水师全军覆没。中国海陆两个战场均遭失败,以我为首的主和派下定决心向日本求和。我担心这样打下去中国可能会全部沦陷,为此,我只能忍辱求和。3月,我派李鸿章为全权大臣,赴日乞和。

甲午战争失败后,列强掀起瓜分中国狂潮。为了救亡图存,资产阶级改良派发起维新变法(史称戊戌变法),对于变法,我希望强国但又担心光绪会借变法脱离我的控制,最初表示支持,但我随后把军权,用人权都抓在自己手中。人心隔肚皮,我只能相信自己。我不能辜负对夫君的诺言。


1898年6月光绪发布帝“明定国是上谕”,实行变法。光绪帝的变法触动了满洲旧势力贵族和众多封建官僚的利益,他们聚集起来,竭力反对变法。当听说光绪帝企图让袁世凯派兵围园杀后,杀死荣禄时,我与众人发动戊戌政变,拘禁光绪皇帝,并处死了谭嗣同等六人。

戊戌政变后,中国北方兴起义和团运动,我最初是主剿的,大清的土地,不可有人作乱。但镇压屡屡失败,义和团迅猛发展并进入北京。我希望剿抚并用,区别对待义和团,但列强要求清政府完全剿灭义和团,并且不顾清政府的反对,坚持调兵进京。我素来对洋人不满,于是产生了利用义和团对抗列强的想法,对列强宣战。但可惜,遭到了刘坤一、张之洞等地方督抚的反对,他们联名电奏清廷,力主剿灭义和团,并与列强订立条约,实行“东南互保”。我只能一方面要求各省将军督抚认真布置战守事宜,继续利用义和团围攻使馆、抗击八国联军;另一方面,令荣禄前往使馆慰问各国使臣,又分别致国书于俄、英、日、德、美、法等国元首,请他们出面“挽回时局”, 并将两广总督李鸿章调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准备与列强谈判。但是,夜色仍从四面八方袭来,八国联军并没有停止进攻。



1900年8月14日,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次日凌晨,攻紫禁城东华门,我只能带着光绪帝、皇后等人逃往西安,令奕劻、李鸿章为全权大臣,与列强进行谈判,把战争的责任推到义和团身上,下令对义和团“痛加剿除”。殊不知,对于义和团的结局,我是痛心的。
为了维持统治,改变自身守旧无能形象,我在“西狩”期间宣布实行“新政”,进行经济,军事,教育,官制等方面的改革。

1904年,爆发了日俄战争,战场正是在中国东北,以我为首的清政府宣布中立,战争的结果是日本战胜了沙俄。国内人们普遍意识到君主立宪优于君主专制,要求清政府进行宪政改革;与此同时,国内革命运动也愈发高涨。为了维持安定,我决定立宪。1905年派五大臣出洋考察,次年又宣布预备立宪,1908年颁布《钦定宪法大纲》,内容仿照德国和日本的宪法,维护皇帝“君上大权”。


1908年,我通过照片外交,让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签署法案,退还庚子赔款一千多万美元,主要用于支持中国官派留美学生;之后,英、法、比利时、意大利、荷兰等国相继;七国退还中国之庚款“溢款”总数,约在海关银三亿两左右,对兴办教育事业颇有效果。窗外布谷鸟声声报春,看着莘莘学子摇头晃脑的模样,我觉得又看到了中国的希望。

1908年11月14日,光绪帝驾崩,大行皇帝无嗣,经我命,由醇亲王载沣为摄政王,其子溥仪为帝,年号宣统,我被尊为太皇太后。

次日未时,我于中南海仪鸾殿病逝,享年七十四岁,合眼前,我最后看了看我苦苦维持了半个世纪的仍是岌岌可危的大清,不知,来年春天,还会有兰花吐芳吗?宣统元年十月,下葬于河北省遵化市菩陀峪定东陵,谥号共22字,谥号长度为清代及中国历代皇后之最。我不知他们是何用意,又有谁知道,我最希望的,还是夫君唤我一声兰妃?

众人皆知臣子李鸿章曾流着泪说:“我这一生,练兵也,实业也,都是纸糊的老虎。”却不知我也曾在无数个夜晚夜不能寐地流泪,我以区区一女子之力,妄想为大清续命。战战兢兢,目光短浅,救不了国家,负了夫君。

这就是我,我是慈禧,我是兰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