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归
生活

生活:归

作者: GENGBI
2020-12-07 12:00

片片落叶随着秋风在日暮中飞舞,四散飘零,树叶落地时却是绕于老树根旁,暮色微恙,晚风轻袭,落叶沙沙作响。
陈尘放下手中行李,随手拂去衣袖间的灰尘,微折西装领口,望着前方的班车愈行愈远,直至消失于公路尽头。他缓过神来,忽地想起刚才车上的人似乎都在用一种异样的眼光打量自己,当然了,一行笔挺西装,还有脚下那双黑亮的皮鞋,和其他人目光交互时疏离陌生,与售票员交谈时的一口纯正北方口音,都让陈尘在这辆穿行于南方乡村的班车中与他人显得格格不入。“异乡人”下车后,班车载着满车的嘈杂与喧嚣疾驰而去。

陈尘笑了笑,弯腰提起脚下的行李箱,沿着乡间的小道朝小村深处走去。路过村口时,  秋风扫过,如暴雪般的落叶从陈尘身旁的老树落下,哗啦声中陈尘仿佛再次见证了秋天的来临。只是,这一幕在陈尘眼中显得格外熟悉,儿时的他也曾站在这棵还没有现在如此高大的枫树下,望着枯黄的枫叶片片落下,少年眼中的世界尚还只有这座小小的村落与跟前高大的枫树。

“你好,你是?来我们村有什么事吗?”清脆动听的女声在陈尘的耳旁响起,将他从回忆中唤醒。陈尘连忙回过头,发觉原是一个年龄在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女,于是欠身朝身旁的少女回答道:“你好,我是从北方来的,想请问一下,陈氏祖屋在哪?”少女眼中似有着大大的疑惑,但还是认真回答说:“就在村子的最里面,离我家也不远,我小的时候经常偷偷进去玩,还被我爸骂了一顿,说怕我会弄坏了里面的东西”。少女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不过,现在大伯应该在里面打扫”,她又接着说道。“那个我叫陈尘,我小时候似乎是在这个村子里长大的,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带我去一下祖屋”,陈尘的声音中透露出一丝急切与兴奋。“那......好吧,你跟紧我。”少女看出了眼前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的焦急,答应了陈尘的请求,朝村子深处走去。

不一会儿,两人就到达了目的地,不过,跟随在少女身后的陈尘在路上回望着身边的事物,似是在努力回忆着什么,一切显得那么熟悉却又陌生不已。两人驻足在“陈氏祖屋”的牌匾下,放眼望去,里面好像还有一个人在打扫着。“大伯,你还在打扫祖屋啊!”少女瞧见了屋内的人,没有管身后的陈尘快步向前走去,满是兴奋。而此时陈尘望着头顶的牌匾,如洪水般汹涌的回忆在陈尘脑海中一幕幕浮现,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陈尘从这个村落中出生,村子里的人大多都姓陈,陈尘的爷爷更是陈氏宗族的族长,在村子里德高望重,平时村子里的大事都交由陈尘的爷爷商议解决。陈尘只记得在偌大的祖屋里,爷爷端坐于堂屋正上方,其下两排坐着宗族的长者,肃穆的气氛总是让他不敢靠近那里,平时和蔼可亲的爷爷在那里也会板着一副脸,那个时候陈尘的爷爷便成为了一族之长。不过,每次商议过后,爷爷都会笑着回到里屋,弯腰摸摸在里面的陈尘的头,然后不知从哪变出一把糖递给陈尘,看着满是惊喜的陈尘,仰头大笑着。

不过,陈尘在北方工作的父母将他接了过去,那个时候陈尘还只有八岁。陈尘只记得他那天与爷爷与这座村庄分别时,哭得撕心裂肺,爷爷就站在村头的枫树下,望着载着陈尘的汽车远去,直至消失于公路口,久久无言,只是眼中似有泪光在闪烁。那年的秋天枯黄了枫叶,也见证了一场二十年的别离。现在的陈尘已经二十八了,可是陈尘的爷爷在他十八岁那年去世,那年他也因为高考没能回来,此后的十年他也因为种种缘故没能在回到村子里。在魂牵梦绕的二十年后,陈尘终于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土。

在万家灯火中,陈尘与村中的其他人相认,他也知道了在他爷爷去世后,少女口中的大伯与族内的其他人都会轮流打扫祖屋,因为他们知道故去的族长还心心念念着一个在远方的孙子,或许在某一天他会再回到村中。第二天,陈尘在爷爷的坟前哭了很久很久。秋风携落叶,游子归故乡。

转眼已是春暖花开的三月,村头的枫树早已长满了绿叶,乡间小路上青草在微风中摇曳,陈尘在村中众人的送别中踏上了离别的班车,只是载着“异乡人”的班车中,离去时有着欢声与笑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