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遇君又负君
故事 短篇小说

古言:遇君又负君

作者:南意
2020-12-09 20:02


“姑娘,花轿快到了,该拜别老爷夫人了。”丁香小声的提醒着陆柒。

“姑娘脸上可得开心点,别丧着脸,叫人看了要说不吉利的。”“丁香,院里的杏花是不是都谢了?”丁香回头望向窗外,只见一阵风吹过,杏花洒落一地,一片白色汪洋。“是呀,开了好几天了,该到凋零的时候了。”

“是啊,该零落了。”

陆柒身着大红喜服,攥紧手指,大红盖头下的她突然轻声笑了,笑得仿佛很开心,仔细一听,又带着几分凄凉。“姑娘,别想他了,人总是要向前看的。”“走吧,拜别爹爹娘亲吧!”

丁香扶着她出门,她手里紧握着一串红豆,又想起那年杏花微雨中与他的初遇。

“姑娘可要小心,这路边有许多毒蛇,要是叫它们给咬了,便会很难受的,即使没有被咬到,就光看见它们,姑娘变也可能被吓晕过去的。”陆柒闻身抬头,望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身着一身玄色衣服,竟也让陆柒觉得不染尘世,杏花落在陆柒肩头,鼻尖飘过一阵香味,沁人心脾。

“我叫顾枫,不知姑娘如何称呼?”丁香推了一下陆柒。“陆柒”“倒是个别致的名字,姑娘在家中可是排行老七?”“不是,只是因为爹爹喜欢这个字,便这样唤我了。”

少年笑起来。此时陆奇心中只有一个词,一眼万年。少年一笑仿佛打碎了陆柒心中的罐子,激起了一圈圈波澜。

陆柒跪在父母面前说道:“爹爹,娘亲安好。女儿今日便要出嫁,今后不能在身边陪着你们,望爹娘以后保重自己,女儿嫁过去会孝顺公婆,恪守妇道不让爹娘担心。今后便也会经常来看望爹爹娘亲。”说着说着眼泪便止不住了,哽咽道:“爹爹娘亲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好好”陆柒听到自己爹娘的声音,竟也有些许的颤抖。“起来吧,时辰不早了,上轿吧。”

“好”

陆柒出了陆府的门,透过红盖头,看见一个骑着马的模糊身影。陆柒心想,这便是我的郎君了吗?突然心头一紧,眼泪便要落下来了。顾枫,对不起,我终是负了你。

后来陆柒才知道,这位顾枫竟然是父亲朋友的孩子,16岁便中进士,前途一片光明。偶尔顾枫会跟着他的父亲来陆府做客。每到这个时候顾枫会单独给她带一些小东西,陆柒虽然心中欢喜,面上却不曾表露半分,害怕留人话柄,只是客气的,谢过陆枫,未曾有半分逾矩。

尽管陆柒尽力克制自己,可一旦付出真心,便再也收不回来了。陆柒心中明白,她大概是喜欢上顾枫了吧。

顾枫前几日叫人送来了一幅字画,画中,真是自己和他的初遇,陆柒心中欢喜,将画好生收藏了起来。

半年后陆柒的哥哥娶妻。顾枫也随他父亲过来贺喜,在陆家一处没有人的角落,顾枫对陆柒说:“陆姑娘,我喜欢你,你呢?”陆柒脸一下子涨红了,不知该作何回答,顾枫结巴道:“不用立刻回复我,姑娘回去自己想几日,若是姑娘心中与我对姑娘的心意一般,那姑娘便可差人送份信给我,我便会让爹爹立刻来陆府提亲,迎娶你。”

三日后陆柒带着丁香出门。去了和顾枫约好的地方。那个地方山清水秀,满山花开,如此良辰美景,顾枫此时一袭白衣,宛若谪仙。回头望见她,顾枫笑着喊道:“陆姑娘,你来了。”陆柒走到顾枫身旁,两人都笑了。真是良辰美景啊,陆柒心想到,陆柒手中拿着一个香囊,是要送给顾枫的。

陆柒后来没想到此都会觉得,可能是因为当时的景色太美,花香太凛冽,彼此太开心,竟没有发现旁边一个手持武器的年轻男人是如何面露凶色都望着他们的。

终究是顾枫尽力对抗男人,陆柒最后见到的顾枫是血染白衣,嘴里大喊着:“快走,陆姑娘快走,不要管我。”“快走”顾枫吐出一口血,转身拖住男人。陆柒被丁香拉着往回走,手里的香囊被攥的紧了些,竟也有些皱巴巴的。

陆奇泪目,可那又如何?顾枫终是回不去了。

陆柒再也见不到那个笑着跟他说,注意脚下有毒蛇的少年了。顾枫的年龄停留在了十七岁。而顾枫死后,陆柒再也不知道,何为人间?何为欢喜?

后来才知那男人之前是顾家小娘的弟弟,因不满自家姐姐在顾家备受冷落,一心想要报复,便瞅准了顾枫是家中的嫡长子,又是个白净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可是这些陆柒都不想知道了,似真似假,如梦如幻。

她的心,已经随着顾枫而去了。在这偌大的凡世间,也就只有丁香知道自己及笄之年喜欢过一位叫顾枫的少年郎,他素衣飘飘,风吹起来,衣袂随风到天涯。他眼里有星河,心中有抱负。而自己,终是没用亲口告诉他自己的心意,他也终是内没有收到那个自己做了好久的香囊。

陆柒嫁过去两年之后便怀了孩子,在孩子出生的时候,她因子大难产而死,再也没有睁开眼。丁香望见陆奇嘴角似是含着笑,手里依旧拿着那串红豆,一滴眼泪滑落,悄无声息。丁香知道,自己家的姑娘,终于是解脱了。终于可以下去,找那位少年郎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