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王的小娇夫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山大王的小娇夫(上)

作者: 若妤灬
2020-12-10 09:00


月黑风高夜,长顶山,风行寨。
房间内,烛光摇曳,林弯弯跨坐在一名容貌清秀的男子身上,双手环胸,笑眯眯地打量着他。
嗯……
唇红齿白,模样俊俏,是她喜欢的模样。
涂了蔻丹的指尖轻轻挑起男子下颌,林弯弯凑身过去,学着烟柳巷里那些姑娘的神态,在他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
“放心,老娘会好好疼惜你的……”
男子看起来柔柔弱弱地,奇怪的是,被绑着双手压在她身下,面上却不见半点惊慌。
他抬头看她,那双眸子黑盈盈地,细细看去,眸底似乎还有几分极淡笑意。
“姑娘”
他低低开口,目光在她身上扫量一番,“你口水流下来了。”
林弯弯一惊,连忙用手背去擦,入手却没有半点湿意。
她回过神来,杏眸微瞪,“你敢耍我!”

男子轻笑,却是连连摇头,“不敢,还请姑娘一会手下留情。”
林弯弯不知怎么,就见不得这人那双明晃晃地眸子,脸一红,索性脱下鞋来,一手一个砸出去,灭了烛光。
房间瞬间陷入一片黑暗。
林弯弯清了清嗓子,故作淡定道,“放心,我会轻点的。”
话虽这么说,可是……
半炷香后,疼的直叫的人,却是林弯弯。
黑暗中,她紧紧抓着男子肩膀,小脸苍白一片。
不知什么时候,男子手上绑着的绳索已然不见,修长指尖紧紧箍在林弯弯腰间,掌心灼热滚烫。
月色下,他轻轻勾唇,学着林弯弯刚刚的模样,“姑娘放心,我会轻点的。”
借着月光,林弯弯盯着那张俊俏面孔,心一横,闭眼道,“速战速决!!”

清晨。
林弯弯是在一个温热怀抱中醒来的。
一睁眼,便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眸。
见她醒来,男子瞬间换上一副委屈神色,“姑娘,昨晚,我已经是你的人了。”
林弯弯眉心抽了抽。
昨晚,明明是这个男人反客为主,把她折腾的半死!
轻咳一声,林弯弯单手撑着床榻坐起身来,扯起被角挡在胸前,故作老练的道,“老娘御男无数,你这身体只能算是一般。”
男子没应声,目光却轻飘飘地落在了床榻上,唇角勾起几分。
杏色的床褥上,那一抹殷红格外显眼。
林弯弯却丝毫没注意到,反而摸了摸他侧脸,“放心,只要你乖乖留在寨子里,让我生下一个胖麟儿,我一定好好待你!”
男子眉心蹙了几分。
胖麟儿?
合着,他被抓来这风行寨,不只是要当压寨夫君的,还要负责让她怀个孩子?

长顶山上有两大山寨,各自占据着大山的东西两方。
左有黑云寨,右有风行寨。
林弯弯正是这风行寨的现任大当家,为了满足重病父亲想抱孙儿的心愿,她强掳了十几个民男想要做自己的压寨夫婿,却没一个能看上眼的。
这不,昨晚好不容易掳来一个模样俊俏体力又好的,却反倒把自己折腾的半死。
近日,黑云寨隔三差五地便派人来这边骚扰一番,林弯弯烦不胜烦。
她心里跟明镜似的,这是那黑云寨的大当家又思春了,又不敢和林弯弯正面冲突,只能时不时地派手下搞些小动作来吸引她注意力。
清晨,两人洗漱过后,林弯弯便收到消息,黑云寨老大这次亲自带人过来了!
林弯弯眉梢一挑,眼底浮起几分戏谑,那个又黑又丑的憨老大,这次怎么敢亲自上她山头来?
林弯弯拍了拍男子肩头,“你先吃饭,我马上回来。”
话落,林弯弯拎起自己的金背大砍刀便向房间外走去。
走到门口,林弯弯忽然回身。
“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启唇,“何卿。”
林弯弯念叨了两句,灿然一笑,“记住了,我叫林弯弯。”

林弯弯走后,何卿便安静地坐在房间里。
没等来林弯弯,却等来了另一伙人。
是寨子里的二当家姜大成,带着他的一群手下。
姜大成晃悠悠地走进来,手中长刀指了指何卿,“你小子,就是大当家的昨晚带回来的?”
何卿瞥他一眼,应都不应。
姜大成瞬间急了,“你他娘的!老子跟你说话呢!”
何卿坐在桌前,神色淡然,既不应声,也不看他,只是拿起桌上的热茶,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
品了一下茶的回味,赞道,“好茶。”
这幅完完全全无视的模样,让姜大成瞬间恼羞成怒,“你小子是真没见过血,爷爷今天就放你二两血!”
话落,姜大成提刀逼上前来。
何卿却连眸子都不曾抬起半分,只是缓缓放下茶杯,数着“三……”
姜大成愣了一下,随即冷笑,“你这是给自己念时辰呢?”
何卿缓缓抬头,“二……”
“一……”
姜大成冷笑着扬起长刀,然而,刀还未落下半分,身后房门便被人猛地踹开!
林弯弯拎着金背大砍刀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姜大成,老娘的人你也敢动,活的不耐烦了?”

听见这声音,姜大成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手里大刀“咣啷”一声落了地。
回身,姜大成讪笑,“老大,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林弯弯哼了一声,手中的金背大砍刀狠狠掷向地面。
“若是再不回来,老娘的男人都被你欺负了!”
姜大成面色变了变,眼睁睁见这刀竟入地三分。
林弯弯瞥他一眼,走上前来,站在了何卿身旁,俯下身来。
“他有没有伤着你?”
说着,目光将何卿上下打量了一遍。
见他无事,林弯弯暗地里松了一口气,鬼知道怎么回事,她一想到面前这个柔柔弱弱地小相公也许会被欺负,心就不由得揪紧了。
何卿摇摇头,神色始终平静,反倒把茶杯递到了林弯弯面前,“尝尝。”
林弯弯听话地抿了一口。

“味道怎么样?”
林弯弯如实应道,“苦……”
何卿怔了一下,下一刻却直接勾上林弯弯下颌,仰头吻了上去。
“这样还苦不苦?”
林弯弯怔住,手指紧紧捂着唇,涂了蔻丹的指甲与白皙皮肤形成鲜明对比。
半晌,林弯弯回过神来,脸却一路红到了耳根。
她有些别扭地转过头,清了清嗓子,“还,还是苦。”
一扭头,却看见了姜大成以及他带来的几名手下一脸震惊的表情。
林弯弯一愣,面上的娇羞表情瞬间消散。
手一抬,拎起一旁的金背大砍刀,林弯弯皱眉,“走!”
众人错愕,“去哪?”
将刀扛在肩上,林弯弯一副彪悍模样,另一只手拽起何卿,扬声道,“那黑老大总是色眯眯地看着我,老娘一想就觉着恶心!”
说着,林弯弯看了一眼身旁神色淡然的何卿,“今天就让他看看,老娘的男人可不是他那种大老粗!”

就这样,林弯弯扛着她标志性地大刀,拽着何卿去了隔壁山头。
“黑老大,出来!”
林弯弯一嗓子吼出,隔壁山寨立马热闹了起来。
黑云寨大当家的立马跑了出来,果然如林弯弯所说,一双眼睛色眯眯地盯着她上下打量。
“弯弯,你怎么来了?”
这句弯弯,叫的林弯弯一阵恶寒,忍不住有些犯恶心。
手中长刀一转,狠狠插在地面上,林弯弯仰着脸,冲着对面吼道。
“黑老大,以后别再跟老娘套近乎,老娘有相公了!”
说着,林弯弯忽然将何卿推了出去,伸手在他胸口拍了拍。
“看见没?这才是老娘的夫婿,温文尔雅,貌比潘安!”
黑老大是典型的山贼形象,穿了件黑色短袍,露出一双精壮有力的胳膊,浑身上下都黑的似碳。
在林弯弯眼里,这就是标准的莽夫形象。
她可不喜欢,她喜欢何卿这款,文文弱弱的带着几分书生气,唇红齿白,清秀卓然。
当然,这家伙在床上可一点都不柔弱!

黑老大愣了很久,将何卿来回打量了个遍,他才嗤笑一声。
“弯弯,你拒绝我那么多次,就为了这小子?”
说着,黑老大摸了摸怀里的长刀,笑道,“怎么说你也是在咱们这山上长大了,身边汉子个顶个的孔武有力,你怎么偏要找这种小白脸?”
黑老大向前走了两步,指了指何卿,冷笑道,“就这种小白脸,老子一个能打十个!”
说着,黑老大握着长刀掂了掂,刀尖直指何卿,“喂,小子,要不要跟老子比试一番?”
何卿还没应声,便被林弯弯挡在了身后。
林弯弯也拎起刀来,一脸不屑,“我们家是老娘当家做主,有什么,冲老娘来!”

黑老大眼底的不甘更浓郁了几分。
他绕开林弯弯,怒目看向何卿,“躲在女人后面算什么?小白脸,到底敢不敢和老子比试一番?”
黑老大吵了半晌,何卿终于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
轻飘飘地目光,竟压的黑老大心头一窒。
回过神来,黑老大只觉着侮辱,想他堂堂黑云寨的大当家,居然被一个文弱书生的眼神吓到了?
传出去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心一横,黑老大也不顾何卿应没应,提着刀冲上前来,“你要是男人,就跟老子比试一番!”
林弯弯脸色阴沉地厉害,面对着暴怒而来的黑老大,林弯弯握着大刀的指尖一紧,颇有种提刀上战场的架势。
然而。
林弯弯正欲动身,便被何卿拦了下来。
这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可……轻飘飘地按在她肩头的一只手,竟按的她无法动弹半分!
林弯弯一脸震惊,还来不及去问,便看见何卿俯下身来,在她耳根处轻轻亲了一下。
“有相公在,哪还需要娘子亲自动手?”
话落,何卿轻飘飘地抬起手,竟生生握住了黑老大砍下来的手腕。
画面恍若静止,安静的可怕。
一副柔弱书生模样的何卿,竟一只手拦下了黑老大的重重一击!
最主要的是,黑老大憋的面色通红,可手中长刀却根本无法再下降半分,反观何卿,仍旧是那副云淡风轻地模样,就连眉头都不曾皱过半分。
场面安静的有些诡异。
就在众人都愣神时,何卿忽然开了口,手一抬,掌心运了些力,直接将黑老大推的倒退数步。
何卿手一抬,动作自然地将林弯弯揽进怀里,“没听见我娘子说么?她的男人必须是我这种。”
话落,何卿瞥了他一眼,淡声道:
“再骚扰我娘子,信不信我平了你的黑云寨?”

现场一片寂静。
黑老大面色难看,心里却也清楚,面前这个面色清秀的小书生恐怕没那么简单。
可是……林弯弯就在旁边看着,他堂堂黑云寨大当家的,怎么可能跟一个柔弱书生服软?
心一横,黑老大紧紧握着长刀,咬牙道,“就凭你个毛头小子,还想灭我的黑云寨?”
话落,黑老大冷喝一声,“老子先砍了你!”
手腕猛地一用力,黑老大勉强将长刀抽出,朝着何卿狠狠扫来!
与破空声一同响起的,是一道低笑声。
何卿身子向后微微躲了几分,身子一转,几乎没见他动弹,便直接绕到了黑老大身旁。
化掌为刀,一记掌刀落在了黑老大脖颈上。
下一刻。
黑老大直接瘫倒在地,晕了。
现场鸦雀无声。

林弯弯最先反应过来,不敢置信地看向何卿,“你……”
何卿轻飘飘地收回目光,转过头来。
脸上瞬间换上一副无辜神色,“娘子,这人看着身强体壮的,怎么这么虚弱,我轻轻一碰,他就倒了。”
林弯弯不傻,她当然察觉出来何卿好像有秘密,可现在不是问的时候。
更何况——
何卿那副清清秀秀的脸,委委屈屈的神色,她实在不忍心责怪啊!
林弯弯招招手,“过来。”
何卿乖巧地走了过来,主动握住了林弯弯的手,与她十指紧扣。
“娘子,这人……”
何卿用另一只手指了指地上不省人事的黑老大。
林弯弯瞥了一眼,嘴角微微抽搐几分,随后清了清嗓子,冲着黑云寨的人吼道,“还愣着干嘛?你们老大怕是得了什么恶疾,赶紧抬回寨子里看病去!”
大当家的一倒,周围几个小山贼乱了阵脚,哪还有空理追究何卿,赶紧抬着大当家回了寨子。
林弯弯看了一眼身旁神色乖巧的男子,抿抿唇,“走吧,带你回去见见我爹。”
何卿乖巧应声,“好。”

风行寨,某房间内。
林弯弯拽着何卿进屋,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床边,“爹……”
话音刚响,躺在床上须发皆白的老人便倏地睁开了眼。
“爹”,林弯弯在床边坐下,伸手指了指何卿,“这就是我刚找的夫君。”
老人连忙将目光转到了何卿身上,将他上下打量一番,随后满意地笑了,“不错,身子挺结实的,好生养。”
林弯弯难得地脸一红,“爹!你说什么呢?再说……”
林弯弯看了一眼身旁的何卿,后半句话没说出口,再说何卿这副清秀模样,爹究竟是从哪里看出来结实的?
何卿对上她的目光,微微挑了挑眉,林弯弯连忙转过头来。
她才不想让爹和何卿看出来,她居然会因为他的一个神态动作而脸红心跳。
她是山贼,是这风行寨的大当家!可不是那些养在深闺的怀春姑娘。

说来也怪。
原本被大夫说是患了重症,恐怕活不了多少时日的老爹,在看见何卿后,竟然精神大好,手一撑床榻都自己坐起来了!
林弯弯看的惊讶不已,却也开心,她就爹这一个亲人,当然希望他能长命百岁。
没说几句,林父便招呼一旁的老管家,“福伯,去,给大当家的和我新女婿上两杯热茶!”
说着,林父悄悄地冲着福伯眨了眨眼。
福伯心领神会,立马应声退了下去。
没过片刻,两杯温热的茶水便被端上桌,福伯微微俯身,“大当家的,姑爷,这是老爷赐的茶。”
林弯弯瞥了一眼,皱眉,“这大热天的,谁喝茶啊?不喝!”
何卿看了一眼茶杯,却是别有深意地笑了笑,没应声。
林父清了清嗓子,“必须喝!”
“这是你们新婚,爹给你们赐的茶,必须当着的爹的面一滴不剩的喝光!”
林弯弯无奈撇嘴,“还赐茶,爹,你这架势可真不小。”
说归说,林弯弯还是拿起了茶杯,将其中一杯递给了何卿。
何卿看了一眼茶,笑意加深几分,随后转头看了林父一眼,薄唇微启,“多谢,爹。”
这句爹叫的林父心花怒放,连连应声,催着两人赶紧喝茶。
两人乖乖喝下。
茶杯刚刚放下,林父便立马换了一副神态,马上开始撵人。
“老子的茶都喝了,赶紧回去吧!”
林弯弯一脸莫名,“今天寨子里没什么事,我们陪陪你。”
林父立马板起了脸,“寨子没什么事,你们有!婚都结了,还不抓点紧,让我赶紧抱个小金孙!”
话落,林父冲着福伯点点头,“福伯,把大当家的和姑爷送回房。”
林父还特意加重了“送回房”这三个字。



就这样,林弯弯和何卿被福伯监视着回了房间。
房间内,两人大眼瞪小眼。
半晌,林弯弯猛地站起身来,将衣领松了松,嘴里嘀咕道,“奇怪,今天天儿怎么这么热?”
松了衣领还觉着不够,林弯弯皱着眉,索性解开了两颗扣子,回头去看何卿。
“你热不热?”
何卿点点头,唇角微微弯着,一双眼睛格外地明亮,“热”
不等林弯弯说话,何卿又紧接着道:
“热就对了,因为你爹在茶里下了药。”
林弯弯猛地抬头,“我爹……下药?”
正想说不可能,林弯弯忽然反应过来,抿了抿唇,凑过身来小声问道,“什么药?”
何卿唇角弯起的弧度又加深几分,“春、药。”
尽管已经隐隐猜到几分,可听见这两个字,林弯弯脸色还是不由得红了几分。
她深吸一口气,看着何卿淡定无比的神色,忽然觉着有些不太对劲。
“你……你早就知道了?”
何卿一点不瞒她,乖巧地点点头。
“你!”
林弯弯瞪着眼睛看他,“那你怎么不早说?”
话音刚落,何卿手一抬,猛地将她捞入怀中,林弯弯瞬间噤了声。
那张清秀的面孔缓缓靠近,最后,在她唇上轻轻咬了一下,何卿才开口:
“因为……我挺怀念昨晚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