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弦断有谁听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弦断有谁听

作者:GENGBI
2020-12-10 20:00

我小时候就能看到鬼。
这种鬼,并不是妖魔鬼怪,而是万物各自化育成的灵。它们是虚的,不能对实物产生任何影响。当成灵之物被毁,它们就会烟消云散。不过,我并非在任何条件下都能看到灵,我只能看见愿意显形的灵。

我醉心瑶琴。它的音律深沉而悠长,总能让人想起遥远的往事。我依靠给富贵人家的公子教琴为生。他们学琴,只不过应父母要求,多一个可以显摆的技能罢了,怎么会真的喜欢琴呢?教琴的先生地位很低,富家公子学会了,不用人催,就该离开了。我知道,喜欢瑶琴的终究是少数,何必在意世人的目光呢?于是我流浪天涯,无依无靠,但得以访遍名川大海,又得心爱的古琴与琴音相伴,生活也知足。
太阳渐渐西沉,夜色伴着飞鸟回巢时叽叽喳喳的吵闹声缓缓爬上树梢。远处是茫茫苍山。距离我将前往的京城只剩两天的路程了。天渐渐冷了,似乎将要下雪,我见前方有一破庙,加紧脚步向前赶去。

庙内有一老翁。老翁衣衫褴褛,头发花白,却抱着一个精美的小匣子。门外开始飘雪了,眼见天将完全被黑色吞噬,我们出去寻找生火的柴,找了片刻,身体已被刺骨的寒风侵蚀,只得拿着不算太潮湿的柴回了庙。
耗费许久,火终于生了起来。身体温暖了,我开始抚琴。只是,柴并不多,怕是燃不到天明。老人把那精美绝伦的匣子拿到火边,似乎是怕冻坏。借着火光,我看见那匣子绘着精美的牡丹图案,四角装饰着玲珑剔透的玉石。见我在看匣子,老人熟练地把它打开,里面是一女性人偶,衣着光鲜亮丽,面如桃花,恍若天仙,与穷困潦倒的老人看起来格格不入。
老人看出我心中疑惑,开口缓缓说道:
“我本出生于书香世家,可我不爱读书。家母生辰那日,有个演木偶戏的来到我家,表演得惟妙惟俏。我着了迷,竟然有好几日吃不进饭食,只想着那牵丝戏。我瞒着家母四处托人打听,后来终于找到那位艺人。他家徒四壁,我拜他为师,求他教我。他本不同意,耐不住我天天登门拜访,最终决定教我。我每日夜深悄悄出院去学,日升前回到家中。后来他要去外地献技,嘱咐我在家好好练,练成之前不要再来他家,并将人偶赠与我。于是我天天闭门在家瞒着父母一直在练,到我觉得我练成的那一天,我去找师父,却被告之他已不在人世。“

老人轻轻抚摸着人偶华美的衣装,在琴声的和鸣下似乎陷入很深的回忆中:“师父的离开使我失魂落魄,当时的我想不通他为何会如此选择。而此时父母也发现了我的人偶,他们摔了它,说我是邪门歪道,不务正业。我一气,离家出走,从此,用身上最后的钱去做了木偶,带着她各处卖艺……后来我遇上一见钟情的女子,只是,她家嫌我低贱,不肯将她嫁与我。我带着她私奔了,后来还有了可爱的女儿。长得和她母亲一样美丽。为了她们,我拼命的卖艺,只是,毕竟收入是有限的。女儿生病了,我却没有足够的钱去治她……女儿最后离开了我们,我按她的样子做了这个人偶。妻子整天以泪洗面,最后也离开了我,只留我孤身一人,孑然一身……”
琴弦断了一根,乐声戛然而止。我向老人望去。老人深陷的眼眶涌出泪水,突然站起,将木偶丢入火中,说:“都是你害了我啊!”刹那间火猛地蹿了起来,照得室如白昼,我吃惊地起身,想把人偶从火中取出,却发现火中有一女子,身着人偶身上那般精致华丽的红衣,面带微笑向老人鞠躬致谢。

老人什么都看不见,但他愣了很久,说:“柴足了,睡罢……”
我抱着心爱的瑶琴很久都未能入睡,我想,即使我不被大家认可,我也不会是下一个老人。因为,这是我终身热爱的东西啊,即使飞蛾扑火刹那玉碎,我内心的欢喜,也远胜过他人的看法啊……
天亮了,老人望着熄灭的火堆喃喃自语:“暖矣,孤矣,暖矣,孤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