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半生欢愉都是你
故事 短篇故事

古言:半生欢愉都是你

作者:白宸
2020-12-11 06:00



孟玥一是孟老王爷的独女,取的是天下唯一的意头,珍爱之情可见一斑。

孟玥一年方十九,出落的亭亭玉立,花朵一般,本该是一家女万家求,却生生没人敢来提亲。

不为别的,就老爷子那挑剔的目光,若来人不是万般好,怕是那大刀就要甩在来人脸上了。

孟玥一坐在庭院里,出神的看着婢女剥菱角,一个石子砸在她脚下,她抬头望去,赫然一个人头趴在围墙上。

“你怎么来了?”孟玥一看着一身玄衣的莫紫煜,好奇的道。
莫紫煜没说话,只抬手接过小厮手里的食盒,递给了孟玥一,“这是望仙楼的醉鸡,热的。” 

孟玥一接过食盒,还挺重,估计不只这一样吃的。她对着莫紫煜做了个鬼脸,道:“你怎么日日都只说几个字,也太安静了。”

莫紫煜笑了笑,拍了拍她的头,“快回去吧,免得被人看见。”

孟玥一挥了挥手,进了院子。

一旁的小厮看着消失的人影,吐槽道:“少爷何必亲自拿食盒,小人递给孟姑娘不也一样嘛。”

莫紫煜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她吃不惯你递的。”

小厮心里暗暗吐槽,递食盒跟味道有什么关系,但看了看莫紫煜的脸,究竟还是没说出口。

哎,主子一遇到孟姑娘的事,就跟个智障一样,他都习惯了。


莫紫煜是阁老莫太傅的孩子,承了莫老先生的稳重跟博学多才,奉陛下的旨意,辅佐太子。

莫紫煜坐在几案前看着烛火,想起来孟玥一明艳的脸,一向面无表情的他脸上竟有一丝浅浅的笑意。

“这丫头,也不知吃了没有。”

此刻孟玥一正坐在小榻上,一边吃着食盒地下的零嘴,一边看着小人人,手上的糕点屑掉了一桌子。

若莫紫煜在这,怕是要怜爱的一拥入怀了。

他俩小时便认识,彼时莫紫煜是个小古板,整日里木着一张脸,除了夫子问话,别人跟他说话他一概不理。

孟玥一是个话唠,又生的玉雪可爱,跟她一般大的孩子都欢喜她,整日里捧了糕点给她。

一日,孟玥一上课走神,被夫子提问,一向不爱学习的她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夫子发了大火,令莫紫煜监督孟玥一抄书十遍。

莫紫煜拱手应了下去,转头看向了咬着手指头不知所措的孟玥一,那样的娇憨纯净,一时间心里竟有几分悸动。

“莫哥哥,我能不能不抄啊!”
 “不能。”

“莫哥哥,你喜欢吃醉鸡吗?”
“不喜欢。”

“莫哥哥我的字好看不?”
“……”

“莫哥哥……”
“闭嘴……抄书。”

孟玥一抄书抄的累了竟趴在案牍是睡着了。莫紫煜看着脸上染了点点墨汁的小姑娘,叹了口气把人横抱起来放在了夫子书房的床上。

真是……磨人。

“小姐,您少吃点,都快跟奴婢一般大了还吃那么多,小心嫁不出去。”婢女看着一口一个桃花酥的孟玥一,颇为担忧。

“才不会呢,阿爷才不会舍得把我嫁人呢!”孟玥一毫不在意的道。

婢女上前迈一步,接过孟玥一手里的食盒,“小姐,老爷现下在书房, 跟夫人商量着给你议亲呢。”

孟玥一登了鞋子便跑了出来,直奔书房。

“阿爷,女儿不想嫁!”孟玥一看着孟老爷子,倔强的抬着头。

“女孩长大哪有不嫁人的,胡说!”一句话把老爷子气的够呛,摸了摸胡子坐在太师椅上。

孟玥一还要再说什么,孟夫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孩子,你父亲的说的是对的。阿玥,你可有中意的人?”

孟玥一怔了一下,中意的人?

她脑海里浮出一个一身玄衣的人影,会是他吗?

皇帝病危,太子继位在即,朝中站太子的不在少数,也有中立的,莫府是太子党,而孟家,还未表态。

“紫煜啊,你说我父皇并未有将权柄移交他人的打算,朝事既稳,这孟家,到底再打什么主意?”太子有一搭没一搭的道,看似漫不经心却字字珠玑。

莫紫煜双手抱拳,“殿下,孟家数代忠贞,不可能有此想法。”

“最好如此。”

这话便是在敲打莫紫煜,要想保住孟家,就让孟家拿出诚意来,否则王朝更迭,孟家,就是陪葬。

莫紫煜的拜帖递了进来,孟老爷子有些惊讶,这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贤侄,可有事?”

莫紫煜弯腰一拜,直截了当,“还请孟伯父,支持太子一党。”

孟老爷子呼吸一凝,“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太子已经立了十年,各方势力已成定局,也没有可以相争之人,孟伯父,您到底在怕什么?”

孟老爷子一僵,绕是他纵横官场多年,像莫紫煜这样锐利逼人的甚少见到,相见之下,竟才智如斯。

到底是身居高位,一句话他便明白了莫紫煜的意思,“你为何,要出手保我孟家?”

这话露骨异常,但凡传出去只字片语,就是谋逆,点醒了孟老爷子,这是个大人情。

莫紫煜单膝跪地,虔诚异常,一向寡言安静的他此刻字字铿锵有力“我莫紫煜钦慕孟姑娘已久,愿以大礼迎娶为妻,托付中馈,绵延子嗣,相携一生。”

正端着托盘给孟老爷子送粥的孟玥一,刚进门便听到如此热烈的话,心里顿时犹如蜜糖煎熬,又喜又惊。

“你若能在此次大变脱颖而出,我便考虑一下。”

太子继位,封莫紫煜为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时间风头无两。

莫紫煜看着大红盖头的孟玥一,眸子里的温柔缱绻似要溢出水来。

孟玥一看着莫紫煜,“那年我俩在庄夫子处听课,一偏头便亲上了,是不是你故意的?”

莫紫煜不说话,只含笑看着孟玥一,眼看着小丫头脸越来越红,低低笑了一声,“是。”

“你这个人……”孟玥一的惊呼被炽热的温度封在嘴里,甜蜜蔓延到心口。

那年在夫子客上人人都欢喜你,唯有我不与你说话,都道我高傲不喜欢言语。

他们哪里知道,在喜欢的人面前,是说不出话来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