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悦君兮君不知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心悦君兮君不知

作者:卿久
2020-12-11 17:00

我是相府的小姐,名唤木兮,山有木兮木有枝的木兮,曾以为自己的名字颇具大家闺秀的风范,那曾想,竟是一语成谶,心悦君兮君不知。

那一年,我不过是金钗之年,父亲嫌我平日里太过闹腾,为我寻了个先生教我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那时的我又怎知,那竟是我一生的劫。

第一次见他,他穿着月白的外衫,端的是个公子无双,我站在父亲身边,悄悄的抬眸看他,只觉得他莫名好看,那眉眼竟比那画中的仙还要精致上几分,无端的便是红了脸颊。

父亲在旁边介绍道:“这位是京中有名的大儒,楚长卿,你唤一声楚先生便可。”

我微微福了福身,低垂着眉眼,不敢去看他:“木兮见过先生。”

他轻轻一笑,向我拱手:“小姐有礼。”

他的声音很好听,唇形很美,我想,用那般撩人的声线,从那般绝美的唇形中吐出的情话怕也是撩人的紧,甜腻的紧的吧,我这样想着,脸上的潮红更甚,心下唾弃自己的孟浪,却是控制不住去看他的唇。

那时年少,还不懂什么叫情窦初开,一见钟情,只觉得那天天气正好,院子里的花都艳了几分。

从那之后,他便成了我的先生,我一人的先生。

我看着眼中的诗词,呢喃自语:“先生,楚先生……”念着念着,我便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只觉得那两三字竟是莫名的缱绻。

“想什么呢?”一本他用那修长的手指轻轻点了点我的眉心,含笑道。

手中的诗词顿时掉在了桌上,我呆呆地盯着那如玉般的修长,他的手也很好看。

我突然开口:“先生,你做我的先生快要五年了吧。”

他诧异抬眸,却是在下一秒,唇角掀起一抹笑意:“怎么,这就开始嫌弃我了。”

我抿了抿唇,半晌,才下定决心:“我快要及笄了。”

他眸中闪过一丝怅惘,摸了摸我的头:“一眨眼,那个扎着两根小辫子的姑娘都长那么大了。”

我垂下眸子,不去看他,只是闷声道:“及笄了就可以议亲了。”

他巳时被我的话惊讶道了,好一会才道:“小姑娘也开始思春了,不知谁家少年郎能有幸成为我家姑娘的赤凤凰儿啊。”

我家姑娘,我这样想着,连耳根都开始爬上薄红,我抬眸看他,却只看到他眼中的宠溺,那种宠溺无关风月,只是哥哥对妹妹的宠溺。

我的心顿时凉成了一片,脸上的潮红更是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微微转过头,淡淡道:“先生说笑了。”

他轻轻一笑 倒是没有在提下去,只是伸手拿过我放在桌上的一张宣纸,上面的男子龙章凤姿,只是带着一张银色面具,纸上被我用簪花小楷写着: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他无奈道:“女大不中留啊。”

我却是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宣纸,这时我无比的庆幸作画时许是女儿家的娇羞吧,我给画上的男子画上了面具,才免于今天的尴尬。

那天晚上,我抱着坛桃花酿,人生第一次喝的酩酊大醉。

那天正好是正月十五,我鼓起勇气,邀他去逛灯市:“不知今夜先生可否赏脸陪我逛逛灯市。”

他笑着摸了摸我的头,道:“今天啊,小姐应该去约自己的赤凤凰儿,我今天有约了。”

我笑着点了点头,却在他转身的一刹那,眼泪。忍不住从眼眶里冒出来。

那一晚,我还是独自一人去逛了灯市,十五的长安明灯错落,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我佩戴着幂蓠,却在那人山人海之中看见那道月白色身影。

他唇角的笑温柔又宠溺,小心地护着身旁的女子,避免她被人流冲到,他不时与女子咬着耳朵,甚至是笑着偷香窃玉。

我呆呆的看着他,整个人仿佛瞬间失了灵魂,慌不择路的掉头便跑,原来啊,他可以笑得那么温柔,可以对一个如此的娇宠。

那一晚我浑浑噩噩的,甚至是不怎么回的相府,只记得那晚我放了一盏孔明灯,上面写着: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后来啊,他大婚了,派人给我送了请柬,我如约赴宴了。

他终于是褪下了月白外衫,穿着独属于新郎的大红婚服,如画的眉眼更是清隽了几分,他。笑得很开心,平日里鲜少碰酒的他今日来者不拒。

而我站在人群中,看他一步一步走向另一个女子,执起另一个女子的手,我听见他那声欣喜的娘子,我笑了,原来啊,不许多么撩人的情话,只要是他说的,哪怕区区两个字都是如此的撩人。

我笑着渐渐退出人群。

那一晚,我坐在院中弹了一夜的凤求凰,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先生,我喜欢你啊,只可惜,我不是你想要的那只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