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外卖小哥自述
生活

来自外卖小哥自述:“避孕套迟到10分钟导致女客户怀孕,我就被投诉了”

作者:清夜无尘
2020-12-12 09:00


我是一名送外卖员。很多人都觉得干我们这一行的不操心,每天跑跑腿,每月就能挣大几千块钱。

其实这一行的辛酸难处,都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

比如我,性子比较软,说好听点是老实,说得不好听就是怯懦。我打定主意安份干活不惹事,可还是经常会莫名奇妙地摊上事儿。

比如,客户随手在备注栏写几个字,就能让我惹官司。

那是我上晚班接到的一个单子。

 一个叫刘春桃的客户下单买了一杯奶茶,备注栏里写着:顺便买一盒避孕套,要赤尾牌。

我虽然不是处男,但看到这个“顺便”俩字还是有点脸红。哪有买奶茶顺便带避孕套的?这就是想让我帮买避孕套呗。

但既然接了单,我也顾不得那么多,赶紧跑便利店去帮顾客买。谁知这牌子还不好买,好几家店都没货,最后我去了蛮远的一家店才买到。

一路紧赶慢赶,结果到地方时还是迟了几分钟。

开门的是一个年轻女子,一脸不爽地瞪着我。

我赶紧弯腰赔笑道:“你好,请问是刘春桃小姐吗?你的奶茶到了。”

女子拉下脸来:“怎么才来,你都超时10分钟了。”

我赶紧把奶茶和避孕套递过去,解释道:“不好意思,我跑了好几家店才买你说的那个牌子,实在是难买。”

刘春桃却只接了奶茶,不接避孕套,抱起手臂冷冷地说:“你迟到这么久,东西我不需要了。”

我一愣,随即说:“刘小姐?”

刘春桃骂骂咧咧,掏出几张零钱摔在我的脸上:“钱钱钱,全给你,别给我叨叨,赶紧滚!”

 当面挨骂,还让人拿钞票砸脸,我气得肺都要炸了,真想把这份羞辱立马还回去。

可我还是忍了下来,默默蹲下捡起掉到地上的钞票,礼貌地退了出去。

我真的不想惹上事。哪想到这事还是没完。

两个月后,我接到了一单投诉,客户刘春桃要我赔偿2万元。我心里的怒火蹭蹭蹭往上窜,是烧了她家房子还是挖了她祖坟?她凭啥要我赔偿,还开这么大口?

我到公司了解情况,原来上次给她买避孕套时,延误十分钟,在没有采取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刘春桃和男友发生了关系。没过多久,刘春桃发现自己怀孕了,她认为就是因为我没把避孕套及时送过来,才导致她怀孕。所以,她要求我赔偿她做人流的手术费和精神损失费。

我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过,冤有头债有主,未婚生子也有爹,她怀孕了得找孩子他爸,跟我有个屁相干?这不是明摆着碰瓷吗,太不要脸了!

我跟公司客服主管解释了一下,当时送避孕套延误的原因。

主管本来就觉得这个投诉是无理闹三分,好言安慰了我几句,承诺会按流程进行调查,然后再作出处理。

很快,公司的处理决定出来了:客户刘春桃的投诉属于诬陷,赔偿请求不合理,不予赔偿。但是我送货迟到是事实,依照规定扣罚我当月奖金。

我郁闷了好几天,一想起这事就觉得憋屈。

后来再听到刘春桃的消息,是无意中从公司的同事杜老黑嘴里。



这个杜老黑四十多岁,脸膛很黑,生着一双狡狯的三角眼,是个老油条,干这一行很多年了。他几乎从来没有碰上我的那些招惹瞎投诉的倒霉烂事,月月奖金都能拿满。

杜老黑地头很熟,消息灵通,肚子里藏着很多八卦。他私底下告诉我,刘春桃是因为怀了孕,打算以此跟男友逼婚。哪想到男友听到风声后逃得没了影儿,完全不管了。

她是人财两空,又急又气,就把气撒到了我头上,把怀孕的原因归结到我没及时送避孕套,打算从我身上补点经济损失回来。

杜老黑还说,其实刘春桃后来还是没能挽回男友,只能自己去做了流产,算是自作自受。

听完杜老黑给我八卦的真相,我恨不得找上门狠狠扇她几个巴掌,当面质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坑害我——不这样就出不了气!

可是我当然不敢真的这么干,只能是把火气憋烂在肚子里,抱怨道:“真是倒霉,居然遇到了这种极品客户!有人是拉不出屎来怪茅坑,她这是拉稀责怪清洁工啊。唉!”

杜老黑什么也没说,拍了拍我的肩膀,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我很快又碰到了一个奇葩客户,比刘春桃更加极品。

那天晚上,我接到一个叫梁红的订单,她订了两个煲仔饭,备注栏里说要买一个100块以内的针孔摄像头。

当时我心里有点儿纳闷,摄像头型号那么多,干嘛自己不去买?但是想着顾客就是上帝,说不定人家有急用呢?

于是我连晚饭都没顾得上吃,买了一个80元的针孔摄像头,立马骑上小电驴赶往顾客家里。这也是汲取上次送安全套的教训,可不敢再耽误了。

到了地方,开门的是一位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看着样貌挺亲切,长得也不差。

这个叫梁红的女客户对我很客气,接过外卖后连声道谢,热情邀请我进屋坐一坐,歇一下喝杯水。

我有些迟疑,没敢抬脚进门,上次被刘春桃那个女人坑了一把,心里对女客户已经有了点儿阴影了。

“快进来啦,难不成怕我吃了你啊?”梁红脸上笑意盈盈,在客厅的饮水机下面拿纸杯接了一杯水放在桌上。

我没好意思再拒绝,边喝水边打量屋里的陈设,房子装修得很奢华,只是冷色调的房间配上梁红一个人,显得格外冷清。我想这是一个有钱的寂寞怨妇,苦闷得想找一个送外卖的小帅哥聊几句闲话?


我手里的那杯水还没喝完,梁红就拆开了外卖餐盒,一共是四餐一汤,三荤两素,看着还挺丰盛的,食物的香气诱得我空瘪的肠胃发出了一声蛙鸣。

梁红抬头望向我,含笑说道:“你是还没吃晚饭吧?这么多菜我一个人也吃不完,扔了也浪费,不如你也一起吃点儿。”

“不用,我不饿,刚刚吃过了。”我慌忙谢绝,这么温情好心的客户,我还从来没遇到过,这让我很不自在,而且在客户家里吃饭,有点逾越分寸。

“客气什么呀,干哪一行都是要吃饭的,皇帝还不差遣饿兵呢。”梁红很热情地拖了一张椅子挪到我身后,又很贴心地掰开了一双一次性筷子塞在我手里。

我本身性子软,再说也确实盛情难却。我只得坐了下来,硬着头皮吃了一顿有点别扭的饭。

吃完饭我才发现,这顿饭可不是白吃的。

梁红让我给她帮忙安装一下摄像头,说是她恐高爬不得梯子,而且她也不会弄这个。

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虽说帮这个忙要耽误些送下个单子的时间,我也不好拒绝,于是爬上梯子,按照她的要求把摄像头装到了客厅天花板角落里

“谢谢你啊,耽搁了你不少时间。”梁红道了谢,打开了客厅的防盗门,意思是我可以走了。

我愣了一下,客气提醒道:“梁小姐,摄像头的钱麻烦你结一下,安装费我就不收了。” 

梁红笑了笑:“钱不是已经结给你了吗?”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没有啊,你啥时候结给我了?”

“刚刚你吃了我一顿饭,饭菜不要钱啊?四餐一汤呢,八十块很划算了。”梁红抱着手臂冷冷地望着我。

又特么遇到了一个胡搅蛮缠的!我心里很窝火儿,忍着气说道:“美女,这是两码事,你要讲道理!”

梁红鼻孔里哼了一声,冷冰冰说道:“我怎么不讲道理了?吃饭要给钱,这是不是道理?我又没拿刀架你脖子上逼你吃,又没把饭往你嘴里硬塞!是你自己吃的!”

 我气得七窍生烟,手指着梁红:“你……你……”

“我怎么?你是想骂我打我还是杀我啊?你有种就来,没种就赶紧滚!”梁红说话就像放机关枪一样,盛气凌人。

我一下子就怂了,忍气吞声,灰溜溜走了。



送外卖送快递的,在客户跟前是天然的弱势群体,真闹大起来绝对没好处。就算最后判定不是我的责任,那也得在三查五审的过程中脱掉一层皮,就为了80块不值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然而没想到的是,即便我拼命躲事,事情还是找上了我。

过了些天,又有一个叫王简的客户投诉我,声称我和她老婆梁红有奸情,要我赔偿5万元。梁红,就是那个讹了我80块的可恶女人。

听到这个消息,我差点吐出一口老血,这是哪跟哪儿啊?

 憋着一肚子火气,赶到公司了解了一下情况。

这才知道,梁红的丈夫王简在电脑里看到了装在客厅里的监控探头拍下的视频,发现那天我和梁红在家里“举止亲密”,于是认定我和他老婆有奸情。

上次是怀了孩子怪我,这次连奸情都栽到我头上了,我烦燥得简直想摔东西!

接下来毫不意外,公司客服部门根据客户投诉对我进行调查问话。

我就像一个犯人一样,被客服主管翻过来覆过去地盘问,逼着我详细回忆当天跟梁红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动作等等。

我被迫把手机通话记录,微信聊天记录等等,所有的隐私都交了出来,用扒光自己的方式证明自己跟梁红确实没有不伦的瓜葛,最后甚至不得不赌咒发誓。

尽管我知道公司调查是例行程序,可我还是觉得很受羞辱,凭什么啊?凭什么我要遭受这样的折腾? 

“你一向很本份老实,我是相信你是不会干这种离谱事情的,说清楚了就好。”盘问结束后,客服主管合上文件夹,同情地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从客服主管的办公室出来,我闷着脑袋走路,在走廊里意外跟杜老黑撞了一个满怀。

“老杜,你也遇到投诉,来这儿接受调查了?”我很意外,但也暗暗有点幸灾乐祸,像杜老黑这种几乎从不被投诉,月月奖金拿满的人居然也会倒霉,这让我这个倒霉鬼感觉心理平衡了不少。

“你想哪儿去了,怎么会有人投诉我?”杜老黑笑嘻嘻的,递给了我一根烟, “我听到你倒了霉,过来等着安慰安慰你。”

 “唉——”我连跟他倒苦水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叹气。

杜老黑像往常一样同情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意味深长说道:“整个分公司,几百个送外卖的,你是被人诬陷坑害最多的一个。要知道任何事情都不是没有缘由的,想想看,为什么偏偏是你?”

“为什么偏偏是我?”我想了一下,觉得很郁闷很憋屈:“是我祖上没积德,还是我流年不利走霉运?又或者是我服务态度不好?不对啊,我一直是把顾客当上帝,态度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杜老黑摇了摇头:“问题就在这里。你要了解一个事实:顾客从来都不是上帝。”

“顾客不是上帝,那是什么?”



我愣住了,顾客就是上帝,这是从入职第一天起,公司就持续灌输给每个员工的信条,这句话写在公司办公室的墙上,印在服务手册的封面上,公司领导每次训话也都会一遍一遍地讲,它也是所有服务行业的铁律!

可是现在,居然有人告诉我,这话不对!

 “有些事情,你要自己经历,自己悟出来。”杜老黑没有回答我的疑问,狡狯的三角眼冲我眨了眨,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留下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因为我的辩白很有力,公司客服部门在经过调查核实后,很快就认定梁红丈夫的投诉是诬陷,直接驳回了。

我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心里还是很憋闷,于是特意请了一下午假,跑到市里的一个香火很旺的庙里拜了拜菩萨,咬咬牙花五百块请了一道转运符,希望从此洗尽霉运,转交好运。

哪想到这五百块完全是白花了,霉运不但没有止住,反而加剧了。梁红丈夫在投诉被驳回后,不但没有罢手,反倒把事情闹得更大了!

梁红丈夫在本地贴吧上发贴,点名道姓污蔑我借职务之便,对单独在家的女客户进行性骚扰,事后投诉我,公司也是护短不受理。

贴子很长,有将近一万字,还附上了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我的照片,还有一张很容易让人误会的,我和梁红“举止亲密”的视频截图。

有图有真相,还有细节,真是“铁证如山”啊!

而且这家伙很会讲故事,把这桩完全是污蔑的“骚扰事件”描述得绘声绘色,既形象又生动。如果我不是被冤枉的受害人,我自己都差点要信他了!

这种故事煽动力很强,贴子后面有一长串网友的跟贴,纷纷用各种难听的语言痛骂我这个“人渣”,甚至还有自称同行的人跟贴,指责我是害群之马,败坏这一行的声名!

贴子一条一条看得下来,我气得脑血冲顶,差点儿把电脑砸了。想要回复贴子反驳澄清,可是手指头直哆嗦,连一个囫囵字都打不出来。

第二天,我请了病假,没去上班。

其实也上不了班了,公司尽管知道这是梁红丈夫投诉不成,故意对我进行中伤污蔑。可是鉴于此事造成的不良影响太大,还是很快对我做出了停职处理。

一个星期后,事情慢慢冷却下来,渐渐没人再关注这件事了。我以为事情终于到此为止了,哪想到公司却作出了最终决定:开除我。

“公司知道你很无辜,你是被冤枉的,但是我不得不说,你给公司招惹的是非太多了。考虑到公司的声誉和以后的正常运营,公司只能这样做。”客服主管面无表情地把解雇通知书放在了我的桌上。

我是心丧若死,连哭都哭不出来了,明知道这个世界对我极不公平,却没有办法反抗。

简单收拾好私人物品,我站起来准备走人。

杜老黑走了过来,仍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同情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现在还觉得顾客是上帝吗?”他又提了那个问题。

“当然不。”我想也不想答道,心里想着,哪有这么恶心可耻的上帝啊?

杜老黑点了点头:“这就说明你有点儿悟了。顾客从来都不是上帝,顾客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顾客只是顾客。他们付钱,我们提供服务,谁也不欠谁的,谁也不用讨好谁。”

听了这一席话,我有点明白,又有点不明白,很迷惑地望着他。



杜老黑笑了笑说道:“我打听过了,其实梁红丈夫污蔑你要你赔钱,是梁红的主意。他们夫妻欠了高利贷,千万百计想找个倒霉鬼讹点钱渡过难关。给他们家送过外卖和快递的人那么多,你知道为嘛就偏偏选中你吗?”

我一脸茫然,摇了摇头。

杜老黑敛了笑意,说道:“因为你软弱,因为你无底线的退让。梁红不给摄像头的货款,你忍气吞声,她当然就觉得你好欺负;不光是这一件事,上次刘春桃把钱摔在你脸上,你也是忍气吞声,她当然也会觉得你好欺负。你软弱可欺,别人就会欺你!你想要公平,但公平不是这么得来的!” 

我低头想了一会儿,心意渐渐坚定,感觉身体里有了力量。

三天后,我找了律师,把梁红夫妻和送餐公司分别告上了法庭。

我起诉梁红夫妻恶意中伤污蔑,起诉送餐公司违反合同,以不合理理由解雇员工。

毫不意外,两场官司我都赢了,得了两笔数目不小的赔偿金,梁红也被法庭勒令登报向我道歉。

我很快又重新找了一份工作,不是送餐员,而是送快递的快递员。

换了新工作后,我牢记以前的教训,始终以不卑不亢的平等心态应对客户,不讨好对方,不委屈自己,既不怕事,也不惹事,对于任何不合理的要求毫不犹豫,果断拒绝。

“快递师傅,我晚上十点才能回家,但是东西今天就要用,你能晚上十点半给我送过来吗?”

“抱歉。公司规定,超过下午六点,我们不进行派送,明天白天我会进行第二次派送,如果您还是不在,那就只能到投递站自取。”

“快递师傅,这点东西寄到隔壁市要二十块?你不会是讹我钱吧?”

“要是觉得收费不合理,可以向公司投诉,或者拨打物价局电话。当然,您也可以选择其他快递公司。”
……
说来也很有意思,我自从干了快递员后,服务态度比起以前做送餐员的时候要强硬了许多,偶尔惹上投诉当然还是有的,但是反而从此再没受到过客户的诬陷与坑害,终于可以像杜老黑一样做到月月奖金拿满了。

我心里很清楚,改变不是因为换了一个工作,而是换了一个心态。

公平与尊重,不是讨好得来的,也不是忍气吞声求来的,而是守住底线,坚持原则争来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