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将军与妓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将军与妓

作者:知予
2020-12-12 06:00


在离京城不远的村镇,这里鸟语花香,树木茂盛。而焕东和恩筱在这个村镇上一起长大,小时候他们常常一起去河里抓鱼,去林子里抓鸟,爬到树上去抓鸟蛋。

在外人看来,他们青梅竹马,天生一对。他们双方的父母都很支持他们两在一起,而他们也是郎有情,妾有意,不过只差一个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罢了!

焕东本来想着让自己父母陪自己去恩筱家提亲,可是不曾想到战争开始了!

焕东被抓去充了军,而恩筱却只能在老家等待着焕东凯旋归来。不管她的父母劝她多少次早点找个人嫁了,不要等那个不一定会回来的人了,恩筱都不为所动;无论多少人跟她说,焕东已经战死沙场了,恩筱都不相信,并且恩筱却觉得焕东不会那么轻易就死的,他说过要回来娶自己的,无论如何她都相信他的话!

恩筱常常跑到焕东家,帮焕东的父母打理家务,有时也经常送些好吃的吃食给他的父母。村里的人都在暗地里说恩筱守着活寡,尚未成亲便要照顾公公婆婆,这样下去谁还会娶她呀!

恩筱知道村里的人如何说她,可是她却从来都不在意这些闲言碎语!

可恩筱的父母听了心里很是不痛快,受不了风言风语的父母,一气之下将恩筱关在家里,不让她再跑去焕东家了!

恩筱对父母这样的做法很是伤心与气愤,想着自己既然早与焕东情投意合,私定了终身。而焕东如今为了保家卫国,身赴战场了!

自己照顾他的父母,为他分忧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而如今自己却被关在家中无法去看望焕东的父母,恩筱不停的哭着,茶不思饭不想。

恩筱的父母看着自己的孩子不吃不喝好几天了,很是担心。恩筱的母亲很是忧心的对着自家相公说道:“相公,恩筱已经好几天没有进食了,怎么办?如果再不吃东西的话,我怕恩筱的身子会受不了!”

恩筱的父亲看着自己妻子如此担忧的模样,自己又何尝不担心自己的亲生女儿呢!可是若自己心软将她放出来了,她一定又会跑到焕东家。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总跑到他人家中,被邻里看到了,自己的老脸要往哪放!所以,他打死都不能改口!不为她的清白考虑也要为了自己的脸面啊!

恩筱的母亲看着自家夫君如此好面子,自是不会轻易答应让她出来的!恩筱的母亲很是担心恩筱,她端了一碗红豆粥来到恩筱的房间,对恩筱说:“恩筱,我煮了你最喜欢的红豆粥给你,你多少吃点吧!好吗,若你一直这样不吃不喝,等到焕东回来时你怕也……所以你还是吃点吧!”母亲将红豆粥放在桌子上,退出了房间之时,还担忧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恩筱。相公不松口,自己也无能为力呀!

恩筱看着桌上的红豆粥,想起小时候第一次去焕东家的时候,他请自己喝的就是红豆粥。

恩筱不自觉的流下了眼泪,她拿着手绢擦拭着脸庞的泪水。拿起了桌上的红豆粥,走到窗前,朝着战地处的方向,悲伤的说道:“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一年过后,战事并没有得以平息,军队反而连连战败,而国内各地也闹了饥荒,死了很多人。焕东的父母最终没有熬下去,双双饿死在了家中!恩筱很是伤心,没日没夜的以泪洗面。而恩筱家中也没有很多的粮食,每天都吃不饱。现在战事连绵,多余的钱都被官府收去充了军粮,日子很是贫困。

这时,焕东在军营中得知了自己家中父母死于饥荒,就请命返乡,为父母送终。他回到家中,操劳完父母的后事,他来到恩筱的家中,看着恩筱家早已家徒四壁,而恩筱也消瘦了许多,他很是心疼。

恩筱看到焕东,眼眶湿润,她扑向焕东的怀中。焕东紧紧的抱着恩筱,他心中很是愧疚。他没想到自己一回来,家也没了,父母也死了。而自己也没有建功立业,这样更是没有能力照顾恩筱,还白白的耽误了她,他心中有愧,本不该来看她的,可是却没办法压制住自己对她的思念之情,双脚不听使唤地来到了她家。

恩筱看着焕东的眼睛,眼泪又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她退后了一步,脱离了焕东的怀抱,对他说:“焕东,你带我走吧!天涯海角我都愿意陪你去!若你今日不带我走的话,我很可能就要嫁给别人了!”焕东听了恩筱的话,虽然心中很想带她走,但是现在他身处战地,根本没有办法照顾恩筱,况且她若跟着自己到那种荒野之地,肯定会受苦的!

可是若真的不带恩筱走,她又要嫁给别人,自己的父母也去世了,在这世间,自己唯一的亲人就只剩下恩筱了,自然是不愿意将她拱手让人的!

焕东对恩筱说道:“恩筱,你再在家等我几日,我去京城打理好一切,为你找好住处,便来接你去京城居住。等我凯旋归来,我便来你家提亲,和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恩筱听了焕东的话,早已哭得梨花带雨,好像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中,心中的千言万语却说不出来,全都换作了那一个“好”字了。

焕东马不停蹄的回到京城,拜托了军营中认识的人帮自己在京中找一劳作之处,好让恩筱在京城有一住所,并且还有人帮他照顾恩筱,这样再好不过了!

军营中的人将焕东带到一个带有大院子的房子,将眼前这个化有浓妆的妇人介绍给了焕东,说道这位夫人会帮你好好照顾你乡下那个妹妹的!

妇人率先开口对焕东说道:“公子好,我姓李,你可以叫我李妈妈!”焕东对“妈妈”这个词很是陌生,但是看到这位妇人家境殷实,哪怕恩筱来到这里,当个小丫头也可以有很好生活,至少在京城不会有人欺负恩筱了!

他感激不尽的对李妈妈说:“李妈妈,谢谢你!等我打完仗回来,我便会来接恩筱的!往后的日子里,还请麻烦你好好照顾恩筱了。”李妈妈笑着点了点头,算是答允了。

焕东回到恩筱的家中,对恩筱说:“今晚子时到村口的树旁,我带你去京城,等我凯旋归来便来娶你!”恩筱回到房中,收拾了一些行李。恩筱的父母突然进来了她的房中,看见了她床上的行李,并没有感到很是震惊。因为看到焕东来找恩筱,便知道了终究还是留不住的!

她的母亲牵着恩筱的手,对恩筱说道:“恩筱,如今家里早已家徒四壁,确实已经无力在照顾你了。若你早已心意已决,我们便不会过于阻止你了的。”

他的父亲也是哭的不行,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无奈的说道:“你继续在家待着也只能和我们一同白白饿死,若你到了京城至少不会再饿肚子了,我们即使到了九泉之下,也会笑着走完的!”

恩筱不停的哭着,没有办法让自己的眼泪不流下来!听焕东说他帮我找的是户大户人家,给的赏钱自是不会很少的,这样自己也可以往家里多寄点银两,让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也可以解决温饱!

她跪下来给父母磕头,说道:“父亲,母亲,等我到京城我一定常常往家里寄信寄银两,谢谢你们,你们的养育之恩和不阻挠之情我一定不会忘的!”

子时,焕东早已在说好的地方等了良久,恩筱走了过来,对焕东说道:“焕东,我父母已经知道此事了!而且他们很支持我们,若来日我们拿到了赏钱,我们可以寄回来给我父母吗?我不想让他们遭受饥饿之苦了!好吗?”焕东牵起了恩筱的手,对她说:“这样自然是好的,我真的很开心你父母会答应咱们的事!”他们在月光下相拥!

焕东和恩筱经过一夜的赶路,终于到了京城了!恩筱看着繁华的京城街景,不时眼花缭乱了。焕东将恩筱带到了李妈妈的住处,将恩筱介绍给了李妈妈认识。

李妈妈上下打量着她,还不时的让恩筱转了一圈,看了看她的腰段。心想这是个好苗子,若经过好生调教,来日定会给自己带来莫大的收益。

李妈妈唤奴仆进到库房中拿些银子给了焕东,对焕东说:“这是给你的银子,这姑娘不错!”焕东和恩筱很是疑惑,还没干活就有银两,而且给的还不少,这个李妈妈倒也大方。

恩筱送焕东到了门外,她眼眶湿润,十分不舍的看着焕东离去的背影。

恩筱被李妈妈带到一间房子中,里面挂满了丝绸缎子,弥漫着迷人的香味。里面还有一张大的梳妆台,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胭脂水粉。恩筱看着这间房间,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样漂亮的房间。

她很是担忧的看着李妈妈,对她说道:“李妈妈,这房间不是小姐的房间吗?我真的可以住这里吗?”李妈妈看着恩筱的模样,笑着对她说:“这是自然,若往后你听话的话,便可以永远住在这里了!”

听了李妈妈的话,恩筱很是开心。等到李妈妈离开后,她躺在床上,看着这间房子的摆设很是开心。但是自己毕竟只是来当丫鬟的,住在这样的房间终究心有不安吧!经过一夜的奔波劳碌,恩筱累得不行,不一会儿便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当恩筱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在浴桶中,旁边有几个老妇人为自己在擦拭着身子。很是惊讶,她本想起身,但是生生的被压了下去。她哭天喊地,一直叫喊着。

李妈妈听见了她的哭喊声,从外面进来,眼神严厉的看着恩筱,对她说道:“恩筱姑娘,看来你还不清楚自己的处境吗?你现在已经不是什么黄花姑娘了,你到了这儿来便是烟花女子了。我就是这里的规矩,你只有好好听我的话,好好服侍这里的客官。这样你才有钱寄给乡下的母亲和父亲,不然的话……”

听了李妈妈的话,恩筱才发现,自己被卖了!而且还是被自己心心爱爱的男子卖给了青楼!她满眼不可思议,在自己印象中,焕东是个温柔正直的人,他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

恩筱不断的挣扎着,不愿老老实实的让那些老妇人给自己擦拭身子,她知道,擦拭完后,便要去接客了!她绝对不可以背叛焕东!她相信焕东的为人!

李妈妈看着恩筱不愿意配合,她恼羞成怒的走到浴桶前,举起了手重重的打了恩筱一巴掌!

她用手抓住了恩筱的头发,面目狰狞的看着恩筱,对她说:“你最好记住你的身份,你不过是被人卖到了我们青楼的一个女子罢了!我既然花了钱买了你,你的命就是我的了,你若不听话,小心我杀了你!”

李妈妈力度很大,恩筱的脸都变得红肿起来了,她的眼泪一直流个不停。老妇人们似乎对这样的事早已见惯司空了,仍然面无表情的擦拭着恩筱的身子。

恩筱梳洗完后,老妇人给她拿了一件颜色妖艳的衣服给恩筱穿上了!恩筱看着镜中的自己,脸上的妆容精致,衣服颜色妖艳,恩筱觉得镜中人不是自己,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烟花女子了!闻着自己身上的味道,呛鼻的很!

恩筱还没有很仔细的观察着自己,就被李妈妈拉进了一间房中,那个房间中有一个油头肥耳的中年男子,恩筱看了一眼他,胸口一阵恶心。她想要逃跑,却发现门已经紧锁了!

她的手被那个男人抓住了,他将恩筱拖到床边,重重的摔到了床上。恩筱的背摔疼了,那个男子看着恩筱的小脸蛋,虽然脸上和别的女人一样,浓妆艳抹了,但是身上未经人事的气息满满,他猥琐的笑着,压在了恩筱的身上,对恩筱说着:“果然是个雏!哈哈哈,看来自己捡到了大便宜了!”

恩筱不断的挣扎着,她发现自己势均力敌,没有办法挣脱开他的重量!她视死如归的看着天花板,用尽全身力气,狠狠的咬了他的耳朵,死不松口。

直到那个男人将恩筱推开了,她才松开。那个男人大喊大叫,李妈妈忙带人跑了进来。看着那个客官耳朵流着血,而恩筱紧紧的抓着自己被撕毁了的衣服,坐在床上,不断啜泣着。

李妈妈命人将恩筱关进小黑屋中,恩筱看着小黑屋里什么都没有,她听见里面传来在“吱吱”的声音。

恩筱被几个大汉扔进了小黑屋中,她很害怕的蜷缩在了角落。她突然感到脚边有什么毛绒绒的东西靠近她,她太害怕了!她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胳膊,不停的埋在胳膊肘中哭着。

几日过去了,恩筱已经有好几天都没有吃饭了。她一直被关在小黑屋中,一直哭着,老鼠也一直在她的周围爬着,甚至有的还爬到她身上去了!

这时小黑屋的门被打开了,她看着进来的人。不知道是太久没吃东西,出现了幻觉还是怎的,恩筱看着进来的人好像看到了焕东的影子。恩筱站了起来,她想要去抱焕东,但是她还是晕倒了!

等到恩筱醒来时,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是她刚进到这个青楼时的房间。照顾自己的不是焕东,而是李妈妈。李妈妈对恩筱说道:“你家里人给你写的信,你自己看看吧!况且把你送到我这儿来的不就是你那个青梅竹马的心上人嘛,你若还不听话,把你丢到小黑屋去,你家里人该怎么办呢?”李妈妈说完便离开了她的房间。

恩筱打开了信,看到父亲和母亲穿不暖,吃不饱的样子,很是伤心。而自己却轻信了旁人,自己曾经天真的以为焕东会给自己父母寄银两的,却没想到他将自己卖入青楼,拿的钱也自己收入囊中了,却不管自己父母。她开始认命了,想着这既然是自己的命运,也只能接受了!

她将李妈妈唤了进来,对李妈妈作揖拘礼,神情冷淡,柔柔的说道:“还请李妈妈救救我的父母吧!我以后一定会听话招待客人的!”李妈妈看着恩筱乖巧听话的模样,很是满意。她开心的说道:“既然你已经想好了要成为咱这如意楼的人了,那便要有个好名字。从今以后,你就叫牡丹吧!”

恩筱点了点头,向李妈妈说道:“谢谢妈妈!”李妈妈让恩筱好好吃点东西,梳洗打扮好自己,今天晚上便去接客!

恩筱看着李妈妈离开的背影,心中凉了半截。她看着桌上的菜,边哭边吃着。她仿佛看到对面坐的是焕东,眼中含泪,嘴角噙笑的说道:“从此人间无恩筱,只有青楼姬牡丹!”

她开始化着妆,在脸上涂了许多的胭脂。让人难以辨别她的脸是看到自己心上人而脸红还是涂了胭脂水粉。

她在如意楼的戏台上,扭动着腰肢,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台下的看客心情亢奋,不断的呼喊着!

李妈妈上台说道:“这是如意楼中新来的姑娘,咱们名字啊叫牡丹~”李妈妈边说还不停的拍着身旁的恩筱!

她知道现在她成了拍卖的商品,这台下谁出钱最多,自己就得去服侍他!最终是一位达官贵人买下来了恩筱的第一夜。

她来到房中,看着坐在床上的达官显贵,她心中早已经不像从前那般那样的不愿意了,她心里除了恶心再没有了别的感受。

这一夜,外面雷鸣闪电,刮风下雨。屋内,恩筱脸色苍白,紧紧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而那个男人却不满意自己身下是个死咸鱼,他抬起手,打了恩筱一巴掌,低声吼着恩筱:“给我叫出声,不然的话,我打死你!”

恩筱很是无奈,自己不能这样轻易的死去。她慢慢地松了口,她撕心裂肺的叫着哭着,声音和雨声雷声混为一体。而远在战地的焕东因为淋了太多雨,染了风寒!所有人都以为他会熬不住,而焕东在梦里回到京城,他看到恩筱在那里等着他回家。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善良,一往情深的看着自己。可是正当焕东想要抱住她时,她却慢慢的走远了,直到消失在了白光之中……

他猛地惊醒了,还好只是一个梦,他的恩筱一定还在等着自己。他坐在长椅上,打算给恩筱写一封信,却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万安!

李妈妈看到焕东写的信,便将它烧之殆尽了。现在恩筱是自己青楼中的头牌,如此的卖命,自然是不能让这个男人毁了自己一手栽培的好苗子!

战争终于胜利结束了,焕东因为立了军功被封官晋爵了!他凯旋而归,来到当初送恩筱来的地方,他仔细一看却发现这里竟然是青楼!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相信自己竟然将恩筱送到了青楼成为了妓女!

可他仍然觉得恩筱可能已经回家去了,并没有成为一个妓女!可能李妈妈看她可怜便只是让她当个小丫鬟,绝对…绝对不会成为了妓女的!他带着心里仅存的一丝希望,走进了如意楼中。他四处看着,找寻那一抹熟悉的身影。发现没有时,心里一阵窃喜。

当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万幸中时,一抹熟悉的身影从楼上走下来。她风情万种,婀娜多姿,让人看了挪不开眼睛。是恩筱!焕东很是震惊,他跑向楼梯,想要去将恩筱拉走,不敢相信她成为了那些卖弄风骚的女子中的一人了!

恩筱从上面走下来就看到了台下的那个熟悉的身影,她心中一阵疼痛。她以为自己不会再为这个薄情寡义的人心痛了,却没想到还是会疼。

当焕东拉起恩筱的手,对她说道:“恩筱,我回来了,我来接你回家!”恩筱仍然面无表情的甩开了焕东的手,轻佻着眉毛,嘴角微微上扬,冷冷的说道:“这位客官,我是牡丹,不是你所说的恩筱哦!”

焕东看着眼前的恩筱,才发现她早已不是那个素面朝天的姑娘了。焕东看着恩筱从自己面前走去,她融进了那些客人的怀中,不断的敬酒给客人,喝着他们递过来的酒,一杯接着一杯的灌入肚中!短短几年不见,才发现那个只为自己脸红的少女已经满脸胭脂水粉。

她细白如藕的手臂环绕在一男子的脖颈儿处,嘴角微微上扬。焕东走到那人面前,拉起恩筱,对着那些人说:“这人我今日已经包下来了,给我滚!”说完焕东将银子往空中一扔,拉起恩筱往楼上走去,恩筱看着焕东的背影,似乎还是从前那般,可是心却早已和从前不一样了吧!楼下的人捡着银子,丑陋贪婪的模样一览无遗的看在眼中。

恩筱被焕东带进了房中,恩筱悠悠的靠近焕东,轻轻的唤着:“公子,你想要奴家怎么服侍你呀!”焕东看着眼前这个如此热情的女子,和从前的那个害羞内敛的女子完全不一样了。他将恩筱推开,很痛心地对她说道:“恩筱,你为什么变成了这样,你真的……真的成了一个……妓女吗?那下面有多少个人和你睡过头了!你说,你说啊!”

恩筱看着眼前的男子,心想,是啊,他还是从前的那个他,唯一不同的是如今的他已经封官进爵了!和我已经不是同一类人了,我和他的情谊早已从他把我送到这儿来的那一刻,我已经认命的那一刻就已经没了!

焕东一脸失望的看着恩筱,很是无奈的对她说道:“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原来这些都不是烟花胡语,都是真的。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是真的婊子无情了!多谢姑娘指教,我告辞了。”焕东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恩筱看着焕东离去的背影,她将窗户打开,目送着他离去。恩筱自嘲道:“婊子无情吗?他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要娶我,没有说要带我回家,他终究还是嫌弃自己了,而且还说我无情无义。”她拿起桌子旁的烟管,坐在窗台,双目无神的看着远方。

婊子曾经也是天真的少女,她的脸也只为心上人而红,若不是他,自己又怎会变成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姬呢?

焕东回到皇上赐的府邸,看着这莫大的功勋。赢了战役输了美人又有何用,自己心心念念的姑娘却成了烟花女子,曾经她是自己活下去的希望,现在她却不再似从前了。他拔起了身旁的剑,往脖子上一抹,自杀死在了府邸之中!

恩筱还在烟花之地当着花魁,从来没有再为谁流过了眼泪,也没为谁动过情!她白天没事时,常常坐在窗台上,看着将军府的方向,似乎还在等着那个属于她的英雄,来接自己回家!当她听闻,一建功立业了的将军自杀在了府邸中时,她还是为了他掉下了眼泪。

民间不时的传来流言蜚语,说将军自杀的原因是自己回来发现自己心爱的女子早已饿死家中,没有办法控制心中的悲伤之情,就自杀了;也有人说将军为了自己的丰功伟业将自己的未婚妻卖进了青楼之中,那个女子含恨杀了将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