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黯黯见燕京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黯黯见燕京

作者:十月
2020-12-12 20:00


元培末年,天下大乱,诸王争霸,兼并战争迭起,一时间生灵涂炭。

萧、燕二国势大,其余诸小国或是联合,或是谋求大国庇护,无敢乘二国之势者。

燕国重儒,历代国君皆以仁治享誉天下,燕君举会于修竹山下,诚邀各国共商大事。燕使亡于萧国境内。

次日,萧军陈兵于燕境,燕君大怒,战争一触即发。

“陛下,萧国国君暴虐,杀我使者,陈兵在侧,全无和谈之心。”

“宋相说的是,如今各国都看着我们,此时我们若有任何不战之心,恐怕都会被方法数倍,长此以来,只怕下属各国心存二心。”

“周将军怎么看?”

燕珩刚继位,比其先祖心有壮志,自萧国发动䢵川之战开始,燕珩就主战,但朝中元老大多为儒家学子,向来厌烦打打杀杀之事。

“臣以为当战,萧国联合周围众小国形成合围之势,国土迅速扩张,我们如再不采取措施,以后恐怕难敌萧军。”

燕珩沉吟半刻道,“周将军,李将军由你二人领兵,即日点兵十万,率骑兵三万,北上迎敌。”

“周郎,真的非打仗不可吗?”

玉娘垂眸帮夫君收拾行李,心里的担忧和恐惧不敢让周九思看出来。成婚还不到一年,怎么舍得送夫君去生死难料的战场。

“当然,陛下仁义,岂知那萧贼野心昭昭,这仗是非打不可了。只可惜墨声兄,少年英杰,惨死他乡。”

周九思看出了妻子的担忧,“你且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定会平安回来,我命硬,阎王爷不敢收,况且家有娇妻,我怎么敢死。”

“什么死不死的”玉娘捂住周九思的嘴巴,“怎么不知忌讳。你安心打仗,我在家中等你回来,你和父亲在战场上要好好保护自己。”

“有机会我给你写信,只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收到。你安心在家里等着,等我回来带你南下泛舟。”

“愿我大将军战无不胜,势如破竹。”燕珩站在黄金台上看着底下十三万大军,沉声说到道,“一切就仰望大将军了。”

“陛下放心,臣绝不让萧贼踏入我国半步。”

周九思遥望着城墙上的妻子,此时才觉得不舍,可是他还不知道的是,这一别就是数年。

“啧啧,九思还看呢,我若是你就不去了,打仗有什么好的,在家多好,娇妻美妾,温香软玉,不比战场上快活。”季远略有些羡慕的说。

周九思撇了他一眼,“还娇妻美妾,你有吗?”

“嘿,瞧不起人是吧,等打完仗回来,我就娶她十个八个,羡慕死你。”再往旁边一看,人已经跑到前面和他爹并驾齐驱了。季远可以和周九思开玩笑,却不敢去周将军面前插科打诨。

“父亲,到了东郡让我带两队人马去偷袭吧,我一定要搓搓萧军的锐气,让他们滚回北地。”

“你怎么知道,我在东郡要偷袭的。”

“猜的。”周九思自得的朝着他父亲抬抬下巴。

“来,给为父说说,你是怎么猜的。”

“他们萧国,地处北境,因北境地势平坦开阔,萧军擅长在马背上作战。但也正因如此,到了东郡,萧军不得不舍弃骑兵,该换成步兵,可是东郡多山多水,即使用步兵作战,他们也会因地形原因处处受制。”

“不错,确因如此,到时就给你两队人马为大军开路。”

“想着你那的消息没有宫里的快,就把你叫进来先开心开心。”燕国的皇后和玉娘是闺中密友,嫁人后虽身份上有了差异,到也没疏远了对方,皇后在宫中寂寞,便常常叫玉娘进宫说说话。

“是啊,这都快一年了,我也才收到两三封信,现如今也不知他们打到那里了,他恐怕都忘了给我写信了。”

玉娘的心自周九思走那天就一直悬着,就怕他在战场上出事,这两天更是心神不宁,进宫时还担心是坏消息,现在看来,战场上应当是无事的。

“在外打仗居无定所的,想写信也没条件和精力,你别多想。我听陛下说,战事很顺利,已经打了大小四五场胜仗,还有周将军在,小将军不会有事的。”

燕军行至衮州,在衮州城外与萧军几次交锋下来,各有输赢,不过因动作不大,双方未有多少损伤。

“父亲,衮州易守难攻,要补充的兵卒和粮草颇多,李伯伯他们能赶得上吗?”

到衮州后,周九思总觉得心慌,又认为是自己多虑了,劝自己不要多想,可看着军备迟迟未到,像是应证了什么,却总抓不住。衮州虽易守难攻,但他们也处处受制,没有粮草,萧军围城,他们撑不过一个月。

周将军也有些忧心,当时说好了三日,这都已经是第三天了,还没到,“应该快了,再等等吧。”

四月初二,距当时约定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七天,燕军被困在衮州城,兵卒粮草消耗巨大,却仍未见李将军的身影。在这里,周九思才意识到萧军悍名,果然名不虚传,兵卒素质及强,打起来极棘手。

“九思,季远你二人今夜率两队人马夜袭萧营,烧了萧军粮草,给你们四百人,不计代价,一定要让火烧起来。”

这场仗在燕国历史上被成为燕难之役,偷袭失败,萧军乘势奔袭,攻进衮州,放火烧城,周将军身死,周九思失踪,衮州失守,从此,萧军在燕左再无屏障。

而后的三年里,燕军节节颓败,燕左尽数丢失,燕都暴露在萧军眼前。

“朕以微德,继承大统,欲雄于天下,告慰先祖,自元培十五年至今,地方惨遭蹂躏,百姓劳苦极寒,生灵涂炭,繁盛不在,皆朕之过也,无颜见先祖,今朕自去冠冕,着白衣绫袜,任贼鞭挞朕尸,勿伤吾百姓一人。

我大燕开国三百七十八年,共二十六帝,皆圣明贤德,不割地,不进贡,不赔款,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唯愿相夫携幼子奔于梅川以西,悉心教导,为燕留一血脉。燕有相夫在,吾心甚安。”

这是燕珩给宋相的绝笔,他不愿放弃燕都,也不愿它落入萧军手中,一把火烧了昔日繁盛的燕都。

那日城门连夜开启, 城中的火光如星辰闪耀, 迅速连成了一条涌动的火龙,燕国退守梅川。

玉娘走之前进了趟宫,皇后将燕祚托付给她,她又和宋相上了黄金台,将历代名将的排位请下来,里面原本是有周九思的排位的,可她不相信周九思死了,怎么都不愿让人设排位。

就这样玉娘随宋相等人退到了梅川,梅川还没有遭受战火,她有时会带着燕祚在行宫里泛舟,想着那个说过要带她南下泛舟的人,如今她身在南方,却不知那人在那里。

“季远,你带着大军继续前进,我先走了。”

周九思打马而过,仿佛还是那个燕都城内鲜衣怒马的少年郎,可是变成燕国长城的将军,以后还能鲜衣怒马吗?

这十多年来,只身入萧王宫行刺,从萧河打到䢵川,往南收复衮州,平定东郡,直入燕都,大大小小数百场战役把他身上的意气磨平了,再也做不回那个周小将军了。

一将功成万骨枯,其中深意他明白了。

“玉姨,周将军他们要回来了吗?”燕君去时,燕祚还小,玉娘把他养大,他便亲近玉娘。

“是啊,快回来了,回来了。”

一别数十年,他要回来了,玉娘原以为她不会那么的期待,可是心里的波澜骗不了人,还是在想念着啊。

“我以后也要做像周将军一样的大将军,战无不胜,人人敬仰。”

玉娘刚想说什么,就听到身后响起了低沉的声音。

“祚儿不用做像我一样的大将军,从今以后,祚儿就是天下共主了,天下百万大军尽归你的麾下。天下四境任你出入,祚儿要做的是像你父王一样的高堂明君,让百姓安居乐业,我周九思执刀君前,替你镇守四境。”

玉娘缓缓的转身,朝那人露出浅浅的笑,“你回来了。”

分享到: